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九章 法律与魅力

第八十九章 法律与魅力


                在俄国公使利特温斯基伯爵带着心满意足的情绪,从夏尔的会客室当中离开之后,夏尔仍旧留在会客室当中,记录着今天他和大使先生的种种谈话要点。

而这当然不是他今天的主要事务。

就当他在纸上潦草地留下字迹的时候,会客室的‘门’又重新被人打开了,然后轻轻地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响了起来。

夏尔停下了笔,然后略微抬了抬头,看了一下来人,然后又重新放回了视线。

“嗯,这么快就来了啊。”因为本身就是他自己召唤过来的,所以他对* 来者并不感到意外。“坐吧。”

“早上好,先生。”来者马上就跟他问好了,她的语调听上去颇为活跃,充满了‘精’力。

“早上好,玛丽。”夏尔头也不抬地也跟她问好。

今天的玛丽,穿着一身厚厚的灰‘色’裘袍,脸上则挂着轻松愉快的笑容,情绪一点也没有因为一路上的寒风而受到影响,让人如沐‘春’风。

她现在确实算得上是‘春’风得意,因为萝拉最近倒了一个大霉。

萝拉倒霉很让她开心,但是这种愉悦并不仅仅是来自于心理上的。

在萝拉被拘禁起来之后,为了避免被有心人猜疑,德-博旺男爵对他‘女’儿所做过的一切事情依旧是秘而不宣,反而是命令当天那些在场的人们封口。

而这就带来了一个麻烦,因为萝拉再也没有办法去做她之前的那些事务工作了。

芙兰在知道消息的当天,就要求让她的密友玛丽去接替萝拉暂时负责她的那些工作,尤其是在铁道联合会当中的工作,以便回报好友之前对自己的忠诚和帮助。

考虑到玛丽接手的话可以让自己和博旺一家那些见不得光的‘交’易继续活在黑暗当中,而夏尔在考虑了一番之后也答应了这个条件。

然后,按照夏尔的要求,德-博旺男爵也同意让玛丽暂时作为他的委托人,代替他刚刚生育(其实是已经被囚禁起来)的‘女’儿萝拉,来代行萝拉之前在这里的职务——不管他是怎样的考虑,无疑这种做法更增加了夏尔在这个民间机构里面的影响力。

而其中得益最大的,自然就是玛丽了,她借着这个从天而降的机会,一跃成为了一个颇具有影响力的人物。而为了让自己不至于沦为傀儡,最近她一直在努力收集萝拉之前留下的材料和信息,希望能够尽快让手中的工作走上正轨,可谓是十分勤勉。

不过,虽然是‘春’风得意,但是玛丽的头脑却还没有被冲昏,她明白现在自己所得到的一切都是源自于特雷维尔家族的青睐和照顾,她的基础十分薄弱,也没有什么亲信和走卒可用,所以想要维持自己现在的地位,就必须继续忠诚地追随在特雷维尔家族身边。

甚至还需要表现得更加忠诚,因为她现在的位置,很有可能在有心人的心中惹起叛投德-博旺一家的嫌疑。

于是,尽管现在可以说是忙碌无比,但是玛丽仍旧坚持保留自己“特雷维尔元帅‘私’人秘书”的头衔,一直继续为元帅服务,而且她还时常登‘门’拜访夏尔,美其名曰汇报工作,实际上也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忠心耿耿——顺便也向外面展示自己深得大臣阁下的信任和重用,增加自己的威慑力。

虽然觉得玛丽做得这么小心谨慎有些没必要,不过夏尔还是很为她的乖觉而感到高兴——毕竟谁不喜欢对自己忠诚的人呢?

“先生,今天我可是费了老大劲才过来呢,差点都出不来‘门’!”因为会客室里面烧着壁炉,所以玛丽将自己的外套也脱了下来,放到了旁边的衣架上,同时一边还跟她的恩主诉苦,“哎,想要收拾萝拉的烂摊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萝拉‘性’格傲慢自大,而且从小就被养成了专横的‘性’子,即使在出来帮父亲做事的时候也没有改变自己的个‘性’,因此在联合会当中屡屡惹得旁人不满,她在的时候,这些人因为她家世而只能敢怒不敢言,可是现在她因为生育而暂时隐退之后,这些人就开始有意无意地报复之前所受到的委屈了,因而给玛丽平添了许多麻烦。

