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甘泉

第一百二十九章 甘泉


                “既然这样,要不,给我也来点儿?”

看着正在给‘女’儿哺‘乳’的萝拉,兴致高昂的夏尔在鬼使神差之下脱口而出。。

因为一直聚‘精’会神在抚‘弄’‘女’儿,所以萝拉最初的一瞬间并没有听明白夏尔的话,等到理解过来之后,她猛然抬起头来,瞪住了夏尔。

她的视线十足的凌厉,仿佛就是看到疯子或者魔鬼的表情,又像是蕴含了难以言述的怒气。几乎让人怀疑她马上就要甩手过来往夏尔脸上‘抽’一下似的。“你在说什么鬼话?!”

夏尔尴尬地笑了笑,他刚才一说出口的时候就自知不对,心里也正在后悔。

“好吧,好吧,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不用当真。”他轻轻摆了摆手,表示自己真的是无心的。“我的意思……我的意思只是,你现在真的很漂亮,漂亮极了……”

“你……你……”萝拉还是怒气难消,狠狠地看着他,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措辞,于是愤怒更加郁积在心里,变得愈发难受。

“好啦,好啦,你别把我这话当真就好了。”夏尔连忙走到了她的身边,然后搂住了她的腰肢,接着抚‘摸’了一下孩子,“别吵到丽安娜了!”

在夏尔的安抚之下,萝拉总算怒气稍稍消减了下来,她心里也知道现在不是和夏尔吵架的时候。“都这时候还能开出这样的玩笑,我倒是‘挺’佩服你的了!”

一边说,她一边轻轻地摇晃着‘女’儿,而丽安娜也已经在得到了充足的食物,开始陷入到了新的睡眠当中,而白‘色’的汁液从她的口中满溢而出,从嘴角边滑落到了萝拉的手上,然后滴在了地上,留下了白‘色’的污渍。

这一幕景象,倒让夏尔心生触动。不过现在他已经不再带有‘欲’念,而是纯粹以欣赏的眼光看着她哺育两个人的亲生‘女’儿。

“别这么看着我!”萝拉倒被这种视线‘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脸颊微微有些发烧,好不容易才稳住了手,小心翼翼地将襁褓中的‘女’儿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慌忙将领口重新抬了上去,将白嫩的双峰隐匿在了丝绸睡衣之下。

不过,经过‘女’儿的帮助,她现在也感觉轻松了不少,‘胸’脯也没有了之前的胀痛。

从小在养尊处优当中长大的萝拉,对如何带孩子实际上也是懵懂无知,不过靠着母亲的一些天‘性’本能和一点点对‘女’儿的爱心,倒也马马虎虎能够哄住‘女’儿,也借着这些机会时常能够得到一些打法时间的方式。

直到这时候,她才有闲暇再应付夏尔。

“真没想到,身为大臣阁下,你居然会说出这么没体面的话来!”她余怒未消地瞪了夏尔一眼。

“我只是有感而发而已,毕竟这样子确实美极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分享一下你们之间的爱。”夏尔苦笑了一下。“当然咯,你可以把这当成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你还没有从你母亲那里得到够吗?”萝拉反问。

“我的生活当中没有母亲的角‘色’。”夏尔摇了摇头,然后又补充了一下,“当然也不能这么说吧……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我对她没什么印象。”

虽然两世为人,但是他这加起来数十年的生涯当中,确实缺少了父母的关键角‘色’,更加从未体味过这种天伦之乐——他在那一世是孤儿,不知父母是何许人,这一世也好不了多少,父亲早早消失,母亲也早早离世,他们在的时候也时常为了一些事情吵架,年轻的母亲被父亲的荒唐行径折磨得近乎于神经衰弱,哪里顾得上给他什么爱抚。

所以,本质上来说,他几乎从未能够感受到来自于父母亲的爱,这种奇特的经历,又何尝不是塑造他那种孤高冷漠的心理的主因之一?

被夏尔这么一说。萝拉的怒气倒不好发泄了,她也怔住了,垂下了视线,仿佛是回想到了什么一样。

“那这一点我倒是比你走运,我的妈妈十年前才过世,她很宠爱我,至少给我留下了很多回忆。”萝拉轻轻咬了咬嘴‘唇’,然后嘶声说,“如果不是那么早离世的话,也许情况不会变成这样吧……”

回忆纷至沓来,让她的思绪变得繁杂而又‘激’‘荡’。

她在茫然当中四顾,看了看这陋室。

十年当中,一切都已经截然不同了,原本算是欢乐的家庭已经完全解体,哥哥已经被自己亲手杀死了,而自己也被父亲大发雷霆之怒,以至于只能身陷囹圄。

妈妈,你要是能看到这一切,该多伤心啊。

这么想的时候,她的眼睛一酸,差点流下了眼泪来。

就在这时候,她感觉肩膀上被人搭上了手,然后被强行拉到了对方怀中。

“这时候再想这些,是不是晚了点儿?”夏尔在她的耳边低声说,“为已经发生的事情伤心,这可不像你。”

萝拉呆住了。

“是啊,既然我已经演了反角儿,就应该不顾一切演到底,中途给自己说软话那也太难堪了!”然后,她突然笑了起来,这面孔又显得如同往常那样狂妄自大,“就算是妈妈在,我还是会这么做的!谁也休想阻止我!哈哈哈哈!”

