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感激与故事

第一百二十五章 感激与故事


                在萧瑟的晚风当中,卡特琳娜-德-佩里埃特小姐旁若无人地依偎在了夏尔的身边,然后跟着他一起穿过了枫丹白‘露’宫旁边的树林,他们一路回返的时候,正好也有几对男‘女’走在同样的路上,大家心照不宣地递了一个眼神,然后有礼貌地保持了距离。.: 。

“听说您的妻子又怀孕了,恭喜你。”在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当中,这位蓝丝袜小姐凑在夏尔耳边将这个伟大的家族继续延续下去,开枝散叶,真让人感到欣慰。”

“谢谢……”夏尔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不明白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放心啦,我跟那位夫人不熟,您的事情我一个字也不会透‘露’给她的干涉别人的家长里短可不是我的爱好。”佩里埃特小姐微微笑了起来,“我只是有些感慨而已,要知道某个时候我曾经想过我们能不能在一起生活的……”

她的语气很古怪,夏尔从中好像听出了什么,但是又没有任何头绪,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是真话还是假话。

不过不管真假,他都是‘挺’为此高兴的。

“那么真可惜,您没有将这件事早点儿告诉我,不然可能我真的会考虑一下。”

“哦,考虑一下!真感谢您大人大量,居然能说出这么不绅士的话来。”佩里埃特小姐噗嗤一笑,“有些人跟我说您‘私’下里风流得很,从您现在的态倒觉得未必啊……”

夏尔有些不高兴了,毕竟他可不喜欢被别人暗地里窥视的感觉。

“佩里埃特小姐,我知道您职责在身,必须注视法兰西的方方面面,所以我并不介意您打听消息,收集一切有用的信息,您这是在为国效劳,我很敬佩。”他认真地看着对方,语气也有些生硬,“但是不管怎么样,我的‘私’生活就是我的‘私’生活,请您不要过于关注,因为这对您的事业没有任何促进作用,不是吗?”

“没有促进?未必如此吧。”佩里埃特小姐却一点也没有害怕,“考虑到你们的帝国如此高度集权,观察你们这一小群人的方方面面,对不列颠来说是很有必要‘性’的,因为你们可以在‘私’下里作出任何影响整个国家的决定,议会对你们来说无非是传声筒而已。”

对方如此态度,倒让夏尔一时气结,暗酌自己以后应该行事要更加注意保密,不然没准什么风流韵事都要上了伦敦老爷们的案头了。

“不过,您不用担心,我们不会多嘴多舌的,您只是做了法国人常做的事情而已,您的同僚也和您差不多……”佩里埃特小姐的笑容不变,“另外,我可以告诉您,其实我们对您十分看重,因为您已经证明了您是这个帝国最有能量的活动家之一,而且成就斐然。法国在您这样一个集团的带领下,虽然肯定胡作非为,但是至少能够展现出粗暴的力量。”

“伦敦真是这么看的吗?”夏尔有些惊诧。

“我有什么理由骗您呢?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又何必来征询您对奥尔良家族的意见?”佩里埃特小姐反问,“安心接受这个事实吧,您已经是棋手之一了,更让人羡慕的是您还这样年轻!数年之前我刚知道您的时候,虽然我相信您肯定会有所成就,但是我没有想到成就会来得这么快时势能以多么快的速度造就一个人啊!1794年拿破仑还是个一文不名的落魄军官,随时可能因为雅各宾的倒台被送上断头台,而在1799年的时候他就是第一执政了!而您,也能让人感受到那种可怕的魄力,当然您要比他脾气温和得多。”

“这真是令人荣幸的夸赞!”被人抬高到了这种地步,夏尔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么既然你们这么看重我,那么就把我的意见当真吧,为了不让奥尔良家族回来,我是不惜血流成河的,我会战斗到底。”

“好了好了,别这么神经紧张,我会把您的态度原原本本告诉伦敦的,他们也只是做个备询而已,现在没有类似的实际计划毕竟至少现在你们还是如日中天。”佩里埃特小姐伸出双手,然后在夏尔的脖子后面环抱住了他。“还记得‘女’王陛下授予您的那枚勋章吗?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祝贺您青云直上。”

“我十分感‘激’……”夏尔愈发感动了,然后伸手揽住了对方的腰肢,“如果您愿意告诉我您的真名,那就更好了,让我知道我应该感谢哪个人吧!”

自从知道这位小姐暗地里的使命之后,他就一直对她的真实身份十分好奇了,而且从她的语气里面,夏尔感觉她在英国的影响力非同小可,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比,这就让他愈发好奇了。

“您就当我是卡特琳娜-德-佩里埃特小姐吧,毕竟其实我‘挺’中意这个名字和身份的,有时候我甚至还忘记了自己是别的什么人了……”然而对方却只是微微笑着,“再说了,如果用这个名字,我们在英格兰和法兰西之外还能有别的东西从这一点来看,不知道不是更好吗?”

“好吧,如果您希望如此的话。”夏尔倒也不纠缠,而是低下头来亲‘吻’了一下对方的额头。“我会把我的感谢,都‘交’给您的。真希望有什么方式能够回报您的恩惠。”

“光口说可没什么诚意吧?”佩里埃特小姐微微闭上眼睛享受了这一‘吻’,然后她的嘴角‘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您真的什么都愿意做吗?”