“萝拉的‘性’格是有些问题,不过她做事还是十分认真的,而且很严谨,所以她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错。”夏尔一边说,一边写完了自己的记录,然后小心地将笔记封了起来。“所以,如果有谁企图利用这个机会来给你增加不必要的麻烦的话,你就告诉我吧,我来让他们明白事理。”

“您平常这么忙,我哪里敢再劳烦您亲自出面啊……只要有您的这句话,事情就好办多了!我会拿您的指示来敲打这群人的,想来他们不至于敢把您不放在眼里。”眼见自己的盘算得到了实现,玛丽脸上的笑意更加浓厚了,“另外,萝拉有一点倒是做得不错,她记录下的文档和数据都十分详细,而且被仔细地归档,很多事情还写了专‘门’的记录,所以我倒是能够很快‘弄’清楚情况……”

虽然刚才是在讥嘲萝拉,但是因为现在夏尔帮萝拉说话了,所以她也马上改口,念起了萝拉的好处。

她向来是个很聪明的人,所以即使芙兰没有跟她透‘露’全部情况,但是在萝拉生育完了之后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里面,她也很快猜出了个大概,自然明白现在为夏尔生了一个‘女’儿的萝拉,在夏尔心目中地位已经有所不同。

不过,正因为如此,她心里也是对萝拉更多了几分嫉恨。无论是从自己的利益上,还是情感上,她只盼着萝拉继续被父亲暗无天日关下去。

“你能够尽快上手就好了,现在我们事务繁杂,还真不能有任何闪失。”夏尔完成了早上的工作之后,也是长出了一口气,“对了,这几天你去了男爵那里吗?有没有谈过我最近吩咐你的那件事?”

“我去过几次,那件事我自然也跟他谈过。”玛丽点了点头,然后因为她害怕夏尔的误解,马上就进行了解释,“不过我们并没有详谈,也没有过多地讨论工作上的事情,因为……因为现在我还是在对您负责,我不能将您的意图全告诉给别人。”

“嗨,不用这样,玛丽。你一直以来的忠诚我都是看在眼里的,不必担心,我不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人。”夏尔忍不住笑了出来,“既然你接替的是萝拉的位置,那么你就应该做好她本来做的那件事,她父亲要问你什么,你在职责范围以内就应该知无不答,我们是不会猜忌你的,否则就不会让你去顶替她了。”

接着,他又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下去,“不过,现在这个现状确实对你十分为难,再说你也不能把萝拉的位置一直做下去……好吧,只要你现在把工作做好,那么我会让你以后以独立自主的身份重新占据一个应有的位置的,玛丽。”

“谢谢您!”得到了夏尔的亲口承诺之后,玛丽大为高兴,简直可以说是感‘激’涕零。“先生……您放心吧,任何事情,只要您‘交’代给我,我都会以毫不犹豫的态度坚决执行,其他任何人都不会对我产生影响。”

她现在代替了萝拉的职权,虽然是风光一时,但是心里却还是觉得不甚牢靠,为博旺和特雷维尔两个家族所牵扯的双重身份也有些尴尬,也让她明白这肯定不会长久,因为代替终究只是代替而已。

品尝到了权势和财富的滋味之后,又有几个人心甘情愿会放弃?所以她现在最为焦心的就是怎么讨好夏尔,让自己“代行”的职务能够转为正职,长期拥有现在的权势和影响力——而在这个问题上,夏尔刚才的承诺,也无异于是给了她一个定心丸,他已经明确无误地表明了,只要她继续忠诚于特雷维尔家族,那么她就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回报,就像一直以来那样。

不过,从夏尔的话里面,玛丽也听出了一丝别的意味。

“您是觉得萝拉会在近期出来吗?”尽管知道这么问不太好,但是她还是禁不住问。

“近期大概是不太可能吧,不过……我想情况也不会一直如此吧,虽然现在男爵还在气头上,但是以后也许未必。”夏尔微微沉‘吟’了一下,“过阵子我劝说一下男爵,也许他就会回心转意吧……”

也就是说,萝拉还有出来的那一天?

真可惜。

玛丽心里略微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不过表面上却还是维持着平静。

“你已经把我‘交’代的事情都说了?”夏尔又换开了话题,“那么男爵的意思是怎么样?”

