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巴斯德

第一百一十八章 巴斯德


                在和老人告别了之后,芙兰离开了庭院,爷爷有意的无视让她心中充满了伤感,她不知道怎样才能够让老人消气,不再反对她的决定。

她也知道,也许一辈子她也做不到这一点了。

然而,这种伤感不会改变她的决心,甚至都无法让她再犹豫一下。

当她以毫无迟缓的步伐走到宅邸当中时,心中的伤感已经如同阳光下的冰雪一样消融一空,她昂起头来,面孔上不带有任何的表情,矜持当中带着一点高傲。

随着年纪和阅历的增长,更因为地位的不同,当年那个羞怯的孩子已经变成了如今的样子,几乎可以游刃有余地应对各种场面,再也不需要害怕什么,也再也不需要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

不过,也许是因为刚刚还在逗‘弄’外甥的缘故,在她眉宇的深处,仍旧能够看出一点温柔的残迹。

这时候玛丽已经来到了宅邸,所以她直接就去了客厅。

“玛丽!”一看到对方,她就打了个招呼,然后热情地向她走了过去,“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了啊,我也怪想念你的。”玛丽也满面笑容地拥住了她,“不过总算我已经忙完了……以后我们就能多见见面了。”

因为夏尔特意将她派往了铁道联合会接替萝拉的空缺,所以玛丽最近也成为了一个大忙人,接手萝拉遗留的资源和文件、重新建立和各方面的联系,都消耗了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以至于最近她都很少过来再和自己的好友见面了。

不过,虽然地位已经今非昔比,但是玛丽脑子却没有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所冲昏,她毕竟还是知道自己的地位究竟源于哪里,所以一等她这边事务开始理出了头绪、不再需要如同之前那么忙碌的时候,她就刻意地重新找回到了特雷维尔家族这边,然后想尽办法继续为他们鞍前马后效劳而她的好友自然是重中之重。

“你也得好好休息下啊,别太劳碌了。”芙兰打量了对方一眼,“最近看你都瘦了不少。”

“瘦了不好吗?”玛丽倒是满不在乎,“有事情可做总比只能闷在家里要强。再说了,为先生和你效劳,我很开心啊……”

“你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芙兰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啦,在我跟前就不要说这种话了,我可不喜欢听你刻意讨好我的话。”

“哪里是刻意?明明是发自内心的。”玛丽也笑了出来,“好了,先生‘交’代过我,在任何事上都要配合你,所以你放心吧,这次我可以名正言顺地站在你一边了,还有什么能妨碍我们呢?”

“哼,他把什么事情都扔掉了,自顾自跑到枫丹白‘露’去玩,还不知道多么快活呢。”芙兰的语气里面带上了一丝嗔怪,不过那种喜悦之情是怎么也没有办法掩饰的。“倒是劳累你了。”

玛丽笑而不语,只是略微讥讽地扫了芙兰一眼。她当然明白,芙兰可以任意地评论她的哥哥,而她自己可不行。

“那些事情你都安排好了吗?”芙兰慢慢收起了笑容,开始严肃地问了起来。

“地方我已经安排好了,大家都会到会的,只要你出场就好了。”玛丽马上回答,“所以现在我是来接驾的,到时候就是你‘艳’压全场的时候啦!”

“说得什么话啊……”芙兰脸上稍微红了下,“我只希望他们不要因为我的年纪和‘性’别看轻我就好了。”

“谁敢这样?大臣阁下可是饶不过他的。”玛丽马上抓住了她的手给她打气,“你放心吧,有先生在,没有人会看轻你的,顶多就是有一点儿疑虑而已,只要你表现出应有的态度和准备,那么他们最初的疑虑和惊讶就会马上消失正如我那样,放心吧,凡事都有第一次,只要你习惯那种场面就好了。”

接着,她凑到了芙兰耳边,“相信我,他们的脑子也未必比你好用!你可是能把大臣阁下骗得团团转的人啊!”

