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九十二章 权势与迷醉

第九十二章 权势与迷醉


                在众人略带惊疑的注视之下,夏尔以不容置疑而且自信满满的态度,傲然宣布了陛下——也就是他本人——的意志,他今天把这群人叫过来当然不是为了商量这件事的,而是要让他们接受这个决定,然后配合他执行这个决定。

毫无疑问,反对意见很多,而这也并没有出乎夏尔的意料之外。

事实上,没有反对意见才怪,因为他无异于就是给了整个法国金融界以重重一击。

因为他几次主持的工作,法国铁路建设方兴未艾,持续了好几年的热潮让经济一直都维持繁荣——换言之拉动了不知道多少gdp。

然而,盛宴终究是有成本的,而这股热潮的成本就是巨额的债务,帝国的铁路事业在最近的五年当中以惊人的速度积累着庞大的债务,而如今,这些债券已经开始进入偿付债务的高峰期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下半年就要开始面临十分吃力的偿债压力了。

可是现在帝国在准备打仗,不知道要准备多少军费,借钱都还来不及,怎么又有余钱拿去偿债?就算有,皇帝陛下和夏尔本人也不愿意把宝贵的资金去偿还给国民,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

眼下,反对的意见已经四处响起,几乎每个来到了这里的人们都在大摇其头表示无法接受帝国皇帝的旨意。

而为了控制局势,让这些人来不及马上形成一致的声浪,夏尔再度开口了。

“记得就在去年,我刚刚成为帝国交通大臣的时候,我就将诸位召集了过来,告诉大家,帝国和俄国的战争已经箭在弦上了……”夏尔再度环视了一圈,制止了这些人的交头接耳,“是的,在那时候,就已经做出了决定。而到了现在,时机已经开始成熟了……战争随时有可能会来,甚至有可能就在几个月后,我们甚至已经没有时间再慢慢讨论了,只能尽快实行紧急措施,而我跟诸位刚才说的东西,就是紧急措施的一部分。”

“不是说帝国已经和俄国开始缓和关系了吗?”人群中响起了一声不太确定的嘀咕,“听说帝国政府和俄国新任公使谈得很好,很坦率……”

“确实谈得很好,我很喜欢公使本人,然而……”夏尔笑着点了点头,“正因为我们准备和他们大仗,我们才会和他们相谈甚欢不是吗?如果我们还想着讨价还价的话,就不会跟他们摆出笑脸了。”

真是厚颜无耻!几乎每个人心里都闪过了这个念头。

然而从大臣阁下的话里,他们也明白这将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战争……”有人默念了这个既光荣又有些可怕的词。

“作为帝国的精英们,诸位十分幸运,你们是不用上战场的,有人会代替你们去流血牺牲,冒生命风险。”夏尔仍旧微笑着,“而你们,国家要求你们的,仅仅只是配合帝国执行一项临时的经济措施而已,难道你们身为精英,都不愿意为帝国,为整个民族付出足够的努力吗?”

“我们愿意为了帝国的战争出力,可是这个要求是不是太过于艰难一点……”这时候,终于有人回过神来了,然后低声质疑了夏尔的决定,“大臣阁下,这可不是一点点小事,这是会震惊全国的!”

这是一个留着花白的山羊胡子的老人。他是若斯当-卡帕菲勒,是法兰西银行的董事,也是现任法兰西银行总裁阿尔古伯爵的密友,正因为他有这个特殊身份,而且年纪又大德高望重,所以某种程度上也可以作为金融界的代言人之一在帝国政府面前发话,此时由他第一个人站出来质疑显然也是最合适的。

此时,这个老人苍白的脸上已经泛出了一些红色,被精心修剪保养的山羊胡子也在一颤一颤,显然既震惊又不满,“阁下,您这个打算,之前那次聚会的时候可没有告诉过我们啊!”

在去年,夏尔刚刚当上大臣的时候,就把一大群人召集到了这个俱乐部里面,然后向他们透露帝国将有可能和英国一起向着俄国开战,所以要扩大铁路的建设,增加债券的投入。

当时他们虽然吃惊,但是很快就接受了夏尔的要求,毕竟政府担保的债券,谁又会嫌多呢?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在一年之后,帝国政府居然会搞出延后偿债这一套来,这岂不是让他们气愤不已。

“毫无疑问这是一件大事,所以我才要来寻求诸位的帮助。”夏尔不等别人接口,马上就回答了这位老人,“诸位都是帝国的重要人物,金融界和实业界都有十足的威望,如果你们表态支持的话,那么这项举措就将成为现实了,不是吗?”

“可是……可是我们该怎么说服国民呢?”若斯当-卡帕菲勒胡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别忘了,大臣阁下,这可是全国国民踊跃购买的债券,这是他们对国家的信任,对帝国政府的信任!如果我们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我们这么做了,他们会怎么想?帝国的信用怎么办?”

