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安与底气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安与底气


                在晚风的吹拂当中,佩里埃特小姐终于向夏尔提出了她的要求。。: 。

这个要求,最初让夏尔惊愕不已,他没有想到对方扔出这样的炸弹来,居然是为了这样一个理由。

不过仔细一想的话,这倒也未必特别奇怪。

在如今这个年代,不列颠正是她最为巅峰的时刻,她的荣光照耀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也让她的子民们深深为之骄傲,佩里埃特小姐既然是一个对帝国无比忠诚的人,那么她想要为这个帝国留下一座文字专著来作为炫耀帝国的丰碑也就很正常了。

作为一个专心致志的帝国主义者,在原本的历史上温斯顿-丘吉尔就为了他的不列颠祖国写了一本《英语国家史略》,佩里埃特小姐想要‘弄’出一本差不多的专著自然也很正常了。

她对自己提出的想要查阅法国历史档案的要求,如果是真正的法国人听了,恐怕会心痛不已,尤其是对皇帝感情极深‘波’拿巴党人,不过夏尔虽然是一个名义上的‘波’拿巴主义者、甚至是他们的领袖之一,但是他对皇帝却没有那种执着的崇拜,对滑铁卢的失败和帝国的毁灭也没有那种刻骨铭心的伤悲,所以一般人不能心平气和的答应下来,而他却可以,他甚至认为这样就被放过的话有点便宜自己了。

给这本专著做序的要求确实让他麻烦了一点,毕竟法国舆论界和政fu内部可能会有人因此攻击他不够爱国,不过他也无所谓,反正可以拿出“顾全英法两国关系大局”的理由来给自己的行动背书说到底,这也只是小事而已。

不过他虽然漫不经心,但是佩里埃特小姐倒是十分开心。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您!”她笑逐颜开,“我可以跟您保证,我和我的合作者们会以最严谨最认真的态度完成这本巨著,绝不会辱没您留在上面的名字。”

“希望如此吧……”夏尔只是苦笑了一下,“那么这下您就没有别的话可讲了吧?”

“没有了。”佩里埃特小姐满面微笑地看着他,然后稍稍昂起了头来,“但是难道您不该多做点什么吗?不然我们都白来这里了,不是吗?”

“好吧,一切如您所愿。”夏尔垂下头来,然后‘吻’住了她的嘴‘唇’,两个人就这样亲‘吻’了起来。

对他来说,这个‘吻’里面不包含任何的‘欲’念,反倒是成为了友谊的证明,而对方似乎也是同样的感觉。

许久之后,两个人才分开了嘴‘唇’。

“那么,再见。”夏尔微微躬了躬身。

“再见,夏尔,”佩里埃特小姐也点了点头,“真希望我们不用到必须对垒的那一天……”也许她也觉得这有些天真,于是加了一句,“至少那一天不要太快到来。”

“我也希望如此。”夏尔转身就走。

佩里埃特小姐却没有动,而是站在原地,一手拿着灯笼,一手向夏尔挥动着,因为两个人距离越来越远,所以最后在她看来夏尔好像是融化到了黑暗中,等到再也看不清他的背影之后,她转身向自己所住的地方走了过去。

当夏尔回到住处时候,他的堂兄菲利普也正在休息,然后他听到响动之后跑了过来,然后难以置信地看着夏尔。

“夏尔,你这就回来了?”他瞠目结舌,仿佛很难理解一样,“没见到那位小姐吗?”

“见到了。”夏尔回答。“我们聊了好一会儿。”

“那……你就这样回来了?”菲利普越发感觉不可思议了,“这样‘浪’漫的夜晚里面,你们居然什么都没做?”

“事情不是那么好做的。”夏尔有些不耐烦了,“菲利普,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不就是个可爱的仰慕者吗?她还能是什么啊?”菲利普有些不太理解。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我的仰慕者,但是她至少不是为了仰慕我才见我的。”夏尔冷笑了起来,让菲利普感觉到有些发瘆,“菲利普,她是个英国人,是为英国政fu服务的。”

“什么?!”菲利普这下终于大惊失‘色’了,“这是真的吗?”

夏尔冷笑着点了点头。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菲利普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了,虽然不敢相信,但是他也知道妹夫没有必要在这种问题上欺骗自己。

震惊之后接踵而来的是恐惧,他害怕因为这个疏漏而被夏尔打入另册之前他已经因为在乡间的那次挫折而大大丢分,几乎毁掉了自己的前途,好不容易才靠着妹夫又爬了起来,如果因为这种事情而被怀疑了的话,那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了,嘴‘唇’也微微颤抖了起来,“夏尔……我之前真的不认识她,也从没有将任何事情告诉给她过……”

“我倒也不担心你能够泄‘露’什么机密给她,你都能知道的事情,她还能不知道吗?”夏尔倒也不打算吓唬菲利普了,只是略带着嘲讽地放了过去,“好了,这件事我会藏起来的,不会让任何人牵连到你,不要再跟她有任何来往……”

“我一定会的!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再和这个‘女’人见上一面!”眼见夏尔没有怀疑自己,甚至都没有责备自己的疏忽,菲利普喜出望外,马上向夏尔做出了保证,“她所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会听!”

