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章 请求与告诫

第九十章 请求与告诫


                “夏尔……”

就在玛丽想尽办法来调侃或者说讨好自己恩主的时候,夏洛特突然来到了这间会客室当中。。

她当然是来找自己丈夫的,然而,在进‘门’之后的那一刻,她原本想要说的事情已经被暂时抛诸脑后了。

因为她发现,特雷维尔元帅的那位‘私’人秘书玛丽-德-莱奥朗小姐,赫然正呆在这间会客室当中,而且她凑得离她的丈夫十分接近,仿佛就像是亲密无间的伙伴一样。她的脸上此时挂满了献媚的笑容,还带着可疑的红晕。

同为‘女’人,夏洛特自然明白这位小姐的这副做派到底代表着什么。

原本的平静,瞬间被震惊而取代了,接下来的就是恼怒,她的眉头骤然就竖了起来。

夏尔很快就从最初的惊愕当中恢复过来了,然后顿时就感觉情势有些不妙。

他和妻子共处了这么多年,当然十分明白夏洛特的表情所预示的情绪变化。

他马上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恢复了刚才那种平淡而又正经的样子,然后不着痕迹地扫了玛丽一眼,接着他急中生智,顺手从书桌上把自己刚才归档好的记录递给了玛丽,装作好像玛丽是凑到自己面前来拿东西一样。

“玛丽,你把这个收好吧。”他费尽了力气,以极其平静的语调对玛丽说。

而这时候玛丽反应却没有这么快,还是有些愕然地看着夏尔,不过她倒是习惯于遵从夏尔的命令了,几乎是习惯‘性’地伸手接过了这个薄薄的记事本。

而就在这刻,她终于反应过来了,然后以调侃当中带着一些敬佩的眼神回视了一下夏尔,然后将簿子收到了自己的怀中。

“好的,先生。”她也以尽量平静的语气回答。

“唔。”夏尔含‘混’地应了一声,然后这时候才回头看向了夏洛特,仿佛是刚刚注意到她一样。

“夏洛特?你怎么来找我了?有什么事情吗?”

夏洛特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继续皱着眉头,在丈夫和玛丽之间看了过去,目光有些严厉。

不过,也许是因为没有再看出什么端倪的缘故,也许是不想要在这个时候争吵,她最终还是慢慢缓和了下来,仿佛是在配合丈夫一样。

“我不能过来看看你吗?”不过,她的话却还带着点刺。

“这话说得!你随时都能过来看我了。”夏尔连忙摇了摇头,然后满脸堆笑,“只不过我有些奇怪而已,因为平常这个时候你都不会过来找我……”

而就在夫妻间对话的时候,玛丽也一点点地从夏尔面前退了回来,她有意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以免让夏尔为难。

“恐怕就是因为我一直不在这个时候过来,所以你才会觉得自己为所‘欲’为吧?”夏洛特似乎还是有些恼怒,所以一点也没有退让,继续嘲讽了他一句,“再说了,我再不过来看看,天知道你要做出什么来了。”

“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好吧,反正其实你就是喜欢讥嘲我,这个我知道,也能忍受,夫妻生活不就是这么回事嘛……”夏尔摇了摇头,然后用手指了指玛丽,“不过,如果你是说玛丽的话,今天是我把她叫过来的,毕竟她刚刚接替德-博旺小姐办事,还有太多不明白的地方需要请教我,所以最近她都会来跟我汇报工作,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吧?另外,今天还有一个重要会议,我们必须出席,所以我现在要跟她协调一下立场,以免到时候‘弄’出问题来。”

夏尔不厌其烦地跟夏洛特解释着,说实话现在他倒是觉得有些冤枉要是做了点什么,被夏洛特这么怒视着倒也不怨,可是今天他还什么都没有做啊……

“汇报工作……”夏洛特微微垂下了视线,仿佛是在揣度丈夫这话到底是不是在糊‘弄’自己而已。

“对,就是这么回事,”夏尔马上再度确认了一遍,然后反而催促起了妻子,“好吧,到底有什么事情,你快点说吧,等下我还要出去呢!”

