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百一十章


                虽然为了接待大使,这里的人都已经被驱赶开,只有夏尔等三人在场,但是大使的慷慨‘激’昂仍旧极有气势,犹如是在议会讲坛上侃侃而谈的辩论家一样。≈

不过,他滔滔不绝的言辞,其主旨却是十分明确的就是以各种方式劝说皇帝陛下不要听信英国的‘花’言巧语和俄国为敌,而且保证俄国人绝对不会对他有任何恶意,甚至还默许法国可以按照皇帝陛下的想法在欧洲任意行事。

他们自然看得出来,这位大使先生想方设法地在他们面前抹黑英国,挑拨离间,目的肯定是极为不单纯的,如果皇帝陛下和夏尔在此表示附和的话,恐怕在英国的俄国外‘交’官员们也会拿这个来做文章。

不过,就算是有这样的险恶用心,大使能够做出这样的表态也是绝对异乎寻常的要知道虽然这个年代大家都不把条约太当回事,但是肯落实到纸面上、宣称可以签订密约,仍旧是一种十分罕见的表态,可以说沙皇是准备用自己的外‘交’信用来作为抵押,‘交’换法国默许其自由行事。

沙皇陛下下的血本之大,确实乎了他们的想象。

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俄国人开始放弃把法国人当成大敌、转而把英国人当成最大敌人的表现。他低声细雨所提出来的一切,实际上预示着俄国人外‘交’大转向的惊雷。

在历史上,自从七年战争期间沙皇彼得三世突然反水开始,俄国人就把法国人当成了欧洲大6上的大敌之一,以阻挡法国在欧洲的霸权为己任,在大革命之后苏沃洛夫率军进攻共和国、并且和拿破仑皇帝‘交’战那么多次,正是这种战略的结果。

而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因为经过英国人的实力扩张之后,俄国人现他所面临的最大威胁已经换了一个随着英国人对印度的彻底征服和对中亚的渗透,俄国原本安全的东部腹地已经开始受到隐隐的威胁,并且扩张也受到了阻碍。

在这种时候,俄国人改弦更张,转而和旧日一直关系很差的法国寻求妥协,然后和英国人开始主要对抗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可想而知,英国人现在也同样会对俄国人的扩张十分敏感,只要俄国人在中东和中亚南下扩张,就一定会触动他们的神经,让他们怒不可遏,甚至有可能会引英俄之间的直接对抗而如果法国也追随英国参与到这种直接对抗当中的话,后果显然将是灾难‘性’的,甚至可能前功尽弃。

而在俄国人看来,这样也是十分符合法国人的利益的法国人在滑铁卢战役之后被压制了那么久,他们难道就不想要摆脱各大国的敌视然后重新追逐旧日的梦想吗?只要俄国人愿意坐视他们去追逐自己的利益,他们就可以少很多阻力,应该会很高兴的。

而且在他们看来,路易-‘波’拿巴经过了伯父的教训之后,也未必再有和俄国人乃至整个欧洲对抗的决心了。

当然,不管他们用心如何,这一切还是要取决于法国皇帝到底接受不接受。

在说完之后,大使一边殷切地看着皇帝陛下,一边仔细地察言观‘色’,小心翼翼地从他的任何表情变化里面揣摩对方的想法。不过因为皇帝陛下实在心机深沉,所以他倒也看不出来多少眉目。

在等待当中,他的心里也慢慢地变得焦急了起来,虽然心里有把握但是却又唯恐有个闪失。

仿佛是有意让焦急继续灼烧他一会儿似的,过了许久之后,皇帝陛下才悠然开口。

“大使先生,无疑,我是真心希望两国友好下去的,虽然之前的风风雨雨让我有些为难,虽然我们两个家族之间曾经有一些不太友好的来往历史,但是我还是想要让两个伟大国家站在一起,沙皇提出的这个提议,确实很能够打动我。”他语气越低沉,似乎有些唏嘘也有些如释重负,“我一直都相信一个原则,一个国家,尤其是一个大国,应该有不受干涉地执行自己政策的自由,也有权利要求别人给予它足够的尊重,所以我愿意尊重俄国的一切行动自由。”

这真是太好了。终于听到了皇帝陛下表态的大使,终于大喜过望,脸上闪过了掩饰不住的喜‘色’。

“好了,现在我们的态度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那么,我们的行动自由能否得到足够的保证?”皇帝陛下颇为凝重地看着对方,“我的意思是,如果法国在自己的边境线上要求一些符合历史和常识的变动,俄国能够不加以干涉吗?”

