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协议与约会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协议与约会


                当听到特雷维尔小姐提出的条件只是如此而已的时候,这些商人们纷纷赶到如释重负,比起他们所担心的事情来,大臣阁下或者说德-博旺男爵提出的要求要宽松得多。

这也不能说他们见识短浅,因为在如今这个时代,工业革命虽然已经是如火如荼,但是毕竟还没有展到深入社会方方面面的阶段,各种工商业垄断组织还没有展出来,就连工业体系的规模也还只是初步兴起而已,他们当然不知道后来会有的各种托拉斯、卡特尔还有康采恩等等资本和工业结合的组织形式。

而夏尔和德-博旺男爵想要完成的,正好就是一个康采恩组织。这个组织以男爵手下所有的金融机构为核心,以铁路相关的生产、运营企业为附庸,通过吸纳社会资本和排斥‘性’的融资,构筑一个封闭‘性’的企业组织。

按照提出的条件,这次德-博旺男爵将会将自己的资本大量投入到他放开的这些企业当中,固然会解决他们现在的困难,但是以后他们需要融资也必须经过男爵的手下,那么就会带来一个必然的结果以后他们会在经营上越来越依赖于单一的金融机构,最后与它变得密不可分。

尽管他们对企业的所有权和经营权不会受到干涉,但是他们最后将会自觉或者不自觉地成为这个庞大的组织的一部分,再也无法挣脱。

在如今这个环境下,这些企业家们要的想法是度过即将到来的寒冬,他们就算有担心,也无暇去想多年后的事情,而且他们只要能够得到稳定的支持和融资,并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变成一个企业组织的一员。甚至对他们来说,能够依靠一个商业组织来获取对其他行业对手的竞争优势乃至垄断‘性’,是一件求之不得的大好事。

所以夏尔和男爵的做法不能够算作欺骗和强迫,他们只是先人一步、利用夏尔的权势和影响力等等条件来抢先圈地而已,就算他们不做,未来一代人也会有人去做。

当会议说到这个地步,芙兰可以算是已经把所有底牌摊开来了,而依靠她对气氛的把握,她并没有再受到什么质疑和反对意见,现在只需要有人能够做出直接的表率而已。

“特雷维尔小姐,这个条件我觉得我可以接受。”欧仁-施耐德按照事前的约定,在经过一番装模作样的思索之后,最终站出来了,“既然这么慷慨大方地资助我们,那么男爵提出这样的条件也不过份,银行家毕竟不是搞慈善,他们要想办法给自己谋利……不过,条件应该也是相互的,既然男爵要求我们以后要借款的时候只能通过他,那么在他的贷款融资不及时的时候,我想我们也可以寻求其他的帮助,我们只能承认他的优先权……没有干等着的道理,您看对不对?”

“我想……您说得很对。”芙兰沉‘吟’了片刻之后回答。

“当然,我们不会狮子大开口,提出出我们需求的融资要求故意让他为难,我们会通过行业组织来审定每一笔贷款的合理‘性’,然后‘交’由大臣阁下判断,然后经过大臣阁下允许之后再正式提出借款。”欧仁-施耐德以暗含深意的口‘吻’说了下去,“这些借款必须由男爵来负责,如果他负责不了,使得大臣阁下判断他的能力不足以支撑起帝国的铁道事业的话,那么……我想大臣阁下是有资格让其他人来承担这个光荣使命的。”

“对,大臣阁下提出的意见才是最终的决定!”一些人听出了欧仁-施耐德话中的深意了,马上就附和了起来。“协议的签订和实施情况必须由大臣阁下来决定!”

这些商人当然想得明白,欧仁-施耐德的意思实际上就是在未来,大臣阁下可以以“无法承担借款需求”为理由废除掉这个协议,让这些商人可以自由向其他地方贷款,这样的后‘门’当然很受他们的欢迎,马上就得到了热烈的响应。

毫无疑问,欧仁-施耐德这个要求并不是他突然奇想想出来的,而是经过夏尔授意之后才在这个时间点上提出来的,所以他才敢于这样表态。

夏尔的目的就是要利用他自己的权势和德-博旺男爵的财富,在这个行业当中形成一个封闭‘性’的利益团体,真正让这个行业成为特雷维尔家族的固有地盘。

孤身一人是无法行使权力的,一个人必须要有足够的辅助力量,然后才能够稳固住他的权力。原本夏尔是想要‘花’些时间来慢慢地挑选扶植辅助力量,可是当他现他的‘女’儿成为了德-博旺男爵的继承人之后,他感觉可以适当加快一下这个步骤。

不过,血缘终究无法完全代替利益,虽说他和男爵因为丽安娜已经变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但是毕竟他们还是有不同的立场,所以夏尔还是选择在合作的时候作出一点防备,他要加入一个他可以随时叫停的条款,而德-博旺男爵虽然有些不满,但是最后还是同意了夏尔的要求毕竟夏尔已经给他开放了全面介入铁路事业的大‘门’,让他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利益。

