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八章 缘由与憧憬

第一百零八章 缘由与憧憬


                在万众的欢呼声当中,赛马会第一场已经决出了胜负,在这样狂热的气氛下,几乎每个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在比赛当中胜出的幸运儿,以及准备为他亲自颁奖的皇帝陛下。。: 。

因为从竞赛当中胜出,所以这位冠军十分高兴,不停地向四方招手示意,而皇帝陛下显然对自己猜中了赢家而倍感愉悦,同样笑容满面,在卫兵们的簇拥下,他一步步向前走去,吸引住了全场的目光。

而夏尔这时候却没有将注意力放在皇帝陛下和满场的喧嚣上面,反而现皇后陛下的神情好像有些不对劲。虽然她表面上面带笑容,看着前方,但是夏尔却能够现,她眼神十分涣散‘迷’茫,总感觉有一种疏离感,好像对今天的盛大场面心不在焉的样子。

如果是旁人,因为注意力都集中在陛下身上,所以不会怎么注意到皇后陛下,不会感觉她有什么异常,可是在夏尔看来,这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她不高兴夏尔以自己多年来饱经世故的眼光,在心里下了一个结论。

虽然他现在年纪轻轻,但是经过祖父多年的教导,经过了数年时间在政界的‘混’迹,早已经变得十分深沉,而皇后陛下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刚刚二十岁的‘女’子而已,纵使有意掩饰,也并不是那么难以看清情绪。

可是她现在身为一国皇后,享受万众的朝拜和仰视,处在她这样的环境下,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夏尔禁不住心生疑‘惑’了。

难道宫廷内生了什么事情了吗?他有些好奇地想。

毕竟,帝国的皇帝拥有如此巨大的权威,身为大臣的他,对皇家的事情了解得越清晰越好,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继续保持对皇帝陛下的影响力。

可惜的是,现在夏洛特因为怀有身孕在家静养,不再出入皇后陛下身边,所以他一下子没有直接的渠道去探究宫廷的信息。

不过,他除了夏洛特之外,倒也有可以在这事上帮上忙的人。

他不着痕迹从皇后陛下身上收回了视线,然后从栏杆边退回到了高台里面,在人们不注意的情形下慢慢地踱步到了一个人的身边,然后轻轻地扯了一下对方的衣袖。

全神贯注于皇帝陛下身上的对方,愣了一会儿之后才现夏尔。

“夏尔?什么事?”

这是一个穿着宫廷绣‘花’礼服的中年人,他也是夏尔之前的老相识弗郎索瓦-卡里昂,他的父亲是一个考古学家,跟着拿破仑皇帝去过埃及,给他留下了一个忠于‘波’拿巴家族的遗嘱,以及一‘门’伪造文物的手艺,他当年也曾利用这‘门’手艺为这群人筹集了不少资金,堪称是组织的功臣虽然这是完全无法透‘露’给外人的功绩。

不过,到了帝国重建之后,他再也不需要使用过去的手艺了,因为皇帝陛下让他当上了宫廷的总管,他也成为了陛下身边最为亲信的人之一。

这个中年人负责管理宫廷大小事务,编制陛下的日程表,他的头脑灵活,可以应付来自陛下和其他方向的压力,而他的‘性’格又十分沉稳,使得他明白怎么样在得到了这样的恩宠的情况下仍旧不至于让人嫉恨自己。

原本两个人的‘交’情还算是密切,不过在他成为陛下的廷臣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反而不再那么密切,至少来往变少了很多这也是必须的,没有哪个皇帝愿意看到自己身边的廷臣和大臣来往甚密。

正因为如此,所以被夏尔拉住衣袖的时候,卡里昂对夏尔的突然举动有些奇怪。

“我有点儿事情想要问您,希望您能够为我解除一下疑‘惑’……”夏尔一边挂着暧昧的笑容,一边打了个手势,表示这里不方便说话。

卡里昂看着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犹豫,但是最后眉头还是又重新舒展开了。

“好吧,不过我不保证我什么都能说。”

接着,他带着夏尔走下了这个高台,然后来到了高台的背面,这里有大片的旗帜迎风招展,也正好隔绝出了一个狭小的空间,而不远处又站满了卫兵,‘私’密‘性’和安全‘性’都可以有保证。

“现在可以说是什么事了吧?特雷维尔大臣阁下?”停下了脚步之后,卡里昂用一种略带调侃的语气对夏尔说。

“好啦,先生,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别用这头衔来开我的玩笑了。”夏尔耸了耸肩希望我毕恭毕敬地叫您卡里昂阁下?”

