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二章 教会与威胁

第一百零二章 教会与威胁


                在同内政大臣阁下谈妥了之后,特雷维尔夫妇又将巴黎大主教请到了自己家中,然后以含而不露的方式请求他高抬贵手,在教会里面施展自己的影响力,让菲利普闯下的祸事尽量消弭于无形当中。

而一贯精明、长袖善舞的大主教,果然也没有辜负这对夫妇的期待,在经过了短短时间的权衡之后,就决定遵照这对夫妇的请求,在教会内部把这件事压下去。

在他看来,菲利普-德-特雷维尔虽然莽撞,但是应该不是有意要和教会发生冲突,而从他之后惊慌失措、请求妹妹和妹夫出手相助的事实来看,他也确实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既然这位特雷维尔夫人已经表示自己将会让菲利普回家思过,那么主教也不打算追究下去了,说到底,他也不想和特雷维尔家族闹翻。

得到了主教大人的亲口允诺之后,夏洛特的心情显然好了太多,如释重负的笑容又重新飘在了她的脸上,她殷勤地招待着主教大人,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她的谢意和歉意——不管怎么样,夏洛特也是一个遵从传统的人,让教会蒙受这样的损失也确实让她心里过意不去。

因为两方在不动声色之间就已经达成了默契,所以现在气氛变得十分愉快,特雷维尔夫妇和大主教谈笑风生,算得上是宾主尽欢。

主教身处教会多年,在很多地方担任过神职,积累很多各地的奇闻异事,他有意在挑拣了一些有趣或者猎奇的故事讲给这对年轻夫妇听,让他们听得津津有味。

不过,令主教颇为疑惑的是,在他们谈天说地了接近一个小时之后,年轻的特雷维尔大臣阁下还是没有告辞离开的意思——他知道,这位大臣阁下位高权重,平常肯定也是忙碌得很,现在告辞已经算是得体而且礼貌了。

今天他在这里接待自己,本身也只是为了表个态度,给自己压力顺便给妻子撑腰而已,在自己已经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之后,实在看不出这位大臣阁下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要留在这里。

难道他们还有什么事情要我办?

主教心里闪过了一丝疑惑。

如果是真的话,那就太不得体了。他不是特雷维尔家族的仆从,没有义务为他们做所有事,现在他已经帮了一个大忙,这是给了人情,要是这边还要继续提出要求,那就是在烦人了。照他看来,特雷维尔夫妇应该不是这么不知道进退的人。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继续和特雷维尔夫人聊着天,而这时候夏尔又不再插话了,只是坐在沙发上,微微皱着眉头,似乎若有所思。

正当主教和特雷维尔夫人有说有笑地谈起他在南方的经历时,好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似的,年轻的大臣阁下终于开口了。

“主教大人,您的经历真是丰富,令我们大开眼界。不知道您有没有去过罗马呢?”

“罗马?”虽然主教一直在和夏洛特谈天,但是他一直都在关注大臣阁下,所以虽然大臣插话十分突兀,几乎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我去过罗马几次,不过基本上都是职务上的事情,所以没有在其他地方逛过,说不出什么有趣的经历。”

“罗马教廷本来就是最有趣的地方不是吗?我们听过不少有关于它的传说……比如博尔吉亚们,还有英诺森三世的故事。”夏尔笑着回答,“这些故事都让人觉得十分有趣。”

“这些都只是古代的传说故事而已,有些是可耻的污蔑,有些……有些是夸张的传言……”主教有些尴尬了,马上跟夏尔解释了起来,“您知道,那时候教会有很多政敌,而且他们手下还有很多可恶的文人,这些人都想方设法要污蔑教会。”

在中世纪当中,罗马教廷可以说是一个道貌岸然却藏污纳垢之辈,充满了各种污秽的秘闻,历代教皇里面也少有真正崇奉上帝、遵守清规戒律的,留下了许许多多荒唐和丑恶的传说,比如博尔吉亚家族的教皇就十分有名——不过,主教毕竟是教会之人,他必须恪守立场,虽然明知道这些事情都是真的,他也必须否认,以便维护教会权威的神圣性。

“也许是污蔑,也许不是,不过我想这并不是太重要。”夏尔仍旧十分从容,“不管教廷本身如何,它必须是纯洁的,教皇陛下也必须是崇高而正确的,我们必须维护教会的权威和传统,法国必须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国家,依照上帝颁下的戒律而生活。”

“您说得非常正确。”主教马上欣然同意了大臣阁下的看法,“法兰西是上帝赐福之地,也只有每个人都尊崇主的福音,这个国家才能够得到幸福,才能够从革命的深渊当中解脱出来……现在也只有法国挺身而出,才能够维持住教会的权威,不至于让整个天主教世界陷于可怕的灾难当中……”

“世事真是变幻莫测啊……转眼间我们就成为教会的保护人了。”夏尔忍不住笑了出来。“几个世纪之前,法国还和教廷闹得不可开交。”

