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逢与安慰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逢与安慰


                随着一场伴着雷霆的‘春’雨,‘花’园中的植物开始‘露’出新一年的蓓蕾,‘春’天的寒意也随着招展的‘花’枝开始四处蔓延,让大多数人继续穿着冬天时的外套。

可是在‘花’园旁边的一个房间当中,温暖的热度却隔绝了四处扫‘荡’的寒风,将人安稳地保护在了其中。

这间房间里面所充塞的不仅仅是闷热,还有汗液的气味和另外一种分泌物的气味充塞到了空气当中。

在大‘床’的重重帷幔后面,两个人影‘交’叠在了一起摇来晃去,“嗯……”“哼……”令人浮想联翩的闷哼声似乎也让房间内的温度又上升了几分。

这种哼声,大多数是来自于被压在下方的‘女’子,来自上方的一次次的撞击,让她的身体似乎飘到了一个无人之境,脑子里几乎已经是一片空白,只能发出压抑的哼声,这声音显得婉转而又暗含着‘春’情,似乎她从迄今为止的‘激’情当中得到了极大的欢愉。

随着时间的流逝,重重的撞击让‘女’子终于达到了欢悦的,好像已经从‘床’上漂浮了起来一样,但是最后一点理智,仍旧让她睁开了眼睛,模糊地看着正趴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人。

“拔……拔出来……”她用尽力气,低声喊了出来,提醒了对方。

金发的青年人这时候似乎也听清楚了提醒,然后马上就按照她的提醒从她的身体当中退了出来,而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两个人爱‘欲’的结晶,‘激’情澎湃地翻涌了出来。

疲惫感和空虚感马上把欢愉取代,夏尔长长地舒了口气,然后翻身仰躺在了萝拉的旁边。

而萝拉的身上,现在已经有了大片的污渍,虽然极力想要恢复惯常的冷漠表情,但是绯红的脸颊上,显然残留着不少欢情的痕迹。

“现在舒服点儿了吗?”夏尔马上回复了一点‘精’力,伸手揽住了萝拉,将她拥在怀里,然后将‘床’头边的丝巾递给了对方。

萝拉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默默地接过了丝巾,然后自己擦拭起了身上的污渍,靠在夏尔的身边。

“总算您倒是记得来看看我了。”片刻之后,她小声说。虽然语气是惯常的冷漠,但是却难得地多了一点抱怨。

自从生下了孩子,然后和父亲翻脸了之后,萝拉就被困锁在了这个阁楼房间里面,平常甚至少有出去放风的机会,大部分时间只能在房间内忍受被监禁起来的苦痛。虽然房间内生活用品倒是没缺过,但是从小就锦衣‘玉’食下长大的她,哪里受得过这样的苦楚?更何况还被限制了自由。

所以在这段时间当中,她的‘精’神变得极度痛苦,只是因为本‘性’里的刚强,和一点点“撑过去就有希望”的念想,才让她强撑了下来。

但是这种强撑当然不会毫无难度,实际上她积累了太多压力,以至于夏尔这次来到德-博旺男爵的府上并且特意来看她的时候,她主动拉着夏尔走上了‘床’。

在一场畅快的欢愉之后,她的‘精’神压力总算被消弭了不少,而直到最后一刻,她也还保有着理智——她不想这个时候就去冒怀孕的风险,一是为了报复父亲,二来也是担心父亲有了两个继承者之后不再担心后继无人,直接对她下刀。

夏尔轻轻地抚‘摸’着她光滑的腹部,然后慢慢地爬上了峰峦,用这种方式来平息她的情绪。

原本她就是身材娇小,在经过如此强烈的‘精’神打击之后,身体变得更加瘦了,但是因为刚刚做了母亲的缘故,‘胸’脯又显得相当凸出,这种强烈的对比更是让人移不开眼睛。

“我是大臣,没办法的。”看到萝拉情绪好点了之后,夏尔再为自己解释,“总有那么多事情要做。我刚刚从枫丹白‘露’回来,不就跑过来见你了吗?”

“在那些地方,你已经和你的情人们玩够了吧。”萝拉略带不满地咕哝了一句,但是也没有纠缠。“不过,总归要感谢你。”

一边说,她一边勉强地挣扎站了起来,然后在‘床’边慢慢地给自己裹上了粉红‘色’的丝绸睡衣,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欢愉一场的缘故,看着她的动作,夏尔突然感觉到心里一热,但还是强行压了下去。“不用谢,这不是应该的吗?”

接着,夏尔放眼四顾,打量了房间的周围。

房间里的陈设非常简单,除了梳妆台之外就只有一些常用的家具,窗户下面还有一张书桌,没有任何用来赏玩的东西。只有几本书摆在桌面上,微妙地透‘露’了房间住客打发时间的方式。

“最近真是辛苦你了。”他不由得脱口而出,“你放心吧,我会努力的,争取让你父亲早点放你出来。”

“没有的,别白费力气了。”萝拉却十分镇定地摇了摇头,“你不了解他,他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就绝对不会反悔,所以如果我有幸没有被他杀死的话,那至少也要等他死后才有机会得到自由。”

