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章 突袭与安抚

第一百二十章 突袭与安抚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玛丽毫不慌张迟疑,直接就为芙兰亮出了名号,并且宣称她能够全权代表她的兄长。.: 。?

虽然大多数人已经知道了今天与会的这位‘女’士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在玛丽特意强调过一遍之后,人们还是禁不住心头一凛,他们都知道,既然这是大臣阁下特意‘交’代的,那么就不能再以平常的眼光来看待这位特雷维尔小姐。

等到玛丽落座之后,会议室内陷入到了沉寂当中,芙兰两面环视了一下,扫过了每个人的面孔,然后顺势也站了起来。

“很高兴见到大家。”和玛丽一样,她的态度也变得十分严肃,只是微微冲所有人点了点头,马上就切入到了正题,“先我要说明一点,我今天来这里,只是给为诸位充当助手而已,而且我也很高兴自己能够为诸位效劳……希望我能够依靠自己的努力,给诸位先生们创造足够令人满意的收益。”

她的姿态放得很低,口口声声说自己只是个助手,但越是如此人们就越不敢怠慢毕竟谁又敢把大臣阁下、把自己的衣食父母的亲妹妹当成助手呢?

“正如诸位所看到的那样,我很年轻,而且经验不多,所以肯定我有很多不懂的东西……”芙兰微微笑了起来,“如果我有什么地方说错了,或者作出了错误的结论,还请诸位能够以诚恳的态度指正我……这对我是极大的帮助,谢谢!”

这些人都是工业界人士,绝大多数人都是从事和铁路有关的生产行业,所以说实话都很仰赖‘交’通部的订单,正因为如此他们当然不敢得罪大臣阁下的亲妹妹,没有一个人指出什么错误,她一说完,人们就纷纷鼓起掌来,颂扬这位‘女’士的谦逊。

随着时间的流逝,下午的阳光开始透过帷幔投‘射’到了会议室的桌子上,留下了越拉越长的‘阴’影,也让不少人身上变得半明半暗,这些光影让整个房间都显得有些飘离于尘世之外。

外面已经开始降温了,不过会议室里面因为聚会的人多,所以反而更加暖和了一些。

“其实将诸位召集过来,先是要让大家互相有一个沟通的机会,毕竟其实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行业,所以平日里没有多少沟通的机会,现在聚在一起应该是一件好事。”芙兰不紧不慢地说,“如果诸位能够建立起良好的‘私’人关系的话,那么我想这对诸位自身、对帝国,对国民都是极大的好事。”

在说了这些开场白之后,芙兰的神情变得更加从容了。被人们如此郑重对待,而且还是一群有钱有势的名流,这种体验对她来说确实相当新鲜,而且有趣。正因为如此,她的之前的那些紧张不安已经一扫而空,反倒是兴致盎然起来。

这些开场白虽然并没有多少意义,但是却很有必要,可以用来体现她的主导地位,同时也让自己建立一个“帮助者”的姿态。

当然,接下来的话就不会那么令人中听了。

“今天其实有一项很重要的事情,我要代替大臣阁下跟诸位说明”芙兰环视着所有人,碧蓝‘色’的双瞳内看不到任何的不安,“根据目前的情势,大臣阁下判断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帝国的铁路建设需要暂时进入低‘潮’阶段,不会再新建新的项目,也不会再下新的订单,所以还请诸位事先有一些准备……”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立马就让会议室内炸了锅。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不少人惊呼了出来,然后面面相觑。

也由不得他们不吃惊了,他们这种制造企业,最害怕的就是订单突然消失,尤其是那种大客户,作为铁道事业的相关企业,政fu的订单之前对他们来说是最有利可图、也是订单量最大的,甚至有些人专‘门’就做政fu的订单,他们原本都以为这是最为稳定的财源,谁能够想得到源源不断涌动的财源,居然会有突然断流的时候。

伴随着震惊的是‘迷’‘惑’,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在帝国铁道事业日渐昌盛、方兴未艾的时候,突然要来这么一手。大家都知道大臣阁下最为醉心于铁道事业,可以说一手奠定了如今帝国铁路行业的基础,也是最为积极投身于铁路建设的人,这样的人居然会毫无预兆地宣布停工,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请诸位不要惊慌。”眼见会议室内产生了一些‘骚’动,芙兰马上又提醒了他们,“今天我来通知诸位,就是为了告知这个情况,让大家尽快做好相应准备的。”

“可这一切是为了什么啊?特雷维尔小姐?”大家还是不太明白,有一些人准备问了。

“哎……这是客观上无法改变的意外。”芙兰叹了口气,显得十分遗憾的样子,“这是陛下的意志。而陛下做出这个决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不久之后,法国可能就将会要投入到一场空前的搏斗当中,政fu必须将自己能够动用的财力都集中过去,所以不得不暂时停下铁路的建设,不再兴建新的项目。”

“这……”人们一下子哑口无言了。

他们当然听得出来,“空前的搏斗”到底代表什么意思,而在这种战争需求面前,确实没有多少理由可讲。再说了,就算还有意见,谁又能去公开质疑皇帝陛下呢?只能把不安和愤怒藏在心里了。

还有人想要问问,到底帝国是要和哪个国家进行“空前的搏斗”,但是他们都知道,这是帝国的机密,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所以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处在大臣阁下的立场上,他会比你们更加痛心的,可是这没有办法……皇帝陛下的意志高于一切,我们只能唯命是从,而且必须做好。”因为房间内的气氛变得突然沉重了起来,芙兰也显得有些有些低沉,“现在这个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是尽量挽回局面,让一切不要因为这样的突事件而变得太糟……”