这个带着讥讽的调侃,让芙兰更加窘迫了,但是却又意外安心了许多。

确实,既然连哥哥都已经撼动了,还有谁我是无法抗衡的呢?

就在这时,仆人走到了她的旁边,然后小声跟芙兰报告了一位访客到来的消息。

“居然这么快就来了?”听到消息之后芙兰有些惊诧。

然后,迟疑了片刻之后,她转头看向了玛丽,“玛丽……看来我们要稍稍推迟一下行程了,我得先见见这个人。”

“这个人是谁啊?来头很大吗?”因为没有听清楚,所以玛丽忍不住问。

“谈不上什么很大来头吧……”芙兰微微皱起了眉头,显然也‘弄’不太清楚其中的玄机,“不过他是我哥哥叮嘱从外省叫过来的,‘交’代我一定要好好地招待他并且还特意要求要以最大的诚意来对待他……”

“是一个外省人?还是先生‘交’代的?”玛丽稍微有些疑‘惑’了,不过既然这是夏尔的决定,她自然也没有质疑的余地,于是只能同意了芙兰的要求,“那好,我就等等吧。”

不过,内心中的好奇倒是从心里面升腾起来了。“他叫什么名字,到底是做什么的?”

“他叫路易-巴斯德,现在是斯特拉斯堡大学的一位教师。”芙兰低声回答。“原本我以为他大概要过两天才能过来,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动身过来了……”

“啊?”因为这个答案实在有些令人疑‘惑’,所以玛丽忍不住惊呼了出来。“这是什么意思啊?”

确实很令她疑‘惑’,她原以为被夏尔如此郑重对待的外省人应该是什么地方土豪或者权贵,结果没想到就是个大学的教师而已这样的人外省没有上千也有几百,有什么值得特别对待的呢?

“反正我在这里等着也是无聊,要不让我也陪你接待一下她吧?”因为情况如此古怪,所以她的好奇心已经被完全勾起来了,忍不住提出了去看看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的要求。

“好啊,当然可以,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人吧。”芙兰马上就答应了,显然她也对这个人很感好奇。

当她们来到了会客室的时候,很快就发现了里面那个远道而来的客人。

他大概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面孔端正,梳理着分发,看上去颇为英俊又带有几分斯文,他穿着黑‘色’外套、配着黑‘色’马甲和白‘色’衬衣,领下还系着领结,正和时下的平常装束一样。

一看到芙兰和玛丽出现,这个人就忍不住惊诧地打量起了她们,然后马上又别开了视线,态度沉静和蔼,但是显而易见又有些紧张显然出入这种地方让他有些局促不安,而且他并不习惯外出拜访别人。

玛丽仔细打量了这个年轻人,然后微微皱了皱眉头看向了芙兰。

这个人,一看就很有书卷气,很符合大学青年教师的身份,但是……也仅此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

但是芙兰倒是没有时间和她多说了,她微微笑了起来,然后走到了这个年轻人面前。“巴斯德先生,很高兴见到您……我是大臣阁下的妹妹,因为他最近要陪陛下去枫丹白‘露’,所以在此我代替他来招待您……还请您见谅。”

当她刚刚‘露’面的时候,这个年轻人就已经为她美丽的容颜所惊诧,当她和蔼谦逊地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更加让他觉得受宠若惊了。

“很高兴见到您,特雷维尔小姐。”他马上跟芙兰躬身行礼,“能够得到大臣阁下的召唤我就已经十分高兴了,他是国家要人,要先处理要事才能见我,所以我能够理解,没关系的。我十分……十分荣幸能够见到您。”

他就是路易-巴斯德,在原本的那个世界当中,他将成为第二帝国时代法兰西最有名、最优秀的科学家和发明家之一。

在那个时代,他备受尊崇,政fu表彰他的贡献,人民也对他感‘激’不已,他甚至成为“生物学”在法国人心目中的代名词。他的许多发现发明和技术改进,改变了一个国家的面貌,甚至改变了人类的科技史和生活史,即使是一个对科技不甚了了的人,也将听过他的大名。