所以经过几次谈判之后,他们最终在幕后达成了妥协和共识,然后再分头行动,达成了各自的目的。

因为欧仁-施耐德的地位,在他不断的摇旗呐喊和有意‘诱’导之下,这些企业家们最终如同夏尔所希望的那样,一个个按照他提出来的条件达成了协议。

早就在旁边房间听候召唤的法律顾问们,马上就被叫了过来,然后草拟了一份有关于此事的协议,而这些人也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们当然不知道,他们参与到了世界上第一个垄断组织的诞生过程当中,他们只知道自己避免了即将到来的可怕损失,而且得到了一个未来的稳定财源和一个大靠山,而这意味着他们将会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展机遇。

而他们的追随,也终于让夏尔的设想初步得到了实现,他终于可以利用自己的政治地位来将权力变现,将帝国的铁道事业当成他个人的地盘。

突然得到了一个噩耗,又突然得到了一个解决这个噩耗的方案,今天的经历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奇妙的经历,每个人都有一种被拖到了悬崖边上又被拖回来的感觉。

险死还生的经历让他们情绪变得高昂,就连话也多了不少,不过这时候芙兰已经没有继续和他们再说下去的兴趣了。

‘女’‘侍’们被叫了进来,收拾了里面的桌椅和咖啡,然后芙兰站了起来,再跟这些人们躬身行礼,“很抱歉打搅了诸位这么久,我接下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所以只能跟各位告辞了,还请诸位见谅。”

然后,她又笑了笑,“大家有很多是来自于外省,相信平时也很忙,没时间来都玩,所以接下来一些时间里面,诸位可以在这里好好玩乐一番再回去……大臣阁下会给诸位提供一切便利条件。希望诸位能够在这里享受到一个足够舒适的假期。”

“谢谢大臣阁下的款待。”欧仁-施耐德马上就机灵地接上了话了,“也十分感谢您的辛劳,特雷维尔小姐。”

“那么,再见……”芙兰还是笑容不改,然后在其他人的告别声当中,带着玛丽一起离开了这里。

接下来在这个地方可能生的事情,也确实不大适宜于她们在场。

一出‘门’之后,芙兰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了,然后整个人都松垮了下来,幸亏有旁边的玛丽支撑才没有让自己软倒在了地上。

“玛丽,谢天谢地,总算没有出岔子……你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慌,生怕自己‘弄’糟了形势,坏了哥哥的大事。”

显然,刚才她也并不如表面上镇定自若,而是颇为忐忑的,如今能够得到想要的结果,她也是如释重负。

“事前有了这么多布置,怎么会出岔子呢?到处都是我们的眼线!再说了,就算你没有说动他们,先生也会有办法一个个折腾他们,让他们就范的。”玛丽倒是不以为然,“先生既然敢把初出茅庐的你放上来,当然不会没有别的预防措施。”

在她看来,夏尔让芙兰来负责主持这次的会议,只是让她习惯这种场面而已。

“我知道,可是就算这样我也免不了担心呀!”芙兰的心绪慢慢地安定了下来,然后自己又重新站直了,“我担心别人讥笑我上不了台面,给先生丢脸了。”

“别那么对自己没信心,你不是做得很好吗?”玛丽一边扶着她,一边带着她向大厅走了过去,“我看你的表现‘挺’好的,简直出了我的预料之外,你真是个好徒弟。”

“你这不是为了恭维我故意说的吧?”芙兰似乎不相信。

看着她一脸期待夸奖又担心这种夸奖并非出自内心的样子,玛丽忍不住莞尔一笑,“真是傻孩子!”

“这就太好了……”芙兰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我总算没有辜负信任。”

她确实很庆幸,因为她终于用自己的努力证明了她确实可以胜任兄长身边的助手对她来说这就是最大的肯定了。

“好了,别谈这个了,现在我们应该放松一下。”走到了大厅之后,玛丽转开了话题。“要不喝点儿酒怎么样?为你的成功登场庆祝一番。”

“那就喝点儿吧。”虽然平常不喜欢喝酒,但是在这时候芙兰确实不介意庆祝一下自己的胜利。

不过她马上脸就微微变红了,“不过我们不要在这里喝了,我们快点儿走吧!”

