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特别篇


                1840年12月24日

随着暮色渐渐降临整个大地,一年一度的平安夜又到即将来了。

自从那位圣子最终殉难,为人类贡献出自己的生命以来,这样一个夜晚一直都是基督教世界的节日,也是人们合家欢聚,静静等待新一年到来的日子。

此时的法兰西,是处于路易-菲利普一世国王陛下的治下,虽然这位出身于奥尔良王系的陛下,是在十年之前通过政变把波旁王家赶下台自己登上王位的,不过经过了十年的执政之后,如今法国倒也算是大体稳定,倒也还算是天下太平,经济发展也重新来到了繁荣的轨道当中——虽然谁都知道不景气的年头肯定会在后面,但是至少现在是足以享受生活的时候了。

法兰西人,总的来说是一个喜欢热闹,喜欢炫耀,喜欢富丽堂皇的民族,所以但凡有了一点点太平之后,那种血脉深处的性格又占了上风,因而这几年来节庆越来越隆重喧嚣,大有那种享受时代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奢靡感。

再加上,王上为了表现自己的统治有多么稳固,又特意喜欢搞出宏大场面,因而有意放纵这种天性,想要让人民把注意力从政治方面转开,于是现在每逢节日,整个巴黎都会陷入到兴奋的喧嚣当中。

作为一年当中最为重要的节日之一,圣诞节当然也是如此,刚刚进入十二月,王都就陷入到了节日的气氛当中,随着时间的临近狂欢连日不断,戏院场场爆满,人们在欢庆当中纾解了一年积累的疲惫,并且展望来年的好运。

从昨天开始,天空当中开始飘下白雪,时而犹如鹅毛,时而细若游丝,这断断续续的雪虽然规模不大,但是却也让街巷和建筑被披上了一层白色的盔甲,也让冬天的气氛变得名副其实。

而在平安夜到来的时候,城中的建筑上面到处都在张灯结彩,彩色的贴纸让原本昏黄的灯光突然带上了迷离的色彩,也让白雪变成了一团团的图案,在这一片花团锦簇的彩色光线当中,还有不绝于耳的悠扬乐声从各个角落当中传来,让人仿佛来到了一个梦境世界一样。

然而,在这样一个浮华喧嚣的世界里面,却还有几方净土依旧保持着安静与悠然,仿佛从来都不会被外界所感染一样。

在圣日耳曼区的一幢不太起眼的房屋当中,就有这样的角落。而它的二楼有一间起居室,房间虽然临街,但是因为厚厚的帷幔的缘故,所以寒风和喧嚣都被隔绝到了外面。

房间里面没有烛光,因为十分阴暗,只有门缝外的光线若隐若现地透了过来,而在房间当中,一个少年人就躺在这一片静谧的黑暗当中,沉沉睡去。

这个少年人大概十二三岁年纪,穿着一身灰色的亚麻布睡衣,留着金色的分发,看样子十分俊秀。不过,即使在睡梦当中,他的表情也十分安静,倒是显得相比同龄人多了几分老成。

在这个节日里面,他已经睡了好一会儿,周围的喧嚣没有给他带来任何触动,好像一点也不在乎这份喜庆一样。

然而,节日的喧嚣并没有远离他。

就在天色全黑华灯初放的时候,房间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个青年女子疾步走了进来。

也许是因为习惯,也许是因为有意为之,她的走得虽然快,但是步伐紧密而有力,而且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并且平衡感保持得十分好。

这位女子身上穿着一件纯灰色的冬裙,金灰色的头发被梳成了发髻盘在脑后,和时下流行的风格不同,她的身上没有佩戴任何饰品,只有精致的脸上摆出的浅笑才能多少看出一些青春的痕迹。

借助微弱的光线,她走到了床边,然后看了看床上这个紧闭双眼的少年人。

然后,她冷笑了一声,伸出右手直接向他的脑袋上凑了过去。

“夏尔,圣诞节快乐。”迷迷糊糊当中,夏尔突然听到了耳边的一声招呼。

还没有等到他反应过来,一阵尖锐的痛觉突然从耳边刺进了脑中——他感觉有一只手正毫不留情地揪住了他的耳朵,然后强行借助这只耳朵把他的脑袋网上提。

剧烈的痛觉让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就用手重重地向那只手挥了过去,可是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对方的另外一只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让他的攻击无法起到任何效果。

这只手虽然白润纤细,但是却劲力非凡,如同铁钳一样让他无计可施。

而在这时候,少年人也慢慢地回复了清醒,然后看清了如此作弄她的人。

然后,恼怒的红晕让这个少年人脸上原本的平静一扫而空。

“放开手!”他对着对面这位女子大喊。“疼死了!”