夏洛特没有再说话,而是再用目光扫视了丈夫和玛丽一眼,不过她的眉头很快重新舒展开来了,终于没有就这件事情上追究下去。“是欧仁的事情。”

“欧仁的事情?什么事?”夏尔连忙追问。

既算是他的堂弟,也是他的小舅子,可以说是自己人中的自己人。因为是幼弟的关系,所以夏洛特从小就很照顾他,可谓感情深厚。

而且,和夏洛特那个同样傲慢自大目中无人的哥哥菲利普相比,身为幼子的欧仁要谦逊很多,对夏尔和夏洛特都十分尊敬。

在先代特雷维尔公爵死去的时候,公爵一家内部因为遗产的处置而爆发了纠纷,菲利普旗帜鲜明地站出来反对夏洛特继承家业,而且还鼓动父亲也站出来一起反对,而夏洛特也寸步不让,大有和父亲闹翻也在所不惜的气势,而在这个危险紧急的关头,欧仁却选择了站在姐姐的一边,可见他心目中姐姐的地位。

对这样旗帜鲜明支持自己的家族成员,夏尔自然也是十分看重,如果他肯为自己服务的话,那当然会想尽办法提携。可是,他和家族里面的其他成员不同,却对什么财富和权势似乎兴致缺缺,只对大海感兴趣,想要到海军当中服役。

虽然夏洛特对弟弟有荣华富贵不享、却喜欢跑去吹海风的想法十分不理解,但是几次劝说之下欧仁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最后夏尔倒是对他这个意志十分欣赏,于是帮助他进入海军服役,让他如愿以偿,现在他也随着海军在舰队当中服役。

夏洛特没有进一步的解释,然后扫了玛丽一眼,玛丽知趣地离开了。

“没事,德-莱奥朗小姐是我们的忠实朋友,这些事情她知道也没有关系,绝对不会外传的。”等到玛丽离开之后,夏尔才像是抱怨式的跟夏洛特说,“你这么做,很容易让人寒心。”

“难道我们的家事也非要告诉别人不可吗?!”夏洛特不耐烦了,近乎于严厉地呵斥了夏尔,显然对刚才的事情还是余怒未消。“她为什么就该知道这些?”

她之所以突然不再追究刚才的事情,并不是完全放弃了对丈夫的怀疑,而是因为现在没有任何真凭实据,真要吵起来无非也是丢自己的脸而已,而夏洛特并不喜欢做一个胡搅蛮缠的人,也不想要打搅丈夫的事务工作毕竟她也知道,玛丽是特雷维尔家族现在的忠实走卒之一,很得特雷维尔元帅的信任。

可是不追究归不追究,心里的刺还在,因此玛丽一走开她就对丈夫发怒了。

“好吧好吧,不说就不说,这样也好。”夏尔悻悻然地耸了耸肩,“现在她已经离开了,你该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了吧?我真的忙着离开。”

“欧仁最近跟我说,他在海军里面听到了一些风声,说是我们有可能在近期会和某个大国在外海‘交’战……”夏洛特放低了声音,然后跟着夏尔解释,“所以,他想要去未来最容易和敌军‘交’战的舰队,然后里面当个舰长……”

“当个舰长?他还这么年轻啊?”夏尔有些犯难了。

无疑,以特雷维尔家族的权势和威望,哪怕是海军也可以施加影响,可以照顾欧仁,可是当个海军军官是一回事,管一艘战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要知道舰长是一艘战舰的灵魂,而且系着整艘战舰上的生命啊。他固然很喜欢这个堂弟,可也不想要拿着一艘战舰和上面的生命开玩笑。

夏洛特显然也明白丈夫的难处,不过她还是决定要让丈夫答应。“不管怎么样,还是请你努力一下。”

“可是难道你不担心吗?如果真打起来,舰炮可是不长眼睛的……”夏尔试图劝说夏洛特,“以他个人的安危来讲,最好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为好。”

“我也这么劝过他,可是他说他不怕,而且还恳求我帮他的忙……如果这是他所坚持要求的,那么我又能拒绝他吗?”夏洛特摇了摇头,这下满是宠溺弟弟的姐姐所独有的眼神。“而且,又有什么理由拒绝他呢?这不就是我们先祖的英雄气概吗?现在我很为欧仁骄傲,也想要成全他。夏尔……难道你不欣赏这样的‘精’神?”

