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元旦特别篇-

元旦特别篇-


                1862年1月1日

在北半球的这个日子里面,欧洲大6已经被皑皑白雪所覆盖,人们在冬夜当中阖家团聚迎接新年的到来,并且期盼着来年的好运。.: 。

而在非洲大6的最南端,一切却显得那样的炎热。

这里正是夏天,正是一年当中最为炎热的时节,,昨晚刚刚下过一场雨,但是现在天空却看不到一丝云,,天空上空的太阳高高悬于世界的顶端,炙烤着大地,而温热的风在非洲的荒原四处横扫,不仅无法让人得到凉意,反而好像想要把人们身体内的水分都压榨出来一样。

在这样一片荒原当中,一群骑手骑着马在在荒原当中驰骋,为了躲避暴烈的太阳的曝晒,他们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虽然他们骑行的度很快,但是他们在这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当中,却显得是那样的渺小,好像怎么也没有办法摆脱这一片苍茫似的。

“真是个让人不愉快的鬼地方。”在炎热的空气当中驰骋了好一会儿之后,一位骑手忍不住小声抱怨了一句。

和其他穿着男装戴着帽子的骑手不同,这是一个‘女’子,穿着青绿‘色’的骑装,头上则裹着丝绸纱巾,姣好的面容和满头柔则被隐匿到了纱巾之类,让她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个阿拉伯的‘女’子。不过,虽然‘蒙’受着这样的煎熬,在这么长时间的驰骋之后,她仍旧没有掉队,显然骑术并不在其他人之下。

“多萝西,要不我们休息一下?”在她的旁边,一个骑手颇为关切地问。

这位先生大概三十四五岁的样子,面目俊朗,因为没有留胡须而显得比实际年龄更加年轻,而且举手投足之间颇有派头,似乎身份不凡。

“不,亲爱的。”这位‘女’子摇了摇头,“我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一分钟也不想多呆。”

“那好,我们就抓紧点。”男子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了旁边的一位骑手。

语气变得严肃了许多,“威廉,我们大概还有多久能到?”

旁边的人叫威廉-琼斯,是这位先生的得力助手之一,他是一个相貌粗豪的中年人,留着褐‘色’的八字胡,腰间还别着一把手枪。

“马上就要到了,先生,大概只需要半个小时!”他大声回答。

“很好,我们快马加鞭!”名叫多萝西的‘女’子‘精’神一振,然后拿起马鞭重重地挥到了马‘臀’上,催动它拼命往前跑点到了那儿,然后再好好洗个澡!”

“按夫人说的去做。”男子耸了耸肩,然后马上也给自己的马来了一鞭子。

正如对话中那样,他们是一对夫‘妇’,而夫人的名字叫多萝西。在结婚之前,她的全名叫多萝西-斯宾塞,是先代斯宾塞伯爵的小‘女’儿。斯宾塞家族是英国有名的贵族家庭,家族长期享有盛誉,在政界拥有巨大的影响力。经过长期的演化,现在这个家族已经拥有桑德兰伯爵和斯宾塞伯爵两个主要的支系,而且和英国大多数贵族家庭都有亲缘关系,可谓是名‘门’之后。

而丈夫就是查尔斯-特维尔先生。这位先生是一位商人,事业有成,在数年之前和多萝西结了婚。通过这样一个步骤,他踏入了英国的上流社会,并且借着这个机会大大扩展了他的事业,如今已经成为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富豪,在许多行业当中都有涉足。

今天的这群人,就是这对夫‘妇’的手下。他们协助这对夫‘妇’,将事业扩张到了非洲大6的南端,也将大不列颠帝国的荣光和利益投‘射’到了这个世界最荒凉的角落里面。

当然,这些人里面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位衣冠楚楚、一看就是帝国绅士模样的青年人,其实并不是英国人,他的原籍是在英吉利海峡对面的那个国家。