然而,在1853年的此时,他还并没有那么大的名气,所以肯定会被特雷维尔家族突如其来的郑重招待而感到惊诧万分、甚至受宠若惊。

他出生在乡下,然后通过自己的聪慧和努力学业有成,考上了法国最好的高等学府巴黎师范学院,并且以优异的成绩毕业,然后被大科学家巴莱看中,把他招为了研究生,然后带着他取得了博士学位。

在这段时间内他取得了一些学术名声,不过这种名声注定不太为外界所知晓,而他也开始自谋生路走入到了职业世界,最后辗转到了斯特拉斯堡大学担任教师。到了那里之后,因为有了正式的职业和收入,所以他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了科学研究当中,而且还和大学教务长的‘女’儿结了婚。

在他离开巴黎的首都发生了革命,曾经的王朝政fu骤然坍塌,不过他对政治并没有什么兴趣,虽然法国从那之后屡经变故,从王国变成了共和国又变成了帝国,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只要自己能够继续从事研究就好。

然而,就在不久之前,他收到了一封信,寄信人让他不敢相信居然是帝国的‘交’通大臣夏尔-德-特雷维尔阁下。

因为之前的政治事件的缘故,这个人可谓是鼎鼎大名,人人都说这个年轻的大臣能力非凡、怙恶不逡,是帝国皇帝陛下最为信任的助手之一。这样的人,可容不得他淡然视之。

更令路易-巴斯德惊奇的是,在信中,这位大臣郑重其事地说很多人在他面前推荐过自己,所以对自己的能力十分欣赏,他想要尽全力支持自己的研究,并且想办法将自己调到一个环境更好、待遇更加优厚的位置上。

这封信让路易-巴斯德又惊又喜,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虽然在斯特拉斯堡大学任教了几年并且邂逅了自己的妻子,但是斯特拉斯堡的生活条件和研究条件根本无法和巴黎相比,更何况大臣阁下还承诺要全力资助自己的研究对一位心无旁骛的研究者来说,还有比这更加吸引人的条件吗?

他读书的时候在巴黎呆过好几年,对这座城市十分留恋,之前为了留在这里还努力了很久,如今能有机会回去的话又如何能够不心动?

在确认了这封信的真实‘性’之后,路易-巴斯德马上就回信给了大臣阁下,然后跟他说明自己原因接受大臣阁下的资助,并且保证自己会以万分努力的研究来回报大臣阁下的帮助。

然后他就收到了夏尔的邀请书,请他先来巴黎面见自己,送信过来的信使还带了一张银行本票,宣称这是大臣阁下先给的安家费。

得到了如此‘激’励的巴斯德不敢怠慢,很快就乘上了来巴黎的列车求见大臣阁下,一下火车就被收到了电报的人给送到了特雷维尔元帅这里夏尔因为自己要去枫丹白‘露’,所以先‘交’代了芙兰,让自己的妹妹来招待这位热情满满的发明家。

在最初的寒暄之后,芙兰一直都在打量着对方,想要从他脸上看到他和别人到底和别人有什么不同的证据,可惜她的努力却不太成功,任她怎么看也没感觉对方有多么了不起,只能放弃了这种努力,把一切归结到了“人不可貌相”和“哥哥‘交’代的总不会有错的”上面。

“请坐吧,先生。”她十分友好地又朝对方点了点头,“真是劳烦您了,大老远的感到了巴黎来……”

“能够得到大臣阁下的青睐是我的荣幸,很多人想要劳累都没有机会。”路易-巴斯德听命坐了下来,然后马上笑着对芙兰说,“再说了,托大臣阁下的福,从巴黎和斯特拉斯堡之间现在已经有了我们时代最为方便的‘交’通方式,我并不劳累,只有满心的欣喜。”

现在他的态度已经比刚才要镇定了不少,话也连贯了。

刚才芙兰的美貌虽然给了他一些震动,但是这只是男‘性’本能的爱美之心而已,。他已经有了妻子了,而且两个人十分恩爱,现在生下了好几个孩子,感情十分融洽,所以回过神来之后,这个心无旁骛的学者就已经不再受影响,而能够以平常的态度对待她。