“他倒不是特别反对……”玛丽重新变得严肃起来,“但是也没有直接支持,我看他是想要到时候看看风‘色’。”

“有一个模棱两可的态度就够了,德-博旺男爵威望很高,只要他不明确反对,我想也没有几个人会站出来反对我——就算站出来我也能够轻松摆平掉。”夏尔微微冷笑了起来,“今天我就要跟他们摊牌了,希望他们理智一点。”

“可是……大多数人不会那么理智。”玛丽倒是没有夏尔那么乐观,“就我的看法,应该有不少人会反对……毕竟动作那么大,牵涉到了太多人的利益。”

没错,夏尔确实是准备搞一次大动作了。

帝国眼看就要投入到战争当中,那自然要耗费无数的金钱,而帝国之前几年因为建设——尤其是夏尔主导的铁路建设,耗费了大量的钱财,可以说是负债累累,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铁路债务再加上一大笔战争费用,可以说会让帝国的财政陷入到危机当中,甚至有岌岌可危的风险。

所以,夏尔决定从战争爆发的那一刻起,暂停偿付一切到期的铁路债券,只偿付到期的利息,其他的偿付事宜“等战争结束之后再行讨论”。

可想而知这自然会引起极大的反响,可是夏尔不怕。

“我们不予许他们反对,帝国也不需要他们反对!”夏尔毫不犹豫地回答,“现在的帝国,和之前的王朝是不一样的,你知道的,我们这是民选的皇帝和政fu!国民推举了陛下,所以我们代表人民!谁又敢跟人民作对呢?如果谁这么做了,那么他就是帝国的罪人。”

“也许有人会向法院提诉。”玛丽倒是没有夏尔这么乐观。“要是拖到法律事务里面,就麻烦了……别忘了,这些事情都不能够对外界宣扬。”

“不要以为法律能当他们的挡箭牌。”夏尔却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担心,“今天,在帝国,陛下就是法律!而在我的部里面,就是王法!我‘精’心构建了这个体系来执行我自己的意志,难道不就是为了今天?如果有谁胆敢在这件事情上面反对我,那么他必将自食苦果,这一点你可以告诉那些人,让他们明白事理。”

在他傲然说出这段话的时候,玛丽一直都在看着他,这就是她喜欢看到的夏尔。

“噗嗤……”最后她忍不住笑了出来,“先生,您总在这种时候有魅力。”

“我其他时候也有。”夏尔忍不住跟她开起了玩笑。

“对了,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个老头是谁啊?”玛丽突然问。

“是俄国的公使,他是来跟我示好的。”夏尔十分平静地回答,“他希望我们两国能够忘记之前的不愉快,走上合作的康庄大道。”

“那么您肯定回绝他咯?”玛丽皱了皱眉。“毕竟您都已经在做这种准备了……”

“不……我十分高兴地告诉他,我热爱俄国,希望得到他的友谊。”夏尔笑了出来,“我还打算引见他去见陛下,让两国关系变得友好起来……”

玛丽睁大了眼睛,看了看夏尔,然后瞬间明白了。

“您真是……”她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真是什么呢?”夏尔忍不住问。

“真是坏得让人心驰神‘荡’!”玛丽脸突然红了起来。

然后,她突然站了起来,然后趴到书桌上,面对面地看着夏尔,“先生……您还记得您答应过我什么吗?现在,那个承诺还没有完成呢……”

夏尔马上记起了她指的是什么。

然后他有些尴尬了。

“难道萝拉能够有的,我就不能有吗?”玛丽的脸更加红了,声音也变得开始细声细气起来。“先生,您难道就想要以这种方式来回报忠诚吗?”

倒不是她有这么纯情,只是她知道,夏尔很吃这套。

“我……我是记得……”在她眼‘波’流转的注视之下,夏尔有些语无伦次了,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那种傲慢。

因为,他确实很吃这套。

“可是,你知道……我这么忙,而且……该死的,这是我的家里啊……”

“那您不会一直在家啊?我们等下不就是要出去吗……”玛丽有意带上了一点魅‘惑’,声音甜腻得让人有些难以自持。

其实她倒不是真的就想现在得到一个孩子了——现在她刚刚得到了这样重要的职位,如果突然怀孕的话,那还怎么做事?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也就成为泡影了。

只是,作‘弄’夏尔对她来说确实很有趣。

而对夏尔来说,就不是那么有趣了。

因为,就在这时候,‘门’又突然重新打开了。

“夏尔……”夏洛特这声招呼马上中断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