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四章 幸存与承诺

第八十四章 幸存与承诺


                就在夏尔的注视下,平素不苟言笑、就连刚才都还镇定自若的德-博旺男爵,突然暴怒了,在他的面前厉声呵斥自己的女儿,他的面孔有些扭曲,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和恼恨,简直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萝拉露馅了。她暗地里做下的那件罪行已经被父亲得知了——虽然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露馅的。

几乎就在一瞬间,夏尔就得出了结论。

很显然,在发现了这个情况之后,男爵一时选择了隐忍不言,等到了萝拉终于生下了孩子之后,他也就卸下了原本的伪装,对刚刚生育后的女儿大发雷霆。

这种恼怒,可能还混合着对萝拉只生出一个女儿的愤怒吧。

就在夏尔把事情搞清楚的同时,萝拉也终于弄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萝拉看着暴怒的父亲,全身都在瑟瑟发抖,冒出冷汗。她张嘴想要说话,但是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力气,怎么也没办法说出口。

是啊,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之前一段时间,她暗暗自得于杀死哥哥的丰功伟绩,并且对瞒过了父亲而倍感庆幸,同时因为开始接手父亲的事务,而暗地里觉得父亲现在已经老态毕露,自己终究即将成为父亲的继承者了。

可是,当父亲真的在她面前大发雷霆的时候,她才发现父亲还是这么可怕,就像一座她怎么样努力也无法逾越的高山一样,令人窒息和恐惧。

我会怎么死呢?她突然闪过了这个念头,然后就是大脑一片空白。

她知道很多死法,有些死法可怕,有些死法不堪,比较起来还不如刚刚死于难产更好。

她微微张开口,抽噎着说不出话来,眼睛里面却流出了眼泪,慢慢地滑落到了枕头上,疼痛重新在身上蔓延,皮肤也变得苍白如纸。

在最初的震惊和慌乱之后,夏尔终于恢复了理智和行动的能力。

他扫了怒发如狂的父亲和如遭雷击的女儿,心里明白大事已经不妙,如果他真的不做点什么的话,恐怕萝拉就要完了——刚才她生下了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出了不少血,身体损伤很大,极其需要静养恢复,如果真的被拖下去的话,那么哪怕不被杀死,得不到救治疗养的她恐怕也活不过去。

不管之前他怎么看待萝拉,他现在可不希望他的女儿一出世就没了妈妈。

他又看了一眼萝拉,然后又重新抓住了她已经有些发凉的手,用这种方式来给她一点点最后的温暖。

我之前对你做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现在保你一条命也算是对得起你了吧。

然后,他抬起头来对着旁边的医生和佣人们大喊。“你们都给我出去!”

在这之前,最重要的是控制场面,别让外人知道太多东西。

没有人动弹,因为大家都被刚才的变故弄得手足无措,再加上他们也不知道夏尔是谁。

“都给我出去!现在这里没有你们的事情了!”夏尔腾出另外一只手重重地挥舞了一下,显得杀气腾腾,“等下叫你们了你们再进来!”

这下他的呼喝终于起到了作用,其他人心里也明白了,有些事情自己绝对不应该知道,于是他们马上就遵从了夏尔的命令,一个个地鱼贯而出。

男爵并没有阻止夏尔的突然举动,任由这些人离开,直到他们统统离开了之后,他才嘴角一撇,冷笑了起来。

“你想做什么?特雷维尔先生?”

“我……我觉得您有些过于激烈了。”夏尔勉强地笑了起来,“现在萝拉刚刚生育了孩子,身体很虚弱需要静养,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谈也可以吧?”

“激烈?我哪里激烈了?再激烈能有她干过的事情那么激烈?”然而,男爵对他的话却一点都不买账,反倒是越发生气了,他指着萝拉,手都有些发抖,“你知道她干过什么的吧?!既然知道的话,那就别在这里插嘴碍我的事!”

夏尔又犹豫了一下,但是最终他还是决定不要退缩。

“我知道她做过什么,莫里斯的事情,很遗憾。”他摊了摊手,显得真的十分遗憾的样子,“可是现在这一切不都已经发生了……您还是面对现实吧,我想您应该是一个现实主义者,看得出如今我们必须化悲痛为力量……”

“见你的鬼!你又没死儿子,说什么风凉话!”这话不仅没有安慰到男爵,反倒是让他更加怒火万道,“我不追究你妹妹的责任,已经对你够好了,如果我是你,现在就应该到角落边庆幸自己的走运,而不是在我面前喋喋不休些废话!”