卡里昂没有回复,只是一直看着夏尔。

“好吧,如果您希望严肃点我倒也没什么不乐意的。”夏尔叹了口气,“不过您不要害怕,我不是来给您找麻烦的……”

“我觉得你已经在麻烦我了,夏尔。”卡里昂冷笑一声,“在这种情形下你把我拖走,难免不会让人看见,到时候陛下在心里有什么不高兴,我们两个谁担当得起?”

“难道您现在就只能对谁都装作不认识,连打个招呼都要考虑陛下高兴不高兴吗?”夏尔有些不高兴了,“先生,您以前不是这样的人啊?”

夏尔这个反问,让卡里昂微微一窒,他想要反驳,但是临到口却又停了下来,神‘色’变幻不定,最后却只能长叹了口气。

“哎!我又比不得你们!你们可以当大臣,高官厚禄,我呆在陛下身边,不小心谨慎点怎么行?”

“谨慎当然好,但是也没必要怕成这样吧……”夏尔还是有些不满。

“……你是不知道啊……现在可是不同往日了,陛下终归是陛下,和我们是不同的。”卡里昂仍旧苦笑,“好吧,我们别谈这个了,到底是什么事,值得你这么特地把我拖出来问?”

“我只想打听一个事,一个小道消息。”夏尔重新微微笑了起来,“皇后陛下今天好像不太高兴……昨天也没有见她出来,她怎么了?是不是……是不是两位陛下吵架了?”

一听到夏尔的问题,卡里昂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僵硬了。他瞪着夏尔,好像有些不满。

“你问这种事做什么?”

“我就是要问问而已,毕竟陛下的家事也就是国家大事,作为大臣我不得不去关心一下。”夏尔毫不避忌地回答。“好吧,请告诉我吧,到底怎么回事?”

卡里昂仍旧皱着眉头,显然不想回答,甚至还有直接转身离开的意思。

“先生!您难道忘记了我们旧日的情谊了吗?”夏尔加大了声音,“别忘了,那时候我们同生共死,可没有什么人来帮我们!正因为大家一起度过了艰难时日,我可是一直将您当成是我应该尊敬和值得信任的前辈的,难道您真的忘记了这些友谊了吗?”

夏尔这既是动之以情,用旧日的情谊来感化对方,也是晓之以理,威胁对方如果再这样大家的情谊就没了,而这也给了卡里昂一个艰难的选择处在他的立场上,是很难抛开。

他犹豫了许久之后,最后还是勉强开口了。

“夏尔,这种事你知道不知道也没影响的啊……”

“可我就想知道。”夏尔打断了他。“卡里昂,你也不用跟我卖关子了,老实说,以我夫人在皇后陛下身边的地位,如果她在的话,我又何必来问你呢?现在只是因为她在家里静养,所以我不得不找您而已……不过,她总是可以去宫廷的,反正我迟早都能知道,那么早一点知道又有什么不行呢?”

因为夏尔这个理由说得有理,所以卡里昂最终不再坚持了。

“好吧……好吧……如果你想知道就告诉你吧,不过这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点儿常见的纠纷而已。你也知道陛下的个‘性’……那可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啊。”

夏尔定定地看着对方,心里好像明白了什么。“难道是……”

“对啊,就是这样。”卡里昂点了点头,“男人嘛,谁不能有点爱好呢?虽然皇后陛下千娇百媚,可是老是呆在一个‘女’人的旁边,久了谁不会想入非非,想要做点别的什么?尤其是,这还是皇帝呢……”

“也就是说,陛下暗地里去找了情人?”夏尔已经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然后被皇后陛下知道了?”

