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处境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处境


                在听到了皇后陛下的命令之后,这位‘女’官略微有些惊愕,因为她明明隐约听见刚才特雷维尔大臣阁下和皇后陛下是在发生争吵。。: 。

可是,既然皇后陛下已经这么说了,她也不想坚持了。身在宫廷当中,她当然懂得一个道理不要多管闲事,不要违抗命令。

皇后陛下和大臣阁下就算发生什么争吵,也不是她能够干涉的,甚至有可能是知道得越少越好。

“是,陛下。”她马上躬身应了下来。

不过,她毕竟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另外补充了一句,“陛下,我就在‘门’外面等候,如果您等会儿有需要的话,只需要叫我一声就行了。”

“知道了,你出去吧。”皇后再下了一次命令,然后她马上转头离开了房间,又重新拉上了‘门’。

等到‘女’官离开之后,皇后陛下仍旧眉头紧锁,冷冷地看着夏尔,显然余怒未消。

而夏尔这时候也缄口不言了,暗地里平复他‘激’动的心情。

他也知道,不管有什么理由,他刚才的行为确实有些造次,虽然他并不后悔,不过他现在身在宫廷当中,‘门’外还有人监视,可不敢再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如果等下真的搞成冒犯皇后陛下的罪名的话,那可会成为大新闻,肯定要灰头土脸。

不过,从皇后没有最后同他翻脸的表现来看,她应该还是不想彻底和自己闹崩,既然她还存了这样的念头,那么挽回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自然也是有希望的。

“您说……我还不明白自己的立场,要我明白事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之后,皇后才终于恢复了镇定,然后反问夏尔,“那好,您想要告诉我什么事理?告诉我忍耐吗?眼看着丈夫‘花’天酒地却不置一词?”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陛下。”虽然心里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夏尔当然不能承认了,他虽然要给皇后喂下一杯苦酒,但是为了照顾她的心情,最好还是要加上几勺糖,“我只是说,您需要审时度势,不能够在地位还不甚稳固的时候,就让皇帝陛下或者其他人为难……因为那样的话,最终为难的人将会是您。”

“这还不算一个意思?”皇后陛下显然听得出夏尔婉转的话,顿时就瞪了他一眼。

“不,这当然不是一个意思了……陛下,您现在虽然势单力孤,只能对某些事情不置一词,但是您毕竟是帝国的皇后,您享有着您的应有权利和荣誉。”夏尔字斟句酌地对着她解释,“只要您继续履行皇后的职责和义务,稳固您的地位,那么,在最终,随着时间的流逝,您将获得每个人的尊崇和认可,并且得到您应有的影响力,而到了那个时候您就可以按照您的喜好来伸张您的心意了……这期间,差的只是明智的举动和一点点努力而已。”

“要忍耐……”皇后轻轻地抿了一下嘴‘唇’,在鲜红的‘唇’上留下了一个细细的齿印。“意思就是看着你们的胡作非为还不置一词吗?用卑微的退让和视而不见,来换取所谓的皇后的荣耀?如果是这样的话……”

“陛下,您不是在法国受苦!”夏尔有些着急了,马上就打断了她的话,“我看得出来,现在的您还是愤愤不平,把自己当成一个外国人,一个不幸被命运强行驱赶到法国来的‘女’子,觉得自己不应该来到这里……可是恕我直言,这种悲剧‘性’的心态只能让您抑郁不安,让其他人也深感烦恼!现在,您已经结婚一年了,再去想过去已经没有意义了!您只能照着现在的路一直走下去,所有的区别,只是走得好还是走得不好而已!”

一瞬间,皇后陛下的脸‘色’变得十分苍白。

夏尔说的话,虽然十分尖刻,但是却确实是实话,也正因为是实话,所以才让人这么难受。

趁着她现在还没有情绪再一次崩溃,夏尔马上继续说了下去。

“没错,现在您倍享尊荣,可是这不是您就可以安枕无忧的时候,正如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您的地位还不是特别牢靠……因为您还没有尽到皇后对国家最伟大也最重要的责任为这个国家留下一个继承人,是的,您没有做到这一点的时候,地位就是不牢靠的!您想想吧,过去的那位皇帝陛下,曾经因为没有子嗣而休弃了一位皇后,难道您想要遇到同样的危难吗?”

