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让步与引见

第一百一十四章 让步与引见


                一听到夏尔的要求之后,原本慷慨‘激’昂的海军大臣阁下顿时就冷下了脸来,表示自己对这个要求很为难。

如果他只是一般的颟顸之辈的话,恐怕他并不会感到为难,左右不过是一个舰长而已,比较起来‘交’好特雷维尔家族更加重要。可是他不是这种人,他虽然是皇帝陛下所宠信的人,追逐名利,但是他同时也是真心想要展帝国的海军,把它当成自己事业目标的大臣,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所以他就不愿意自己‘私’下里破坏海军正常的人事顺序,影响海军内部的团结。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一听到夏尔的请求之后,他就马上选择婉拒。

不过,他的拒绝并没有出夏尔的预料,夏尔也并不会打算就此罢休。

“您到底是觉得哪里不合适呢?据我所知,欧仁是一个十分努力的年轻人,他把他的热情和‘精’力都献给了帝国海军,我认为他是配得上你们提拔的……”夏尔继续劝说大臣阁下。

眼见婉拒已经躲不过去了,大臣阁下不得不叹了口气。

“夏尔,您说得对,欧仁是个好青年,很多人都跟我说过,我也看得到,他真的很努力,吃得了苦,没有那种‘花’‘花’公子的做派而且我可以跟您明说,我也确实想要在以后提拔他……可是……”为了照顾夏尔的情绪,他先铺垫了一下,“可是欣赏他是一回事,让他现在当舰长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他现在还年轻,服役才多久?如果我仓促就提拔的话,别人会怎么看待他?恐怕他自己也很难服众吧?”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加重了语气,“而且,在海军当中,年轻有为还肯吃苦的人真的‘挺’多的,我不能因为照顾某一个人就让其他人不舒服,这样会破坏海军内部的团结和竞争……这样吧,您可以跟欧仁说,我已经知道他的想法了,请他继续努力,在海军再熬上几年,到时候我一定会提拔他的。”

其实,在过去的时代,欧洲各国的海军,一直都是贵族们的地盘,军官基本上都由出身上流社会的贵族子弟所充任,不管是英国还是法国都是如此。

这些贵族军官升迁很快,而那些水手和炮手,基本上一辈子也只能作为他们的部下默默无闻,可以说海军的阶级壁垒一点也不比社会其他角落差。

比如夏尔的远亲,那位大革命时代的法国海军名将路易-德-拉格什-特雷维尔伯爵,他就是在13岁的时候就加入了海军,然后在身为海军将领的叔父身边服役,2o岁出头就当了舰长,出头就成为了海军将军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身为特雷维尔家族成员的欧仁,想要在这个年纪就成为舰长也就很正常了。

可是这个规矩在现任的海军大臣阁下手里就没有那么好用了,这位大臣自己本来就不是贵族,对什么出身就没有那么看重了,相反,他雄心勃勃一直都希望重振法国海军的声威,所以很重视量才取人,也就是在这几年里面,很多颟顸无能的贵族军官被他投闲置散甚至强行退役,很多一直郁郁不得志的平民军官则得到了升迁这也正是大臣阁下在海军内部声望高涨的原因之一。

在这样的背景下,大臣阁下更加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私’人问题去随意提拔家世优越的欧仁-德-特雷维尔,破坏海军内部的气氛,影响其他人的积极‘性’。

这位大臣说了这么一通,本质上也就是说不行,可是夏尔却还是没有放弃。

“不瞒您说吧,大臣阁下,欧仁其实拜托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妻子,您也知道,姐姐一般都是疼弟弟的,如果我一无所获就回去,我该怎么面对夏洛特呢?”他十分热切地看着大臣,“夏洛特平常跟您也谈得那么高兴,您是她颇为依赖的朋友,虽然这个忙让您有点为难,但是我还是请您看在夏洛特的份上通融一下……”

夏洛特素来喜欢热闹,在嫁给夏尔之后,更加喜欢通过宴请宾客的方式来为丈夫扩大影响力,顺便炫耀自家的地位,而因为和夏尔的良好关系,以及欧仁的事情,海军大臣阁下也成为了夏洛特刻意拉拢的目标,几次宴请了他,而这位大臣也很知趣,非常捧夏洛特的场,于是两边的关系也由此变得更加融洽。

以夏尔的地位,这样说得确实有些低声下气了,更何况还搬出了自己的夫人,因此这位迪科海军大臣阁下也不敢语气太生硬,因此他犹豫沉‘吟’了一下,最后才摇了摇头。

“我真的很抱歉,夏尔,但是这真的不是我一句话两句话的问题,我们还是要按照规矩来,更何况这规矩是我自己定的我怎么能擅自破坏?我确实很承夫人的情,也愿意帮夫人的忙,不过军队的事情,夫人们最好还是不要‘插’手为好……”

他平常作风犀利,对夏尔说得这么委婉,已经是难得的好声好气了,他自酌说到这个份上,特雷维尔家族再怎么也不会坚持下去了。

可是他还是低估了夏尔的意志和决心。

“真的怎么样都不行吗?”夏尔再问了一遍。

大臣没有回答,反而很疑‘惑’地看着夏尔,因为按照政治圈的规矩,他既然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对方应该知道事情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才对,如果转开话题的话,那么大家都能够保全面子,可是他现在却还要追问,这可就有失大臣的体面了。

看着满面疑‘惑’的大臣,夏尔的笑容更加浓烈了。

“哪怕我为您做一点事情作为‘交’换?”

“嗯?”因为有些意外,大臣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镇定,然后看了看四周,最后才转回头来。

除了是个大臣之外,他毕竟还是一个政治家,即使心里想要拒绝,也想要‘弄’清楚对方开出的条件到底是什么。

“那您打算做什么呢?”他低声问。

“其实……您现在很为一些事情苦恼吧?”夏尔不慌不忙地问对方,“比如船只的生产?比如运输保障?比如工人劳力?”