这下夏尔也惊讶了,他没有想到男爵居然暗地里已经把事情弄得如此清楚了。

“您……您都知道了?”他试探着问。“您……您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没话说了吧?”男爵瞪着夏尔,打断了他的话,“你们以为我是傻瓜吗?错了,我比谁都清醒,至少比你们清醒得多!莫里斯死后没几天我就生疑了,因为萝拉的反应很怪,不像是平常的她,然后你的妹妹又作证说那晚她们在一起,可我去调查过了,那一天晚上分明就有人看见有一个穿着男装的人从她们所在的地方冒出来!所以……你的妹妹也是协同犯!虽然我现在还弄不清她为什么要这么帮助萝拉,但是我可以十分肯定,她就是协同犯——而你,应该也早就从她口中知道这件事了对吧?”

“那……那您怎么不怀疑我?”夏尔一下子有些哑口无言了,只好苦笑着问,“为什么您不认为这一切都是我暗地里指使的?”

“你以为我之前没有怀疑过你吗?”男爵又冲他怒喝,“但是我仔细观察过了,如果真是你干的话,你会把计划搞得更加严密一点,你会暗地里先做好准备……可是我没发现你有这样的准备,看上去你和我一样意外,所以你应该也是在事后才得知这件事的。”

还没有等夏尔庆幸,男爵突然就又瞪住了他,“可是你倒是没有浪费机会,在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你肯定是胁迫**了萝拉,强迫她忍气吞声,对吧?!你就是个无耻透顶的人渣,但是你不是疯子,也不傻!”

这个判断是如此贴近于事实,以至于夏尔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虽然他和萝拉之间的原委要稍微曲折一点,但是本质上不就是如此吗?

他只觉得尴尬到了极点。

“怎么?这下又怕丢脸了?你还有脸吗?”男爵仍旧嘲弄地看着他,“你虽然干了这么可恶的事情,不过倒也起了一个意外的好处,让萝拉怀了孕,让我可能留下个后代。我之前留着萝拉的命,隐忍不言,不就是为了先让她给我留后再处置吗?现在好了,她已经完成了她的任务了,那就是她退场的时候了……你一个外人,我不追究你和你妹妹的责任你就应该庆幸了,少在这种时候招惹我!”

尽管男爵的话口气已经十分不妙,但是夏尔还是没有松开萝拉的手,因为他知道,如果真要是什么都不做,萝拉恐怕就马上要“退场”了。

“阁下,之前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明白您的悲伤和痛苦,这种痛苦发泄出来也确实有理由,而且我也明白自己有太多地方对不住您。”他勉强打起精神来,尝试劝说这位已经无所顾忌的父亲,“但是,我一直都认为您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一个足以作为我楷模的实干家,富有远见,也不为太多准则所困扰,所以,我想您是能够面对现实的……现实是什么?现实就是您的儿子已经死了,只剩下这么一个女儿,纵使她做错了太多事情,她现在也是您唯一一个成年的后裔,能够为您分担繁杂的事务,也能够为您抵挡来自各地的明枪暗箭,您何必把她也赶尽杀绝呢?而且,她要是死了,您的孙女儿谁来照顾?一出生就失去了妈妈,那岂不是太可怜了?”

“这个不用你来担心了,我虽然年纪大了,但是精力还很好,再活个二三十年也行!足够照顾她了!”男爵扫了一眼他怀抱中的婴儿,目光稍微柔和了一点,“再说了,难道你的女儿你自己还不管吗?我告诉你,你今天该写的东西还是要写,一份也不能少!”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清啊?您现在说自己还能活上几十年,我也相信,但是真要出了什么万一呢?那可就说不定了……”夏尔仍旧尝试劝说他,“您是个金融家,您当然知道行事要万分保险才好。”

“怎么?杀了我儿子还想要继承我的事业?休想!”男爵瞪大了眼睛,然后重重地骂了出来,“好了,你别在这儿跟我废话了,先给我出去,我料理了她再出来找你。”

“不,不行,我不能看着你杀掉我女儿的母亲。”夏尔摇了摇头。“我还是劝您面对现实,不然的话我们以后很多东西都没办法谈了。”

这时候,他感觉萝拉的手握得更加紧了——她恐怕事前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样的时间点上,她居然会得到夏尔这么大的帮助。

“嘿,看不出你还是个情种啊?居然还为了她来威胁我?”男爵有些意外,然后他满面嘲讽地看着夏尔,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好,很好,很久没人这么威胁我了,这都让我来劲了!我还真想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行啊,你可以试试,我们看看最后到底是谁更需要谁?”