顿了一顿,她又说出了安慰自己的话,“再说了,看到这么英勇的表现,上帝会保佑欧仁的,你的爷爷当年冒着枪林弹雨冲锋,最后不也是好好活下来了吗?”

“好吧,我确实很欣赏。”夏尔点了点头,决定同意妻子的要求,帮忙实现欧仁的理想。“好吧,我会想办法跟海军那边沟通一下的另外,我也会让爷爷帮忙的,想来只要我们努力,应该……应该有点希望吧。”

话是这么说,不过他自己也没有把握。

“那就拜托你了,夏尔。”看到夏尔终于答应了,夏洛特也送了一口气。

不过,她马上话锋一转,“还有一个请求,有关于欧仁,不过是我‘私’人的。”

“什么?”夏尔再问。

“你在大臣任上不是搞了很多行业组织吗?选一个,想办法把欧仁安‘插’进去吧,也好让他有个依靠。”夏洛特低声回答。“‘弄’个隐蔽一点的,不要让他出什么风头,就让他能够安安生生地过下去吧……”

夏尔略微疑‘惑’地看着夏洛特。

“别怀疑了,欧仁从来没有请求过我这种事,是我自己主动这么打算的。”夏洛特摇了摇头,否定了夏尔的猜测,“我只是感念他现在的处境而已,你知道的,他是幼子,而且爸爸和菲利普似乎也不是很在意他的样子,如果我们再不管他,他以后得多麻烦啊……他是我的亲弟弟,我得给他留点儿东西,要不然别人该怎么看我?我自己也过意不去。”

夏尔沉‘吟’了片刻之后,再次点了点头。“好吧,这倒不是很难的事情,我最近在下面搞了一个航海的行业联合会,我可以把他放进下面随便哪一个海运企业里面去,正好他的行业对路!而且没什么人会去注意他。”

“太好了,夏尔……”夏洛特显然对夏尔的干脆十分高兴,伸出双手来抱住了丈夫的头,然后‘吻’了夏尔一下,“谢谢你。”

“你是我的妻子,满足你心愿,是我应该做的。”夏尔笑着抹了抹她的头发,然后向他告别,准备去衣架拿起自己的大衣,“好了,现在没有别的事情再要我做了吧?那我就要走了……”

“等等!”夏洛特突然喝止住了他,“我想要和德-莱奥朗小姐说几句话,”

“啊?”夏尔有些惊愕。

“就谈一会儿,一点点小事而已。”夏洛特平静地说。

“可是……”夏尔有些迟疑。

“没什么,只是几句话而已,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夏洛特还是没有商量的意思,而是直接笃定地说。“好了,你先在这里等等吧。”

“夏洛特……”夏尔还想再说什么。

“你爱着我的吧?”夏洛特抬起头来看着他问。

“我绝对是爱你的。”夏尔不得不再度跟妻子说了一遍。

“那就等等。”夏洛特不容置疑扫了他一眼,然后直接转身出了房‘门’。

此时,玛丽正等在会客室外面的厅堂当中,准备和夏尔一起前去参加铁道联合会的重要会议,可是她等出来的并不是夏尔,第一个出来的反而是夏洛特。

‘精’心打扮的特雷维尔夫人今天依旧十分美丽,衣装也尽显雍容华贵,可是当她一步步靠近的时候,玛丽却感觉心里越来越堵得慌。

“夫人……”当夏洛特走到她面前的时候,玛丽不得不勉强地笑着向她问好。

她们两个关系一直不怎么好,因为和芙兰的亲密友情,同时也因为她成为了夏尔的妻子,所以玛丽一直都对她有些不喜,所谓恭敬也只是流于表面,而夏洛特当然也感觉得出来。

“德-莱奥朗小姐,我有几句话想要跟您说。”夏洛特以平静当中又蕴含着强烈不满的眼神看着玛丽。

“请您示下,夫人。”在人屋檐下,玛丽不得不摆出貌似恭敬的表情回应夏洛特。

“刚才我看到的那一幕,让人很不舒服。”夏洛特一边看着她,一边冷冷地说,“恐怕您的举止有些不太得体。”