一听到夏尔这么说,大臣的脸‘色’马上就稍微变了变。

“这些事情确实有些麻烦人,您……您想要帮我解决吗?”

自从上台之后,大臣一直宣称要扩张海军规模,为帝国打造强大的舰队,他也为此努力了很久,争取了前所未有的庞大预算。

不过,想要扩大舰队,不光是有钱就够的,还要有足够的工人和工程师来建造战舰,考虑到未来的战争,保障后勤的运输舰也十分重要,所有的问题纠结在一起,也让这位大臣烦心了很久。

他原本是‘波’尔多的船主,在他上台之后,除了国营的那些战舰船坞继续开工之外,还把大量订单撒到了自己和亲朋好友们的船厂当中,可是就算是他们开足马力,也还是难以满足海军的需求。

可是因为帝国建立以来,各项建设如火如荼,劳动力突然变得紧俏了起来,一下子又没办法大量扩产,更让大臣烦心的是,因为夏尔这个‘交’通大臣的缘故,各地的造船厂和船运公司又搞了一个海运联合会,一下子他又难以‘插’手其中,无法利用这些人手中的资源来为自己的海军计划出力,只能干着急。

‘私’下里大臣阁下也几次想过要通过某种方法将这些人纳入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可是碍于夏尔的权势他又不敢说出来,只好任由现状持续。

可是当夏尔这么说的时候,他又看到了一些曙光

“您的意思是……”

“我跟您说老实话吧,最近因为帝国的财政问题,和备战的问题,铁路的建设将会暂时放缓一小段时间了。而在这段时间内,大量的劳力和工程师将会闲置,而我现在就在想,怎么为他们找到一个谋生的地方考虑到即将到来的战事,国家的兵工厂和‘私’营的军需工厂将会优先得到补充,不过……海军的利益似乎也不能忽视。”夏尔不紧不慢地说。“如果您需要的话,那么我会想办法满足您的要求的。”

虽然夏尔的语气很平淡,但是这位大臣听来却犹如福音布道一般。

“我们当然需要!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看样子您真的需要了,那好,我知道了,我会让人安排的,现在劳工的安置已经在我们部里的讨论日程当中了,如果有我的授意的话,相信很快就能达成初步的计划。”眼见海军大臣阁下如同预料当中那样雀跃,夏尔忍不住笑了起来,“现在时间不等人,我们得尽快办才行。”

“是,是该尽快,最好马上!”海军大臣马上附和,“夏尔,谢谢你!”

本来,劳工荒的一大原因就是各地的铁路建设吸纳了大量的劳工,而如果帝国‘交’通大臣肯松口的话,那么这些劳工就能很好地满足海军的需求虽然他们之前的行业和造船不一样,但是这些人都是有经验的工人,只要经过短期的培训,应该很快就能投入到海军的订单生产当中,大大加快他的计划。

显然,这些劳工的流动就是这位大臣的权力管辖范围之内,帮不帮忙只在他一念之间,如果他真的愿意这么做的话,那么看上去就算答应他的‘交’换条件,也并不亏。

不,不止是不亏,简直就是赚大了。

不过海军大臣没有想到,夏尔的优惠条件还不止这么一点而已,“另外,还有一件事……考虑到接下来的战事,帝国海军的作战任务和运输任务都很重要,而这又很需要商界的配合,因此我个人觉得海运联合会这段时间可以由海军代为监督管理一下,您看如何呢?”

海军大臣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一下子居然就做出了这么多优惠,一下子有些惊呆了。

他是知道底细的,夏尔搞的那个海运联合会和那个铁道联合一样,都是管理整个行业的钱袋子,而且其中的成员互相通声气,联系十分紧密,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肯一下子全拿出来。

“夏尔……”他忍不住长叹了口气。“您其实不用做这么多的吧……”

“那么,我可否认为,您已经决定让欧仁成为舰长了?”夏尔笑着反问。

“当然了,您跟我说出来这些话之前就已经预料得到了吧。”大臣耸了耸肩,然后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现在倒还觉得您的要求太低呢!‘交’出这么多东西,只为了让堂弟去出生入死……”

“欧仁是自己要求去冒险的,我只能答应他。”夏尔笑着摇了摇头,“当然,这两件事都是临时的,铁路迟早要重新全面开工,海军也不能一直管一个商业组织,您说是吧?”

“嗯,临时的,我知道,这就够了。”大臣干脆地点了点头,然后向夏尔伸出了手来,“就这么办吧夏尔。”

夏尔也伸出手来,和对方握住了。

他之所以做出这么干脆的让步,倒也不是只为了让自己的堂弟、让自己的妻子开心而已,而是他认为现在真的有必要这么做,有必要全力配合海军的行动。

而且,某种程度上,他很欣赏这位海军大臣阁下。

他虽然也贪婪,也钻营,也谋求权位,但是他同样有目标,有野心,并且愿意为自己选定的事业去奋斗,而且真正坚持了下来。和自己的某些同事不同,他将权位看成了施展抱负的工具和手段而不是目的本身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夏尔所认为的自己。

也正是因为这点暗中的惺惺相惜,他才会这么慷慨地对这位海军大臣做出这么多让步即使没有欧仁的事情,他也早就准备做这些了,欧仁的事情只是顺带为之而已。

另外,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别的安排。

“对了,大臣阁下,我今天还要跟您引见一个人,请您多多照顾他一下。”

“还有谁?”虽然有些惊诧,但是现在大臣阁下的心情很好,“让他出来吧。”

“他就在这儿。”夏尔指了指站在旁边的菲利普。“请容许我跟您介绍一下他……”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