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九章 屈膝与首肯

第九十九章 屈膝与首肯


                “如果她不同意的话,那么请恕我爱莫能助。”

当听到夏尔说出这样的条件时,菲利普的脸‘色’顿时就由欢欣鼓舞变成了一片铁青。

“什么?你叫我去夏洛特面前认错?”

“难道你闯下这样的祸事来,不应该认错吗?”夏尔反问。“我们帮助你,难道你就不应该表示出感谢吗?”

“我……我很感谢你,夏尔……”菲利普面孔顿时扭曲了起来,显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可是……现在这件事难道我们不应该保密吗?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没必要告诉她的话,那干脆就别说了……”

他原本就和妹妹关系不太好,再加上之前那次的遗产争端两个人更加是结下了梁子,以菲利普的骄傲,对身为帝国大臣的夏尔低头就算了,实在是不想也去和妹妹卑躬屈膝。

可是夏尔却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

“夏洛特为什么不应该知道?她是我们特雷维尔家族的领头人,没有比她更应该知道的人了!你犯下的错误,就应该由她来定夺,如果她不点头,我是绝对不会出手的。”

得了吧,她哪儿算什么领头人?

菲利普喉结动了一下,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把这话给说出口来,他知道自己有求于夏尔,此时绝对不是得罪他们夫‘妇’的时候。

哪怕再怎么不愿意,现在他也没有再躲避的余地了,就算忍辱负重也不得不去做,又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沉默了许久之后,他不得不最后微微点头。

“好吧,夏尔,如果你坚持的话。”

“那么……就祝你好运吧。”夏尔耸了耸肩,然后挥手指了一下‘门’口,“我们现在过去,我帮你说几句好话,夏洛特应该还是会顾念亲情的。”

这倒是他的心里话,夏洛特别的‘性’格缺点是‘挺’多的,但是家族观念却很重,而且也很讲亲情,不管是从兄妹的感情还是从家族的名誉来说,只要菲利普对她求情,那么她应该也会点头帮忙,甚至比丈夫夏尔还要积极。

虽然很丢面子,但是丢面子总比牢狱之灾要可爱得多。

就这样,菲利普忐忑不安地走了出去,而夏尔也跟在了后面。

正当夏尔的脚步即将迈出房间之外的时候,他的衣角突然被他的丈人特雷维尔公爵轻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角。

夏尔颇为疑‘惑’地转过了视线,看了看公爵。

“夏尔,你真够意思,太感谢你了!”公爵连连对‘女’婿道谢,一副感‘激’不尽的样子,“这次我们就靠你了,只要你帮了菲利普这个忙,回头要我怎么感谢你都行!”

虽然平时他是个轻浮的个‘性’,但是菲利普毕竟是他儿子,父亲之情是无法泯灭的,现在儿子有难,他当然也不惜代价想要救下而已。

“没什么,一家人之间,总该互相帮忙。”夏尔微微笑了笑,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疾言厉‘色’。“菲利普毕竟是我的堂兄,不会看着他落难却什么都不做的。”

“哎,是啊,一家人……我们特雷维尔家族之间怎么能够生分呢?”公爵也是颇为唏嘘的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孩子,这段时间是要辛苦你了,不过没关系,等事情办完了,我就好好犒劳你!你不知道吧,最近我找上了一个舞‘女’,回头我让她也伺候伺候你吧,那小妞别看年纪不大,她的功夫真不错!绝对不会比你那个新宠差……”

“新宠?”夏尔有些奇怪地问。

“你不是最近和那位德-莱奥朗小姐玩得很好吗?我可是听到好几个人暗地里跟我说……”公爵看着夏尔,“怎么,不是真的吗?”

见鬼。这世界传播小道消息的度怎么这么快?这才几天啊,怎么就传播到自己丈人耳朵里面了?

夏尔一下子呆住了,心想这样下去会不会很快整个社‘交’界就都知道他和玛丽的事情了。

也许是有些人想要为之前他的突然袭击而报复,也许只是单纯当个茶余饭后的谈资,反正消息已经传出来了,扩散出去恐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当时在众人面前这么和玛丽亲昵,只是为了抬高她的地位,可没想过到时候夏洛特兴师问罪的时候应该怎么做。

“哎呀,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私’下里玩玩而已,谁会说你?”一看到‘女’婿这副‘阴’晴不定的样子,公爵忍不住笑出来了,然后一副“都是男人嘛,谁暗地里没有点儿爱好”的样子。“好了,夏尔,到时候说定了啊,我一定会让你好好开心开心的……”