在过去的帝国,拿破仑皇帝以“没有子嗣”作为理由,和约瑟芬皇后离婚,诚然这不是唯一的原因,约瑟芬皇后早年对皇帝的背叛一直都让皇帝耿耿于怀也是重要原因,但是这个却是最为好用的理由而如今,这个理由似乎也可以照搬到现任的皇后陛下身上,至少夏尔可以让卡洛娜皇后相信这一点。

从卡洛娜皇后惨白的脸‘色’来看,夏尔也相信他的恫吓达到了应有的效果。

的确,卡洛娜皇后来自于一个没落的王族支系,虽然有个公主的头衔也有辉煌的血统和历史,但是母家是没有任何权力保障的,某种意义上和约瑟芬皇后是一样的,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如果真的要被抛弃的话,甚至没有任何抵抗能力。

而这肯定不是卡洛娜皇后想要面对的结果她已经抛弃了这么多东西,选择嫁给一个年级几乎和她的父亲差不多大的男人,所为的不就是皇后的头衔和荣耀吗?如果最后连这个都失去了,那么她的一生岂不是成为了一个悲剧‘性’的笑话?

这一点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她无论怎么样,也要保住皇后的名号(以及未来有可能的皇太后名号),因为现在她的一生实际上也只剩下这么一些东西了。

“现在您看到了您的处境了吗?没错,鲜‘花’着锦,光彩照人,然而‘阴’影就潜伏在光彩当中,随时准备拖住您……”带着一种奇特的畅快感,夏尔有意放慢了语速,继续说了下去,“陛下已经四十多岁了,恐怕他会很着急这个问题,也需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不然的话……”

“你以为我不想早点做母亲吗?!还不是……谁能想得到呢!一年了……”夏尔这个意味深长的结语,惹得皇后陛下又是怒气勃发,然后她骤然发现自己有些失态,脸上微微出现了一丝红晕,然后马上闭上了嘴。

夏尔这下明白了。

皇后陛下如此痛苦和失态,并不仅仅因为丈夫出轨背叛这么一个问题而已,相反,她很聪明,在经过一年的婚姻还没有怀孕的迹象之后,她隐约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所面临的一个恐怖境地正因为意识到了这一点,她的愤怒和焦虑才会这么无可抑制。

虽然年轻,有着年轻人所常有的心浮气躁的‘毛’病,但是她绝对不是一个蠢人。

这倒是真不错啊……夏尔心里冷笑了起来。

既然已经烧起来火了,那就不妨烧得更加旺一点吧,好好吓唬一下这位皇后陛下。

“而且,陛下,您想过没有,就算皇帝陛下对您的爱超过了对子嗣的渴望,您就一定安全了吗?”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温和的笑容,仿佛是在怜悯一样,“您想想看,如果陛下没有子嗣,就……就承‘蒙’上帝的召唤的话,到底会发生什么呢?您是知道的吧?他的旁系血亲,‘波’拿巴家族的亲王就会继承皇位,而您呢?您到时候应该拥有什么样的地位?又应该如何自处?您想想看,那时候继承皇位的亲王肯定是成年人,一个成年人面前,您……您这一个前朝皇后,地位究竟是牢靠还是尴尬?他又该怎么看待您呢?我想在历史上,可能也不乏例子的吧。”

在中世纪的历史上,确实出现过不少国王无嗣而终,亲兄弟或者旁系堂兄弟继承国家的例子,而这些事例里面,前朝国王的王后,通常下场都不那么美妙比如英年早逝的弗朗西斯二世,他少年时代即和苏格兰‘女’王玛丽结婚,然后他早死之后,亲弟弟继承了王位,而玛丽王后也不得不离开了法国,并且另外结婚,最后沦为了英国‘女’王的阶下囚,走向了悲惨的一生。

用这样的例子来吓唬皇后陛下,显然是十分有效的。

她必须知道,不管热衷不热衷于权力,她都没有别的退路可走,只能想尽办法保住自己现在所得到的一切,如果失去的话,那么她这一生不说走向终结,至少肯定也是失去意义了。

“事情……事情并没有糟糕到那种程度。”因为年轻人的傲气,皇后陛下尽管呼吸急促,但还是强自镇定,“您不用吓唬我。”

“不,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历史上这种事例很多,拿破仑皇帝确实废过皇后,而有很多王后也确实因为没有子嗣王位旁落而受苦。不过,陛下,您……您的心情,我现在多少也能够理解一点了。”因为现在具有了某种心理优势,夏尔不慌不忙地看着对方,“是啊,您也不用着急,陛下现在毕竟还年轻,您终究还是有机会避免这一切的。而这就取决于您,您应该继续和陛下保持好关系,早点想办法拥有子嗣,免得到时候追悔莫及!”

皇后陛下这下已经无法再反驳夏尔的话了,只是瞪着夏尔。

而这种瞪视,只会让夏尔更加心情愉快。

他已经用平实的话说清楚了皇后的处境,也给她指路了。

“而我和夏洛特,也会帮助您继续努力,维持住您的地位。请您放心,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站在您一边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