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盘算

第一百一十二章 盘算


                尽管夏尔对皇后的态度、乃至于所说的话,都十分不符合一个臣子应有的礼节,不过到了现在,卡洛娜皇后陛下也无暇去注意夏尔的态度问题了。。: 。

因为夏尔的话犹如是凛冽的寒风,将残酷的现实送到了这位年轻的皇后陛下的面前,也让她原本深藏在心的担忧被强制‘性’地浮上了水面。

正如夏尔所说的那样,她现在虽然富贵荣华,但是不过是无根的浮萍而已,在真正的风雨面前恐怕经不起太多的摧折,而解决这个问题,也只能靠一位皇后的传统办法生下一个足以继承这个帝国的继承人,让自己依靠未来的帝国皇帝来稳固地位。

当然,光是靠生下孩子也是不完全足够的,她还需要朝廷当中有实力的人来为自己捧场,而夏尔的表态无异于是在保证,自己和自己的妻子夏洛特一样,一如既往愿意给皇后陛下鞍前马后效劳,让她可以真正地母仪天下。

在皇后陛下的注视下,夏尔慢慢地将自己的笑容收了回去。

“怎么样,陛下?这下我想您应该已经充分理解我所说的一切了吧?我想,如果您理智来看待我这些建议的话,那么您可以看出来的,其中只有好意没有恶意,真正对您有恶意的人是绝对不会说那些有可能让您不高兴的话的。”

皇后陛下的脸‘色’还是十分难看,甚至有些痛苦,但是至少没有刚才那样气愤难平了。

她皱紧了眉头,视线四处游弋,仿佛心绪十分杂‘乱’的样子,但是却没有找到任何依靠,只能忍受着内心当中的烦恼和煎熬。

“难道这是我的错吗?难道我不想为这个国家带来继承者吗?”带着一丝耻辱和愤恨,却又有一些郁闷和不甘。“你们这些指责我有什么意义?”

“没有任何人指责您,陛下,我也认为您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夏尔轻轻摇了摇头,“不过您也知道,世上的事情,很多是没有对错可言的,一旦您没有达到一些人的期待,那么这些人就会认为……您至少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

皇后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她想要说什么,但是最后却又什么都没说。

是啊,这种辩解又有什么意义呢?无论是丈夫的年纪,还是他‘私’下里放‘浪’的生活习惯对身体的损害,都无法成为自己没有达成义务的理由至少对世人来说就是如此。

理由毫无意义,结果才有意义。

她蓦然发现自己在这位大臣阁下面前显得太过于失态了,而她最不愿意的就是失去尊严。

“所以到了现在,我真的认为您没有必要再去干涉陛下的事务了其一,这会影响陛下的情绪,为您和皇帝陛下的婚姻生活平添风‘波’;其二,您不应该去做一些吃力又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情,这会让您显得不够明智。”眼见对方已经意动,夏尔继续说了下去,“您应该……应该努力同陛下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争取尽快……嗯……嗯……我想您是明白的。”

夏尔知道,事情说到这个地步已经够了,再说下去那就有污言秽语之嫌了,外面还有人看着,他可不敢真的闹出什么‘乱’子来。

“好吧,您说的我都知道了。”皇后重新板起脸来,让自己的语调也恢复了皇后应有的傲气和冷漠,“谢谢您的好意,我会仔细考虑您的建议的。”

当皇后这么说的时候,夏尔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这位皇后虽然很生他的气,但是终究还是有头脑的人,她明智地审时度势,发觉自己现在确实地位不稳,急需要旁人的支持,所以不管夏尔怎么刺眼,她还是要忍着‘性’子同这一家人来往。

夏尔不知道她是否真的会听从自己的建议,对皇帝陛下‘私’下里的风流事不闻不问,但是至少现在皇后不再会想刚才那样强令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情了。

皇后陛下若有所思地坐在沙发上,脸‘色’苍白一言不发,心事重重,而夏尔也知道,现在是自己告辞的时候了。

他再度躬了躬身,向皇后陛下行礼告辞,然后转身就往后面走。

正当来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又转回头去,然后对皇后陛下说了他最后一个建议。

“陛下,考虑到皇帝陛下如今的生活习惯和状态,我觉得您最好是为他选用一些名医,‘精’心调养他的身体为好……毕竟,到了陛下这个年纪,‘精’力和年轻时代真的没办法比了,也许您需要多做一些什么,才能达到目的,而且最好要尽快如果您希望我们来帮忙的话,我也可以暗地里为您去寻找良医推荐给陛下……您知道的,我会把一些都保密,然后做得妥妥帖帖。”