原本夏尔还担心岳父这个时候说这事是在威胁自己,但是他马上现公爵并没有这个意思,他甚至连拿这个作为把柄来威胁自己的想法都没有,纯粹就是当个谈资而已。

这也对,这位岳父大人从小就‘花’天酒地,身边经过的‘女’人不知凡几,哪怕结婚了之后也没有收敛多少,经常招蜂引蝶,并且把这当成自己魅力的展示而沾沾自喜,恐怕在他眼中,男人在妻子之外暗地里偷欢是理所当然的,根本不值得惊诧。而他甚至打算自己带人送给‘女’婿玩玩,毫无“这是不是在伤害夏洛特”的想法。

虽然对这样的结果感到安心,但是夏尔对夏洛特倒是忍不住有些唏嘘了。

然后,在岳父的注视下,他的表情又变得严肃了起来,虽然岳父看起来无心对夏洛特告密,。

“不,不用了,我对这种没兴趣。还有,这事你要是敢在夏洛特面前‘露’个口风,后果你自己清楚!”

接者,他迈出了房间,带着一脸愕然的公爵向刚才的客厅走了过去。

此时的夏洛特,正在和自己的母亲一起逗‘弄’孩子,虽然很奇怪父亲刚刚进来就把夏尔叫走了,但是她也理解这些男人们总会有不少事情要做,所以她也没有干涉,自得其乐地和妈妈一起逗着孩子。

不过好一会儿之后,她忽然现有几个人走了过来,原本她以为是爸爸和夏尔回来了,但是她抬头一看的时候,忽然呆住了,领头的人赫然是她的哥哥菲利普。

“菲利普?你怎么回来了?”她惊诧地问。

然后,她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突然变得僵硬了起来,“是生什么事情了吗?”

她知道菲利普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外省奔‘波’,所以乍看到哥哥的时候当然十分惊奇。

她的第一反应是哥哥受不了外省的苦想要回来玩玩,但是很快她就看出不对劲了,如果真要回来玩玩的话,现在这样总显得有些鬼祟。

正当她惊疑不定的时候,夏尔从菲利普的后面冒了出来。

“夏洛特,菲利普前几天闯了个祸。”

“闯祸了?什么事情?”夏洛特皱起了眉头,然后把旁边的儿子递给了妈妈,一脸严肃地看着哥哥,“菲利普,你都干了什么?”

“我……我不走运……惹出了点事。”菲利普扭捏着回答,在妹妹面前低声下气,确实让他感觉很难受。

然而,他断断续续的把自己之前惹出的事情告诉给了夏洛特。

“你……你怎么做出这种事情来了!”当听到菲利普居然闯下了这样的祸之后,夏洛特终于生气了,然后大声跟哥哥咆哮。“你疯了吗?”

“我……我也没想到会这样。”菲利普痛苦地低下头来。

“你没想到……没想到……那你想到什么呢?”夏洛特还是没有消气的意思,“你做事要是稍微靠谱一点,又怎么可能惹出这样的‘乱’子来?”

被妹妹这么一说,菲利普更加难受了,他只能别开了视线。

“从小你就是这样!你就没有把大家放在心上,只顾着你自己快活,等到惹出‘乱’子来了就知道回家帮忙了!”夏洛特余怒未消,继续数落她的哥哥,“你自己问问,谁不知道你是个恶少?现在你长大了,大家都以为你终究要像样一点了,结果呢?结果你给大家惹出这样的麻烦来,你就不能稍微长进一点吗?!”

被妹妹这么数落下去,菲利普的耐心和自尊都被消磨殆尽了,只感觉自己太过于丢脸。他的呼吸变得粗重了起来,但是最后他还是捏紧了拳头,把这一切给忍受了下来。

“好了,夏洛特,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你数落他也没有多少意义,只能先把事情解决了再说。”等到看着夏洛特把哥哥数落得差不多之后,一直冷眼旁观的夏尔终于话了,“事态紧急,等到把事情解决之后再数落他也不迟啊。”

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刚才爸爸打算叫我给菲利普帮忙,让他脱离险境,我……我个人是没有什么反对意见的,不过我觉得这事得让你话,你同意了我才能够帮他,那你怎么看呢?”

