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归附与抱怨

第一百一十九章 归附与抱怨


                “防疫和疫病的治疗?”当听到了特雷维尔小姐的提示之后,路易-巴斯德总算有些眉目了。.: 。?“我明白了。”

对方对他有具体的要求,反而让他稍稍放下了一点心来,免得怀疑这种天上掉下来的好事的真实‘性’。

当然,必要的说明还是要做的。

“不瞒您说,对于研究这种生物学的问题,我是有心得的,之前我在读书和当研究生的时候就接触过类似的研究,对病菌的形态和‘性’状我也有一些了解……”从所有想要讨要经费的研究者一样,路易-巴斯德先是给投资人夯实信心,然后再提出自己的困难,“不过,我得跟您说明,我之前是教授化学的,现在的研究方向是结晶化学,所以……所以可能前期需要‘花’一点点时间‘摸’索,也需要有优秀的人才能够配合我一起研究。”

“我想这对您并不算是一个太大的难题吧?既然大臣阁下对您如此有信心,那么您也应该对自己有信心,以您的聪明才智,您可以很快就步上正轨。”芙兰听不太懂对方口中的这些学科和学术名词,“至于您担心的地方,我得说这完全没必要担心,因为我们会给您时间,给您耐心,也给您足够的配合,大臣阁下既然打算聘用您作为我们的科学顾问,那么他一定就会给您帮助,他可不喜欢拿别人和自己开玩笑。”

然后,她挑了挑眉‘毛’,颇为热切地鼓动起了对方,“想想吧,您能够得到多么优厚的帮助呀?您还能在其他地方得到这样慷慨大方的条件吗?有这样的条件,您在这个方向、这个领域能够做出多少成果呢?能够拯救多少人的生命呢?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您是可以永垂不朽的。难道您不期待这样的结果吗?”

芙兰自知对科学不太懂,也知道自己和别人讨论这个就是徒惹笑话,不过多年的经验却让她相当‘洞’悉人心,劝说起这位青年科学家倒也算是游刃有余,随口就直接击中了对方的内心。

对于这样醉心于科学和学术研究的人来说,什么美人豪宅、万贯家财和名留青史永垂不朽相比,当然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所以她也是从这方面来鼓动‘激’励对方。

而且,她也确实达到了目的,路易-巴斯德已经被她的话所打动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看中了自己,但是特雷维尔家族所提供的优厚条件是他所难以拒绝的,以学术来说,转行当然很不容易,但是他自认为以他现在的研究功底和知识储备,从现在研究的化学学科,转变成为研究生物学,绝对算不上很大的困难。

而正如这位小姐所言,如果真要能够得出什么成果,甚至帮助人类克服这类疾病的话,那么他真的可以算是拯救了无数人的生命,绝对可以名留青史,被记载到科学史当中被后人崇敬这样的前景,哪怕只是想一想,都能让他心神‘迷’醉。

另外,除了名誉之外,他也有个人的理由。

伤寒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书本上的疾病,更是随处可见的触目惊心的恶魔。

在结婚之后,他和他的妻子十分恩爱,感情融洽,但是在他们幸福的婚姻生活当中,这个恶魔的‘阴’影却又无处不在他和妻子迄今为止已经生下了

如果……真的能够由自己来研究出怎么样防治伤寒病的话,,那简直就是一个父亲向这个恶魔的最佳复仇。

他直到现在还是没有见过那位年轻的特雷维尔大臣阁下,不过,当他听到自己被分配到的第一个任务的时候,他感觉这简直就是上帝在冥冥之中假借这位大臣之口的召唤。

不管是从研究者的角度,还是从父亲的角度,这个要求都是无法拒绝的。

是的,特雷维尔家族所提供的条件和提出的要求,都让他没有拒绝的理由,只有全力以赴的热血。

即使到了现在,他的心底里还是有些疑虑,担心这一切是不是别有目的,可是如此优越的条件让他难以拒绝,宁可赌一把这个机会说到底,德-特雷维尔大臣阁下又有什么理由来用这种方式开自己的玩笑呢?如果想要对自己不利,他有的是办法,根本不用这样兜圈子。

“我这就写信,让家人过来。”路易-巴斯德十分干脆地‘挺’直了腰杆,直视着大臣阁下的妹妹,“请问,实验室的地址选好了吗?我想尽快开始工作。”