“这样就好了。”眼见对方现在已经接受到了教训,夏尔也不想要纠缠了,“那好了,我要休息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好,晚安,夏尔。”菲利普近乎于谄媚地向夏尔笑了一笑,“再见。”

他现在心里其实很好奇,想要知道夏尔到底和那个‘女’的到底谈了什么,以及他为什么知道这个‘女’的是英国人的密探,可是他看得出来夏尔一点也没有想要透‘露’的意思,所以他也不敢问,只能把这个好奇埋藏在自己的心里。

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夏尔突然又加了一句。

“夏洛特那里,也什么都不要说!”

“好的,夏尔,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菲利普马上就应了夏尔,他根本不会明白夏尔的真实意思。

在菲利普消失之后,夏尔依旧紧皱着眉头,还是如同之前那样严肃,如同在思考什么重大问题一样。

他没有想到,夏洛特在英国所做的那件事居然已经让英国人了如指掌了,这一点让他非常被动好在英国人现在也许确实没有拿出来的意思,这一切还能够被埋藏在水面之下。

左思右想之后,他决定将这件事对夏洛特隐瞒起来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发生了,再用它来烦扰夏洛特也毫无意义,徒增烦恼而已。

虽然夏洛特没有请示过他就独断专行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夏洛特是他的妻子,他觉得自己有义务为夏洛特的任何行为承担责任。再说了,夏洛特现在怀了身孕,有什么理由去拿这样的噩耗来打击她呢?

不过,虽然对夏洛特必须要隐瞒,但是对另外一个人却必须要提醒一下。

他不知道英国人到底‘弄’清楚了多少情况,但是想必艾格尼丝的一些蛛丝马迹他们已经掌握了,如果艾格尼丝再被英国人找到,然后他们最后又知道了艾格尼丝身份,搞不好就会发现这个特雷维尔家族内部的惊天大新闻。

那就不是一个小小的‘交’换条件就能够摆平的事情了吧……

夏尔一想到这里,就不免头疼了起来。

然后,他下意识地想要写一封信,给艾格尼丝报警,让她以后小心行事不光是为他也为了她自己。

可是他马上就愣住了,他现在该怎么给艾格尼丝写信呢?

自从那一天艾格尼丝把芙兰好好教训了一顿之后,她就直接离开了,现在已经不知所踪了,天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现在头疼也没有意义,他只能重新伏到案边,再写了一封信,让自己的部下们暗地里去帮忙寻找一下艾格尼丝,希望能够尽快把自己的姨母找到,不管怎么样也要把这件事告诉给她。

当写完了这封信之后,他抬头看了看窗外,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到处都是一片漆黑,只有天上孤零零挂着的一缕残月,还能带着点儿光亮。

是时候告辞离开了。

枫丹白‘露’的空气虽然很好,而且生活条件上佳,风景也漂亮,但是这终究只是消遣的地方而已,他只是为了皇帝陛下的召唤而来,顺便消除之前的疲惫。

可是现在,他休息已经够了,他已经恢复了‘精’力,随时可以投入到征程当中。

他本来就是事务繁忙的大臣阁下,既然已经在这里呆了这么久,那么就算现在告辞离开也没有人能够再责备他什么了。

他拆开了今天刚刚收到的信件,然后他熟悉的娟秀字迹,就巨细无遗地展‘露’在了他的面前。

在静谧的夜晚当中,夏尔静静地阅读着。

路易-巴斯德先生已经来到了巴黎,并且同意了他提出的条件,答应为他效劳;针对那些实业家们的布置也是也是一切顺利。

看来她做得真是不错,一如预期。

不愧是我的妹妹啊,没有辜负我的信任。

信里的这些好消息,稍稍冲淡了夏尔的不安。

不管前面有什么,至少到现在为止,他手中的东西在一天天地变多,他的势力在一天天壮大,想要达成的事业也在一丝丝地展‘露’曙光,这些,就是他的底气所在了。

有这么多人为我效劳,我又何必担心什么?

“一切顺利,希望这些能让您做个好梦,先生。”他读到了信的末尾,然后看到了这样一句话。

“谢谢。”他面带笑容,对着面前的虚空点了点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