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一百章 沟通与筹划

第一百章 沟通与筹划


                夏洛特跟自己的亲哥哥提出这样的要求来,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泄‘私’愤而已,她虽然从小就和哥哥感情不好屡屡冲突,但是本质上还是把他当做自己的手足来看的,听到菲利普落了难,她在责备之余第一反应也是搭救对方。

可是这种感情上的羁绊,终究还是不能完全代替利益上的考量,而夏洛特提出这样的要求,当然也就是出于这样的考量。

在她看来,她和夏尔的婚姻,不仅仅是她和夏尔之间爱意的结晶,更加也是承载了两位老人殷切期望的结果。

特雷维尔公爵和侯爵两个人自从年少开始就互相扶持,感情深厚,而且他们也认识到了一个家族之内互相扶持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所以他们早在夏尔和夏洛特刚刚出生没多久的时候就约定要让他们长大之后缔结婚姻,来让自己的子孙后代们能够继续团结在一起。

在原本的情况下,特雷维尔兄弟两个再怎么感情深厚,长幼两支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在这兄弟两个人相继去世之后而变得疏远,最后成为互不联系的家庭,进而失去亲缘上的羁绊,不过在兄弟两个人的努力之下,他们的孙辈又依靠婚姻重新结合了起来,再度让慢慢冷却疏远的亲缘又重新变得紧密了起来。

在夏洛特看来,她继承的不仅仅是爷爷的遗产,也是爷爷的遗志,她要把这个安排贯彻到底,让家族的两个支系继续紧密地团结融合在一起她和夏尔的子孙后代,将是这个家族所有家业理所当然的继承者。而正因为这个原因,菲利普对她的反抗才更加让她怒不可遏,她认为菲利普不仅仅是在反对她,也是在反对爷爷的遗愿。

所以她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把菲利普给约束回来,让他按照自己的安排行事,也让他明白事理,再也不要违抗爷爷的遗愿。

在夏洛特毫不退让的苛刻态度之下,菲利普最终选择向妹妹夏洛特低头。虽然他是一个傲慢尖刻的人,但是他并不愚蠢,他知道审时度势,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极度需要妹妹和妹夫的帮助,已经没有了再讨价还价的本钱,眼下对他来说渡过难关才是最重要的问题,他承受不起后果,所以就算付出再大的也要从灾难当中脱身。

而他也知道,夏洛特的要求要么他不答应,要么答应他就不可能反悔了,因为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做了见证,如果他反悔,她身为帝国大臣的丈夫是绝对不会一笑置之的。

他茫然抬头四顾,心里郁闷到了极点,心想自己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了。

可是长吁短叹也没有意义,现在只能走到底。

和菲利普郁闷的心情不同,特雷维尔公爵现在倒反而很高兴,他原本还担心为了过去的旧怨‘女’儿和‘女’婿不肯出手帮忙,可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干脆就答应了,自然喜出望外。

虽然‘女’儿提出了几个条件,不过以他的看法这些条件虽然苛刻,但是也不无道理,至少并没有无法接受的地方。

说到底,他已经默认了爸爸临死前所作出的安排,安心接受被‘女’儿凌驾头上的结果,不像菲利普那样还有些愤愤不平。

“好了,现在该说的大事我们都已经说完了,我们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吃顿好的吧?”眼见气氛有些凝重和尴尬,他笑眯眯地开口缓和气氛了,“夏洛特,今晚你们留在这儿休息吧?”

“这样好吗……?”夏洛特倒是有些犹豫,“菲利普的事情之前不是‘挺’伤你们脑筋的吗?你们还是休息吧。”

“没有没有,我现在‘精’神好得很,招待你可没问题。”公爵马上表示自己不碍事,然后恭维起了‘女’儿,“难得你过来一趟,不好好招待怎么行?现在大家都听你的了,我们可不敢怠慢你啦!”

父亲这么一说倒是让夏洛特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隐隐当中也有些自豪。

“您……您也不用这么说,如果您不觉得劳烦的话,我今天就和夏尔一起陪您吧。”

“嗯,那真是太好了!”公爵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然后颇有风度地对着儿子和堂侄子挥了挥手,“好了,年轻人们,你们也别再为这些事情伤神了,好好吃一顿睡一觉,明天再重新踏上征途吧?”

