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殷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殷切


                当听到兄长对他为何如此礼敬路易-巴斯德的解释之后,已经被他的良苦用心感动不已的芙兰终于忍耐不住了,直接从沙发的这一端倾倒了过去,然后直接一直抱住了哥哥。

她抱得很紧,好像要借此将自己心中的谢意和爱意一股脑地倾倒过来一样。

“傻孩子。”

夏尔只能苦笑了一下,然后亲了亲她的脸颊,感受着那种蕴藏在芳香当中的温馨感。

让芙兰如此激动的,正是她从夏尔的举动当中,看到了他正在辛苦地为未来做打算为了两个人的未来,为了她几乎期待了一生的那个玫瑰色的未来。

他想要用尽一切手段抬高自己的名声,让自己给予大众恩惠,让大众因此而不再对自己心怀恶意,更不会因此而去相信有关于自己的“谣言”而在这种情势下,他们两个人就能够得到最为自由的活动空间,以至于可以让她得偿所愿。

当然,这一切还是要建立在她尽全力低调行事,不要让自己露在人前,可是在她看来,这种努力根本不值得一提,完全无法和哥哥所花费的心力和精力相提并论。

她就想要追随在他的身边,做一个被太阳所遮蔽的行星,至于显露人前……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和刚刚碰见哥哥的时候一样,她用力地抱住了他,两个人就这样拥抱在了一起,仿佛时间都被凝固了一样。

“好啦,现在可以松开了吧?”许久之后,夏尔抚弄了一下她的脸颊,“可别让人看了笑话啊……”

“告诉我吧,先生……需要我做什么?”芙兰闷在他的怀中,丝毫没有松开他的意思,“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呢?求求您,告诉我吧!我无法容忍自己只看着您一个人在为我们的未来而努力!我必须为您做到一切……所以请使唤我吧!”

多忠诚的人啊!也许也就是她这样无条件地忠诚于我了吧。

如此富有激情的话,让夏尔都不禁大为感动了,他禁不住又抚摸起了她的头发。

过去他打心眼里不愿意让妹妹参与到自己的事业当中,生怕世俗的污泥落到她洁白的裙角上,可是他现在却被这种剖白感染了,甚至觉得浪费了这种忠诚倒是不合时宜的事情。

也对啊,她不是天使,是呆在我身边的人,是活生生的人,到了现在,还有什么是我不能够和她分享的呢?

“我很高兴,能有你这样忠心耿耿的人跟在我身边,真的。”他扶住了芙兰的双臂,把她扶了起来,然后看着她湛蓝的眼睛。“所以,今后还请你多多努力,继续为我效劳吧。”

“在哪儿?”芙兰喜出望外。

“一直以来,你都认真负责地在执行我交给你的任务,真的,比起聪明来我更喜欢你的认真,因为很多事情不是有脑子就能办好的,还得有一颗热忱的心。我很高兴,你和施耐德先生相处得很好,他对你的热忱赞不绝口……”夏尔一边说,一边忍不住露出了微笑,“说老实话,他之前恐怕一直都在担心我们,一边担心我们利用权势侵吞他的财产,一边担心你不懂行,扰乱了他的工作,可是现在,经过你的努力,他两件事都已经不再担心了,他认为能够得到我们的帮助是一件大好事。能够澄清他的误会,让他成为我们的盟友,这是你的功劳,我十分感激你。”

“嗯,嗯!”芙兰眨着眼睛,连连点头,显然十分受用哥哥的夸奖,而且在等待着下文。

“这段时间里面,你已经在和他的共事当中得到了很多经验,也从他那里得到了很多帮助,我从你的信上看到了,你在之前的会议上和他配合得很好,十分完全地贯彻了我的意图。”

“这是当然的了,我们之前还互相对过台词的,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我们才一起开的会议。”一想起之前在自己在那次会议上的表现,芙兰也觉得十分自豪,把它当成了自己生涯值得铭记的时刻,“幸好施耐德先生也对我们的构想十分积极,所以才会那么配合我们。”

“让他成为具有垄断资格的工业巨头,成为我们国家当中最为有力的实业家之一,他当然会十分开心了,事实上他求之不得……”夏尔当然知道施耐德先生为什么如此积极地为自己办事,所以只是嘲讽地笑了笑,“不过他的帮助,总归是一件好事,我会感谢他的。”

为了促进铁道事业的垄断化,夏尔利用即将到来的战争的机会,特意执行了暂时不再继续兴建铁路政策,扼住了几乎有铁路有关的所有供应商和工业企业的喉咙,然后借着这样严酷的未来危机,逼使这些商人们不得不走入他预先设定的轨道,接受来自德-博旺男爵的金融援助,在本质上用金钱构筑了壁垒,把其他势力彻底阻绝到了他的地盘之外。

可是,如此庞大的利益,无论是从实际考虑,还是从外界的观感考虑,他当然没有办法一口吞噬,他必须拉上其他一些人来协助他一起构筑这个庞大的金钱帝国,男爵是一个,欧仁-施耐德也是一个。