虽然初听之下有些惊诧,不过夏尔仔细想一想倒觉得这事真的很正常,和伯父拿破仑皇帝一样,现在的皇帝陛下也是一个风流成‘性’的人,当年年轻的时候身边就经历过多次的罗曼史,情‘妇’数人,还留下过‘私’生子。

这样一个风流惯了的人,成了皇帝之后,又怎么可能收住心?虽然新娶了一个年轻妻子,不过在一年之后,怎么也不可能有之前的浓情蜜意了,因此‘私’下里作出点什么事情来还真的一点儿都不奇怪。

“你说得对,大概就是这么回事,皇后陛下对陛下的行为有些生气,这阵子一直都不怎么理会。”卡里昂又叹了口气,“不过您看,这种事社会上不是很多吗?”

“我想也是……”夏尔随口回答对方,脑子仍旧在高地运转,“不过陛下没有在想办法解决吗?”

“谁说没有?陛下还是很喜欢皇后的,这阵子他都在试图哄他的小妻子欢心,我想过阵子她就该消气了……”卡里昂说到这里,有些促狭地笑了起来,在这一瞬间摆脱了廷臣的身份,‘露’出了一点点自己当年的诙谐‘性’格,调侃起了皇帝和皇后,“按我说啊,陛下这样已经做得够贴心了,现在有谁不这样呢?夏尔,难道你不这样吗?”

“我……我不是这样的人。”夏尔强忍着尴尬回答。“好了,您说的我大概明白了……”

“怎么样?平平无奇的琐事吧?你又何必往深处探究呢?”卡里昂重新变得严肃了起来,“总之,我现在跟你说的东西你千万要保守秘密,不要到处‘乱’传,不然陛下不高兴我也帮不了你啊。”

“这个我知道的。”夏尔心里默默记着对方刚才说的话,“我想,皇后陛下应该很容易就能认清现实。”

“管她呢!自古以来做皇后哪有只享受不吃苦的?她受得了就受,受不了就自己忍耐吧,反正过几年我就要退休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卡里昂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似乎很疲惫一样,“我倒恨不得马上就退休。”

“您这话说出去,恐怕得让多少人气得不行啊。”夏尔忍不住笑了出来,“您的位置可是有好多人眼馋呢。”

“眼馋?他们是没真正做过吧,只要真做过了,谁会眼馋这个啊?老弟我跟你明说吧,这事太累,谁也没办法一直干下去。再说了,谁又愿意一直小心翼翼地伺候人呢?”也许是因为压抑了太久了缘故,和夏尔聊了一会儿之后,卡里昂也丢开了之前的严肃面具,向夏尔大吐了真心话,“你根本没法儿想象那种压力,时时刻刻和皇帝呆在一起!要是惹得他一个不高兴了,那就惨了,要是哄得他开心了,又是应该的,没人会感谢你!这工作我就不信有人喜欢。”

他一边说一边叹气,而夏尔眼窝深陷,就连头都‘花’白了不少,显然他这话是真心话,这份官职和工作对他来说既是光荣,也是巨大的压力。夏尔看得出来这是真心话,他是真的觉得累了。

不过夏尔倒也明白,对方突然在他面前大吐苦水,到底是有什么样的用意……

“这么快就畅想退休生活了吗?你的年纪还没那么老吧……”他有意调侃了一句。

“我又不像你们,各个有雄心壮志,现在帝国已经重建了,你们又把国家稳定下来了,还有我什么事?我能早退休就早退休算了……玩玩我的那些收藏,顺便自己手痒了再做点儿古董玩玩……”

“那么你在陛下身边这么久了,他应该会给你安排好退休的出路吧……”夏尔的语气愈神秘兮兮了,“这一点我是不会怀疑的。”

“我想也是,陛下是个念旧情的人,他不会对我不闻不问的,头衔,荣誉,金钱,恐怕该给的都会给我。”卡里昂笑了笑,“不过也没谁会嫌自己退休的时候钱少吧?”

“我明白的。”夏尔点了点头。

他确实十分明白。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