这个人果然是想要向外国扩张领土的大使心想。

虽然这对俄国来说并不是乐于看到的情况,不过某种意义上也是好消息,只要法国对着邻国开始谋求扩张,那么他就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那时候俄国所面临的压力就小很多了,甚至那时候是法国有求于俄国而俄国人居于主动。

“如果当其冲的那些国家对此没有意见的话,我们不会强加干涉。”没有经过任何的犹豫,大使颇为圆滑地做出了一个保证。“您可以和当事国商讨边界的变更,或者其他任何问题,我们俄国绝对不会施加干涉。”

“能把这一点落实到文字上面吗?”皇帝陛下微微点了点头。

“当然了,陛下。”大使不由得再度‘挺’起‘胸’膛,“我是俄罗斯帝国的特命全权大使,我有足够的权限代表沙皇陛下签字。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们近期就可以签订这样的协定俄国将用自己的全部实力来保障协定的实施。”

“好吧,既然您都说到这个地步了,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好质疑的了。”眼见大使做出了最后的保证,皇帝终于放下了最后的防备,“您这阵子可以住在这里,我会让人和您详细来谈判条约的细节,我们争取在近期内就达成一个协定嗯,既然是在这里签订的,那么那就叫它枫丹白‘露’协定吧。”

“十分感谢您的慷慨,陛下!”大使躬身行礼,“我随时准备和法国签订协定。”

“那好,您先休息一下吧。”皇帝抬起手来,示意他可以告辞离开了,“图尔戈侯爵会为您安排谈判人员的,到时候您可以从中得到我们的一切立场当然我也希望您能够以诚实而正直的态度来向我们摆明一切立场。”

“绝对如此,陛下……”带着满面的笑容,大使抬起身来,然后转身跟着进来的‘侍’从离开了。

皇帝陛下一直都以严肃的表情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彻底消失不见的时候,才突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这家伙还以为摆‘弄’了我们一番!上帝会证明到底谁更蠢的。”

他的笑容很大,在房间当中回‘荡’,显然心情大好。

而这种笑声里面,在愉悦当中也带着一丝让人不寒而栗的‘阴’森。

“他们看来是打定主意要动战争了。”夏尔附和了皇帝陛下的话,“只要他们动了手,那么他们就是打破平衡的一方,那时候我们做什么都名正言顺了,陛下。”

“对,你说得对。”皇帝陛下满面笑容,“那时候我们就可以以说得过去的理由去讨伐他们了!”

接着,他直接从宝座上站了起来,然后颇为‘激’动地挥了挥手,“你去安排人,继续跟他谈判,让他看到法国的诚意和善意,让他看到两国的友好!一定不能让俄国人在最后时刻停下来……等到最后一刻的时候,我们再让他知道厉害!”

“明白,陛下。”夏尔躬身行了一个礼。

大使的想法其实是很有道理的,现在和俄国对抗、把它变成自己的敌人并不符合法国的利益,然而他忘记了一点,不符合法国利益的事情,未必不符合‘波’拿巴家族和它的大臣们的利益。

‘波’拿巴家族需要用一种‘激’烈的方式来博取威望,得到军队的欢心,也需要维持和英国人的关系,为此哪怕让无数法国青年葬身于荒野也在所不惜。所以大使的盘算从一开始就只能得到皇帝陛下完全出自于虚情假意的回答。

皇帝陛下兴致高昂,显然逗‘弄’那位大使既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也很能满足他的报复心。