这个地方的‘性’质她是很清楚的,所以她自然知道等下刚才那群人酒足饭饱之后会作出什么事情来,哪怕是想一想都让她感觉害怕,只想要快点离开这个注定要变成放纵享乐之地的可怕地方。

“有什么害怕的,不就是那点事吗?”比起芙兰的羞涩,早已经是过来人的玛丽反而看得开很多,甚至窃笑着调侃了好友一句,“说得好像你不想早点到来一样。”

“你够了!”芙兰忍不住推了对方一把。

然后两个人互相开着玩笑就这样离开了这里。只有在这个时候,她们才能够放下在其他人面前的面具,稍稍袒‘露’心扉,就像普通的好友一样。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呢?”在将要走上马车的时候,芙兰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抬头看了看天空。

她先是有些期待,但是很快就变成了恨恨的抱怨,“在枫丹白‘露’想必很快活吧。”

不过,她的猜测倒是没有变成现实,在枫丹白‘露’的夏尔并没有去和贵‘妇’们寻欢作乐。

这么做的是她的堂兄菲利普。

菲利普原本就是一个‘浪’‘荡’公子,‘交’际的范围自然广得很,再加上家世优越,所以一直都很受社‘交’界的欢迎,这位未来的公爵一直被视作最出风头的青年人,备受青睐。

而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他就一直在和旧日有来往的贵‘妇’小姐们想办法**,并且以莫大地热情追逐和她们的‘床’笫之欢,之前那样巨大的打击非但没有消磨他寻欢作乐的热情,反而给了他额外的动力,仿佛想要借着这种方式来宣泄心中淤积的怨气一样。

几乎每天晚上他都会暗自溜出去,然后和那些早就和他眉来眼去的‘女’子幽会在一起,借着找一个地方驰骋,等到他们柔情蜜意地告别之后,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令菲利普惊奇的是,每次他在中午或者下午起‘床’的时候,他都会现他的堂弟夏尔呆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处理来自四面八方的书信,好像这些源源不断的公事‘私’事已经耗尽了他的全部时间一样。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天之后,他终于忍耐不住了。

在这个下午,吃了早餐(也就是别人的午餐)后,他直接来到了夏尔的房间里面。

“夏尔,你……你每天就这样度过吗?”他指了指夏尔桌子上的公文和书信。

“我每天下午都要处理这些,毕竟部里的事务太多,很多事情都必须要我来签字批准。”夏尔马上回答,“不过,在早晨和傍晚,我都会出去散散步,我觉得这里的空气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

“那你……除了散步之外,有没有别的娱乐活动?”菲利普小心地问。“比如……那种?”

夏尔愣了一下之后才明白对方的意思,然后他马上摇了摇头。“没有。”

“夏尔……”菲利普不可思议地看着夏尔,眼睛里甚至带着某种怜悯。“难道公事已经如此折磨你了吗?我看其他的大臣们也不像你这样吧……”

为什么我没出去偷情你就要觉得这么奇怪?夏尔忍不住想要问了。

但是他还是没有问出来。

“我对夏洛特忠诚不好吗?”他反问。

“好是好,不过……你也没必要这样吧?毕竟放松一下身心也谈不上背叛。”菲利普忍不住摇了摇头,显然对夏尔的做法有些不以为然,“你想想,你还这么年轻就已经大权在握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你,难道你就不想要用一些舒适的方式来放松自己吗?”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加上了一句,“再说了,你也不是那么古板的人吧?”

听上去他简直是在教唆自己去偷情了,这可是我的大舅哥啊。夏尔一时都有些语塞了。

不过,法国人,还是贵族,这样倒也不出奇。

“你……你好像很希望我去偷欢?”夏尔扔开了手中的纸笔,然后好奇地打量着对方,“菲利普,怎么了?”

“不……不,我绝对没有这样的意思。”菲利普有些尴尬,连忙摆了摆手,然后他马上为自己解释了,“我只是看你平常太累,觉得你应该休息一下,好好放松一回而已……”

夏尔算是看明白了,对方绝对话中有话,而且还有可能是帮别人带话。

“如果我想要放松的话,现在也不好找人啊。”他有意试探。

“谁说没有的?夏尔,我刚才说了,你有很多仰慕者,有些还很漂亮。”菲利普马上就接上了口,“只是你一直不肯回应她们的期待而已。”

“比如谁?”夏尔不动声‘色’地追问。“难道有人跟你这么说过吗?”

当夏尔这么问的时候,菲利普立刻有些窃喜了。

“当然有啊,比如有一位,就是前天我碰到的小姐,好像姓德-佩里埃特……她就很想见你,而且看上去她对你大为倾倒,十分仰慕。”菲利普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这位小姐长得很不错,而且说话和举止很有文艺腔调,我看她应该比较对你的胃口才对……”

他现夏尔的脸‘色’突然变了。

“夏尔,你有仰慕者,这不是好事吗?我可没有这样的仰慕者……可不能白白放弃啊。”他略带‘艳’羡地鼓动着堂弟,似乎很希望他去偷欢一样,“夏洛特确实是个好妻子,但是有时候你也应该,尤其是在现在你被公务缠身而她又怀孕了的时候,不是吗?”

他想要讨好夏尔,而这种方法自古至今都被证明是最好的,所以他当然想要试试。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个人是夏尔的老相识。

她突然求见我,是有什么深意呢?

“那好,你帮我安排下,让我见见那位……那位德-佩里埃特小姐吧。”犹豫了许久之后,夏尔终于说。

“包在我身上!”眼见夏尔答应了,菲利普一脸‘我懂你’的表情,然后马上打了保票,“你就等着好消息吧,夏尔。”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