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零一章 虔诚与补救

第一百零一章 虔诚与补救


                随着积雪的慢慢融化,早‘春’的绿‘色’也慢慢地铺满了整个世界,为灰黑‘色’的大地带来了新的生气,不过因为连续‘阴’天的缘故,气温并没有上升多少,每天还是寒风肆虐。‘阴’冷的天气,让几乎每个人都有些觉得心绪不宁。

而就在这个‘阴’晦不明的早晨,一辆宽大又装饰简朴的马车也驶入到了帝国‘交’通大臣夏尔-德-特雷维尔阁下的府邸当中。

当身穿着厚重教袍的主教大人以及他身边的随从们出现在天空下的时候,他们当然无法使人感到多少暖意。

领头的主教大人,大概五十多岁的年纪,‘花’白的头被‘精’心梳理,看着让人肃然起敬。因为常年不出‘门’并且冥思苦想,于是脸上呈现出一种失血过多的白‘色’,虽然一脸的慈和笑容,但是因为高耸的鹰钩鼻子,却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阴’骘。

主教大人名叫奥古斯特-德-克雷默,原本是一个贵族家庭的幼子,家族曾经在大革命时代遭受到冲击,但是在1815年随着‘波’旁王家一起回到了法国,重新过上了原本的日子。

遵照家族多少个世纪以来的传统,作为幼子的他少年时代就进入了教会,成为了一位教士,并且在法国教会这个庞大的体系内部‘摸’爬滚打,熬过了几十年的时间,经历了一次次政治动‘荡’和政体变幻,最后成为了巴黎大主教。

作为天主教大国,法国有数不清的教区,这些教区被十六个教省所统管,而虽然教省理论上是平等的,可是因为巴黎对外省其他地区的碾压地位,所以以圣母院为本堂教堂的巴黎教省就隐隐然成为了大主教之中最为贵重的职位,只在统管整个法国教会的红衣主教之下。

能够爬上这样的地位,主教大人当然不只是虔诚于上帝而已,甚至虔诚都不是他的主要特长,他的特长正是讨好那些能够有利于他前途的君主和贵人们,无论是‘波’旁王家在位,还是奥尔良家族,抑或是‘波’拿巴家族,御座上的人们在他看来都是自己必须效忠的君王,而这些君王们也都觉得他是一个可用之人。

帝国建立还没有多久,这位主教大人就已经很好地讨到了新贵们的欢心,夏尔-德-特雷维尔和夏洛特-德-特雷维尔小姐的婚事,就是由他本人来主持的。

而他今天,也正是被德-特雷维尔夫人召唤了过来。

一大早听到了夫人那边传过来的消息之后,主教不敢怠慢,马上就扔下了手头中的事情赶了过来。在他看来,这位夫人出身名‘门’,丈夫又位高权重,实在是一个需要讨好的贵‘妇’人。

很快,他们这些人就在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宅邸之内,一到这个奢华气派的客厅当中,主教大人就略微惊愕地现,不光是夫人在等待着自己,这位夫人的丈夫、特雷维尔大臣阁下居然也在那里等着自己。

“希望我没有给您带来困扰,大人。”一看到他,夏尔就以十分恭敬的态度向他迎了过去。

“哪里的话,大臣阁下,我十分高兴能够见到您……”夏尔的热情态度让主教有些受宠若惊,“只可惜我事前不知道,所以没有做出准备来……”

“没关系,主教大人。”这时候夏洛特马上话了,“今天我们是有意以我的名义把您请过来的,夏尔不好亲自表示。”

“哦?我明白了。”主教马上点了点头,心里则在揣度这对夫‘妇’这么着急把自己叫过来的用意。“那么,请问您对我有什么吩咐呢?”

听到了他的问题之后,夏洛特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犹豫了,仿佛是有些难以启齿似的。

“说实话,这真是有些令人难为情……”

“请您尽管说吧,我十分乐意为您效劳,夫人。”主教又颇有风度地微微躬身。

“好吧,那我就告诉您吧……”也许是他的态度给了夏洛特信息,她终于下定了决心,“这件事恐怕您过两天就能收到消息了,不过我思来想去,还是提前告诉您为好……”

吊起了对方的胃口之后,夏洛特镇定地继续说了下去,“恐怕您是知道的吧?我的哥哥,菲利普,之前一直都在作为稽查员在各地稽查教产,准备把教产归还给教会的事宜……”

“是的,我知道。”主教马上点了点头,“我很感谢这位先生对我们的帮助,上帝会保佑他的。”

虽然口中这么说,但是主教对菲利普的印象可是没那么好菲利普做事手段‘激’烈,而且贪得无厌,早已经惹起了教会内部很多人的不满,不过因为他有这样的后台和家世,所以大家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难道是这位大少爷惹出事来了?主教的脑海当中突然闪过了一丝明悟。

“哎……”夏洛特突然长叹了口气。

“大家喝点儿咖啡吧?”这时候,夏尔突然‘插’话了,他挥了挥手,示意仆人把咖啡送上来,同时也用这种方式来跟主教提示自己的存这里的咖啡都是上好的,您可以尝尝。”

热气腾腾的杯子很快就端到了主教的面前,不过并没有消弭掉主教心中的疑‘惑’。

但是多年的生涯早就历练出了他的耐心,他不动声‘色’地端坐着,轻轻吹拂着咖啡,等待着这对夫‘妇’揭开谜底。

“真的很抱歉,主教大人。”这时候,夏洛特终于重新开口了,“菲利普……菲利普的随从,最近在尼奥尔附近执行职务,在一起无谓的争执当中,不小心……不小心误伤了一位当地的本堂神父,并且……并且导致他伤重不治……”