夏尔也没有反对公爵的安排,他跟着妻子留下来吃了晚餐,然后当天晚上就留宿在了那里。

没有辜负他的苦心,夏洛特马上发现了他的暗示,然后马上就觉得借着这个机会敲打一下菲利普,而夏洛特最后的要求虽然有些出乎于夏尔的预料,不过倒也让他颇为高兴,同时也暗自咋舌于夏洛特说做就做的魄力。

另外,他原本一直都有些担心公爵把他听到的那些流言说漏嘴,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岳父真的好像对自己暗地里做的那些事情毫不在意,这倒让他有些心疼妻子了。

第二天清晨,他就派人前往内政部,通知那边的秘书他想要当天求见莫尔尼大臣阁下。

身为帝国大臣,而且是权力最大的大臣之一,莫尔尼当然也是一个大忙人,手头日程安排十分紧迫,在白天几乎没有几分钟的空闲,平常情况下哪怕夏尔想要安排和他会见,也不是当天说见就可以见到,不过夏尔为了争时间,所以特别叮嘱那边自己今天一定要见到大臣,请他修改一下当天的日程。

虽然不知道夏尔到底有什么重大要事要求见大臣阁下,但是他们看到夏尔这么郑重其事的态度,当然也不敢怠慢,收到请求之后马上就报告给了莫尔尼大臣,然后当天中午的时候夏尔就得到了通知,莫尔尼大臣阁下同意了夏尔的求见,并且已经在日程当中为他的拜访腾出了足够的时间。

于是夏尔很快就带着菲利普来到了位于博沃广场的内政部办公办公楼,这幢黄白相间的建筑看上去明亮而又宽敞,并没有传说中那种警察机构所特有的‘阴’森气氛。不过当夏尔等人走了进去之后,气氛骤然变得紧张了起来,里面的人们大多数都穿着制服,行‘色’匆匆,而且表情严肃。

他们一进来,就有一位穿着便装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朝夏尔微微躬了躬身。

“很高兴见到您,大臣阁下,我负责为您带路,请跟我来吧。”

夏尔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向他致意。

作为帝国的大臣,里面的职员当然都认识夏尔,所以当发现夏尔走到了楼内时,他所过之处每个人都马上让开了路,然后以假装不在乎的表情密切注视着这位大臣阁下的举动,揣度着他今天突然造访本部大臣的目的。

在一片严肃的气氛当中,夏尔等人经过了一段段走廊和楼梯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外,然后这位负责带路的年轻人再向夏尔躬身致意,接着打开了‘门’。

等到夏尔和菲利普进去之后,他马上就把‘门’关上了,然后站在了外面。

今天的天气本来就是‘阴’天,而里面的玻璃窗都被厚厚的天鹅绒窗帘所覆盖,光线更加昏暗,显得愈发‘阴’沉。而这个时候,夏尔就发现了端坐在房间最里面办公桌后面的内政大臣阁下,他的手边还搁着纸笔和一大堆的文件,显然他是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见夏尔的。

“请坐,夏尔。”这个稍微有些谢顶的中年人友好地向夏尔招了招手,脸上带着含而不‘露’的笑容,“第一次在这种地方见到你,我感觉‘挺’奇怪的。”

“我也感觉很奇怪……我个人还是希望我少来这里为好,不然恐怕有人会以为我要身陷囹圄了。”夏尔也笑了笑,然后干脆地坐了下来,“您把下属统御得不错,这里的办事效率很高。”

“没办法,我们不得不如此。如果我们这里有疏忽大意的话,帝国就完了。”中年人耸了耸肩,面孔又恢复了严肃。“不得不说,这里聚集了很多专业人士,十分专业,而且他们只效忠政fu而不管政体如何,老实说这也帮了我不少忙。”

“我今天过来……”

“让我来猜一猜你的来意,如何?”夏尔刚想说自己的来意,莫尔尼就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接着,他微微抬起了下吧,示意了一下站在夏尔旁边的菲利普。“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位先生就是你的堂兄弟菲利普吧?而你,大概就是为他来的。”

一边说,他一边虚指了一下自己旁边的一叠文件。

夏尔马上明白过来了,这位大臣阁下已经从当地的警察和密探当中得到了有关于菲利普相关事件的报告,所以第一时间就猜测到了自己的来意说不定,他可能早就在等着自己的登‘门’拜访了。

考虑到菲利普是一路亡命奔逃,快马加鞭地赶回巴黎的,那么他这么快就能得到报告,不得不说他的情报网络十分有效而且迅速。

“您的消息真是灵通啊……”他忍不住感叹。

“还不够灵通,至少还没有我想要的那么快。”莫尔尼的态度仍旧从容而淡定,看不出多少喜怒来,“哎,我一直催促陛下,不要放过对外省的监视,要让每个乡村都能够通过电报联系起来,可是陛下还是不肯全额满足我们的预算需要……这真是令人遗憾。”