“这是你应得的教训,少年人。”然而,这位女子却一点也没有抱歉的意思,反而理直气壮地看着夏尔,“我可没有教过你被别人走到身边还毫无察觉!表现这么差难道不该受点教训吧?”

“凭什么这样!我又不是要当剑客,为什么要这么机警,连睡觉都不好好睡了?”少年人仍旧愤愤不平,“您只是单纯想要欺负我而已!”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少年多年来已经受够了这位艾格尼丝姨妈的欺负,因而除了嘴上控诉一下之外,倒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接受现实。

接受现实的原因其实倒不是因为亲情和对长辈的敬畏,而是因为另外一个现实——他打不过对方,完完全全地打不过。

“好啦,都已经醒过来了,还那么多话做什么。”艾格尼丝避开了夏尔愤怒与控诉的视线,然后反而继续指责他,“这样的日子,你还睡得下去?这也太不像话了吧。你好歹也是一个年轻人,怎么能这么衰颓?”

“我昨天有事,所以睡得太晚了……现在已经入夜了吗?”夏尔先是为自己辩解了一下,然后他借助昏暗的光线看了看床头的小时钟,“哇,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啊!”

“这时候才发现吗?”艾格尼丝不屑地笑了笑,然后扫了夏尔一眼,“赶紧换衣服吧。”

顺着她的视线,然后往下看了看,然后发现自己的睡衣已经敞开了,胸膛上的肌肤已经大片露了出来,然后他的脸不禁红了一下。

“那您先出去一下。”

“得了吧,还还什么羞呀?你妈妈生出你那天我就抱过你,从小到大你还有什么地方我没有见过?”艾格尼丝还是不屑地笑着。

只是虽说如此,但是她还是走了出去,显然对待这位已经渐渐长大成人的外甥,她也并不像表面上那样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成长。

“真能忍心下手啊……好歹我是外甥呢……”换衣服的时候,夏尔感觉耳朵还在隐隐作痛,所以忍不住低声抱怨。

虽然在亲缘上,他是艾格尼丝的外甥,而且从小在艾格尼丝的看顾下长大,但是因为两度为人的经历,他的心智却要老得多,几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艾格尼丝当成长辈来看待。

而他这种“虽然尊重但只是平视”的态度却让艾格尼丝一直都看不惯,再加上他因为心态的影响显得“过于老成世故,没有孩子应有的活力和童真”,所以艾格尼丝更加是大为光火,经常要出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其实在多年的相处当中,艾格尼丝却也对这个孩子产生了难以割舍的羁绊,毕竟这是她的姐姐留在人世的血脉,也是她相处了那么多年、从小看到长大的孩子,所以很多时候她只是嘴上说得严厉而已,夏尔当然也看得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抱怨当中,却夹杂着一些被人关爱的喜悦。

很快,他就换好了衣服,然后出门走到了艾格尼丝的旁边。

“挺像样子了嘛,小朋友!”艾格尼丝看着打扮了一下的夏尔,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再过上几年就能去骗女孩子们了!”

现在他的个头已经来到了她的脖子边,再长上两三年恐怕就能和艾格尼丝平齐了。

虽然冬天的衣服相对厚重,但是他身形仍旧显得消瘦英挺,不失为一个帅气的少年,再加上和年纪不符的平静从容,更加多了几分俊秀。

“您要取笑我到什么时候啊?”夏尔忍不住皱着眉头反问。

“这可未必是取笑。”艾格尼丝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你长得这么像那个人,说不定和……和那个人一样,会做尽坏事。”

“那个人?”夏尔微微怔了一下,然后才想到了对方到底指谁。“他做了什么坏事?您收到了什么有关于他的消息了吗?”