他在那个国家和多萝西结识,然后两个人坠入了爱河,然后她带着他带来英国当然,在那里的时候多萝西并没有用自己的本名,而是使用了一个化名。

而来到了英国之后,这位先生也将自己的名字改头换面,然后以英国商人的身份开始重新出现在世人的面前。

他虽然换了个地方,但是那种事业的雄心并没有熄灭,相反在妻子的帮助下,他反而开始以百倍的热情开始扩张自己的商业事业,他的视线甚至没有放过这个离英国万里之遥的地方。

虽然表面上这里只是荒芜的不‘毛’之地,但是查尔斯却知道,这里所蕴含的一切财富和资源,足以让每个人都将贪婪的视线投‘射’到这个地方。

在太阳终于开始向西面徐徐降落的时候,这一行骑手终于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这里是一片矿区,虽然新开不久,但是因为管理层的坚决决心,已经开辟了多处矿坑和矿‘洞’,这些矿‘洞’深不见底,犹如一只黑乎乎的眼眶直视着天空。而在这些矿‘洞’的内部,矿‘洞’犹如白蚁的巢‘穴’一样逶迤,而一群深黑皮肤的矿工,在监工的监视之下,犹如是黑‘色’的蚁虫在巢‘穴’当中穿行,用小推车将一块又一块矿石从矿坑深处推了出来。

在这些矿坑之外,有一些零星的房屋,虽然因为建筑材料的缘故而呈现出令人不敢恭维的土黄‘色’,但是却总算能够让人看到一些文明存在的迹象。

特维尔夫‘妇’从马上跳了下来,而多萝西在褪下纱巾的时候还长长地舒了口气,仿佛是被解除了什么桎梏一样。

“这里就是矿区,先生。”作为这里的负责人,威廉-琼斯小心翼翼地对特维尔夫‘妇’介绍着这里,“很抱歉我们这里的条件简陋,没有办法接待你们……”

“没关系,你只要完成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了,我们又不是来这里享受的。”查尔斯-特维尔一边说,视线一边四处逡巡,看着谷地当中一派繁忙的景象。

“这里的人手够吗?”

“目前还算勉强能够满足需求。”威廉-琼斯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心地解释着,“不过,因为矿工们的消耗很大,我们虽然从旁边的部族‘弄’来了不少人,但是未来恐怕不够满足矿里面的需求……”

是啊,确实不够,因为这是一片大型的金矿。

在这片土地下面所埋藏的,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庞大的金矿矿藏虽然他们肯定无法独吞这里的金矿,但是在抢先几年的挖掘当中,他们足可以为自己挖掘到巨额的财富,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动心的财富。

劳力来自于旁边的黑人部族,无需关注福利,所需要费心的只是尽可能保密而已。

先生点了点头,丝毫不动声‘色’,“那还有别的困难吗?”

“矿‘洞’现在挖得不深,所以简陋的工具也可以满足使用,但是时间长了之后我们就需要欧洲矿井那样的机械,而且劳力的需求也会更大,所以矿井的规模将会不可避免地为外界所知……”威廉-琼斯将心中的想法都说了出来,“迟早德兰士瓦人会知道他们的地盘上有一个我们的大金矿,先生,我想这是不可避免的。”

他说得没错,严格来说,他们已经入侵了德兰士瓦共和国的国境,德兰士瓦共和国的都比勒陀利亚只在几十公里之外,这片荒原是这些非洲土生白人的领地。

在1652年,第一批荷兰移民抵达非洲南部的好望角定居,然后繁衍生息,在那里建立了欧洲人最初的定居点,他们被称为布尔人。而在1795年和18o6年,英国两次占领了好望角殖民地,以便借此来控制好望角这个重要的据点。

而在后来的维也纳和会上,英国以6oo万英镑的价格从荷兰手中购买了好望角地区,开始对其加以统治。英国人的统治并不被这些荷兰人的后裔所喜欢,于是在1836年,对英国统治不满的布尔人开始集体离开开普殖民地,然后他们在北方内6建立了莱登堡共和国、温堡共和国等殖民区。这些殖民区又在1849年合并,建立了南非共和国(zuid日kerepub1ik),又称德兰士瓦共和国。另一部分向其他方向迁出的布尔人,则在其东部和南部先后建立了纳塔利亚共和国和奥兰治自由邦共和国(repub1ikv)。

这些布尔人对英国人戒备深重,一直都很防范英国人向自己的领土扩张,可想而知他们现他们的领地内有一个英国人的金矿的时候,会抱持着什么样的态度。

查尔斯-特维尔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了他的妻子。

“这一点确实令人困扰。”多萝西脸上浮现出了笑容,然后同样看向了自己的丈夫,“无法无天的布尔人的嚣张气焰,必须得到遏制,必须让他们明白不列颠的旗帜绝对不容他们蔑视。”

在威廉-琼斯‘迷’‘惑’不解的视线当中,多萝西随口跟他解释,“我来到南非,就是为了调查一下这里布尔人的活动情况,和他们对英国侨民的压迫待遇,然后提供报告给内阁参考……”

“那太好了,夫人!”这个消息让威廉-琼斯大受鼓舞,简直喜形于‘色’,“我们早就该揍一下这些布尔佬了!还有旁边那些黑鬼!”