他伸出食指,虚指了一下自己的腹部,然后马上装作什么都没做一样,离开了这个房间,留下了面‘色’十分难看的皇后陛下。

最后一句话,一是为了继续嘲讽皇后陛下,二也确实是认真的,因为考虑到皇帝陛下如今的年纪,他的生育能力确实有些令人堪忧他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生育能力已经在退化,而且在原本的历史上,他的风流生活也让他的身体机能出现了不可逆转的退化,尤其是肾衰竭最后也要了他的命。

在之前的世界里面,虽然拿破仑三世皇帝和欧仁妮皇后生下了一个独子作为继承人,但是现在这个世界里面,一切都已经是全新的了,嫁给皇帝陛下的是卡洛娜皇后,谁又能保证一切都能按照原样来进行呢?更何况就算是当时,拿破仑三世也只和欧仁妮生下一个孩子而已,以后再也没有生出其他孩子。

也就是说,从逻辑上考虑,皇帝陛下和皇后陛下夫‘妇’两个人,是有很大可能‘性’真的留不下子嗣的。

这一点不可不防。

至少也要早作预备,而不能到时候慌了手脚。

带着这样的想法,夏尔以严肃至极的表情在枫丹白‘露’宫的走廊当中穿行,心事重重。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之前‘花’园当中的处处喧嚣现在已经变得低调了许多,经过宫室的散音之后,在夏尔耳中听起来犹如是地底下传来的呢喃一样,既尖利又令人心情烦恶。

西垂的太阳,将‘花’园中的树木和房屋的尖塔拉得很长,犹如是鬼影一样在旁边的窗户上摇曳,更加为傍晚的宫室增添了几分‘阴’森,恍惚间夏尔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一个离奇的幻境,而不是他之前住过一段时间的地方。

无论是古今中外,一个国家君主的继承权问题都是最为重大的问题,现在身为帝国大臣的他,不可避免地要被扯进这样的漩涡当中,参与到这种斗争里面。

好在这并不是当前最为紧迫的问题,他还有时间来解决。

带着这重重的思绪,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之前在枫丹白‘露’宫主持休整工程的时候,他住的是教皇当年的寝室,如今他当然不能够得到这样的待遇了,不过他现在所临时居住的房间依旧是位置极好的地方。

当他回到房间的时候,他发现他的堂兄菲利普也已经回来了。

因为之前惹出来的事,菲利普暂时卸下了自己之前的差事,又变成了一个闲人。而他自然也不甘寂寞,选择听从夏尔的安排,帮助他来做事。在夏尔来到枫丹白‘露’的时候,他也跟着来到了这里,不仅仅是作为宾客,而且还带着家里养着的马作为骑手参与到了这里的赛马会当中。

不过,菲利普虽然骑术还算是‘精’通,但是和那些专业的骑手当然还是不能比的,他参与赛马只是为了排遣一下无聊,顺便在大众面前‘露’‘露’脸而已,并没有奢望过要赢得什么比赛。

因为夏尔的面子,所以他和其他过来的人不同,在枫丹白‘露’宫当中也得到了一个休息的房间,就在夏尔的隔壁。

当夏尔回来的时候,他也结束了今天的比赛,回到房间来休息了,因为之前在赛马的时候‘花’费了太多的‘精’力,所以他现在也有些疲惫,一回到这里之后,换好了衣服就在休息。

可是还没有等他从疲惫当中完全恢复‘精’力,他那个担任帝国大臣的堂弟就让人将他叫到了自己那里去。

带着满心的疑‘惑’,他来到了夏尔的房间里面。

而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夏尔正坐在靠窗边的座位上面,看着外面‘花’园的落日景‘色’。

听到了脚步声之后,夏尔回过头来看着菲利普,然后笑了起来。

“菲利普,请坐!”

虽然他的语气和态度都十分温和,但是怎么都带上了一点点命令的态度。

而菲利普也遵从了他的话,走到了他面前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原本他是一个傲慢自大无所顾忌的人,可是现在在夏尔面前却再也没有了那种飞扬跋扈的样子,小心翼翼得仿佛就像是听训的学生一样。

这倒也很正常,菲利普虽然‘性’格不怎么样,但是毕竟脑子还算不错,他知道现在自己遭遇了挫折,虽然安全没问题但是前途已经风雨飘摇了,所以想要重新发达起来,也只有讨好这位妹夫才行。

“菲利普,今天玩得怎么样?”等菲利普坐定之后,夏尔笑着问。“有没有赢下比赛?”