“世事确实变幻莫测,阁下。”主教点了点头,同意了夏尔的看法,“当时因为卜尼法斯八世的的独断专行,法国君主和教廷产生了一些可怕的误会,最后招致了一系列的灾难,不过现在时代已经完全不同了,如今教廷和法国是完全站在一边的。”

法国是一个拥有着浓厚的天主教传统的国家,教会势力十分深厚,而且宗教扎根于人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当中。早在中世纪时期,法国就拥有了数不清的教堂,并且被教会划分了多个教区予以管理,教会也在富庶的高卢地区,在这许多许多年当中积累了巨额的财富。

随着时间的流逝,教会集聚的财富当然会极大地影响国家的经济,并且被君王和贵族们所觊觎。

在法王腓力四世在位时期,法国世俗政府和教会发生了极为剧烈的冲突,为了支付战争费用,腓力四世向素来享有免税特权的法国神职人员征税,这直接触犯了卜尼法斯八世的利益。1296年,他下了一道敕令,申明教会的免税特权不容侵犯,没有教皇特许,国王不得向教士征税,教士也不得向国王交税。而法王却针锋相对,宣布不允许任何法国的财富和物资输出国外,在两方僵持了一段时间之后,教皇卜尼法斯八世最后不得不同意了法王的决定。因为当时罗马教廷十分依赖于法国各个教区的财物进贡。

到了1301年,教皇听说腓力四世拟订了一个限制教皇权力的条例,卜尼法斯八世一连发出三道通谕,指责腓力四世的教会问题上犯有严重罪行,声明大主教只能接受罗马教廷审判,宣布取消以前的财政上的让步,还准备要开除法王的教籍。

然而就在他要宣布自己决定之前,雷霆大怒的法王直接派兵前往罗马,然后将教皇直接逮捕到了法国,并且用各种方式羞辱这位天主教世界的最高精神领袖。虽然不久之后他释放了卜尼法斯八世,但是这位教皇不堪受辱,很快就忧愤而死,而在他死后,法王强行扶立法国波尔多教省的大主教担任教皇,打破了教皇必须由意大利人担任的惯例,而且还把教廷强行迁移到了阿维农,将近七十年的时间都由法国国王直接控制,史称阿维农之囚。

而自从那之后,在法国的君主们眼里,教会就是一个附属品了——高兴的时候可以拿来点缀,增加君主权力的神圣性,给君王们涂脂抹粉,而不高兴的时候又可以一脚踢开。历代君主都把自己当成了法国各个教会的理所当然的效忠对象,他们自己任免主教,而罗马教会也只能当个橡皮图章而已——作为一个法国主教,这位主教当然也只能说这件事做得没错,错在当时的教皇。

而波拿巴家族的皇帝们,也同样延续了之前那些王朝的君王们的做法,拿破仑皇帝虽然为了得到教会的支持,他下令允许在大革命期间被驱逐的教会重回法国,但是私底下他就十分看不起教会和教皇,在教皇给他主持加冕仪式的时候,他干脆地从教皇手中抢过皇冠自己给自己加冕,而教皇庇护七世也只能默然忍受。

到了后来,因为感觉教皇不够忠顺,这位皇帝甚至也仿照前辈国王们,直接派兵将教皇抓到了法国,囚禁到了枫丹白露宫当中,可谓是为所欲为。

如今,拿破仑的侄子又当了皇帝了,他也想方设法地在讨好教会,想要和教会合作,可是在内心当中,他和他的伯父又有什么不同呢?这些皇帝们素来只看得起自己,拿破仑三世皇帝自然也不会例外,肯定是没有存什么尊敬之心的。

不过,尽管一个波拿巴党人说出“我们必须维护教会的权威”这种话来看上去十分不可信,但是主教却十分欢迎这种论调,从教会的角度来看,法国必须维持那种宗教的纯正性,才能够避免像几十年前那样的大灾难。

而且,在如今的欧洲,因为持续几百年的宗教改革,天主教会的势力和威望已经大不如前,列强当中英国,俄国,普鲁士是异端国家,根本没有把罗马教廷放在眼里,奥地利这样的天主教支柱也已经衰颓不堪,只有法国才能够作为天主教的支柱,维持罗马教廷的权威。

波拿巴和特雷维尔虔诚不虔诚根本无关紧要,反正教会内部也没见有几个虔诚的高级神职人员,重点是这些人可以让人民虔诚地匍匐在上帝脚下,这才能够维护教会的利益。

“那么,在您看来,教会现在所面临的最大危险是什么?”夏尔再度突兀地问。

主教精神一振,他这下终于明白了,大臣阁下看来是有要事要透露给他。

“在我看来,是四处横行的异端,以及他们所诱惑的迷途羔羊……”沉吟了片刻之后,他低声回答。“以及各种革命主义的歪理邪说。”

