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雄心

第一百二十六章 雄心


                在夏尔心情紧张的时刻,佩里埃特小姐突然乐不可支地笑了出来,一下子让他原本的怒气顿时化为了乌有。。 ?

“您想想吧,夏尔,如果我们真打算给您惹什么麻烦的话,我们又何必一直都不动声‘色’,然后今天才由我来跟您说一遍呢?”佩里埃特小姐笑眯眯地看着夏尔,昏暗的光线下她的眼睛似乎闪闪亮,“甚至还给您一枚勋章?”

她说得确实很道理。

夏尔明白,自己被对方暗地里耍‘弄’了一下。

刚才因为对方提到了夏洛特,而且把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和她联系在了一起,所以他心情紧张,方寸都有些‘乱’了他知道如果这件事英国人真的抖‘露’出来的话,夏洛特乃至他自己恐怕就有些麻烦了。

但是现在,他已经恢复了镇定。

也对啊,英国人何必非要和自己为难呢?难道他们真打算为了一个外国人的命去追究自己的夫人?更何况他们又没办法把夏洛特引渡回英国去处理。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在英国人的面前确实不得不矮上一分了。

“您说的故事确实很有意思,我感谢您提醒了我。”他微微躬了躬身,“请告诉我吧,需要我做什么?”

“哎呀哎呀,夏尔,不要这么紧张,您不要把我们想成勒索您的人……”佩里埃特小姐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夏尔的脸颊,仿佛和她平常对待那些她中意的青年作家们一样,“我们只想和您做朋友呀,这件事已经告一段了了,没人会知道,它只是个故事而已。”

既然这样你干嘛还要当着我的面来说啊?吓唬我吗?夏尔顿时一阵气结,但是就算这样,他也只好任由对方抚‘摸’着自己。

他确实有些苦涩,当年他处境困窘,为了钱不得不对这位佩里埃特小姐低头服软,没想到到了如今,自己已经是一国大臣、手握无数资源和属下了,却还要被她当成身边的那些青年追随者来对待。

不列颠现在是一个世界帝国,所以他只能暂且忍耐。

“夏尔,别多想了,这不是我们政fu的要求,没人要我来吓唬您,也不代表我们想要做什么。我之所以告诉您这一切,只是因为我的个人的想法而已……不用这么紧张,我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您要参与到这么危险的事情当中,您不像是一个不谨慎的人。”仿佛是能够看出他的心中所想一样,佩里埃特小姐的手放到了他的额头上,然后轻轻地敲了一下,像是在打趣似的,“现在我已经看清楚了,这不是您主导的行为,您只是在保护自己的妻子而已……好吧,既然您不愿意跟我透‘露’真相,我也不再追问了。放心吧,您和您的夫人可以安心生活下去,我也不会去盘问她,给您添麻烦不过我必须警告您一句,不列颠不是特雷维尔家族的游乐场,我们绝对不乐意看到类似的事情再度生,您明白了吗?”

下不为例的意思就是这次算了吗?夏尔心领神会了。

“您可以相信我的保证,上次对我来说真的只是特殊情况而已。”他‘挺’直了腰,对对方做出了保证,“我绝对不会在英格兰做让你们不愉快的事情。”

“我相信你,夏尔。”佩里埃特小姐又拍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微笑着转开了视线,“那好,这件事我们可以当做没有生过,我们可以一切都往前面看。”

然后,她从还有些‘迷’茫的夏尔手中拿过了灯笼,继续向前方走了过去,眼前已经是一片黑暗,看不到枫丹白‘露’宫的建筑物的轮廓,只能勉强看清脚下的小径,她另一只手牵着夏尔的手,一步步走向了宫廷。

虽然还是不太明白对方的用意,但是夏尔却暗自松了口气,英国人肯把这件事全藏在心里,而且不拿出来要挟他、和他谈条件,确实让他轻松了不少。

“夏尔,其实我真觉得‘挺’可惜的,”正在他暗自庆幸的时候,旁边的佩里艾特小姐又开口了,“您当时让我觉得天赋过人,可以在文学道路上留下您的印记,我原以为您能够出名,让自己成为一个知名的作家,可是哪想得到后来一切居然会变成这样!你再也不会走上这条路了。”