“玩得还算开心吧……不过你也知道,我骑术只是马马虎虎,也没打算多出彩。”菲利普也同样笑着回答。“这种娱乐,以前我是‘挺’上心的,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热情了……”

虽然表面上漫不经心,不过他内心却在暗自嘀咕这位堂弟到底想要怎么对他。

自从上次在夏尔家中,夏尔表态说要带着他做事,可是这阵子他也没有被分派到什么任务,只能窝在家里吃喝玩乐而已,他虽然嘴上不敢表示意见,心里却已经有些亟不可待了,而今天夏尔将他带到了枫丹白‘露’宫,他的心又重新热切了起来。

也正是因为这种心理,他有意在夏尔强调,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玩物丧志的少爷了,已经做好了认真做事的准备。

而他的这种表态,夏尔自然也听得出来。

“哦?那还真是可惜……其实我也‘挺’想参赛的,就是没有那个余暇。”夏尔颇为从容地笑着,“不过,你这样也不错,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是时候要安定一点儿了,不能再和过去那样玩。”

那你打算怎么安排我呢?快点啊!

这句话菲利普没有问出来,但是他跃跃‘欲’试地看着夏尔,急切心理谁也不会看错。

“是啊,夏尔,经过之前的那些风‘波’,我现在想明白了……我不能再和过去那样生活了。我要认真起来,担负起家族的重任,不能再让父母亲失望了。”他看着夏尔,目光十分诚恳,“从今往后,我都会认真去做每一件事,把自己荒废的时间都补回来,就像你一样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听到了菲利普这番带着恭维和表忠的话之后,夏尔忍不住噗地笑了出来。

“你能这么说真是太好了,夏洛特和你父亲应该都会十分欣慰吧。不过,菲利普,你也不用灰心,现在你还年轻,还有太多的机会可以弥补之前的损失……”

夏尔故意拖长了音,把菲利普的胃口给吊了起来了。

“那……那你准备让我去做什么呢?夏尔?”尽管菲利普不想显得太急切,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夏尔一下子沉默了,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已经变成了金红‘色’,即将沉落到远处青山之下的夕阳,仿佛是在感慨美景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重新开口了,“菲利普,我告诉你一件事,你现在得守密。”

“好,我一定守密,告诉我吧。”菲利普感觉自己已经看到了曙光了,马上点头。

“过得不就,我们可能要去和俄国去‘交’战了,当然不是在国境线上打,而是一场远征,到俄国人‘门’口去打,这将是一场法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远征。”夏尔视线看着窗外,然后仿佛是梦呓一样低声说。“这将是帝国最为光辉的行动,帝国将会一扫之前四十年‘波’旁和奥尔良两个王朝的颓废气,以堂堂正正地姿态,让俄国人看到法兰西民族的威力……”

如果是一个热血青年或者军队的军官,听到了夏尔这样的话肯定是会十分‘激’动,可是菲利普不是,所以他反而有些惊疑不定。

难道是让我上战场吗?

这可不行!

菲利普顿时就有了一些慌‘乱’。

夏尔眼角的余光一直将菲利普的反应放在眼里,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

“在这样的伟大行动当中,我们特雷维尔家族是不可能缺席的我的爷爷将会作为远征军的主帅前往那里,而我们,也必须以各自的热忱参与其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证明自己配得上如今的地位,不是吗?别忘了,我们的先祖曾经参与了多少次战争!”

接着,他转回头来,坚定地看着菲利普。

“菲利普,在这样的重要关头,你能准备好为国家效劳吗?”

菲利普被夏尔这个问题给吓坏了。

他风流快活了这么多年,哪里想过要去战场当中打仗?又哪里肯去穷山恶水的地方吃苦并且冒生命风险?

而且看上去夏尔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这可把他给吓坏了。

“夏尔……我……我当然是热爱祖国,也是……也是想要报效国家的……”因为心里慌‘乱’,所以他现在说话也有点吐字不清了,“但是你也知道的,我是特雷维尔家族的长子,承担的义务……义务实在是太沉重了,我不能够去挥霍我的生命,我要继承和光大这个家族……”

他急忙地为自己寻找理由,生怕自己被妹夫和叔祖父给送到远方的战场上去。

而夏尔一直都沉默着,注视着他的窘态,心里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亏你能说出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不就是害怕去上战场吗。

“菲利普,先祖在期待着我们。”为了让菲利普更加紧张一些,他故意又加了一句。“难道你忍心让他们的在天之灵失望吗?你刚才也说,你想要告别荒唐的过去,认真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还有什么比报效国家更加有意义呢?”