这还用说吗?当然要帮啊!夏洛特这句话刚刚冲到了口边的时候,突然咽了下来,因为她和夏尔相处太多年了,从夏尔的说辞和语气当中她马上听出了什么。

然后,她很快就明白了丈夫的用意。

也对,帮是要帮的,不过一定要趁这个机会把哥哥拿捏住,不能让他以后继续惹是生非,给全家人抹黑了。

于是,她微微皱起眉头来,开始思索着应该怎么样来处置自己这个哥哥。

不管是夏尔还是公爵父子两个,都是在看着她,等待她话,虽然心态各有不同,不过俨然好像她已经成为了全家人的中心一样。

“菲利普是我的哥哥,他现在落难了,我当然得帮忙了……纵使这事情再大,我们也该试试。”许久之后,夏洛特终于开口了。

一听到妹妹这么说,菲利普如‘蒙’大赦,满面喜悦。

不过,还没有等他高兴太久,夏洛特却突然话锋一转。“不过……帮忙归帮忙,我们也不是给人使唤的佣人,菲利普也必须为自己闯下的祸事来负责。”

“负责?”菲利普惊讶地看着妹妹,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你要我怎么负责?”

“祸既然是你自己闯的,那么解决它也得靠你自己,不管是善后,还是抚恤,还是打通关节,还是夏尔这次需要的一切开销,都要由你负责,你要一个人出钱,一分也不能少。”夏洛特板着脸对哥哥说,然后马上转头看向了自己的父亲,“爸爸,你也不许给他出钱,他得自己来!”

“‘女’儿……这……”公爵有些不忍了,想要再说说情。

“爸爸,到了这时候了还要再犯错吗?菲利普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太放纵了,难道现在你还要继续这样?”夏洛特马上瞪了父亲一眼,“如果你想要让我们帮忙,菲利普就必须为自己的事负责,要么这事你自己来办吧!”

“哎……”公爵被‘逼’得没法,只好叹了口气。

而菲利普也知道,在妹妹这样的语气下,说什么都没有意义,所以只好默然点头。

这两年他四处稽查教产,给自己也攒下了不少钱,不过这次看来一定是要大出血了,想想都让人心碎。可是到了现在这个情况,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承认现实。

“好吧,我自己承担费用。”菲利普最后只能颓然点头。

“还有另外一个条件,”然而,夏洛特给他的打击还没有结束,“就算事情解决了,看来你暂时也没办法再到外省晃‘荡’了,那么你从今天起,就得老老实实生活,听我们的安排,任何方面都是!你现在也这个年纪了,该准备结婚了吧?我会找个合适的对象给你指婚的,但是只要我选了你就得娶。”

“什么!你够了没有!”菲利普这下终于忍不住了,他大声朝妹妹喊了出来,“得了吧,我们又能有什么区别呢?你只不过是找了个丈夫可以给你撑腰……在我面前摆什么架子?”

“那你想要坐牢吗?”他的怒吼,并没有触动夏洛特半分,她只是冷冷地反问。“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满足你啊?”

这一声反问,让菲利普的气势顿时打消了,他愕然看着妹妹。

“好了,儿子。”这时候公爵也看不下去了,只好站出来劝菲利普,“到了这个年纪了,你确实也该结婚了不是吗?你看你妹妹都有孩子了……夏洛特很看重家声,不会给你随便找人的,你接受了就好了。”

眼看爸爸已经这么话,菲利普的心里不禁变得更加难受了。

夏洛特给他指婚,不仅仅是为了让他尽早结婚的意思,更加还意味着她可以处置他的婚姻大事,如果他答应了,那也意味着从那以后,她在家族当中的地位当真就是无可撼动了。

而这也是他一点都不想承认的事情某种意义上来说,菲利普愿意跟夏尔低头,但是跟自己这个妹妹低头,那就实在太过于难受了一点。

他茫然看了看四周,他的父亲母亲都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而当他视线落到夏尔的身上时,这位堂弟只是颇为友好地笑了笑。

“你想要坐牢吗?”这时候,夏洛特再追问了一次。

毫无疑问,他是绝对不想的。

哎,这下真要做他们的奴才了!菲利普禁不住在心中哀叹。

也罢,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那就这样吧。

“好吧,好吧,夏洛特,都按你说的来办吧!”最后,他只能自暴自弃式地大声说,“你说什么我都做,这样你就该满意了吧?”

“夏洛特,以后家里都靠你了。”公爵也马上对夏洛特说。

直到看到父亲和哥哥都对自己屈膝投降之后,夏洛特这才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夏尔,我们去帮他吧。”

“好的,夏洛特。”夏尔笑着朝妻子点了点头。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