因为早早失踪的缘故,所以他对这一世的父亲没有多少印象,而且和那些幼年丧父的孩子不同,他对父亲也毫无怀恋之情,这大概也是穿越者的后遗症吧。

“不,没什么。”好像是发现自己失言了一样,艾格尼丝微微皱了皱眉头,笑容里面也多了一丝阴影,不过她很快就回复了正常,“别忘了他可是个画家,画家里面哪有好人?”

“……总感觉您说了一句很得罪人的话。”夏尔低垂下了视线,显然对此不以为然。

“好啦,跟我下去吧。”艾格尼丝没有给他多想的空间,直接就推了他一把,“这样的日子,大家总该是一家人聚在一起为好……”

夏尔没有做任何反抗,跟着姨妈就走下了楼。

艾格尼丝今天是特意来看夏尔的,所以一来到他的家里面,她就直奔夏尔的房间,可是等她下来之后,她却发现,宅邸的客厅当中虽然有布置好了的节日彩条,也有仆人在四处穿行准备晚餐,可是宅邸的主人们却没有一个人在场。

“怎么了?你的爷爷呢?”艾格尼丝问。

“他最近身体不好,在外面看病。”夏尔回答。

其实并非如此,夏尔知道,他的爷爷属于一个波拿巴派的政治组织,经常要借助各种名义进行暗中聚会,爷爷几天前出去了,原本是说要在圣诞节之前回来,结果途中可能出了什么变故,一直都还没有回来。

虽然对父亲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他和特雷维尔侯爵之间可谓是感情深厚,看到爷爷这么大年纪还要辛苦奔波,他说实话也是十分心疼,几次跟爷爷说过要为他效劳,可是因为现在的年纪,爷爷说什么也不肯让他来当帮手,他只好无可奈何地看着爷爷继续奔波,心里则下定决心要让自己尽快能够代替对方。

“这样的日子生了病,真是可怜……”艾格尼丝随口一说,不过从她的眼神来看,她似乎不太相信这个理由。

但是她对政治没什么兴趣,因而也不打算追究什么。“算了,他不在家更好,那你妹妹呢?”

“她的话……大概在等我吧。”仿佛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夏尔突然笑了起来。“您等下看了她一定会很惊喜的!”

“这笑容好古怪。”艾格尼丝皱了皱眉头,“到底有什么鬼东西?”

夏尔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又走上了楼梯,然后向他卧室的另一边走了过去。

“您等着我吧!”

艾格尼丝疑惑地看着夏尔消失的背影,不过很快,这个少年又从拐角处冒了出来,而他的后面则跟着一个小小的影子。

这个影子一直跟在夏尔的身后,抓得很紧,直到夏尔走下楼之后,她才从他的身后怯生生地从冒出头来,看着艾格尼丝。

“艾格尼丝姨妈,圣诞节快乐……”她小声说。

这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金色的头发被扎成了两个辫子垂到两鬓,碧蓝的眼睛闪闪发亮,再配上娇怯的表情,简直就像是降临人间的天使一样。

如果是几个月之前,如果没有得知到一些事情的话,艾格尼丝现在会很高兴,会冲上前去抱起这个天使。

可是,今天的她看着这个小孩子的时候,神色却变得异常的复杂,伸出手来又放了下去。

“哦,芙兰,晚上好。”最后,她只是淡淡地回应。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这个小女孩儿的头上戴着一顶红色的尖锥形帽子,帽子的顶端垂着白色的绒球,而她的身上也穿着大红色的裙子,这裙子是红色法兰绒质地,看上去鲜艳无比,只有边角上露出了白色的绒边。

这是什么装束?

看着这怪异的装束,艾格尼丝忍不住有些奇怪了,她也知道,这肯定是她这个外甥搞的鬼。

“夏尔?这是你干的好事吗?”

“是啊,姨妈,这是我给芙兰做的,好看吗?”夏尔就像献宝一样,把妹妹抱了起来,展示她的身上的这套装束,“好看吧!”