“夏尔,我……我当然愿意报效国家,但是报效国家有很多种方式,没有必要非用参战不可!”菲利普慌忙地为自己辩解着,“再说了,你看,欧仁不是很希望去军队吗?你可以让欧仁去打仗,这不是正好随了他的心愿?而我……我可以留在法国,为你效劳,为我们特雷维尔家族的延续做出自己的贡献……”

“哈哈……”看到对方这么惶急的样子,夏尔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菲利普,别紧张了,既然你不愿意去,那好,我也不会‘逼’你的。”

说到底,这本来就是一个恶劣的玩笑,他原本就没打算过强行让菲利普从军参战不然的话,他的妻子和岳父可是饶不了他。

听到夏尔这么说,菲利普总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夏尔这时候突然话锋一转,“你的话也说的不错,就算不上战场,你也可以为国家效劳。”

刚刚惊魂稍定的菲利普,这下又紧张起来了,不过接下来夏尔给他的却是一个好消息。

“你也知道,打仗不仅仅是前线的事情,后方也十分重要,尤其是在这种远征国外的情况下,后勤保障更是重中之重,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夏尔从容不迫地说,“而身为帝国的‘交’通大臣,我天然就由义务去维护大军的后勤,这也是我刚才说过的,我要和爷爷一样,尽全力地去报效国家,履行我们家族的义务……”

维护后勤?难道是想要让我当军需官吗?这就是夏尔打算给我的安排?

天哪!这是太好了!

菲利普这下反倒是来劲了,一扫刚才的惊慌和‘阴’霾。

这倒也很正常,自古以来,军需官都是大‘肥’缺,尤其是这种大规模的远征战事,所要‘花’费的金钱简直难以计数,如果能够参与其中的话,那么天知道他能从中得到多少利益?更何况,到时候他还有大臣作为靠山,更加可以为所‘欲’为。

一想到这里,他的血液就沸腾了。

“夏尔,这一点你可以相信我……我可以帮助你报效国家,尽我的一切能力保障大军的军需供应……”

“如果让你负责军需,你能保证一定不出问题吗?”夏尔笑着反问。

这个问题确实让菲利普难以回答,他若回答不会,那显然是在自吹自擂,若是回答会,那还怎么跟妹夫求官?

“夏尔,世上没有一定不出问题的事情,所以我没办法跟你保证一切都毫无障碍。”斟酌了片刻之后,菲利普才跟夏尔回答,“但是我能保证,我一定听从你的号令,按照你的所有指示去做……只要你将事情‘交’代给我我都会用心做好。”

处在他的身份上面,这样说简直可以说是对夏尔卑躬屈膝了。

可是就算他这么说,夏尔也不敢答应,菲利普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又贪婪又目空一切,如果让他当军需官,那简直是把老鼠放进米仓里面。

要是贪财也就算了,可是军需如此重要,真要让他‘弄’出纰漏来,那可是多大的‘乱’子,就算是夏尔也不敢这么做。

“菲利普,军队的供应是十分紧要的事情,你半途出身很容易把事情半糟,到时候给大家惹来‘乱’子,我们谁也会出大麻烦……”夏尔摇了摇头,否定了菲利普的提议。

然后,他说出了这样的想法,“不过,我想,你可以作为监督官来为国效劳。”

“监督官?”菲利普有些奇怪。

“是的,现在既然已经战争在即,那么军需的生产和运输就是重中之重了,所以我要在部里面专‘门’设立一个部‘门’,来监督物资的生产和运输状况,并且时时向我汇报,以便让物资的运输保持通畅,但是这个部‘门’不会干涉具体的事务和物资分配。”夏尔耐心地跟堂兄解释,“可想而知,这样的部‘门’职务十分繁重,责任也十分重大,所以我想我必须安排可以信任而又有头脑的人去做,而我认为你就是这样的人……”

然后,他又加了一句。“如果你做得好的话,那么到时候陛下也会表彰你的。”

这确实是夏尔的打算,在战争爆发之后,后勤工作就会变得十分重大,而他必须想尽办法把一切都掌控在手里,物资的生产和运输当然是首要的环节,他必须让人帮助他来监督一切工作的正常运行。

菲利普的头脑不坏,而且最近他前途多舛,他肯定希望做出一点事情来重新挽回自己的声誉和前途,所以他应该会尽力帮助夏尔来达到目的更何况,他还是夏尔的亲戚,也十分方便监控。

虽然这样的职位菲利普肯定也会想办法捞一些钱,但是总比真让他负责军需供应要好,夏尔在最近观察了一下堂兄的表现之后,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夏尔说完之后,一直看着菲利普,等待着他的回复。

而菲利普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仔细想了想之后,又觉得这个安排不错至少他可以算是扫清了自己之前身上的那些标签,然后重新登堂入室了。

而且,从妹夫的表情来看,如果自己不答应的话,以后恐怕还得不到更好的安排了。

既然这样的话,他也不再犹豫了。

“好吧,夏尔,我一定都听你的!”

“那就好。”夏尔重新笑了起来,“我会在部里面给你安排得力的人手来协助你的,我们马上就干。”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