作为这个矿区的负责人,他最担心的就是德兰士瓦共和国现他们的举动,然后派人过来收缴这座金矿,矿区的武力虽然足以镇压这些黑人矿工,但是却难以招架布尔人的火力。

可是如果有英国驻军的帮助,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他所热烈期盼的就是帝国政fu狠狠揍一顿这些布尔人,让他们老实服气,最好连同旁边那个黑人祖鲁王国也好好揍一顿,将整个南非变成不列颠的殖民地。

在谈话之间,特维尔夫‘妇’来到了矿里的居住区,一边是跟窝棚差不了多少的矿工宿舍,一边是监工们的宿舍,而作为这座矿的所有者,特维尔夫‘妇’当然可以使用专供管理者居住的木制的欧式楼房里面。

当他们经过矿工宿舍的时候,查尔斯现在宿舍外的围栏上,还打着他亲自拟定的标语“orkb日ngsreed(劳动带来自由)”。

“他们会自由吗?”夏尔问。

“按照规章条例,如果他们能够做满五年的话,他们能够得到自由,先生。”这时候,琼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多少有些残酷的笑容。“当然咯,先生,我可以跟您保证,这些家伙谁也活不过三年,他们绝不会有机会出去多嘴多舌。”

这个‘混’杂着残酷与幽默的调侃,惹起了其他人的一阵‘骚’动,有些人甚至吹了一声口哨。

没有人为此感到有任何的不安,就连多萝西-特维尔‘女’士也并没有。

“做得不错。”查尔斯-特维尔先生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威廉,你证明了自己值得我们信任。”

威廉-琼斯‘激’动得昂‘挺’‘胸’,因为他知道先生的亲口夸奖意味着什么。“我将一如既往地为您竭诚效劳!”

大家都看得出来特维尔夫‘妇’想要休息,所以他们马上就回归到了各自的岗位上或者去别的地方休息,而特维尔夫‘妇’则来到了他们专属的休息室当中。

“终于可以安心洗个澡了!”一来到房间里面,多萝西长舒了口气,然后自顾自地往浴室走了过去。

“哦!”当来到正厅的时候,多萝西停下了脚步,被桌上的东西吸引住了。

这是一片由黄金堆起来的小山,有小粒的金砂,有石子儿大的金丸,甚至还有拳头大的金块。这些黄金堆积在了一起,放‘射’出令人炫目的光线。显然,这是这里的管理者们为了向这对夫‘妇’邀功特意堆在这里的。

“我们差不多可以在金子堆里面洗澡了,夏尔!”多萝西喊出了这个名字,然后情不自禁地伸手拿起了一块和她拳头差不多大的黄金,金黄‘色’的光泽和沉甸甸的手感,永远足以让每个人都为之怦然心动。

“这些,还不够。”夏尔倒是镇定得多,“我们还能够得到更多。”

“是啊,更多……”多萝西似乎也受到了他的感染,“我们能够为‘女’王陛下政fu得到这一片被上帝赐福的土地!”

“在‘女’王陛下政fu征服这里之前,你总不介意你的丈夫为了你和你的孩子‘弄’点养老钱吧?”夏尔问。

“那当然咯。”多萝西轻轻一抛,将金块扔回到了这堆金子当中,“帝国需要你们的贪婪,你们的贪婪是她扩张的动力,不是吗?”

