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为难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为难


                “你的脑子里面都是**吗?”

男爵怒气冲冲的质问,让夏尔一下子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您……您请安坐。”好不容易他才站了起来,抓住了男爵挥起来的双手,然后让他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请不要这么激动。”

“我能够不激动吗?”虽然坐了下来,但是男爵还是十分恼怒的样子,“亏我还觉得你是个有脑子的青年人,没想到居然比其他人还要疯!”

“请不要这么说。”夏尔颇为无奈地看着对方,“情况其实挺复杂的。”

“不论什么情况,你也不应该去干这种傻事。”男爵却严厉地扫了他一眼,“夏尔,难道你不知道其中的后果吗?”

“我知道。”夏尔点了点头,“但是,您不是更加知道吗?如果一项过错不为人所知,那么它就不是过错。”

“你……”被夏尔这么反诘,男爵一下子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起,毕竟他的专业不就是违法犯纪?

好不容易他才恢复了过来。“……话是这么说,但是这情况完全不同,夏尔,你不用拿出你对外国人的那种如簧之舌了,你明白这是什么事情!难道你真的就这么沉迷于美色当中?以至于连区区一个都不肯放过?世上美女那么多,你自己也玩了几个了,难道还有放不开的吗?何必非要给自己找这种麻烦呢?其他人,你风流一场没人会当回事,可是你妹妹……这就是完全两回事了!你知道的啊!”

“我知道。”夏尔长叹了口气。

“那么你们现在……有没有……”男爵用拇指和食指中指搓了一下,比了一个手势。

“现在还没有。”夏尔摇了摇头。

“那就好,还来得及。”男爵放松了一点,“你克制一下这个欲念吧,让一切不要变得脱轨,最好早点给她找个靠谱的人……”

这时候,夏尔突然抬起头来,打断了对方的话,“虽然现在没有,但是我已经和她约定好了,我们终究会结合在一起的……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见鬼!”男爵皱起眉头偏了一下头,显得十分无奈的样子。

然后,他定了定神,“既然你知道后果,那为什么非要这么做呢?”

他确实十分疑惑,完全不理解对方的行为。“就我看来,你不是那种见色忘利的人,你不管怎么样都能清楚自己该走什么路……难道我看错人了吗?不,一直以来你的表现确实和我想的一样,那么为什么在这个问题上你就要看不清楚呢?趁着现在一切都没有变得太晚,放弃你的想法吧!”

在他诘问的视线下,夏尔沉默了。他的思绪十分烦乱,因为说实话这件事对他来说也是一件无法跟人提及的禁忌,如果不是被老于世故的男爵自己看出了些端倪的话,他原本是不打算跟任何人说起的。

可是,既然现在都已经被人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反倒有了一些觉悟。

这里是一间密室,而他面对的人是这个国家最会守密的人。

更绝妙的是,在道德上他比自己负债更多,憎恨他诅咒他的人绝不会在自己之下。

既然这样,要说干脆说到底吧,反正也绝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更不会有人从道德上的理由来对他做出审判。

“她爱我,她比任何人都爱我……如果说需要一个理由的话,那么这就是理由了。”在男爵还在劝说的时候,夏尔开口了。“您知道的,我们从小没有了父母亲的照管,是相依为命的情况下长大的,所以我们的感情比一般的兄妹还要深厚,我……我费尽心力照看她长大,任劳任怨;而她呢,她崇拜我,她爱我……她对我更加是百倍的深情!无论我是不是个伟人,无论我能否做出超出常人的成就,她都会追随在我的身边,从不问回报,只唯恐我不再眷恋她,这种爱让我汗颜,更让我难以逃离……先生,您指责我失去了理智,但是之前我是有这种理智的,我为了让我们两个都能够毫无风险地走上光明的道路,自己选择了远离她,可是结果是什么呢?我曾差点失去她!看着她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样子时,我……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差点崩塌了,一瞬间甚至不知道再活着有什么意义?如果世界都不存在了,我要理智有什么用?如果必须抛开她、看着她离开这个世界我才能走上光明之路,那光明对我来说有什么意义?我宁可抱着她一起沉在黑暗里面!”

随着他的叙述,他的嗓子微微颤抖了起来,在这个幽闭的房间当中,他难得一见地吐露了心声。“先生,我们都是聪明人,而且我们利益相通,我信得过您,所以我就跟您说实话,有些话甚至在她面前我都不好意思讲。我原本知道她爱我,但是我从没想到过会到这样的程度,您知道吗,她告诉我,如果我不要她的话她就去死!世界上不可能再找到另外一个对我如此痴狂的人了,甚至我妻子都不会,这份炽烈的热情和意志让我迷醉,我已经逃不掉了,我宁可发疯也要把事情做到底!”