“只要我能做的我都做。”夏尔随口回答。

“您可不能用这种泛泛而谈的态度对待我呀。”佩里埃特小姐的笑容愈发诡谲了,“其实您欠我们的情,可不只是这么一点而已哦。”

虽然她的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夏尔却好像感觉空气突然变得更冷了一些。

“什么……意思?”

“这个,该怎么说起呢……毕竟大多数事情恐怕您是知道的。”佩里埃特小姐微微皱了皱眉头,仿佛是在纠结于怎么措辞一样,“好吧,就当是说个故事吧。”

接着,她以平淡无奇的语气说了下去,“在某天,英国某地,居民们原本过着和平常一样的日子,但是他们突然发现好像有些行迹可疑的人来到了这里……于是有些热心过头的人就去报告了警察但是因为这些人都是外国人,所以很快就成为了另外一个部‘门’的观察目标,那些人惊愕地发现,这些形迹可疑的外国人只是来这里逡巡了一番而已,他们没有做任何奇怪的事情,唯一奇怪的……只是他们来到了荒野中的一个地方,然后在那里,挖掘出了一具尸骨,然后想办法把他烧成了骨灰。”

虽然挨得很紧,但是佩里埃特小姐的声音却愈发空灵,仿佛真的只是在说故事一个故事一样,“这些外国人的古怪举动,令监视者们大为疑‘惑’,他们首要疑‘惑’的是……这个死者到底是谁?他们没有打搅这些外国人,而是在周边寻根究底,然后意外发现了一个新的故事……”

虽然仍旧维持着镇定,但是夏尔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了。

盘问下,有个旅馆的主人承认确实有个人从他们的旅馆失踪了,而且他还说,有位路过的外国贵‘妇’人给了他钱,让他不要伸张这件事……哦呀,您看,这是多悬疑的故事呀?对了,那个失踪的人好像是个画家。”

佩里埃特小姐的调侃让夏尔越发郁闷了,他想要说什么,但是喉咙干涩,只好‘露’出了一个苦笑。

“他们知道,这位贵‘妇’人身份特殊,一直都在受到‘女’王陛下的招待,不是随随便便就有人能够接触上她的。于是他们又去调查了当时在温莎堡附近失踪的人,尤其是外国画家毕竟能和这位从没有来过英国的夫人起恩怨的,也只能是外国人了。果不其然,他们真的发现了那么一两位。”也许是发现了夏尔的焦虑,佩里埃特小姐故意不紧不慢地说着,“于是他们去盘问了那时候负责护送那位贵‘妇’人的军官,虽然那家伙口风很紧,但是最后,他不得不还是说了实话那位贵‘妇’人确实和那个失踪的外国画家过从甚密,而且在他消失之后,还给了他一大笔钱作为封口费。多‘浪’漫的故事啊!夏尔,您多少也算个小说家,请问从中您能看出什么来呢?”

“我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夏尔沉闷地说,再也看不到刚才的意气风发了。

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讲这么一个故事,但是他知道现在对方有主动权了。

“哦?这真不像您呢。”佩里埃特小姐讥诮的笑容已经掩藏不住了,“如果只是看到这里的话,可能会有人觉得也许是这位外国贵‘妇’人想要谋杀一个敌人,或者一个情夫,但是这些调查人员可都是喜欢寻根究底的个‘性’,所以他们继续查了下去……最后他们发现,和您的夫人过从甚密的外国人不仅仅是那一个画家,还有一个‘女’子和她的随从,这就让他们大伤脑筋了,因为他们拼凑不出来整个剧情,更不理解为什么在杀死他接近一年之后,又派人过来收敛他尸骨的理由……夏尔,您介意告诉我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在佩里埃特小姐的盯视之下,夏尔不自然地放开了她背后的手。

这就是她几次提到夏洛特的原因吗?果然夏洛特已经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了。

“有确凿无疑的证据证明,您的夫人恐怕参与到了这次可怕的凶案当中,简直视我们英格兰的法律如无物”眼见他还是没有说话,佩里埃特小姐不慌不忙地再度催促了一遍,“难道您不该至少跟我解释一下?还是说您也被‘蒙’在鼓里呢?”

解释?告诉她自己的妻子和自己的姨妈合谋杀掉了自己的父亲?让英国人知道这种事?

当然不可能了。

“夏洛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我只能这么说。”沉默了片刻之后,夏尔回答,“她是为我铲除了一个仇敌,您知道,我在法国仇敌很多。”

“一个画家是您的仇敌?”佩里埃特小姐有些将信将疑,“那那个负责动手的‘女’人又是谁?”

“她是我的一个手下。”夏尔马上回答,“这件事完全是我的责任,您要责备就责备我吧。”

“我们英国人可不都是笨蛋,夏尔。”佩里埃特小姐皱了皱眉头,“您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吗?”

怎么?英国人想要用这个来威胁我就范吗?

想都别想。

我,不受威胁。

在最初的慌‘乱’之后,夏尔的心绪马上恢复了正常。

反正事到如今他们也不会有证据了。

“您给我说了一个非常好的故事,我觉得很有趣,但是现在我累了,您愿意让我休息下吗?”

“噗哈哈哈……”佩里埃特小姐突然大笑了起来,“夏尔,如果真要拿这个对付您的话,我还会在您面前讲故事吗?只不过看您紧张的样子,我觉得很好玩而已。”

:访问网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