作为在史上赫赫有名的工业家,施耐德兄弟通过自己的努力构筑了一个十分庞大的工业企业,在工商界乃至政界都确立了无法撼动的地位,并且让这个企业帝国延续到了21世纪,所以夏尔根本不会质疑他们的能力和实力,把他们引以为自己的臂助。

他没办法吞掉一切东西,也不想要尝试吞掉一切东西,只要能够甘愿居于他的下位,他愿意接纳那些有才能的人。

而经过他之前各种打压之后,眼下还没有完全成气候的欧仁-施耐德自然没有未来那种大财阀的豪气,经过几年的挣扎之后终于痛苦地选择了向特雷维尔大臣阁下投降,而在他投降之后,夏尔却没有趁胜追击,而是宽宏大量地对待他,把他纳入到了自己的体系里面,并且用政府的订单让施耐德家族的企业再度兴旺了起来也正是这个原因,欧仁-施耐德开始放弃对特雷维尔家族的抵触和排斥心理,接受了夏尔的指令,并且心甘情愿地为了他的谋划而效命,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为特雷维尔家族的宏伟规划服务,那么未来这个庞大的金钱帝国里面,他们无疑将会具有十分显赫的位置。

所以欧仁-施耐德才会那么卖力地配合芙兰,利用自己在其他人面前的威望和名誉不断地驱使其他人服从大臣阁下的指令,最终让夏尔的计划顺利完成。

“施耐德先生确实是个很好的人,他是一个很厉害的发明家,而且对家族忠诚无比。他也给了我很多帮助,让我可以轻松地完成您的任务。”芙兰对欧仁-皮埃尔的印象也十分好,“我很高兴能够和这样的人共事,并且能够帮助到他们。”

“那么,现在我认为你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可以去从事更加重要的工作了。”夏尔笑着回答。“既然你能让施耐德先生对你这么赞不绝口,那么你也能够让其他一群人对你赞不绝口甚至这个还更加容易一些……”

芙兰当然能够听懂哥哥的潜台词,她忍不住睁大了眼睛,“您的意思是让我……”

“对,你现在就进入铁道联合会吧,帮我看守这个组织。”夏尔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原本这就是我的打算,看到你这么热情,我都不忍心再拖延了。”

“这真是太好了!”眼见自己期待的事情成真,芙兰马上欢唿了起来,但是很快她就稍微有些迟疑了,“德-博旺男爵那边没问题吗?他……可能会对我还有点儿意见吧……”

“过去是有……或者说现在还是有,毕竟你干出了那样骇人听闻的事情。”夏尔拍了拍她的脸颊,像是在责备她往日的荒唐一样,“但是他是个现实主义的人,他不会为了过去的事情而一直耿耿于怀,更何况现在他还十分需要我们的合作和帮助……”

“真感谢他的宽宏大量……”芙兰显然大受感动,头也低垂了下来,“我希望自己能够有机会亲口跟他道歉,并且尽我一切所能来补偿我当时的过错……”

我要是不干那些傻事的话,还能有今天吗?

虽然脸上充满了愧疚和悔恨,但是她在心里却这么问。

她对男爵一家毫无好感,对男爵儿子的死更是毫不惋惜,哪怕到了现在,她也不为自己之前的事情而后悔。

说到底,这个世界上她觉得自己只需要对一个人负责,其他的人她不管怎么样都不必为之惋惜。

自从哥哥把德-博旺男爵一家里面发生的事情告诉她之后,她一直都在担心男爵余怒未消,把她当成儿子死去的罪魁祸首之一。虽然有哥哥的庇护她确信自己不会落到和萝拉一样的下场,但是她还是害怕会影响到哥哥的事业。

所以,当哥哥亲口告诉她男爵已经不再对她抱有任何仇恨时,她心里的担心终于烟消云散了,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不少。

“好了,别提什么亲口道歉了,我倒不想让你见他,免得让他想起什么不愉快的回忆,现在这样已经挺好的了,不用节外生枝。”妹妹的想法夏尔当然无从得知,他只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好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障碍来阻止你了,请你之后继续用你的热忱来为我,为我们这个家族效劳吧……它现在极度需要我们每个人为之付出一切努力。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决定以后把铁道事业的重心从政府手里转移到那里了……以便让我后面的继任者们无法打破我的既定格局,而在这种情况下,牢牢地控制联合会对我们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绝对不能出现半点疏忽。”

“我会的。”芙兰十分郑重地回答,“请让我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这一点吧!”

“毫无疑问,你会有很多机会的。”夏尔故作严肃地板起了脸,然后突然站了起来。“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过去吧?”

“过去哪儿?”芙兰有些莫名其妙。

“去俱乐部吧,你需要一个足够鲜亮的亮相……”夏尔马上回答,“那里会给我们安排午餐的。”

接着,他小声补充了一句。“玛丽也在那里,她将作为助手来辅佐你,你们两个一起上的话,再加上背后有我的帮助,我想那里没有人能够把你们挡住。”

“有玛丽帮助我的话,一切肯定可以顺利很多。”芙兰立刻点了点头,显然轻松了不少。接着,她也站在了夏尔的旁边,然后揽住了哥哥的手,“那么,请您带我过去吧。”

这个犹如夏洛特一样的动作让夏尔有些不太适应,他微微动了下嘴唇,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

“走吧。”(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