“抱歉,夫人,不过……一直以来我们都是这么相处的,先生不喜欢别人对他太过于毕恭毕敬。”玛丽小心翼翼地笑着,“他认为威严不会来自于强摆着脸,而是在行动当中体现出来的……”

这个解释,怎么听都别有所指,可是从外表上却看不出任何恶意来,却足够让人不舒服。

“难道您认为我是在无事生非吗?任何一个妻子都不会喜欢看到您刚才对她丈夫所作出的举动。”夏洛特微微皱了皱眉头,“您再怎么机灵,也应该明白您自己的地位,以及您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我……我不太明白您是指什么。”玛丽故意装傻拖延时间,一心想要期盼夏尔赶紧出来吧,把她从这样困窘的局面当中解救出来。“如果您是说我不应该那样亲切地对待先生,那么……那么只要先生这么说,我就会遵从的。”

又来这一套!

夏洛特的怒火被勾得更加旺了,因为在不久之前,也有一个人以几乎同样的说辞来这么回应她。

而比起那个人来,目前的这个人要更让她不耐烦。

“德-莱奥朗小姐,事到如今我也不想跟您多说什么,您拥有一个好姓氏,但是您却没有做出多少配得上这个姓氏的事情来……不过我知道这不是您的错,您之前很倒霉,您想要做出一点事情来摆脱倒霉的处境,我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理解。”夏洛特冷冷地看着对方,一字一顿地说,“您很机灵,但是我希望这种机灵要用在对的地方,做好您应该做的事情……”

夏洛特这种饱含蔑视的眼神,让玛丽心里怒火万丈。

“应该做的事情,是指什么呢?”她收起了原本就没有多少热情的笑容,然后低声问。

“这不是很明显吗?您凭借着您的机灵,讨得了特雷维尔元帅的欢心,让他帮你提携你,那么您就应该知恩图报,好好继续做这份工作,别老想着别的事情。”夏洛特冷笑了起来,语气里面的讥讽几乎满溢而出,“您讨好他爷爷就够了,为什么偏要来劳烦孙子呢?我奉劝您一句,做好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吧,免得到时候两头落空,反倒被自己的机灵所害了!”

如果是普通人,恐怕听不懂其中的讥刺到底有多刻薄,但是玛丽能够听懂。

正因为能够她能够听懂,所以那种屈辱和怒火,更加是无可抑制。

她把我当成什么了?勾引老头获取荣华富贵的情人?现在又试图勾引孙子的娼‘妇’?

她脸上的血‘色’几乎瞬间就褪尽,然后瞪大了眼睛看着夏洛特。

“哦,觉得自尊心受创了?为什么呢?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夏洛特倒根本没有在乎对方的怒火,反倒是冷笑了起来,“既然您能做,为什么怕人说?如果您怕人说,那就最好明白自己的本分,别再做傻事了,明白了吗?”

玛丽低下了头,她浑身都在微微发抖,握紧了拳头才让自己没有爆发出来。

“我倒不知道我有什么本分呢,夫人。”她咬着牙说,“没错,我确实承‘蒙’了元帅和先生的恩惠,但是只有用心险恶的人才会胡‘乱’编排别人,我一直都是尽心尽力地位特雷维尔家族服务……”

“那么,我想,您应该很明白您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谁带来的,对吧?您看看自己,跟我们的家仆有多大区别?”夏洛特仍旧没有放弃对玛丽的打击,“我不想跟您置气,因为您,不够格。”

“不够格……”玛丽咬着牙,低声重复了一边,几乎是恨极了。

任何辱骂对她的伤害,都没有这个“不够格”来得深刻,都不会‘激’起她这么强烈的憎恨。

“所以,请您牢记我说的,别惹得我不高兴,也不要做傻事。”夏洛特眼看自己以说得够透彻了,也不想再和这个下仆争执,所以挥了挥手,示意对方离开。“记住,下次再让我发现你想要卖‘弄’风‘骚’,后果你自己承受吧。”

哼,傻事?我都做了无数傻事了!我还要继续做下去!要让你后悔今天如此对待我为止!

玛丽充满了憎恨地在心中怒吼。

但是表面上,她却令人敬佩地收住了怒火,然后沉下了腰,微微对夏洛特致意。

“我明白了,夫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