他一边说一边笑,显然充满了成就感,然后还把脸和妹妹的脸蹭在了一起。

而在他如此摆弄的时候,芙兰羞怯的脸上出现了幸福的笑容,更加显得可爱无比。

“好看倒是挺好看的……”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装束,不过艾格尼丝在最初的诧异之后,很快也以欣赏的态度评判了一下这副装束。“真亏你有心了。”

“既然是节日,我们就应该做点儿不同寻常的事情。”夏尔笑着回答,“这可是我专门设计的。”

“嘁,老把心思放在邪门歪道上面。”艾格尼丝不屑地说。

“开心就好了不是吗?”夏尔笑着反问。

而这时候,芙兰仍旧贴在他的身边,厚厚的丝绒倒让他感觉暖和了不少。

“对了,您今晚怎么过来了?”夏尔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平常您不都是先在家里过平安夜,然后第二天才过来找我们的吗?”

“在家里也没意思,反正就是那几个人,我不在的话他们可能还会更开心吧……”艾格尼丝别开了视线,“再说了,我想要在离开你们之前,和你们好好过一个节日。”

“离开?”夏尔有些疑惑了。

“对,我可能要出很远的门,也许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艾格尼丝点了点头,“当然,如果运气好的话,早点回来也说不定……”

“您是要去找人吗?”芙兰怯生生地问。

“真聪明。”艾格尼丝对她冷笑了一下,尽管有笑容在,眼睛里却多了一些特别的意味。

夏尔毫无所觉,可是芙兰却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恶意,不禁瑟缩了一下,和哥哥靠得更紧了。

这个孩子虽然年幼,但是却足够敏感,她不知道艾格尼丝到底想做什么,到底要找谁,但是从艾格尼丝这段时间内对她的态度细微变化当中,她本能地感觉到了对方已经不再如同之前那样爱自己,因而开始有意回避这位姨妈,即使不得不在一起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地寻求哥哥的庇护。

“多可爱的孩子啊……”看着芙兰的样子,艾格尼丝叹了口气,仿佛触景伤情。“多可爱。”

“您……您已经下定决心了吗?”夏尔微微有些动容了,“要不再考虑一下?”

“不,我已经下定决心了,不用劝我了。”艾格尼丝摇了摇头。

夏尔轻轻咬了咬嘴唇。

虽然和艾格尼丝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发生冲突,可是当她告别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有些不舍。

“那您能早点回来吗?我希望您能尽快回来。”犹豫了片刻之后,他低声说。

“唔!多好听的话啊!借你吉言,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艾格尼丝大笑了起来,“希望你的妈妈和你都能给我足够的幸运……”

在艾格尼丝的笑声当中,夏尔和芙兰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感觉姨母的态度不同寻常,可是他们却又不敢问。

“我会想念您的。”夏尔放开了芙兰,然后走到了艾格尼丝的旁边,“我只是感到很突然,您突然就说要离开我们……”

“人之常情嘛,哪有一直呆在一起的人。”看着真情流露的夏尔,艾格尼丝的笑容慢慢也变得有些动容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记得照顾好自己。”

“我会的。”夏尔点了点头,“我会照顾好妹妹的。”

“倒是像个男子汉了啊。”艾格尼丝显然也感触颇深,“好了,这样的节日我们应该好好欢庆,别再说那些让人丧气的事情了。”

这时候,夏尔一扫刚才的伤感,突然笑了起来。

“既然您这么说,那好,我们就谈节日吧。”夏尔的笑容里面多了些狡黠,“在这样的节日里面,我想跟您索要一件礼物。”

“哦!我倒忘了这个了!”艾格尼丝惊呼了起来,然后看了看双手。“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买。”

“我倒是不想要什么礼物,只想要您帮我个忙……”夏尔低下了头来。

“好吧,看在你妈妈的份上,你可以跟我提个要求。”艾格尼丝耸了耸肩,显然不以为意,“就当圣诞礼物吧,只要我能够做到的,我都会帮你做成。”

“那好……”夏尔突然抬起头来,然后指了旁边自己的妹妹,“我也给您做了一套这样的衣服,请您也给我穿上吧?怎么样?不难吧?您很轻松就能帮上这个忙……”

艾格尼丝呆住了,看着这个笑容满面的少年,她突然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为我做了一套?你……你怎么知道……”

“我们呆在一起这么多年,您还手把手地教过我怎么用剑,为什么您觉得我会不知道您的身材和尺寸呢?”夏尔奇怪地看着对方,“这些我早就记熟了,然后自己跟裁缝学一下就……啊……”

他突然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的衣领被艾格尼丝直接揪住了,然后强行提了起来,接着压到了桌子上,让他只能惨叫。

“好个混小子!”