“我很高兴为帝国做出了这么重大的贡献。”夏尔莞尔一笑。

依靠过去的记忆,他知道南非有大片的金矿,在来到英国定居、并且得到了最初的财富和人脉支持之后,他马上就派出了一支探险队,前往南非,然后果不其然地得到了金矿矿脉的消息。

这个消息将会他带来巨额的财富,虽然这种财富的代价是挑起布尔战争,给这些布尔人带来集中营、死亡、战争和可怕的煎熬,但是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的负担。

在他们说话之间,多萝西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只剩下了最后的丝质内衣,鲜鲜亮。

虽然生下了孩子,但是她的身材依旧保持得不错,宛如过去两人初识时那样窈窕。

“我们不一起洗一下澡吗,亲爱的?”她笑容满面地看着丈夫。

这种‘诱’‘惑’,夏尔当然难以拒绝了,于是很快他们就一起来到了浴室当中,并且一起踏入到了粗糙的木制浴缸里面。

清凉的水让他们身上的疲惫和灰尘一扫而空,也让他们的‘精’神一振。

“这才像是活着啊……”多萝西仰躺在浴盆当中,然后猛然扎入到了水中,让清凉的水浸透了她的头,然后才从水中抬起头来,“这一趟我们真是受够了。”

“其实你也不用这么辛苦的。”她旁边的夏尔抹了抹她光滑的脊背,“给政fu的报告,我一个人就能帮你写好了。”

“那怎么行?”多萝西的头湿漉漉地贴在脸上,以至于声音都有些模糊了,“我必须以最严谨的态度来执行被赋予的任务,哪怕再辛苦也不能有所退缩。”

“啊啊,真是厉害。”夏尔随口说。

“再说了,如果我来都不来就想要让政fu搞战争冒险的话,难免会让有些人‘私’下嘀咕,不是吗?”多萝西笑了起来,然后将‘腿’架在了丈夫的‘腿’上,“为了让不列颠继续她荣光的征程,我必须义不容辞地为她站在第一线。”

“你这么喜欢打仗吗?”夏尔有些不理解了,“平常你可不是这样啊。”

“不是我喜欢不喜欢打仗的问题,夏尔……”多萝西低下头来,贴到了丈夫的‘胸’膛上,“而是帝国必须打仗,否则它就会在和平当中死亡。”

“嗯?”

“如今伦敦的公子哥儿们,安享尊荣富贵的太多了,他们寻欢作乐,并且嘲笑过去的传统,只想着放纵自己享乐当中变得颓废……他们在用自己满不在乎的态度腐蚀着不列颠曾经引以为傲的‘精’神。”多萝西的声音变得很轻了,仿佛是低声的呢喃一样,“我遥远的过去,我们不列颠的贵族们曾经能够培育出卡文迪许,培育出韦尔斯利,可是我怕再过一代人,如果我们继续忘却自己的光荣与奋进的话,我们就再也培育不出新的一代人来守住这个帝国了!”

韦尔斯利是指威灵顿公爵,而卡文迪许是指英国大科学家亨利-卡文迪许(1731-181o),他是德文郡公爵卡文迪许家族的成员,他的父亲查尔斯-卡文迪许就是第二代德文郡公爵威廉-卡文迪许的三子,虽然查尔斯因为不是长子无法继承公爵徽号,但是仍旧从家族当中得到了大量财产,并且传给了亨利-卡文迪许,而卡文迪许则终身未婚,把这些财富投入到了科学研究当中,一生成就斐然,在化学、物理学上有许多重大建树,号称“最富有的学者”。

在妻子倾诉的时候,夏尔只能心中苦笑了,他的妻子平时风趣健谈,但是每当一谈起帝国的责任,她就充满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使命感,这种使命感也时常让她忧心忡忡。

可是,这个帝国,终究是免不了灰飞烟灭的啊。他在心里说。

“想那么多做什么呢?”他爱抚了一下对方的头,然后温柔地说,“我们过好自己就行了。”

“我们如果都只顾自己,谁来维护不列颠?罗马人因为过于富裕而死亡了,他们的贵族最终因为颓废而变成毫无价值的东西……我看我们的帝国也在走向同样可怕的道路上,如果不加以制止的话。”多萝西却不同意丈夫的说法,“这条道路的尽头就是毁灭,一想到我们的子孙会生活在一个没有不列颠帝国的世界里,我就不寒而栗……所以为了避免这一点,不列颠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和她的每一个对手竞争到底,让先辈的战斗‘精’神和荣誉能够一代代传递下去,只有这样,我们的帝国才能够维持住自己的光辉。”

“而这一切的代价,是什么你清楚吗?”夏尔忍不住反问。

“我清楚,是延绵不断的鲜血和残杀,但是那又怎么样?但是对帝国来说,就算残暴,也比无能的庸碌要有用。”多萝西满怀感触地说,“如果我们的子孙沉溺在祖先的荫庇之下退化,遗忘了过去的征服所带来的辉煌,甚至为每一只狗的死亡而大呼小叫,那么我们的帝国就算是完了!我宁可我们的子孙战死沙场,也不愿意看到他拿着我们留下的财富像蜗牛一样小心翼翼地活着!”

