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如释重负

第一百二十一章 如释重负


                “在这样的危急关头,大臣阁下认为行业互助势在必行。他也愿意投入资金,为诸位度过难关、维持经营提供应有的帮助。”

在这一群实业家们注视之下,芙兰镇定自若地说出了哥哥的打算。

然而,和预想的不同,她的话并没有迎来一阵欢呼,也没有让这些实业家们感觉如释重负,相反,在最初的惊愕之后,人们马上就陷入到了带有怀疑的‘阴’云当中。

这些商人们既然能够在商界‘混’出名堂来,成为政fu的供应商,那么自然头脑就不会差,关系也绝对不会没有,当然也就不是会被轻易哄骗的。

他们绝对不会天真到认为特雷维尔大臣阁下会是一个心地善良、急公好义的好人,更加不会相信这位大臣阁下会平白无故就大善心来拯救他们于水火当中,相反,他们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产生了怀疑难道这是大臣阁下想要趁人之危,趁着这个机会来劫夺他们的财产或者股权?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可是带毒的甘泉了,喝下去虽然解渴但是可是要命的。

虽然他们刚才个个都在诉苦,仿佛明天就要破产了一样,但是他们的企业都有一定规模和资本,大部分人不会因为这一次突如其来的打击就突然崩溃,只是受到重大损失而已。‘蒙’受这样的损失固然难受,但是眼睁睁看着企业被人强行夺走岂不是更加难受?

这些带着狐疑和戒备的视线,并没有让芙兰感到生气,这是她早就预感到的局面,她从来不会把自己的对手们当成傻瓜,更何况还是这样一群‘精’明的商人。

“怎么了,诸位?”她貌似好奇地问在场的人们,“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是好事吗?还是说你们在怀疑大臣阁下的诚意?”

她天真的问题,让在场的人们如坐针毡,这问题可不好回答,说实话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谁又敢把特雷维尔小姐当成小孩子来糊‘弄’。

沉默了片刻之后,这些商人们总算组织好了语言,这才敢于跟特雷维尔小姐回复。

“大臣阁下的诚意我们当然看得十分感‘激’大臣阁下能够在这样的艰难时日当中还能记得帮助我们,只不过……”一位年纪较大、留着络腮胡子的商人小心翼翼地对芙兰说,“我想,大臣阁下纵使是有好意,也不至于会拿着大笔大笔的钱财往外面撒吧?他应该会想要得到一些东西来作为补偿的吧……?所以,特雷维尔小姐,我想,您能否将大臣阁下的真意透‘露’给我们,以便让我们能够做出审慎的判断呢?”

“您这就有些过于商业化的思维了,先生。”芙兰浅笑了起来,“大臣阁下并不是单纯从商业来考虑问题的,而是从帝国的角度,从国民的角度,因为他是帝国的大臣,他必须要考虑这些。所以你们不用怀疑他的动机,他就是想要帮助诸位度过接下来的难关,也让帝国可以避免大规模失业风‘潮’所带来的风险。”

那他到底要什么呢?很多人急切地想要问清楚,但是他们不敢追问,只能用焦急的眼神看着这位小姐。

处在他们的立场上,在即将‘蒙’受巨额损失的时候,如果能够得到资金上或者政策上的帮助肯定是十分‘诱’人的,只是惧怕条件太苛刻而已,他们现在就是想要‘弄’清楚大臣阁下到底要为这些资金援助设置什么样的条件,以便判断自己到底接不接受帮助。

“特雷维尔小姐,您就一次全跟我们说清楚吧!”这时候,欧仁-施耐德看上去终于忍耐不住了,“大臣阁下到底想要我们做什么,才肯让我们得到资金上的援助?如果大臣阁下想要一些回赠的话,我愿意尽我最大的努力回赠一部分资金作为感谢费,无偿‘交’给大臣阁下使用!我对大臣阁下十分尊敬,他肯为我们帮忙,我们也绝对不会吝啬于回报他!”

“对!对!”

欧仁-施耐德的话马上又引起了一阵附和。

如果大臣阁下使用国家资金来援助他们的时候,只想要一些回扣的话,这些商人们当然乐意做出应有的表示‘交’通部内的秘密账户里面,有不少就是来自于他们的捐献。他们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来维持和政fu的关系,讨大臣阁下的欢心。

作为国内有数的实业巨头之一,欧仁-施耐德的话自然很有分量,也被在场的商人们视作了隐隐然的代表人物,他的话又是如此有道理,所以轻轻松松就得到了热烈的响应。

这些商人并不知道,之前为了进入到庞大的铁路订单当中,欧仁-施耐德已经向特雷维尔家族投诚了,并且还在暗地里做了股权上的‘交’换,所以实际上他已经是在为特雷维尔家族摇旗呐喊,暗地里带动其他人的节奏,帮助芙兰掌控整个局面。

“你们还是只在按商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芙兰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了,似乎很不愉快地看着欧仁-施耐德,“如果只是为了金钱方面的考虑,大臣阁下有什么必要来费心费力做这种事呢?”