男爵没有插话,静静地看着这个青年人吐露衷肠。

如果是一个心存爱念的青年人的话,恐怕会产生共鸣,甚至私下里对这种禁忌的热恋抱有钦佩和羡慕之情,但是他不会,在数十年的生涯当中,他早已经被磨灭了激情,也磨掉了对爱情的任何羡慕和期待,他再也不可能被什么激情所触动了。

“所以,我就跟您明确说吧,我不愿意看着她死,也不愿意让我们之间的羁绊就此消失,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只能遵从命运的安排,和她站在一起。我不是因为威胁而爱她,而是因为被感动了而爱,真的,您也许不可能理解现在我在她面前时的艰难,我废了多大的劲才装作若无其事,才装作没有那么受她感动!才没有和她过于亲昵!”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夏尔突然脸上出现了一些红晕,“您说我会面临莫大的风险,我知道,但是我很高兴,如果这世界对我们有什么惩罚的话,这次是我们两个人一起承担……”

“哦,哦!多让人感动的爱情宣言啊!”男爵这时候终于冷笑了起来,“如果不是知道刚才你还睡在我女儿的创伤的话,我都快为你鼓掌了,特雷维尔大臣阁下!”

他的讽刺,让夏尔一瞬间从感动当中回到了人间。

“我并不是一个忠实的人,甚至也不是一个好人,所以我不能够如同她爱我那样迷恋她,这确实是我的罪孽更让我负疚的是,就连这种罪孽她都愿意原谅。”片刻之后,他叹了口气,“现在的情况很简单,她跟我明确说过,要么就把她留在身边,要么看她去死,我做不到后者,就只能做到前者,而且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只能不顾任何风险一直走下去,纵使前面有惊涛骇浪,我也必须咬牙忍受,因为我承受的风险和痛苦绝对不会有她那么大了,我没有任何理由再比她先放弃!”

“嚯。”男爵苦笑了起来,“得了吧!别说啦!”

他已经大致明白情况了那位特雷维尔小姐坚持要和自己的哥哥结合在一起,甚至不惜用生命相威胁,而身为兄长的这位,经过犹豫之后,终于被打动了,决心冒一切风险达成妹妹的心愿。

虽然没有窥见事实的全貌,但是从夏尔的话里面,他感受到了那位小姐惊人的意志和决心。

在这份决心当中,夏尔看到了感动,男爵却看到了别的东西。

这位小姐,抱着常人所未有的可怕欲念,并且坚定不移地为了实现这个欲念而战斗,为了达到目的,她示爱,寻死,用各种方法软硬兼施,终于把这个年轻人给牵着走了虽然这线是所谓的“爱情”,但是这依旧可怕。

那个女娃娃看着娇滴滴的,天真可爱,倒是厉害得很!他不禁暗想。

“这么说来,你是非要这么做不可了?”沉默了许久之后,他低声问。

“对,我是一定会去做的,虽然不是现在。”夏尔点了点头,“我已经答应过她了,她也在静静地等待着那一天……我真不知道如果我毁诺会发生什么!”

“能坏到哪儿去呢?”男爵冷笑了起来。“不过,您舍不得她倒也很容易让人理解,多漂亮的孩子啊!”

“不管怎么样,我做什么是我的私事,我不去妨碍别人,也有权要求别人不要妨碍我。也请您不要再以这种口吻来评论她了,她对您现在已经没有妨碍了。”夏尔有点不高兴了,于是严正地告知了对方。“我请您不要干涉我的私事。”

“谁想要妨碍你了,傻小子?是你自己想要妨碍你自己!”男爵皱了皱眉头,然后再度呵斥对方,“你的事情我本来就不想去管,我只是害怕我的投资就因为你这么可笑荒唐的理由而打水漂!”

“我会把这个秘密保守下去的。”夏尔回答,“她为了我也愿意离群索居,宁可不惹任何人的注意,只求不要被任何人打搅!只要我们两个小心,谁也没有办法指责我们什么一对兄妹感情好一点又怎么了?没有什么法律不允许我们亲密。”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干脆摊开了牌来,“当然,我是个理智的人,即使在这样疯狂的情况下也还有一点理智,所以我也不指望自己一直都运气极好,如果……如果命运忽然抛弃了我的话,那么我就承担起这一切,然后带着她离开这个国家,不要再被任何人所打搅,也不去打搅任何人!”

“疯了。”男爵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

他不明白对方这话到底是认真的,还只是威胁自己而已,但是不管是认真的还是威胁,这都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后果。

“我们一向就是这样疯狂。”夏尔突然也笑了起来,虽然因为刚才的激动表现,他的笑容有些苍白,但是看上去还是已经恢复了往日的从容。“既然要赌,那么要么全赢要么全输,嬴一半的话也太没有意思了。”

在夏尔的注视之下,男爵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他并不是一个讲道德的人,之所以反对夏尔只是因为害怕事情败露,毁了他的前途也毁了自己的大计而已。

可是现在,对方都说到这个程度了,还有什么好争辩的呢?

我又不是他爸,哪管得了那么多!

“哎,你们想做什么事情就做吧,关我什么事情呢!我只希望你走运,不要让大家都为难!”(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