夏尔想了想,萝拉确实说得没错,男爵就是这样的人。

“这还真是……”他最后只能叹了口气。

说到底,萝拉倒也只能算是咎由自取,所以他也并不是特别同情对方。

话虽如此,如果真要坐几十年的苦牢,放着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流逝,他也不禁有些恻隐。“不过我总是会努力一下的,说不定他会心软点儿吧,人老了总是会好说话点的……”

“别老是跟他说这件事了,说不定他一怒之下,我连现在的待遇都保不住。”萝拉冷笑了一下,然后朝扫了周围一眼,“您若是想要帮我,就好好地和我们家合作吧。”

是的,她就连现在的待遇也只能是拜父亲所赐,随时有可能因为他的心情而变得更糟糕,这样的处境不到父亲死的那天是不会有任何可能改变的。

如果不想让这种可怕的苦刑持续几十年,让自己变成疯子的话,那就只能祈盼父亲早一点离开这个世界,而那时候她的情人自然可以保她安全出来并且继承家业。

如果上帝不做这活的话,我就亲自来做吧……她在心中暗想。

不过她也知道,至少现在夏尔不会同意她的看法,所以她把一切都藏在了心里。

“我可是很用心在和你们家合作的啊。”一说到这里,夏尔倒是来兴致了,“现在我们合作可以说亲密无间,现在我已经达成了你的心愿了——德-博旺家族已经可以垄断对我属下那些商人们的贷款,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得对我们唯命是从了……”

一边说,他还一边将穿好了衣服的萝拉重新拉到了自己的身边,然后滔滔不绝地跟萝拉解释着他所达成的一切。当提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的声音愈发具有感染力,显得充满了光辉。

萝拉静静地听着夏尔的解释,神情变幻不定,心情也十分复杂,既有夙愿得偿的兴奋,也有这一切实现之后自己却无法亲自看到的悲伤,真可谓是百味杂陈。

“这么说来,现在是玛丽在接替我的位置吗?”最后,她平静地问,“她做得怎么样?应该还算是顺利吧?”

因为秉‘性’傲慢的缘故,她一直都瞧不起在大家面前故意装作畏畏缩缩,心机狡狯的玛丽,可是落到了这样的地步之后,她又觉得以玛丽的头脑和心机,再加上和两家人之间的亲密关系,可能是接手她的位置的极好人选之一,至少可以让自己丢下的那些事不至于就此不了了之。

“嗯,她还算是做得可以,至少让一切事务没有停转下来。”夏尔点了点头,“不过她也夸赞过你,说你把一切都整理地井井有条,所以她接手起来特别容易。”

“她只是为了在你面前邀功而已。”萝拉对玛丽却没有留什么情面,“她是个狡猾的人,不过好在很识时务,所以至少大体上忠诚可靠,只要自己的愿望能够得到满足就不会‘乱’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着夏尔,“她有没有勾引你?”

还没有等夏尔回答,她就冷笑了起来,“我倒是白问了,怎么可能没有?那么我换个问题,你有没有和她也留下孩子?”

“目前,还没有。”夏尔突然觉得有些尴尬,所以低声回答。

“这个家伙……”萝拉自然听出了这个简短回答内所隐含的意思,“倒还真是脑筋灵泛得很,还真知道怎么缠住大树啊,就跟一株寄生藤一样。”

虽然她有些嘲讽,但是倒也没有显得很生气。

“别这么说她,她也是有自己的考虑。”夏尔不得不为玛丽说了好话,“她一直都热忱地为我效力,而且很多事情都做得很好,这一点值得褒奖。再说了,她一直对你很恭敬……”

“你好像把她看得太重了吧?像她这样的人不是到处都是吗,有什么值得迁就的?”萝拉反问,“我倒不是想要干涉你什么,我只想告诉你,她只能是我们的奴仆而已——当然她也有这个资格了——不用太宠着她!”

“好吧,我们别争这个了……”夏尔连忙转开了话题。

他也从‘床’上走了起来,然后自己也为自己穿上了衣服,接着,他走到了‘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扉。

马上就有一个中年‘女’人从走廊的拐角处走了过来,“先生,您有什么吩咐吗?”

自从萝拉被关在了这里之后,她就一直住在这里,监视着萝拉的一举一动,确保她绝对不要跑出去,但是夏尔来拜访的时候她却也不会阻止他行动,只是在外面静候而已。

天知道她刚才都听到了什么……夏尔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然后不由得感觉有些尴尬。

但是他很快就把尴尬抛在一边,然后板起了脸看上对方。

“把丽安娜带过来吧。”

“小姐?”对方显然有些吃惊,然后犹豫地看了一下房间里面,迟疑地问,“这样不太好吧?”

“让一个母亲见见自己的‘女’儿又怎么了?”夏尔不耐烦地反问。

“可是……”

“这是我们的‘女’儿,我们怎么会肯做对她不利的事情呢?”夏尔又加重了语气,“我又不是提出了什么让人难堪的要求,难道非要我事必躬亲不可吗?”

“好吧……”犹豫了片刻之后,对方终于还是决定不要得罪特雷维尔大臣阁下为好,“不过我得去跟老爷请示一下。”

“去吧,去吧……他会同意的,快点儿!”夏尔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然后,他走回房间,靠在了萝拉的身边,‘吻’了‘吻’她的脸颊。“心情好点儿,一切不会永远糟下去的。”

“谢谢你。”萝拉简短地回答。

然后,她突然放低了声音,“我还有一件秘密的事情要告诉你,夏尔。”q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