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教习

第一百三十七章 教习


                在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带着如释重负的心情离开了这间狭小的包厢之后,芙兰和玛丽互相聊了一会儿天,确定他已经走远了之后,她们也离开了这间包厢,回到了刚才夏尔所处的休息室。.: 。

此时的夏尔已经在加斯东的陪同下玩了好几局台球了,虽然加斯东身为一个公爵支系的继承者,但是他从小就失去了父母亲,先是被外祖父监护而后又被特雷维尔家族照管,因此和其他出身豪‘门’的贵介子弟不同,他少了很多声‘色’犬马的经历,也对此兴致不大。

所以虽然他多少懂一些这种娱乐活动,却玩得不多,更加无心恋战,应付着和夏尔玩的时候也输了很多盘,经常被夏尔大比分击败当然他也无所谓胜负。

而夏尔因为连胜了好几局,心情变得很好,脸上堆满了笑容,就连挥杆的动作都快了几分,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正当他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时,他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眼角稍微往侧边扫了一下,发现妹妹和玛丽都已经回来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他忍不住笑得更亲切了,“看来事情办得十分顺利。”

“确实十分顺利,先生。”芙兰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了夏尔的旁边,“我按照您给出的意见,和他‘交’涉了一下,把您的意思告诉给了他。”

“那他是怎么看的?”夏尔追问。

“他看上去对德-博旺男爵的野心十分不满,但是却又无可奈何,看样子是打算和男爵妥协了。”芙兰颇为审慎地回答,“不过,我也没办法确认他能不能够接受男爵提出的条件……”

“这一点不需要由我们来确认,我们把重要的消息告诉他们了,他们能不能把握机会就不是我们能保证的事情了。”夏尔耸了耸肩,“我们只要保证他们不要因此而记恨我们就行至少不要特别记恨我们。”

“他确实很紧张,既对您生气,又害怕同您完全决裂,所以我想他会去寻求妥协的。”芙兰说出自己的看法,“不管他会不会和那位男爵妥协,经过今天和他的‘交’涉之后,我觉得他没有什么可怕的了,我以后也可以应付得了他。”

“你有这种信心,那就再好不过了。”夏尔笑着点了点头,“人,终归只是人,不管是姓博旺,姓罗特希尔德,甚至是姓‘波’拿巴,他们也只是人而已,是人就有弱点,就不会完美无缺当然,确实有些人比其他人要强一些,不过我们也不需要害怕,可以冷静应对。”

“您说得太对了。”芙兰随声附和。

尽管夏尔这话听上去有些傲慢,甚至有些对皇家不敬,但是在场的人们却没有一个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这么看来,你比我想象得还要快速地进入了状态,并且一开始就能够和最难缠的人之一对垒。”夏尔转过身来,重新面对着台球桌。“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相信你以后也能够把事情办好。”

一边说,他一边拿起球杆来,在绿‘色’的绒毯上比了一比母球和目标球的距离。

“这个……好玩吗?”随着夏尔的动作,芙兰的视线也被吸引到了台球桌上面,好奇地打量了那些毫无规律地散步在球桌上的台球。

“说不上特别好玩吧,但是这是一种不错的消遣。”夏尔一边随口回答,一边猝然用橡木球杆往前一推。

随着“啪”的一声,球杆点到了白‘色’的母球上,然后这突如其来的力量推动着它立刻往前冲了过去,重重地撞击到了一颗红‘色’的球上面,这颗红球被母球所强行撞击,晕头转向地滚动了一会儿之后,最后落入到了角落里面的网袋当中。

“这样就算成功了吗?”如此直观的结果,就连不懂规则的芙兰也看得一目了然。

“对,只要能够把球撞进去就算得分,可以继续打下去当然必须按照规则和顺序来打。”夏尔心情很好,于是顺便简短地跟芙兰解释了一下台球的基本规则。

虽然这些规则都是十分简单的,但是芙兰却似乎似懂非懂,看上去有些‘迷’糊。

“看上去似乎很有趣的样子,那您来教教我吧?”最后,她饶有兴致地问夏尔,“反正现在已经没事了,就让我用这个来休息放松一下吧……说不定以后也会和其他人玩一玩呢?”