“什么?”虽然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但是主教还是忍不住惊愕地抬起头来看着夏洛特,手中的咖啡杯子也几乎跌落到了地上。

他没想到菲利普居然胆大包天到了这个程度,和教会的人都开了枪,而且还导致一位高级神职人员死去。

“菲利普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真是罪无可赦,这是无法容忍的罪行!”夏洛特以十分愤怒和歉疚的表情看着主教,“您知道的,我是一个极为崇敬上帝的人,一听到这个消息,我简直怒不可遏,我没想到我的兄弟居然胆敢做出这种事来……唉,这真是……这真是伤透了我的心……”

仿佛是说到了伤心处一样,她的音调也变得沉闷了起来,然后拿起手帕擦拭眼角边的眼泪,“这样的罪孽,他怎么承受得下去呢!”

泫然哭泣的美丽‘妇’人,当然会勾起任何人的同情心,主教也不例外,不过他已经在教会里面‘混’了几十年了,听过的忏悔和丑闻不计其数,当然对眼泪也早就有了常人所不及的免疫力。

他也见多了权贵之家们在子侄犯下了荒唐的罪孽时的做派,那些夫人们的伤心泪水,早已经无法打动他了。

如果她真的觉得罪无可恕,她又何必把自己找过来呢?

他已经大概明白了特雷维尔夫人将自己叫过来的目的了。

但是他不动声‘色’,继续看着面前的咖啡。

“您看,大人,这真是太可怕了……我从没有想过我的兄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他回来之后,我就将他大骂了一通,让他好好反省,想办法给自己赎罪……可是,我也不知道这样有没有用,”夏洛特的语气里面仍旧带着一点哭腔,“大人,上帝会原谅他吗?我真害怕!”

“是啊,主教大人,我们在得到了消息之后,一直都忐忑不安,这真是让我们心情糟糕透了。”夏尔也终于帮腔了,“我们唯恐菲利普这样的糟糕过失会引上帝的怒火,给他自己带来灾难,您……您怎么看呢?”

仅仅来到这里十几分钟,特雷维尔夫‘妇’的诘问,马上就摆到了主教的面前,看来他们是已经打定了注意要保住那位菲利普-德-特雷维尔了。

如果他们打定了主意,那我又何必坚持跟他们作对呢?主教心想。

哎,至少现在肯摆这样的态度,已经算是不错了。

在短短的一瞬间,他已经在心里做了衡量。

教会内部一直都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地方,高级教士们莫不是出身于贵族家庭就像主教本人一样,而尼奥尔是个穷乡僻壤,那里的某个本堂神父也只是无权无势的平民,天平的那一头却是特雷维尔家族。

这或许根本就不是一个选择题。

“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来有罪的,罪孽常伴终长眠。”带着一种肃然的态度,主教轻轻地放下了杯子,然后看着对面的夫‘妇’两人,“但是,上帝也同样深爱着我们,不管我们犯下了什么罪孽,只要有真诚的忏悔,上帝就会饶恕我们每一个人。”

“我会让菲利普忏悔的,大人……”夏洛特仍旧泪眼惺忪地看着主教,“我已经跟菲利普说清楚了,他必须尽自己的一切能力为自己赎罪,所有的抚恤必须以最高标准偿付,最高标准,而菲利普也真诚地希望,自己能够以这种方式来表达忏悔。”

听到了夏洛特的强调,主教也明白了,在这次的赔偿当中,他自己也少不了一份好处。

“不过……您的兄长闯下了这样的祸事,我想他也需要在家中静养一下,忏悔必须做到足够,您说呢?”

夏洛特明白他的意思就是要让菲利普暂时辞职避风头,而她也同意主教的‘交’换条件。

“菲利普将会一直忏悔他的过失,直到他适合再重新履行职务为止。”

“嗯,菲利普有这样的忏悔之心,那么我想上帝是会原谅他的。”看到夏洛特如此干脆,主教略微点了点头,然后严肃地说,“我回去之后会仔细查访有关于那位可怜人的卷宗,虽然他没有孩子,但是家人应该还有不少在世,他们应该为自己这种无法估量的损失得到应有的补偿。”

他这么承诺,也无异于是在保证,他会让这件事在教会内部低调处理,不再成为菲利普的催命符了。

“您肯帮忙真是太好了,主教大人!”得到了主教的亲口承诺之后,夏洛特终于重新展‘露’出了笑容,“您慈悲而又宽仁,怜悯着我们这些‘迷’途者,和您坐在一起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离上帝又近了一分……”

虽然明知道这只是客套话,但是这位‘迷’人的夫人所展现出来的风韵,还是让年老的主教忍不住笑了笑,“主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您不必靠近谁就能得到,夫人。”

这时候,夏洛特又看了看夏尔,然后又笑着看向主教。

“我和夏尔,现在又有一个孩子了,过得几个月他就将来到世上。”

“哦,祝贺您,夫人!”主教马上对夏洛特贺喜。

“您能做这个孩子的教父吗?”夏洛特继续笑着问,“我很希望我的孩子能够有您这样睿智而又信仰纯洁的人教导。”

“当然可以了,夫人。”主教马上颔答应了下来,“这是我的荣幸。”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