“您迟早会实现您的目标,用电报网络将整个国家串联起来的,每一个乡村的消息到时候都避不开您的耳目。”夏尔笑着回答。“不过那时候您大概会十分忙碌。”

“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吧!”中年人微微点了点头,“帝国需要一个无处不在的监视网络,这样我们才能排除掉每一个火星,让帝国的敌人无处遁形。”

他一直都没有说出自己打算怎么处置菲利普,态度十分含‘混’,但是他把这个消息秘而不宣,本身就已经是一种态度的表示了。

夏尔笑容不变,然后向旁边的菲利普递了一个眼‘色’。

菲利普心领神会,马上就冲莫尔尼躬了躬身。

“大臣阁下,非常抱歉,我闯下了这样的祸事,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但是我可以跟您保证,这绝不是我有意的过失,而且我愿意尽自己的全力来补救我自己造成的损失。”

“年轻人,这可不是一句原谅或者不原谅就能解决的问题。”莫尔尼大臣还是不置可否的样子,只是平静地提醒着菲利普,“作为一个年轻人,有冲劲是好事,但是从我得到的报告来看,你似乎热情过头了。这一点,你得跟你的堂弟好好学学,他虽然比你还小,但是个‘性’却要稳重得多,如果是他的话,恐怕就不会惹出这样的‘乱’子了。”

被大臣这么一说,菲利普顿时就感到有些羞惭,但是他也知道,现在他必须为自己说些什么。

“您教训得对,阁下,我确实……确实有太多需要改正的地方,我以后也会想尽办法改正自己的,以您和夏尔作为榜样。不过现在……现在我想请您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够让这次风‘波’平息下来,让一切都回到正轨。”

一边说,他还诚恳地向大臣低下了头来,态度做得很足。

莫尔尼一时没有发话,只是视线在夏尔和菲利普的脸上逡巡,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阁下,既然我今天来了,那就是表态了。菲利普是我的堂兄,也是我妻子的亲哥哥,我愿意动用我的一切所能来帮助他帮助他。”夏尔马上表态了,“而且,不瞒您说,我今天过来之前,我的妻子可是跟我下了死命令了,要是我帮不上菲利普的话,以后恐怕我都没办法和妻子同房了……”

“噗哈哈哈哈……”夏尔这个玩笑终于打破了严肃的气氛,惹得莫尔尼大臣阁下失笑了出来。“夏尔,年轻就是有好处啊,可以随便开玩笑!好吧,既然你说到这个份上了,哪怕为了你以后的生活和谐,我也得想办法帮帮你们了。”

夏尔这当然不是为了开个玩笑而已,实际上他已经是表态了只要你肯在这事上帮我的忙,我和我的妻子都会感‘激’你,而且欠你一份人情,以后你可以让我们还这个人情。

而这说到底也就是对方的目的如果他事前就不打算给特雷维尔家族一个人情的话,又何必把事情压着,静等夏尔上‘门’呢?

得到了夏尔的承诺之后,莫尔尼大臣又很快就在笑声当中恢复了平静,重新看向了菲利普。

“好吧,菲利普,你知道的,我和夏尔是朋友,所以能帮忙的时候,我是愿意帮忙的。不过……你这事如果是一般的刑事案件,我说两句话就能够帮你压下来,夏尔也不用出面,可是你也知道,情况不同寻常。”

“是的,我知道情况很棘手。”菲利普马上会意了,“所以,阁下,我恳请您伸出援手来,而我将会对您感‘激’不尽!”

“感‘激’不感‘激’的,倒是无所谓,关键是我一个人并非无所不能。”莫尔尼当然不会被菲利普的态度所感染,反而还是冷静无比,“我可以帮助你把案件压住,让那边的警察和法院不找你麻烦,甚至也可以让这边的报纸安静下来,不让他们对你大放厥词……不过,教会那边就难办了,他们可不是我随随便便下个命令就能使唤得动的人。”

说完之后,他又看向了夏尔,显然是在说这事需要他自己来办。“不过,我记得,夏尔,大主教好像是您的证婚人?”

“教会那边我来处理吧,您能做这么多我已经十分感‘激’了。”夏尔马上回答。

“有把握吗?”莫尔尼关切地问。

“我想我是有把握的。”夏尔笑了笑,“罗马终究还是需要我们来保护他们,而我恰好曾经管过外‘交’部,知道一些东西。”

“好吧,如果你能够做到的话……”莫尔尼笑了笑,“那就祝你们好运。不知道怎么,我对你很有信心。”

“恰好我也是。”夏尔同样微笑着回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