不知不觉当中,她的称呼已经变得亲昵了许多,而夏尔也注意到了这种变化。

“我原以为你只是把赞助文学当个幌子而已……倒没想到你这么在乎这个?”他也改变了口‘吻’,然后探询地看着对方。

“一开始我只是把它当成一个幌子,一个让法国人喜欢我的方式……毕竟你们法国人总是爱好这种风雅嘛……”佩里埃特小姐调侃地笑了笑,“但是很快,我现这是一种奇妙的乐趣,能够让我感受到在职责以外的乐趣,一个好的故事能够让人忘记太多东西,又能够感受到太多东西,所以我现在既将它看成了手段,也看成了目的。”

“这真是令人感动啊!”夏尔半是调侃地回答。“您可谓是把职业和兴趣结合在一起的最佳范例。”

“不瞒您说,我是一个对不列颠忠心耿耿的人,会去做帝国需要我做的一切,我甚至觉得在英格兰里面也未必能够找出几个像我这么忠诚于她的人了当然您可以把这视为我的自夸。”佩里埃特小姐仍旧微笑着,仿佛没有听出夏尔语气里面的讥嘲似的,“但即使这样,我仍旧还能感受到别的东西,狂热之外我还有冷静。虽然我还算年轻,但是我见过太多了,我去过美洲,去过印度,甚至到过中国……我见过最繁华的城市,也见过最可怕的灾难,我所欠缺的只是一支拙笔来描绘出我所见过的一切而已,当我来到法国,然后因为你们而真正让自己感受到这一切的可贵的时候,我现,原来人是这样具有诗意……”

她的声音越来越飘忽,话也越来越奇怪,夏尔都‘弄’不清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这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宫室外的草坪上,黄灰‘色’的宫墙终于在灯笼的光线之下显现出了自己的轮廓。

佩里埃特小姐停住了脚步,“是的,我知道,我们不列颠帝国,在整个世界都声名不佳,我也无意为我们做下的一切事情辩护残暴正是帝国的基石,没有这种残暴我们是无法征服世界的。但是,在这种残暴的征服之外,我们至少也做了另外一件事我们头一次真正将整个世界联系在了一起。我们让世界围绕着一个体系来旋转,我们让美洲非洲的资源在世界流通,让印度变成欧洲的属地,我们甚至让清国都不得不开放国‘门’……这样的丰功伟绩,我不指望您能够认同,但是我希望能够铭刻在这个世界上。”

夏尔静静地听着对方的叙述,他现虽然是在感慨,但是这位佩里埃特小姐的话中,总是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傲慢。

也对,如今正值维多利亚盛世的顶峰,英格兰的战舰在全球通航,殖民地也遍及全球,这是一个真正的日不落帝国,它的子民是有资格傲慢的。

虽然夏尔对英国人并不服气,但是他乐意承认现实。

“那您打算怎么铭刻呢?”他反问。

“很简单,我要为不列颠记录下它的光辉征程,要让全世界人都知道我们是怎样走到了如今的地位……尤其是让不列颠的后人们记得。”佩里埃特小姐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宫阙的轮廓,“一部不列颠和它的属国的最详细的通史。这个目标原本高得让人恐惧,但是文学自有其力量,在和你们来往久了之后,我对完成它终于有信心了。”

“……”夏尔有些愣住了。

他绝没有想到,在这个看上去娇弱的‘女’子身上,居然能够看到这么可怕的决心。

多狂热的一个帝国支持者啊。

“这个目标很大,但是哪怕‘花’尽我的一切钱财我也要做到这件事,这是我献给帝国的祭礼。”佩里埃特小姐的脸上带着一种令人无法描述的肃穆神情。“而您……我需要您的一些帮助。”

“要赞助吗?”

夏尔知道,对方有意在自己面前扔出这样一枚炸弹来,可不会只是为了闲扯一下时间而已,所以倒也是早有准备。

“不,我不需要您的钱……”佩里埃特小姐笑眯眯地摇了摇头,“但是我希望您能够帮我开放一些档案,以便让我和我的助手们能够以最详实的方式来书写英国和法国的三个世纪的斗争直到滑铁卢的最后钟声为止,我都要详细无疑地记录下来,不需要任何曲笔。”

“这……”夏尔有些犹豫了,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好吧。”

他可以帮这个忙,虽然法国人会屈辱但是他不会。

“另外,我还希望您能够为这样一本书做个序。”佩里埃特了下去,“以您的地位是有资格在这本书上留个名字的……当然您放心,我也会用其他很多和您差不多的名字来妆点这本书的。”

“什么?”夏尔大为惊诧。

犹豫了片刻后他问。“可以匿名吗?”

“不行。”佩里埃特小姐摇了摇头。

“好吧……”夏尔叹了口气。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