“既然要做学术,那么最好是幽静的地方,能够让您不受打扰,您看对吧?而且这种实验十分危险,最好是能够在远离人群的地方做。”芙兰探询地看着对方。“所以,恐怕您在研究的时候,得忍受一下有些孤寂的环境……不过您放心,您的薪水和待遇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您将得到最好的条件支持。”

“您说的理由十分合理。”路易-巴斯德点了点头,“您放心,我和我的太太都在穷乡僻壤呆过,我们吃得了苦。”

“好不容易能够回到巴黎,就别让您的太太也吃苦了……”芙兰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实验室,我们打算放在吉维尼,因为那里有我们家不少工厂,方便给您提供实验材料。而且,这个地方虽然是乡村,但是离巴黎不远,您可以让家人留在巴黎生活、接受教育。您看,这不是很好吗?”

居然都已经安排到这个地步了吗?

路易-巴斯德对特雷维尔大臣阁下准备的周密程度愈感到惊诧了,从中他能够感受到对方志在必得的信心,和细致的作风,这一切都说明大臣阁下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真的在认真做这些事情,而自己,正好也是这个计划的重要一环。

可想而知,作为科学顾问,他肯定不会只有这么一个活计而已,以后肯定还有更多的研究工作,以及更多的研究材料和资金。

既然这样,他也没有退缩的理由了。

“我十分满意大臣阁下的安排。”他站了起来,然后躬身向芙兰行礼,“特雷维尔小姐,请代我向大臣阁下致谢,我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对他的感‘激’。我一定会用无比的热忱来回报他的信任的。”

“我也深信如此。”芙兰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您一定会成功的,我们对您很有信心。”

带着无比喜悦和‘激’动的心情,脸‘色’有些红的路易-巴斯德从特雷维尔元帅府上告辞了,他跟着元帅的仆人,回到了这个他呆了数年、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城市,准备在这里给家人找一个安居之所,同时拜访一下自己过去的导师和同学们,同他们‘交’流学术,同时掘优秀的人才。

等到这些工作完成之后,他就将得到大臣阁下接见,然后前往吉维尼,作为那里的科学实验室主任从事他心爱的学术研究。

在他晚年的时候,他已经是世界知名的大科学家,并且因为自己的卓越贡献而被法国人民所尊崇,金钱荣誉样样不缺,可是在现在,他还只是一个未得志的青年研究者而已,突如其来的一切已经让他头晕目眩,也足以让他对特雷维尔家族的青睐和帮助感‘激’不尽。

特雷维尔小姐一直将他送到了‘门’口,然后才满面笑容地目送对方离开,礼数上已经可以说是关怀备至,更加让这位青年人对特雷维尔家族充满了好感。

“他真的能行吗?”不够,当他刚刚从这里离开的时候,玛丽忍不住开口了。“我看他样子,也不像是有很多年经验……虽然看上去是个‘性’格可靠的人,但是科学研究总不是靠‘性’格就能行的吧?”

“其实我也有些疑虑,可是这是哥哥的安排呀?”芙兰依旧看着前方,脸上的笑容还是没有消失,“既然是他嘱托的,我们就应该做到底不是吗?既然先生这样对他,那么我相信他肯定是个天才,必须是个天才。”

“令人惊叹的忠诚。”玛丽对这种毫无怀疑的执行力忍不住有些钦佩了,“那么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先给他这样的研究课题呢?总不至于是出于仁慈吧?”

“当然是出于仁慈了。我们仁慈很奇怪吗?”芙兰扫了对方一眼,“不过,要的考虑,先生说是为了打仗,因为在战争当中这种疫病似乎很流行,所以我们要未雨绸缪,减少士兵的消耗。”

“原来是这样……”玛丽总算恍然大悟。

自古以来,战争就和瘟疫脱不开关系,在战争当中,双方军队‘激’烈战斗过的地方,腐烂的尸身堆积在一起,又长时间得不到处理,最后就会变成瘟疫横行的地方,然后向后方地区蔓延,最后变成席卷各个国家的灾难,造成比战争伤亡还要严重的人口损失。

而在未来的对俄国的远征当中,随着战事的绵长和伤亡的增加,有可能就会爆疫病实际上,在原本的历史上,联军的各个驻地也确实变成了一个瘟疫横行的地方,伤寒、痢疾等等疫病给英法联军带来了重大的打击,在他们看来甚至比俄国人的炮火还要可怕,也极大地影响力军队的战斗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前做出某些准备也就十分有必要了。