“他们将在末日到来的那天还兴高采烈!”最后,他以这样一句话作为了结尾。

带着同样的兴奋感,夏尔也离开了这个房间,不过正当他打算回到宫廷给自己安排的房间休息一下的时候,一个宫廷的‘侍’从‘女’官却叫住了他。

“皇后陛下想要召见您,大臣阁下。”她以毫无感情的语调说。

“召见我?”夏尔先是有些疑‘惑’,但很快恢复了镇定。“好的,请带路吧,‘女’士。”

枫丹白‘露’宫经过修缮之后,皇后陛下将其中的几间房间选做为自己的生活区并且亲自加以布置,而这位‘女’官就将夏尔带到了的会客室当中。

和外面的堂皇富丽不同,这里布置得十分‘精’巧,选用的都是淡‘色’的铺陈,同时用大量的壁画贴纸绕在四周的墙壁上,再加上一些珍珠夹杂在‘床’边,看上去‘色’彩鲜‘艳’但是又没有那种炫耀贵气的感觉。

而穿着一件宫廷长裙的皇后陛下,就端坐在壁炉前的沙上,年轻而白皙面孔十分平静,看不到任何的异样表情。

“陛下。”夏尔一看到她,马上躬身行礼。“我奉您的宣召来了。”

也许是皇后陛下吩咐过的缘故,她的旁边没有人,四周也十分安静,甚至就连窗帘都被拉下来了,光线有些黯淡,夏尔倒不担心皇后陛下想要对自己做什么,不过这种安排确实让他感觉有些奇怪。

“特雷维尔先生,很高兴能再见到您。”皇后陛下轻轻地朝他点了点头,“真遗憾夏洛特不在这里,我很想念她。”

“夏洛特也很想念您,陛下,她真心希望能够多陪伴在您的身边。”夏尔笑着向她回答,“只是这一切她也无可奈何……她想要等身体状态稳定下来之后,马上到您身边来看看。”

“怀了孕就不用说得这么凄凉了,先生,这不是好事吗?”皇后陛下冷淡地回答,“夏洛特能够再多有一个孩子,这是好事,我怎么敢耽误一个母亲的快乐。”

“您真是宽宏大量,陛下。”夏尔听得出来,皇后陛下不太高兴,如果是之前的话,他可能还会以为她和夏洛特之间产生了什么矛盾,如今他已经知道答案了,所以也并不担心。

夏尔心里笃定,就没有去询问皇后陛下,而一阵沉默之后,皇后陛下终于忍耐不住了。

“想必您在疑‘惑’吧,为什么我将您特意叫过来了……”皇后陛下微微皱起了眉头,“其实我是有事情想要托付给您。”

“您尽管吩咐我就是了,没必要用托付这个词。”夏尔仍旧微笑着,“服从您的命令,是我们这些臣下的义务。”

夏尔的从容不迫,似乎更加让皇后陛下有些局促不安了。

“你们每个人都一样,说得倒是好听……”皇后陛下冷笑了一下,“做起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不,对您,我一直都是十分真诚的,陛下。”夏尔一点也没有因为皇后陛下的态度而担心,还是笑着回答,“您知道的,我从来没有对您说过一句谎话,也从来没有违背过承诺。所以,您可以一如既往地信赖我,我会以十足的热忱为您效劳的。”

“真诚,热忱……真要这样就好了。”皇后陛下的笑容里面多了一些无奈和痛苦,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好吧,废话我就不多讲了,我想要您帮我做的事情很简单请您帮我找到几个人,并且想办法让我和她们见见面。”

夏尔呆了一下。

毕竟还是年轻啊,明知道这样没什么意义,还是想做。

还不知道帝王的婚姻到底意味着什么。

“她们是指什么人呢?”夏尔低声问。

他的这个问题,不出意料地在皇后陛下心里带来了新的痛苦,毕竟要让一个年轻‘女’子承认这个现实确实有点难。

“如果我告诉您,她们,是指几位与我的丈夫有染的‘女’子,那么您会说什么呢?”皇后陛下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怒气,“没错,我就是想要见她们。好吧,您能不能帮我这个忙呢?”