“国民会很高兴,因为他们会多收三年的利息不是吗?”夏尔冷不丁地反问。

这个反问很犀利,以至于还在长篇大论的若斯当-卡帕菲勒一下子被噎到了。

“那也不会每个人都这么想。”停顿了片刻之后,若斯当-卡帕菲勒终于又找好了词,“比如有些人急着用钱……”

这当然是托辞而已,历年发行的铁路债券,虽然购买的人数庞大,但是其实却很集中,大部分都被那些大大有钱的富豪或者金融机构购买了,若斯当-卡帕菲勒本人和朋友们自然就买了不少。

这些金融家们都有无数的投资计划,每一笔账期都弄得清清楚楚,如果突然停止偿付到期债权的话,那么他们的预定的资金流就会出现稳定,而到时候投资计划将会因为资金不足而陷入到停顿的窘境,甚至就连机构本身的流动性都可能会出现问题。

但是现在在“爱国”这面大旗的笼罩下,他又不能说实话,免得让自己好像显得只顾私利,所以只好从“这会动摇政府的信用”来着手反对。

“这个确实是很麻烦的问题,我也承认很多人会面临类似的艰难……”夏尔并不因为对方的反应而惊诧,因为其实他早有准备,“所以我在事前就有了准备……”

接着,夏尔突然指了一下靠在他旁边的玛丽。

“这位德-莱奥朗小姐,最近接替了刚刚生育的德-博旺小姐来主持事务,而在她的沟通下,我也与德-博旺男爵达成了一些共识……”

在所有人觉得不妙的视线下,夏尔继续说了下去,“德-博旺男爵明白政府的难处,也明白帝国如今需要每个人的努力,所以……他准备挺身而出,为国分忧,他要拿出自己的钱来,帮助国家偿付债券,他已经承诺了,从政府停止偿付的那一天开始,每个人都可以拿着到期的债券去男爵领下的金融机构去兑付,而且都可以按照票面价格得到足额的偿付……”

活见鬼了!

若斯当-卡帕菲勒这才知道帝国大臣原来已经早就在暗地里搞鬼,弄好了一切,然后才突然袭击,在这个会议上一股脑地把问题和答案都倒出来,让人家措手不及,一下子只能按照他的步调行事。

他是不相信德-博旺男爵有那么爱国的,所谓的足额偿付肯定也是笑话一桩,他现在大量收购债券,到时候他不趁着大家着急搞出一些贴水来才怪,最后他又白吃三年的利息又吃贴水,肯定是发了一大笔。

可是这时候他尽管恼怒,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反对。

倒不是因为他害怕男爵,而是因为他知道,男爵一直都十分觊觎法兰西银行总裁的职位。

虽然男爵本身肯定有算计,可是他毕竟是在拿出真金白银来支持帝国,而如果男爵这么爱国,阿尔古伯爵却没那么爱国,那么谁更加合适坐在法兰西银行总裁的座位上?这个问题可就很致命了。

处在他的位置上,可不能轻易再表态反对了。

他默然不语,眉头紧皱,平素和善的脸这下也变得难看了起来。

“阁下,这里只有我们,大家可以不用说些虚言,您知道的,这简直就是又一次政变!简直令人难以忍受……难道您不害怕败坏帝国政府的信用吗?”

“哈哈哈哈……”看着老人的抗辩,夏尔却突然大笑了起来,让几乎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尤其是若斯当-卡帕菲勒,感觉自己被这个年轻人耍了一样。

旁若无人地笑了片刻之后,夏尔这才慢慢收住了笑声,然后重新满面春风地看着这个老人。

“您说得很对,这确实让人有些担心,可是……现在我们是需要担心这个的时候吗?先生们,我们在面临迫在眉睫的战争!现在我们的一切考虑,都只是如何尽快尽好地打赢这场战争而已,如果打赢了,我们怎么都能够建立信用,如果打不赢……如果我们输掉战争,那么我们连帝国政府本身都不会拥有了,还会有什么信用?所以您的问题大可以不必在问了,因为答案只有一个——我不在乎!说到底这就是赌局不是吗?如果我们输了我们就完蛋,如果我们赢了我们就坐庄,只要我们坐庄,怎么都有办法来拿赢来的赌资还债,对不对?我不明白您还要担心什么呢?!”