在凶险的1848年里面,欧洲各地都爆发了革命的狂潮,风暴几乎横扫了每个角落,法国的王冠跌落,一度成为共和国,而在罗马也爆发了革命,这些革命者们在加里波第的率领下驱逐了教廷,宣布罗马成立共和国,幸亏当时任共和国总统的路易-波拿巴派出一支远征军,在夏尔的爷爷特雷维尔元帅的率领下最终打垮了这群革命者,把加里波第驱赶走,这才让教廷得以重新回到罗马,而罗马现在还有法国驻军,支撑着教廷的运转和安全,也重新恢复了教廷对意大利中部一大块地区的统治。

所以说教会现在依赖法兰西帝国的权威来统治者罗马和教皇国,是没有多大错的,如果没有法国的帮助,恐怕武力孱弱的教会,其领土很快就会被周边的国家所吞噬。

而对教廷来说,法国的君主当然最好是波旁王族那样的正统君主,可是当波旁王族已经注定不可能登上王位的时候,那么一个君主制的法国总是要比共和制的法国要好,所以他们对路易-波拿巴登基为帝倒也持着有保留的欢迎态度。

本质上,罗马教廷在一千年前开始,除了保存自己和聚敛财富之外,就已经没有任何原则可言了,它可以欢迎任何一位愿意保护他的人,哪怕这个保护人其实看不起它。

“不,主教大人,我认为您所说的东西虽然可怕,但是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尚不足以成为攸关教会生死存亡的威胁。”夏尔摇了摇头,否定了主教的看法,“异端们虽然猖狂,但是有法国在,他们不会威胁到教会;所谓的革命者们,现在都已经销声匿迹了,虽然他们不可能一直毫无作为,但是至少在此刻,他们受创严重,是没有办法起来威胁到教会的安全的。”

“那您认为那个生死存亡的威胁,到底是什么呢?”主教马上反问。

“我认为,真正在威胁教会的,是一个小心翼翼地想要通过某种不为人所注意的方式来统一意大利的国家,以及想方设法在推动这个进程的人。”夏尔斩钉截铁地说,“您想必听说了吧,就在几个月之前,撒丁国王任命了一位新首相来辅佐自己。”

听到夏尔这么说之后,主教顿时就觉得有些惊疑不定了,他的消息并不算很灵通,不过在去年也就是1852年的11月,撒丁国王任命加富尔伯爵作为本国的首相,这个大新闻他当然还是知道的。

“您……您是说加富尔伯爵吗?您的意思是,他是教会最危险的敌人?”

“是的,我就是在说他。”夏尔点了点头,“您觉得这位加富尔伯爵是什么样的人呢?”

“我……我并没有见过他本人,而且和他也没打过什么交道。”又沉吟了片刻之后,主教低声回答,“但是从他以往的一些言论来看,我认为他是一个煽动家,一个刻意在追求民族主义目标的人……”

“对,我也和您的看法相同。我认为加富尔伯爵是一个醉心于虚幻的狂热主义目标的疯子,本来这种疯子很多,不足为奇,可是他同时还是一个毫无道德观念、而且手段邪恶的骗子手,这两者结合起来,就会让他变成一个很可怕的人物。”夏尔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刻意地再度强调了一遍,“如果我们不注意他的话,那么迟早他就会和他的党徒们一起在意大利兴起一股祸水,并且这股祸水将会给教廷带来无法估量的灾难,所以我认为……我们必须未雨绸缪,阻止这场灾难。”

其实身为意大利统一的三杰之一,加富尔当然不只是什么“疯子”或者“骗子手”,但是眼下夏尔需要用他来恐吓教会,所以自然也不妨说得夸张一点——反正,对教会来说,任何威胁了教皇国生存的,都肯定是疯子和十恶不赦的恶棍。

“您是说他要危害教会?”主教微微睁大了眼睛。

“是的,他打算这么做,因为他希望撒丁统一整个意大利。”夏尔马上回答,“当然,他希望用一种鬼鬼祟祟的方式实现这一点——您瞧,虽然他惯于吹嘘自己,给自己壮声势,多少年来他自称自己多么厉害,然而,他实际上有的只有蛊惑而已,他希望借着别人的手来达成自己的目标。”

然后,他看着主教,再度强调了一遍,“而这个骗子手和蛊惑者,准备带着撒丁,统一意大利,并且彻底毁灭教皇国。”

“这个疯子!”主教脱口而出。“他注定会下地狱的,这种狂想不应该成为现实。”

“也许他确实会下地狱,但是在他下地狱之前,我们不能仅仅靠口头来阻止他。”夏尔倒是一点都不激动,依旧从容不迫,“您不明白问题的严重性——这个人,希望蛊惑法国,为他可怜而又孱弱的撒丁出力。”

“法国不能这么做。”主教马上回答。“您不是说了吗?法国现在是教会的保护人,它不能这么做!”

“我也认为如此,可是,也许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夏尔的脸上重新浮现出了笑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