眼见特雷维尔小姐好像有些生气,欧仁-施耐德马上噤声了,其他人也立刻保持了安静,生怕再惹得她生气。

“再者说来,这次他想要动用的资金并不是来自于国家的政fu现在为了未来的大事已经竭尽全力了,如果还有闲散的资金可以动用,又何必做出这样的决定?”在一片静默当中,芙兰继续说了下去,“这次他要使用的是‘私’人的资金,严格来说是借款。”

“借款?”这些商人们大为惊诧。“跟谁的借款?”

“跟德-博旺男爵的借款。”芙兰马上回答,“大臣阁下打算以‘交’通部的名义向他借款,然后成立一个特别援助的基金项目,最后用来扶持诸位诸位到时候在遇到经营困难的时候,就可以向这个基金申请援助,然后得到资金的扶持。”

这个说明,马上让在场的人们心生疑‘惑’了。

“这……这能行吗?”

处在他们的处境之下,他们需要想办法来缓解资金的危机,可是要向金融机构借款的话,那些银行家们会苛刻地评估他们的信用,还会要求各种各样的抵押,最后能够得到的资金恐怕是有限的。

而照大臣阁下这样的说法,以‘交’通部来作为主体借款的话,责任和风险就会由政fu来承担了,而且银行家们肯定舍得借大笔的资金给政fu。而以他们这些年来跟部里的顺畅合作,到时候他们申请资金会方便得多。

这当然是大好事,简直无法更好了,让人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大臣阁下是真心想要帮助你们,只想要让诸位可以度过接下来的艰难时日,绝对不会有别的条件,也不需要你们付出钱财来讨好他,只要各位能够接下来继续以过去的态度来报效国家,那么这些帮助都会是无条件的。”眼看这些人的情绪已经被调动起来了,芙兰终于决定摊牌了,“如果非要说有条件的话,那也是德-博旺男爵提出的一个条件,而且是一个相当合理的条件。”

“什么条件?”马上就有人问了。

“他要求诸位必须做出书面承诺,在以后国家重新开始铁路建设的时候,诸位贷款的时候也要通过他的银行,并且希望能够派出几位代表,参与到行业的协会当中,以便和诸位顺利沟通。”芙兰马上就回答了,“德-博旺男爵这次贷出款来,是冒了风险的,他希望能够确保自己的资金能够尽量安全地得到回收……想必这一点诸位是能够理解的吧?”

没有人回答,大家都在低着头思索,权衡利弊,看看那位男爵会不会有什么隐藏的杀招。

“大臣阁下以自己的名誉跟大家保证,你们的经营是绝对不会受到干涉的!”芙兰知道他们在迟疑什么,于是立刻强调了,“大臣阁下绝对不会愿意看到帝国的铁路事业,变成德-博旺男爵的游乐场,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

如果说以前的话,那确实是如此,夏尔提出的条件正好是萝拉之前孜孜不倦想要通过夏尔做到的事情,甚至她因为这事还在这个俱乐部里面和夏尔大吵了一架,最后被夏尔强行推倒。

然而也正是在那次之后,她却意外怀上了孩子,也造成了一个夏尔改变的契机。

照理来说,夏尔虽然和德-博旺男爵关系不错,是亲密的合作者,但是他们毕竟还是互相有提防,夏尔绝对不会在自己的领域内这么偏向于男爵,处在他的立场上,最好是要让银行家们互相制衡。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萝拉为他生下了‘女’儿,而且看上去男爵是打算让自己的家业‘交’给丽安娜继承至少让她成为继承人之一。

在这种情况下,两边几乎可以说是一家人了,天平已经完全倾斜,所以夏尔干脆就下定了决心,准备牢牢地把这群商人绑在这两家人身边。

如果那份家业注定是给自己的‘女’儿继承,那么干脆就做大一点。这就是夏尔的决定。

这些商人当然不会明白大臣阁下的立场突然转换得那么大。

所以他们都动心了。

“我们当然相信大臣阁下。”有些人如释重负地说。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