在其他人或紧张或气恼的注视下,夏尔毫无顾忌地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确实坦诚,几乎已经是推心置腹毫无保留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夏尔的坦诚,反倒是让这些人心生敬佩。

如果是一般的政界人物,甚至哪怕是皇帝陛下本人,他们现在肯定会说一些花言巧语,吹嘘政府的强大,帝**队的不可战胜,波拿巴主义在国民当中饱受支持等等……一些发疯的傻话,可是夏尔这位大臣却并不一样,他精力充沛而且直言不讳,并没有说出这些侮辱他们智商的话来,而是坦诚地说出了他的心中所想。

没错,现在皇帝陛下,大臣阁下,还有他们一整个统治集团,都已经是赌徒了,他们已经下定了注,在等待上帝这位庄家开盅来验证点数,而为了保证赌局的胜利,他们是不会在乎一切代价的——因为如果赌局失败,他们就将重归一无所有的境地了。

因为坏得如此坦荡,倒是让人有些心生敬佩了。

“大臣阁下,我们都知道您是一个直言不讳的人,但是,您的直言不讳还是超出了我预想的程度。”若斯当-卡帕菲勒一时无语,他不知道该怎么再去指责帝国皇帝和这位大臣阁下的独断专行,因为既然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也许什么指责也没用了。

现在能够吓阻他们的只有实力了,而他一个人的实力是不够的,他微微低下了头,然后扫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以罗特希尔德家族的影响力,如果他发话表示反对的话,那么就算帝国大臣也得重新三思一下了吧。

并不是一个人和他一样想,很多人都看向了这个年轻人。

而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倒也见惯了大场面,依旧不慌不忙,他微微朝夏尔躬身行礼,“大臣阁下,处在如此危急关头,您的坦诚和镇定真是让人敬佩。德-博旺男爵既然能够在国家艰难时刻做出这样的牺牲,那么……我想……我们也可以……”

几乎同时,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响了起来,人们再次面面相觑。

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虽然是貌似受到感动然后做出决定,但是很明显他不可能是这样的人,也就是说,他事前就已经和大臣阁下达成默契了。

那么问题来了,大臣阁下到底和他达成了什么样的默契呢?是什么让他选择了立场?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不过不管怎么样,既然罗特希尔德家族和德-博旺男爵都已经站出来表态,再想要反对可真的要三思而后行了,一时间,整个大厅几乎无人再说话。

白发和白色的胡子都在微微颤抖的若斯当-卡帕菲勒,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几次临到口中都收了回去,再次组织措辞,直到最后,他才下了决定。

“大臣……大臣阁下,您……您说的这些事情,实在太过于沉重了,这不是我在此刻,在一个人的情况下能够做出的决定,我必须……必须和同事以及合作伙伴们商量一下,才能够……才能够得出结论,请您……请您……”

“没关系,您尽可以和任何您信得过的人商量,当然前提是他必须能够保密。”夏尔知道他要找谁,所以也不为己甚,“不过,您本人必须留在这里,今天我们一定要谈出一个结果不可!”

“嗯?!”因为没想到夏尔的态度如此强硬,这个老人愣住了。

“我说得很清楚了,这件事十分重要,而且事关帝国,我们不能拖延下去!今天就要谈出一个结果来!”夏尔并没有兴趣等着别人用各种软磨硬泡的手段来拖延他,所以他早就打定主意要今天就弄出个结果来了。“今天您不用回去了,晚上我们就做出最终的决议,不管是同意还是反对,都必须表明立场。不过您不要担心,这里的生活起居毫无问题,而且一定会让您满意。”

这真是……真是……若斯当-卡帕菲勒没想到平素笑眯眯的大臣阁下今天却这么坚决严厉,一下子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为好。

可是他看大臣的神色,知道这个年轻人怎么也不可能收回决定了,而且显然做好了一切准备。

既然今天就要做出决议,那么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那……那至少,至少让我现在去写信吧?”他略带抗议地问。

“哦,这个没问题。”夏尔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自己走到了香槟塔的旁边,从顶上拿起了一杯酒,“今天时间还有的是,等下我们吃完晚餐再来谈吧!”

在烛光的照射下,帝国大臣夏尔-德-特雷维尔拿起了虹光四射的酒杯,然后高高地举了起来。

“诸位,不用拘谨,这里我们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任何人知道!”

而站在一旁的玛丽,现在已经满面迷醉地看着这个年轻的帝国大臣,她从刚才起一直注视着夏尔,直到他现在拿起了酒杯为止。

这是多么帅气,多么有魅力啊!当他踏过的时候,所有人都只能匍匐不是吗?!

对啊,这才是我们要的权势,这才是我要的权势!她几乎禁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承蒙这个年轻人的关照,她被带到了这个地方,接近到了整个帝国最高高在上的枢纽,也闻到了权力的气味。

这种气味,那么粗野,那么刺鼻,但是……却又那么芳香,让人无法自拔让人迷醉……

我爱您。

她抬着头看着夏尔,眼中出现了泪花,然而手却慢慢地抬了起来。

“啪”“啪”“啪”

细密的掌声响了起来。

看到这位小姐做如此表示,阿尔冯斯-德-罗特希尔德犹豫了一下,也鼓起了掌来,而其他人尽管不情不愿,但是在从众心态、以及害怕大臣阁下迁怒的心态下,他们也纷纷股掌,甚至就连若斯当-卡帕菲勒也轻轻地拍了几下手。

在如雷的掌声当中,夏尔喝下了这杯香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