其实她并不怎么感兴趣,但是现在她就想享受一下此刻和哥哥共处的时光。

而夏尔也没有拒绝,毕竟他确实想要奖励一下妹妹。

“好啊,我来教你,其实这真的很简单的。”一边说,他一边又摆一个起手式,“首先,你跟我学一下击球的姿势吧,别小看这个,姿势如果不对的话,发力就会很麻烦,很影响击球的。”

“好。”芙兰应了下来,然后凑到了哥哥的旁边,仔细地打量起了他的姿势,碧蓝的眼瞳里面似乎倒映了一个人影。

旁边的加斯东十分知趣,连忙恭敬地向特雷维尔小姐递过了自己手中的球杆,然后立刻退开到了一边。

芙兰拿过球杆之后,照着哥哥的样子摆起了姿势,并且将球杆也放到了球台上面。

虽然她已经很用心在模仿了,但是毕竟只是模仿而已,看着她这略显得生硬的姿势,和微微颤动的脚步,夏尔总觉得有些滑稽,忍不住笑了出来。

“您笑什么呢?我这不是在初学吗!”芙兰忍不住抗议了。

“哦,对不起。”夏尔连忙致歉,“至少这个姿势已经像模像样了,我们再来试试击球吧。”

说罢他用把球杆放到了两根手指之间,习惯‘性’地前后耸动了两下,调整了一下方向,“击球最重要的是爆发力,而力度的方向也必须控制好,只有同时控制住这两点,你才可能打好台球,一开始的话你肯定会不太适应,不过没关系,只要多加练习,很快就能够掌握诀窍的……看好我击球的动作。”

解说了几句之后,他重重地‘抽’动了球杆,然后再度击球,白球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向目标冲了过去,撞击到了目标身上,带动它一起滚动,可惜经过了滚动之后,球在网袋口前面停了下来。

“真是遗憾,没有进。”夏尔摇了摇头,“当我没有进的时候,就轮到你来击球了。”

“我该打哪个呢?”芙兰问。

“打那个。”夏尔走到了她的身后,然后指了指其中一个球。“集中注意力,然后控制爆发力,要把球杆对准方向。”

“好,我名表了。”芙兰也学着哥哥的样子用球杆在球台上比来比去,虽然她努力想要让自己模仿好,但是她这歪歪扭扭地实在是让人提不起信心。

“对准姿势!”夏尔忍不住从背后拖住了她的手,然后帮助她调整了方向。“好吧,试试吧,记得要用劲!”

“好!”感受到哥哥在背后传来的声音,芙兰笑得十分开心,然后她重重地将手中的球杆向前捅了过去。

……她毫不意外地失手了,球杆点到了母球的边缘,而且并没有受到多少推力,于是它歪歪扭扭地动了一下,然后什么球都没有碰到就停了下来。

“没控制好力道,很正常的。”夏尔鼓励了妹妹一下,“我不打了,来,你再试一次!”

他带着芙兰沿着球台转了一下方向,然后再在背后帮她扶住了手。“再来!”

“啪!”这次表现稍微好了点,但是还是不太理想。

“不错的击球,已经很接近成功了,再来一次吧。”既然妹妹是新手,夏尔当然不会苛责太多了,他反而鼓励了她,然后继续调整了一下。

“嗯!谢谢您,先生!”芙兰脸‘色’微微红了起来,脸上也‘荡’漾起了幸福的笑容,显然,对她来说,值得开心的并不仅仅是学习一‘门’击球娱乐而已。

在不经意当中,白‘色’的球杆在她纤细白嫩的手中滑动,犹如是一根细细的权杖一样。

其实,之前多年学画时的经历,早已经让她对手指的控制妙到毫巅,虽然她并没有多少力气,但是她可以‘精’确控制力道,在画布上可以画出毫厘毕现的细节,所以台球这种程度的发力技巧对她来说当然不是什么难事,纵使一开始有些生涩,但是两三次之后她已经完全掌握技巧了。