“恐怕……这……让我有些为难,陛下。”夏尔犹豫了片刻之后,决定还是说实话,“能否让我请示一下皇帝陛下呢?如果皇帝陛下同意的话,我很乐意为您去做。”

“如果我想要通过皇帝陛下这么做的话,那么还有必要来找您吗?”皇后陛下又皱起了眉头,“您刚才还在说,我是一位皇后,并且您自己也说过很乐意为我效劳,难道您转眼间就忘记了自己的话了吗?”

“陛下,这是两回事……身为帝国的大臣,我不能主动去做对皇帝陛下有可能不利的事情。”夏尔耐下‘性’子跟她解释,“如果您跟皇帝陛下有默契的话,那么我很愿意马上为您完成心愿,陛下。”

“也就说您打算食言,不愿意为我这么做咯?”皇后陛下却没有理会他的躲闪,而是直接问。

因为最近的这些事,她的心情十分恶劣。

她想要做的事情,宫廷里面的廷臣是不可能满足她的这个心愿的,在外面的大臣们当中她又不认识几个人,而且那些人未必也有敢于这么做的权势,想来想去她也只能去向特雷维尔大臣寻求帮助了。

然而,短短几分钟她的希望马上就被打破了,这确实让她更加烦躁不安。

“如果您非要这么说的话,我也无话可说。”夏尔轻轻叹了口气,“但是陛下,请您相信我,我对您只有好意,我认为您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毕竟,不管怎么样,您都是帝国的皇后陛下,您的身份高贵,不必因为任何人和任何事而动摇。”

“我先是一个妻子!难道我连妻子应该知道的事情都不能知道吗?”也许是被夏尔勾动怒气了,卡洛娜皇后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再说了,您以为我会做什么吗?会杀人?错了,我不会那么做的,我只想‘弄’明白……只想‘弄’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难道这样也不行吗?您说我是皇后,我看这样的话我跟囚徒有什么区别?”

夏尔犹豫了一下,该不该跟她说实话呢?

“怎么?您想说什么就说吧!”也许是看出了他‘欲’言又止,皇后陛下直接说。

“陛下……我的话可能有些不中听,如果您真的想听的话,那么……请您千万不要对我生气,因为这些话都是因为对您的好意才会说出来的。”夏尔先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说吧!”皇后陛下不耐烦地问。

“如果您只想要这个目的的话,那么其实您根本没有必要去问清楚,因为答案其实可能不是您想的那样。”夏尔放低了声音,字斟句酌,“因为,您可能什么都没有做错,您尽到了妻子应该做的义务,您可能只是败给了天‘性’而已……没错,陛下也许根本没有减少对您的爱,他只是想要在别的地方泄一下‘欲’念而已,您可以对此漠然视之,因为这种泄是不会给您带来任何损害的。”

令夏尔失望的是,听到了他这样的解释之后,皇后陛下并没有任何的轻松下来的迹象,反倒是瞪大了眼睛。

“泄!?就为了泄,背叛了我吗?”她怒视着夏尔,就像是怒视着别人一样,“你们这些人,都是这样的人吗?人人都说‘波’拿巴分子怙恶不逡,我总算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这并不是‘波’拿巴或者哪儿家族错,”夏尔只能这么回答,“您可以在很多地方看到这种事情,比比皆是。”

皇后陛下的眉头紧锁着,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看得出来她在极力想要维持皇后的尊严,强忍泪水。

“法国人……法国人!”她小声地咒骂了一声,“这就是地狱的国度吗?”

夏尔没有再说话,任由对方泄心中的怒气,被背叛的怒火确实很难以让人接受,所以他也不敢多说什么。

直到好一会儿之后,皇后陛下才重新恢复了平静。

她抬起头来,眼睛里满是倔强,看得出来她本‘性’的刚强和固执。

“不管您怎么解释,我还是要亲眼来见证,来‘弄’清楚,所以我再次请您遵从我的吩咐去做,就像一位大臣对皇后应该做的那样,先生。”

“很遗憾,陛下。”这下夏尔没有经过任何犹豫,再度回绝了对方,“我还是请求您不要做出这样不明智的事情,您看得出来的……这于事无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甚至还有可能让矛盾出现‘激’化,其实您对此不闻不问可能是最好的。”

“听我的还是听你的?”皇后陛下加大了音量,“您忘了我们的友谊了吗?”