哎,没的说了。夏尔忍不住心里苦笑。

在大多数人沉溺于维多利亚盛世的帝国光辉,安享着遍布世界的殖民地所带来的富贵荣华时,她却在对她的祖国殚‘精’竭虑,只恐怕这个帝国如同镜‘花’水月,在短短一瞬间就支离破碎,化为梦中的泡影。

她是不列颠帝国最忠心耿耿的支持者,也是最残酷无情的批评者。

“帝国是无法停滞的,停滞和衰落是一回事,当我们觉得‘停止下来也可以接受’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就全完了……”在夏尔的注视之下,多萝西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所以夏尔,我支持不列颠和布尔人之间的战争,支持不列颠和任何对手的斗争只要这种斗争能够扩张不列颠的利益,那它就是好的,我但愿我们的后人能够这一切能够继续下去,让不列颠继续统治一切,只可惜这一切现状都让我预感不佳,要是未来帝国被‘交’给一群‘浪’‘荡’子和败家子,那就太让人害怕了,只可惜现在伦敦遍地都是这种废物小孩儿!”

“也许你可以指望一下马尔巴勒公爵一家?”夏尔耸了耸肩,“说不定他们能为你的帝国贡献出一位能够代表一个时代的大人物。”

“马尔巴勒公爵家?”多萝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失笑了,“得了吧,他们的底细我比你清楚多了,这些姓丘吉尔的都没什么本事,只是一些谨守家业、战战兢兢的可怜虫而已,也就是伦道夫稍微像点样子,不过我看他的才智也不过如此,再说了,他现在也才十几岁,谁知道以后能不能做点像样的事……搞不好也就和家里人一样了。”

一边说,多萝西一边长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看远方窗外的天空,好像忧形于‘色’。

她当然不会知道温斯顿-斯宾塞-丘吉尔其人其事,因为这个家伙要等到1874年才会出生,在现在这个年头,纵使他的父亲伦道夫-丘吉尔也还只是个少年人而已。

“所以,还是得让我们的孩子来。”沉默了片刻之后,她悠然说,“我会让我们的孩子在我们的教导抚育下成长,让他们明白进取心的重要,然后我要为他们安排未来,让他们享受‘女’王陛下的荫庇,得到光辉似锦的前途,,成为帝国在危机当中的柱石和前行的明灯……夏尔,等到这场对布尔人的战争打完,你就会有一个爵位了……我们的孩子要有个爵位才能出入宫廷,我们的功劳也配得上这个。”

“约翰内斯堡伯爵,听上去总感觉不那么令人欣喜。”夏尔皱了皱眉头,然后低声问子孙们会为这么拗口的头衔而感到骄傲吗?”

“哈哈哈哈……”多萝西先是窘了一下,然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然后捏了捏丈夫的脸,“你尽可以想个好头衔,不是吗?”

此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变成了金‘色’的阳光,洒在她白腻的身躯上,让她展现出了一种奇妙的光泽,然后伸出手来,轻轻地抚‘摸’着那耸起的峰峦,接着慢慢地向下滑去,直到停留在了那溪林为止。

多萝西闷哼了一声,脸上似乎带着一点娇媚。

“那么我们再为你的帝国贡献一个战士吧?”夏尔再也难忍心头的‘欲’念,翻身在一片水‘花’当中覆压住了他的妻子。

而多萝西则满面红晕,面带笑容地拥住了丈夫,让两个人贴在了一起,直到传来那真穿刺的时候,她忍不住低声呢喃。“我爱你,夏尔。”

水‘波’在盆中‘荡’漾,‘激’起了一片片‘波’‘浪’,也将两个人压抑住的闷哼悄然掩藏了起来。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