可是,在新一次尝试的时候,她在最后推杆时手却故意一松,然后手指暗地里扭了一个方向。

果然,这次击球又失败了,母球斜着滚到了一边,顽强地不按人类设定的路线走。

“哎呀!我真是笨手笨脚的呢!”芙兰忍不住抱怨了起来。“真对不起,先生……”

“跟个小孩子似的,手这么笨。”夏尔笑着说了一句,不过并没有生气,“但是没关系,你碰到了一个有耐心的老师,他不知道何为失败,一定要教好你。”

他干脆直接抓住了芙兰的手,帮她比好了姿势,然后一点一点地调整角度,而这些准备工作也让他几乎贴到了芙兰的背上。

“其实这东西真没什么难的,只是熟能生巧而已,你一开始不熟当然玩不好,谁也一样,但是只要你认真……嗯……”

在说话的时候,他感觉妹妹头上飘逸的金‘色’头发似乎老是往鼻子里面钻,让他鼻子发痒,一股香气也随之冲了进来,让他的声音也不知不觉地放低了。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透过裙子的领口,他能从她修长白皙的脖子一路向下看到同样白腻的背部,这一大片白‘色’也让他几乎一时失语。

这是一种多令人难以忘怀的‘诱’‘惑’啊。

“怎么啦,先生?”芙兰回头,笑眯眯地问他。

“啊,没什么。好,你别动了。”夏尔勉强打起了‘精’神,然后带着妹妹的右手往后‘抽’,接着,他重重一推,“发力。”

兄妹两个人同时推动的母球,如同被神所祝福一样,穿过了大片的空地,重重地撞到了目标球上,然后把它猛地一推,让他一路滚了过去,落到了中腹的袋中。

这确实是完美的一击。

“呀!我们成功了!”芙兰大声欢呼了起来,仿佛是得到了一次莫大的胜利一样,整个人都蹦跳了一下。

“啊哟!”她这忘我的一跳,重重地撞到了背后的夏尔身上,让他在猝不及防之下受了一下重击,两个人都贴在了一起。

“先生,您没事吧?”芙兰连忙转过头来看着哥哥。

夏尔发现,她脸上密布着红晕,笑容也仍旧残留,仿佛像孩子一样开心。

“我没事……”他禁不住微笑了起来,“你看,这项运动一点儿也不难,对吧?”

“我感觉还是有点儿难度的,毕竟这才是我刚开始学。”芙兰仍旧笑着,“来吧,我们继续,您继续教我吧!我会认真学的。”

尽管夏尔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兴致在打了,而且他接下来还有很多紧密的行程,可是在妹妹如此欢悦的时候,他实在难以忍心拒绝。

“好,我们继续吧。”他又托着妹妹回到了球台边。

兄妹间其乐融融的一幕幕,并没有逃离旁观者的眼睛,加斯东和玛丽一直没有做声,看着他们乐此不疲的游戏。

可是他们心中却若有所思。

一帮来说,普通兄妹到了这个年纪,会这样亲密吗?加斯东暗想。

他是长子,有好几个弟妹,不过因为早年丧父丧母的缘故,他也老早地就承担起了照顾这些弟妹的责任,因而和他们关系都很好。可是就算是他,也没有和妹妹这么亲密过。

不管怎么看,也太亲密了……

“亲爱的加斯东,你在想什么呢?”就在他狐疑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他连忙打断了思绪,然后发现,玛丽正看着他。

“没什么……”他连忙摇头。

“你还年轻,年轻人总是‘精’力旺盛,而且好奇心也很旺盛,这是很正常的,但是……”玛丽脸上浮现出了笑容,“有时候不要太过于好奇哦,这对谁都没好处,不是吗?”

平常的话,玛丽这么摆资格,一直都令这位年轻人十分不高兴,但是现在他已经无暇顾及这一点了,因为他从她的笑容里面感觉到了什么。

“好吧,我知道了……”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再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