不过,在心中他也是颇为感叹的,特雷维尔这个姓氏原本就是名‘门’,如今更是令人如雷贯耳,结果当见到特雷维尔小姐的时候,已经拥有美貌、理应享受惯了奉承的她竟然毫无骄矜之态,可见名‘门’终究还是有些不同,这倒更让他期待见到大臣阁下本人,看看他到底和传言是否一样了。

“我的哥哥跟我提到过您几次,他说您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而且十分认真,是一个优秀的研究者,而且具有发明家的天赋。”芙兰微笑地看着对方,“所以他说,我们应该帮助您,为帝国、为人民作出贡献。”

“发明家?”听到芙兰这样的夸奖,路易-巴斯德并没有洋洋自得,反倒是有些腼腆,“我……我现在还当不起这样的赞誉,小姐。我只是一个学者而已,而且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学者,成果寥寥。当然……我确实希望能够在学术上有所成就,并且让人们能够从我的发现和发明当中得到好处……”

虽然这话听上去是套话,但是他的态度却十分诚恳,显然是发自本心,毫无惺惺作态的表现。这倒让芙兰和玛丽有些刮目相看的感觉。

难道这家伙真的有些‘门’道?她们两个互相对视了一眼。

不管怎么样,先生的眼光是不容许质疑的。

“也许您之前没有多少成果,但是您以后肯定会有……因为大臣阁下想要帮助您,在所有方面帮助您。”芙兰忍住了心中的好奇,然后跟他说了实话,“我告诉您吧,我们特雷维尔家族有一些企业,有一些涉及到时兴的工业产业里面,我们需要一些研究者来帮助我们而您正是被他所选中的人选之一,如果您愿意的话,您可以成为我们聘用的研究者,我们会给您独立的实验室,还有大笔的经费,您如果需要的话我们也会给您配备助手……您觉得怎么样?”

顿了一顿之后,她又加了一句,“您也不用担心自己的教职问题,大臣阁下会用自己的影响力来帮助您的,您就算接下了我们的聘用,也可以保留教职,甚至他可以让您在某一所大学里面担任教务长或者校长……当然,前提是您能够以您的能力,证明您配得上这一些奖励,您看这样合理吗?”

怎么样?好极了啊!太合理了!怎么可能有人拒绝这样的提议?

路易-巴斯德心里大喊。

只是,他的心里却还是残留着一点儿疑‘惑’,一点谁也免不了的疑‘惑’。

“特雷维尔小姐,我真的很高兴能够得到这样的对待,我只有一个问题……”他这下有些迟疑了,生怕自己的问题会让对方不高兴,让到手的机会飞走,但是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为什么是我?有很多人比我优秀,比我出名,他们可能更加配得上这些条件……”

“您真是谦逊的人啊。”芙兰忍不住笑了起来,更加显得美丽无比,“一般人是不会这么说话的吧?”

“我也不是谦逊,只是喜欢明辨事理而已。”路易-巴斯德也笑了笑。“当然我不是说我就不行,只要能够得到这样的帮助,我相信只要给我时间,我能够做出超过其他人的成就。”

“有您这样的信心就好了。”芙兰的笑容越发亲切了,“别忘了,我的哥哥可是明说了您一定能够大有作为,所以……所以请您必须相信自己,您不能怀疑这个判断,这是确定无疑的事情。”

路易-巴斯德不太明白对方的逻辑,不过他知道自己肯定已经通过面试了如果这算面试的话。“借您吉言,小姐。”

“您现在就可以着手准备了,把您的家人搬到巴黎来,必要的手续我的哥哥会通过教育大臣阁下来办妥的这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芙兰继续跟对方说了下去,“另外,我们希望您能够尽快开始研究……”

“研究什么呢?”路易-巴斯德马上关切地问。

“防疫和疫病的治疗。”芙兰没有卖关子,而是直接说明了,“尤其是伤寒霍‘乱’。”

:访问网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