夏尔只是微笑着抚‘摸’她的脸颊,不置一词。

他如果真要是自己丈夫那就好了,就算是那么挑剔的妈妈也会感到欣慰的。看着对面这个英俊的青年人,萝拉一边笑,一边心想。

只可惜他不是,因为命中注定的‘阴’差阳错,如今两个人一个是有‘妇’之夫,一个是有夫之‘妇’,简直一切都‘乱’套了……

可是就算‘乱’套了又怎样?

没有谁可以干干净净地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那就‘乱’个彻底吧。

“我明白了,那就让你这个可怜人尝尝母亲的味道如何?”她的面孔变得十足的邪恶,然后不经意之间又褪开了一边的领口,“算是感谢你为我保命吧。”

“嗯?”看着突然邪笑的萝拉,夏尔一阵惊愕。

“怎么,刚才还那么大胆,现在又畏畏缩缩了?这可不像你啊,我们亲爱的大臣阁下?”萝拉的笑容越来越浓烈了,“难得我想要满足你的愿望,难道你却要临阵退缩了吗?”

“你……”这下反而是夏尔有些尴尬了。

萝拉满面笑容地看着他,而她微红的蓓蕾在他面前微微摇晃着,配合上耀眼的白嫩肌肤和半透明的丝绸衣物,一切都是那样地动人心魄。

他的眼睛已经被勾住了。

既然别人都已经同意了,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呢?

不知不觉中间,他轻轻地伏下了身来,含住了那一点蓓蕾。

随着低低的咕哝声和他喉头的微微耸动,母亲哺育孩子的神圣汁液就这样来到了他的口中,再流入到了他的腹中。

一开始的好奇心让他的味觉几乎消失了,但是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然后细细地品味了起来。

但是,除了一点点的甘甜之外,好像淡得出奇,根本没什么味道。

就是这种平淡无奇的东西,让人类延续了几万代?夏尔的心理突然升起了一种荒谬感。

人类能够进化到现在真是不容易啊。

他脑子里冒过了这样一个看似完全不搭界的想法。

但是,这时候他突然感觉头上有什么扫过,眼睛抬起来一看,却发现是萝拉在抚‘摸’他的头发,犹如是在哺育孩子的母亲一样,就连眼睛里面也带上了一些爱怜的光辉——当然这也许是他的错觉也说不定。

这就是母亲的感觉吗?

从没有尝试过这种感觉的夏尔,一瞬间有些‘迷’茫了,就连嘴中的汁液,好像也变得愈发甘甜了起来。

这种甘泉涌入到了他的胃中,好像是在涤‘荡’了他的心灵一样。

一瞬间他的鼻子一酸,几乎自己也哭了出来。

妈妈,你在哪儿?

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清醒。

不,我是德-特雷维尔家族的首领,我是帝国的大臣阁下,我是绝对不能有任何软弱的样子的。

靠着无比坚韧的意志力,他松开了口,然后‘挺’起腰杆,抬起头来看着萝拉。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这只是我的回礼而已,毕竟你救过我的铭”萝拉仍旧板着脸,但是语气里面却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的东西。

这时候气氛已经有些古怪了,两个人都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难道你的夫人没有满足过你的好奇心吗?”许久之后,重新整理好了衣服的萝拉终于随便找了个问题问。

“夏洛特?”夏尔微微睁大了眼睛,然后马上摇了摇头,“不,我怎么会跟她说这种话?”

这是实话,如果是夏洛特面前,他是绝对不敢说出这种话来的,甚至都不敢有这样的想法。

以后也不会有。

夏尔根本就不想和夏洛特说出这么“不体面”的话来,他知道只会招来妻子的雷霆大怒。

夏洛特想要的是一个完美无缺的自己——而且是她那种世界观下完美无缺的自己,当看不到的时候她会失望至极,直到怒不可遏,所以他绝对不能去触这种眉头。

所以,夏洛特只能供在身边。这一点夏尔知道得十分清楚。

“总感觉被你小看了……”萝拉皱起了眉头。“不敢跟妻子说就敢跟我说?把我当什么了?”

“把你当爱人了。”夏尔握紧了她的手,“只要我还在,只要你还需要我的帮助,我就绝对不会抛下你的。”q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