在原本的历史上,巴斯德多项伟大研究里面,有一项就是研究伤寒防疫,并且帮助人们最终克服了这种病症,所以夏尔当然对此极有信心。

另外,他之所以肯付出这么多优越的条件来招揽对方,也是出于一种穿越者的虚荣心像路易-巴斯德这样的科学巨人,如果不招揽到麾下的话,总感觉会有些缺憾。

作为这件事的经手人之一,芙兰知道一些内情,但是她不知道全部,不过对她来说这也就够了,她极好地完成了这个任务,短时间的谈判就让一位未来的科学巨匠成为了特雷维尔家族的属下当然,现在的她肯定还不知道自己完成了多么大的成就。

事实上,她今天更加关注的是另外一件事。

“好了,现在这里的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们走吧!”她催促了一下玛丽。

“行,走吧。”玛丽也不再好奇了,马上把那个青年科学家扔到了脑后。

她们一同走上了马车,然后轻车熟路的车夫将她们载到了夏尔‘精’心经营的秘密俱乐部当中。

现在已经来了不少人了,比平常还要多,显然这是一场大型的聚会。这些人,有些是铁道联合会的成员,有些则是另外行业的成员,有些人是从外省赶过来的。数十人塞到这里,一下子让这里倒显得有些拥挤了。

她们一来到这里,马上有不少人跟玛丽打了招呼这段时间内很多人都已经认识了她。

而玛丽旁边的这位青年‘女’子,不少人不认识,但是这些不认识的人很快就被周边认识的人所提点,然后更加惊诧地看着芙兰。

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对现在的芙兰来说并不是很稀奇的体验,不过今天的场合特殊,她也不禁有些紧张。

不过,在玛丽的扶持和暗暗鼓励之下,她并没有将紧张流‘露’出来,而是直接走到了俱乐部的会议室当中。

看着特雷维尔小姐走了进去,其他人也纷纷鱼贯而入,原本宽大的会议室现在显得有些拥挤,‘侍’‘女’们不得不另外从外面拿了一些椅子,才勉强让这些人坐了下来。

而芙兰则默不作声地走到了主位旁边,小心地打量了一下这张椅子。

这张椅子位于椭圆形胡桃木桌子的最尖端,上面铺着绒毯,造型其貌不扬,和会议室内其他座位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这对芙兰来说,却代表了太多东西。

终于,能够替您效劳了。

她沉默了片刻之后,然后屏声静气,小心地收敛了一下裙子,转身坐到了这张椅子上。当她坐上这个位置并且面对着人们的视线时,她感觉仿佛空气都变了一个模样。

平常哥哥也就是这样面对着每个人的吧……她心想。

就在这时候,‘侍’‘女’们走了进来,为每个人的面前都奉上了一杯咖啡,然后都走了出去,把‘门’也关上了,每逢重要会议,这里都会十分注重‘私’密‘性’,轻易不会再召唤她们进来了。

芙兰有意控制着呼吸,让自己的紧张不安慢慢排解掉,虽然年纪轻轻的她怎么看都有些柔美,然而她努力板着脸,让自己的形象显得端庄威严,然后以平静的表情看着周边的每一个人。

在人们的注视下,她稍微偏了下头,似乎在就会议的问题向旁边的玛丽-德-莱奥朗小姐征询。

“你得把他看紧一点儿啊!别老是让这么多人凑在他身边。”芙兰低声提醒着玛丽,“我看她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我在身边的时候当然能看紧,可是我不在的时候能怎么办?”玛丽颇为无奈地回答。“好在先生对这些人不怎么感兴趣……”

“天知道。”芙兰不定他有时候就想要玩玩呢?”

“没错,他就是这么个‘混’蛋,那么您现在要不要拆这个‘混’蛋的台呢?”玛丽冷笑着反问。“如果你想的话,现在就可以了。”

芙兰皱了皱眉头,有些怨怪地看了下对方。

玛丽一笑置之。

“虽然大家恐怕都已经知道了,但是容我再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德-特雷维尔小姐,大臣阁下的亲妹妹。”接着,玛丽站了起来,然后以平时绝对无法看到的严肃态度对所有人说,“按照大臣阁下的意思,在大臣阁下不在场的时候,特雷维尔小姐可以代替大臣阁下来表看法。所以请诸位不要质疑她的威信,因为她的意见,就代表大臣阁下的意见。诸位,明白了吗?”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