真厉害。

在一旁一直注视着芙兰的玛丽,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咋舌。

在她看来,芙兰在开始议事之后,表现得镇定自若,而且一直把持着会谈的走向,就如同之前她所见证的那次夏尔跟那些金融家们所表现出来的一样的从容,让人不得不按照自己给定的步调行事。

虽然今天与会的不是金融家,而是制造企业的商人们,而且为了让芙兰能够足够顺畅地掌握住局势,那些财雄势大、足以影响政fu的大富豪都没有被邀请在内,但是她的表现仍旧可以称作上佳,可以说对得起大臣阁下的一番苦心。

这家人都有这种压迫人心的天赋吗?玛丽暗自心想。

“已经够糟了,‘女’士。”这时候,一位商人苦笑了起来,“陛下这个决定,给了我难以承受的打击……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企业还能否运行下去了,只能祈盼这种暴风雨能够早点过去。”

这位商人的话很快就引了一阵附和,显然很多与会者也和他一样想。

和金融界不一样,工业的制造企业想要完成订单必须要使用各种原材料和半成品,越是复杂的成品就越需要物料的稳定供应,之前为了能够顺利完成政fu的订单,他们都备足了原材料,原本是想着能够靠政fu得到稳定的收益,可是谁又能够想到,接下来居然要面对这样的灾难?

等不到原本以为一定会来的订单,接下来就是原料堆积,资金流动不畅,甚至有可能造成资金断裂,可想而知他们的心情会怎样。

虽然根据芙兰的描述,他只能把怨气归结到皇帝陛下身上,不再怪罪特雷维尔家族,可是这种怨气和担忧是怎么样也无法排解的。

“真的很抱歉,为了突然‘性’,我们不得不到此时才通知诸位……”芙兰站了起来,然后向每个人致以歉意。

她这样的美貌,再配上楚楚可怜的样子,原本足以打动任何人的心,可是商人在面临损失时的惨痛,足以使得他们无视美貌了。

“就算是为了突然‘性’,也没必要这么折腾我们吧……”不少人还是怨言不断。

“特雷维尔小姐,恕我直言,这是一场灾难……”有人甚至直接‘激’动地表达了愤怒,“我们明白,皇帝陛下的意志无法更改,帝国的需要高于一切,如果帝国有需要,我们愿意为帝国献出每一个苏,可是我们的企业如果因此而运行不下去了,那会生什么?那会有许多人失业,会造成经济上的灾难!这难道对国家有利吗?”

“对!对啊!”他的话‘激’起了其他人的共鸣,大家也纷纷附和。

尽管这时候已经是群情‘激’愤,但是芙兰却不慌不忙。

“您说得对……情况确实如此。甚至大臣阁下也是这么看的。他认为,如今帝国刚刚稳定,经济重新繁荣,那么就应该小心地呵护这种繁荣,不能再让国家面临大规模失业的窘境,因为大规模的失业就意味着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就意味着民众的信心受挫、衣食无着……而这一切就意味着随时都有可能爆的革命!之前的王朝不就是因为革命而崩塌的吗?难道我们能够目睹这样的情况再在帝国生?不,不行!”

芙兰突如其来的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下子原本群情‘激’愤的他们都不得不噤声了,因为他们没有想到,原本应该是坚决为帝国辩护的她,居然显得比这些商人自己还要‘激’进,居然上纲上线到了“大规模失业可能会引可怕的革命”上面去。

不过,回过神来之后,他们又纷纷觉得这样说太对他们的心思了。

不管怎么样,吓唬下帝国政fu总归是没错的。

“对,您说得对!”他们纷纷表示赞同。“我们不能再让帝国冒革命的风险了。”

“难道大家之前还没有见识过革命的暴烈吗?”芙兰再问了一遍,“难道大家还想看到革命吗?”

“我们不想。”坐在这群人中间的大商人欧仁-施耐德站了起来,附和了芙兰的话,“所以,特雷维尔小姐,请您向大臣阁下陈情吧,我们不反对帝国政fu的任何决定,我们只是想要请帝国政fu考虑到这种突然措施可能面临的风险……”

“陈情吧,‘女’士!”其他人也再度附和。

欧仁-施耐德,因为早早地就向特雷维尔家族投降,并且和特雷维尔小姐关系良好的缘故,他早就知道了其中的内情,因而其实他很久之前就开始进行了准备,他原本不用受到太大的冲击,之所以他这时候站出来挑头,本身就是出于配合这位‘女’士的考虑。

经过多年的经营,施耐德家族的企业已经成为了法国最大的制造企业之一,他们也在行业内确立了一种极高的威信和地位,他站出来表态,自然更加能够引导其他人的情绪,让会议按照芙兰想要走的方向走下去。

当然大家其实心里也清楚,依附于特雷维尔家族的企业同样也是行业内的巨擘,只是没有人胆敢在这种地方提及而已。

在嘈杂的声音当中,芙兰静静地端坐着,好像在认真地听取每个人的意见似的。

“大家不用担心,你们的心情我是十分能够理解的,我也一定会将诸位的忧虑转达给大臣阁下的。”片刻之后,她才不紧不慢地说,“而且,请大家放心,经过这些年的合作以后,他十分感谢大家为帝国的铁道事业所作出的贡献。在这种危机情况下,他绝不会袖手旁观,坐视大家的经营陷入困境,也绝不会愿意看到你们的工人陷入失业风‘潮’,落到衣食无着的境地……”

她这么一说,人们立刻就安静下来了,然后看着这位‘女’士,仿佛是大臣阁下本人亲临一样。

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眼下大臣阁下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救命稻草,她一说大臣阁下能够提供帮助,其他人自然高兴极了。

“在这样的危急关头,大臣阁下认为行业互助势在必行。”在众人的注视下,芙兰继续说了下去,“他也愿意投入资金,为诸位度过难关、维持经营提供应有的帮助。”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