夏尔有些不耐烦了,他确实不喜欢在这个年轻的皇后陛下面前低头。

“如果是友谊的话,那就没有高下之分,我们应该互相热忱地看待对方,陛下。”他的语气里面也多了几分生硬。

“好,好……好得很,就连你这样的人也背弃我了……我是彻底的孤家寡人了……”皇后笑了起来,但是显然生气到了极点,“没关系,我受得了,我的‘性’格比你们想象得要坚强太多了。”

然后,她冷然看着夏尔,“那位俄国大使先生,现在还在枫丹白‘露’吗?”

“是的,最近他将作为客人一直待在这里。”夏尔回答。

“哼……你们都已经做到那个份儿上了,还要跟他笑脸相迎,不觉得卑鄙吗?”皇后尖刻地问,“别以为我不知道!”

夏尔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显然他是不在乎“卑鄙”的评价的。

“你们自己卑鄙就算了,还要拖着我来陪你们演戏……真是让人难受。”皇后怒视着夏尔。

“恕我直言演戏,正是皇后这份职业的一部分。”夏尔耸了耸肩,“在这件事上是如此,在别的事情上还是如此。”

“那么……如果我不演呢?如果我让大使知道了别的什么呢?您能承受后果吗?”皇后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显然心情十分‘激’动。“如果他知道的话,你们就前功尽弃了吗?你们的卑鄙勾当,就变成了笑话……”

这下夏尔终于不再平静了,他也抬起头来,平静但却冷淡地看着对方。

“陛下,您在开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皇后陛下打断了他的话,“我告诉你,我是动真格的,我就是在威胁你!别以为我会把你们的勾当当回事,如果你不按我说的做,那么我就按我想的做,按我的良心去做。”

见鬼的良心!当了皇后还想要那个?

夏尔没有回答,还是一直冷冷地看着对方。

气氛一下子变得更加冰冷。

夏洛特让他对皇后陛下好点,夏尔也确实希望这么做,可是当这位皇后真的对自己颐指气使的时候,他才现,他确实没有办法一直这么谦恭。

某种意义上,虽然路易-‘波’拿巴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他终究能力值得敬佩,夏尔就算对他低头也并不觉得辱没自己,可是要对这个皇后卑躬屈膝……他确实是做不到。

是时候让这位皇后陛下明白一下自己的立场了。

“怎么?您这样看着我是什么意思?”皇后陛下并没有因为夏尔的态度而感到生气,反而因为‘逼’得夏尔失态而生起了一股报复的畅快,“这就是您对皇后应有的态度?”

“恕我直言……陛下……您有没有搞错什么啊?”因为心里有气,所以夏尔这下语气变得十分生硬了,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礼貌,而是一字一顿,甚至带上了一点威胁,“您难道忘了吗?现在的您,是法国的皇后陛下,而且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您以为您有什么优越吗?没错,您确实荣耀无比,但那是帝国给您带来的,而且随时都可能失去!如果我是您的话,就会好好安分,不要用这种愤愤不平的态度去对待任何人!您别忘了,如果不能为帝国,您甚至连皇后的尊荣都有可能保不住,在悬崖边上的不是我们,而是您!”

他这一通夹枪带‘棒’的威胁,让皇后陛下一下子呆住了,她没有想到这位文质彬彬的大臣,偶尔‘露’出凶相的时候,竟然是这样令人不寒而栗。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当年听到那些流亡者谈论的事情。

这就是那个在国内残杀反对派的屠夫的真面目吗?

“陛下,怎么了?”

这时候,因为房间内隐隐约约的争吵,外面的‘侍’‘女’马上推开了‘门’。

短暂的泄之后,夏尔马上回复了平静。

“如果您想要听一个诚挚的建议,那您就好好听听吧,我想对您绝对是极为有用的,也‘浪’费不了您多少时间。”

仿佛被他的视线所牵动一样,皇后对那位‘侍’‘女’招了招手。

“先出去。”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