艾格尼丝羞怒交加的声音在夏尔耳边响了起来,伴随着这声音的是不时传来的痛觉。

“艾格尼丝姨妈!”眼见哥哥遭受了这样的对待,芙兰吓得马上跑到了她的身边,然后抓住了她的衣角,这才将她的理智给找了回来。

“哼!”艾格尼丝怒哼了一下,然后松开了手。“原来你居然打了这样的鬼主意!这就是你一晚上没睡的原因吗?”

“对,就是。”夏尔勉强地抬起身来,揉了揉皱起来的衣领,却一点也没有羞愧或者害怕的意思。“既然是节日,我们就应该做点儿不同寻常的事情。”

接着,他又抬起头来看着艾格尼丝。“艾格尼丝姨妈,我只是想让您也能和我们一起体会节日的快乐而已……我们一起。请您答应我这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吧。”

夏尔一边说,一边看着她,显得难得一见的诚恳。

在这样的视线下,艾格尼丝原本的傲岸慢慢地变成了犹豫,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面,就算是疯一点又算的了什么呢?

总得留点纪念吧。

“好吧,混账小子!”最后,她痛骂了一声。

就在艾格尼丝拿着这套圣诞装束去芙兰的卧室更衣的时候,宅邸外面又出现了一阵骚动。

“夏洛特,你怎么过来了?”当一个金发的少女走到客厅当中时,夏尔惊讶地喊了出来。

这是一个穿着华贵的少女,她面目姣好,但是神态却略显傲慢,虽然眉目间还是有些稚气,但是却已经将女性的风情给毫无遗漏地展示了出来。

不过,当看到夏尔的时候,她的那种几乎与生俱来的傲气却稍稍削减了几分。

“我是从家里偷偷跑出来的,想要过来看看你。”

“哦,谢谢!”夏尔马上向对方道谢,“圣诞节快乐!”

“圣诞节快乐。”夏洛特脸上出现了一点点红晕,然后同样回答。

可是还没有等她再说什么,夏尔突然向献宝一样,指了一下旁边的芙兰。

“你看她的装束怎么样?好看吗?”

一看芙兰的装束,夏洛特先是有些惊诧,但是很快就变成了欣赏的视线。

“哼,一般般,还能见人吧。”她嘴上倒是不饶人。

芙兰皱了皱眉头,然后在没有任何人察觉的情况下怒视了对方一眼。

“那我也给你准备一套,你也穿着试试?”夏尔笑着问。

“什么?”夏洛特又吃了一惊,但是马上就撅起了嘴来,“为什么我要听你的啊?”

“艾格尼丝姨妈和芙兰都会穿上,而且我觉得一定会很好看,”夏尔微微有些促狭地笑了起来,“如果你不喜欢的话,不穿也行,我也不能确定你穿上了会不会好看。”

夏尔太了解夏洛特了,她这个人心高气傲,绝不会容忍别人有的东西自己没有的。

果然,夏洛特马上就被这种浅显的激将法所击败了。

“我,不可能有不好看的时候!”她昂起头来,如此宣告。

“那好,我们就实践一下吧。”夏尔笑得更加开心了,然后又哄了夏洛特一句,“我也这么认为的。”

当艾格尼丝穿好这套红白相间的圣诞装出现在客厅的时候,她愕然发现,这里多了一个人,而且同样穿着这样的装束。

你果然早有所备!

艾格尼丝怒视着那个可恶的少年。

可是她的怒气却一点也没有吓住夏尔,因为眼前的一切简直让他看花了眼。

三个人站在一起,身高和神态都不相同,最高的艾格尼丝表情严肃庄重,夏洛特则傲慢当中又隐藏着一丝生怕自己比不上别人的忐忑,而芙兰则看上去天真无邪。

然而,不管神态如何,她们却各有各的魅力,简直就像是画中的美景一样。

我真是……太厉害了!

盘算大告功成的他,忍不住在心中狂笑。

然后他拿起双手,框在了眼前,做出了一个拍照的手势,在脑子里留下了此刻的印象。

“圣诞节快乐!”(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