接着,他似乎也没有耐心再和夏尔说了,作势就准备叫人进来拖走夏尔,然后处理掉女儿。

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了吗?夏尔呆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了萝拉。

而这时候,萝拉眼睛里面已经集满了泪水,含泪的眼睛盯着夏尔,似乎是在哀恳他不要放弃自己。

好吧,那就最后搏一次吧。夏尔终于下定了决心。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他也和男爵一样大笑了起来,这股笑声吸引住了男爵的注意力,让他一下子没有立刻叫人。

夏尔大笑地看着男爵,仿佛是在嘲弄他一样,“枉我一直这么尊重您,我认为您是一个能够超然物外,总是冷静行事的人,原来事到临头了您也一个庸人老头也没什么两样啊!您想要为儿子报仇?很好,很高尚,可是您难道就想要因此绝后吗?!”

夏尔抬起手来,指着男爵怀中的女婴儿,“你看,她是一个多虚弱的孩子?难道您不害怕过阵子她突然夭折吗?如果她夭折了,而萝拉又被您弄死了,那您不就绝后了吗?难道您想要看到这样的结果?”

对不住了,女儿,爸爸为了你妈妈咒你……不过不要伤心,爸爸以后一定会疼你补偿你的……夏尔一边说一边心想。

这个诘问,比任何说教都似乎更加有力,以至于男爵一下子停下了动作,惊疑不定地看着他。

这个年代,婴儿和小孩的夭折率确实很高,即使是王族和大富大贵之家,也经常有小孩子幼年就不幸去世,所以夏尔的话倒也像是一盆冷水,稍稍浇灭了男爵被烧旺的怒火。

是啊,一个婴儿,并不能够保险。

“而且,您不是一直想要个孙子吗?现在有了一个孙女您就满足了?这可不像您的行事风格啊?”夏尔继续大声劝说着对方,“如果萝拉活着,您还有可能再抱上一个孙子,如果萝拉死了,您真要带着这个孙女儿长大吗?如果她中途夭折,那时候您应该怎么办?静静地守着自己的金山死去吗?”

“别说了……”男爵皱紧了眉头。

他虽然这么说,不过夏尔已经看出了他的动摇,所以他肯定要继续说下去。

“您想想吧,如果我说的这些真的成为现实了,会怎么样?您毕生所完成的功业会烟消云散,没人会记得,您积累的巨额财富会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亲戚、还有政府、还有您的那些秃鹫一样的同行们抢走,他们会趴在您的基业上,毫无顾忌地将这些东西一扫而空!而后面呢?他们会感激您的慷慨吗?他们会念您的恩,或者在您的坟墓边鲜花吗?不!他们不会!他们只会心安理得地拿着您的钱花天酒地,他们会嘲笑您,会说都是您自己多行不义,所以才会落到一个绝后的下场,您看我说的对不对,对不对啊!?”

“别说了!”男爵重重地大喊。

但是他知道,夏尔所说的都是实话,如果他真的绝后了的话,这就是必然要发生的事情,而且也是他最恐惧的事情。

“难道到了这个地步了,您还害怕我说吗?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如果是事实,那您就面对好了!”夏尔还是不管不顾地继续说了下去,“摆在您面前的路很明显,要么就干脆狠下心来,杀掉她为儿子报仇,然后赌运气,赌您的孙女能够健康长大,要么就留着萝拉,让她继续为您留后,我们以后还要再生两个孩子,不,不止生两个,生几个都好!反正一直可以生下去,您做不了一个幸福的父亲,但是还可以做个幸福的爷爷不是吗!?”

他已经口不择言了,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

“你这个畜生!混蛋!”男爵被这么厚颜无耻的话气得青筋暴出,如果不是手里现在还抱着外孙女儿的话,恐怕已经直接拍桌子了,“哪有当着一个父亲的面这么说话的人!无耻的人渣!我就知道,你们这些臭贵族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当年大革命的时候,大家放过了你爷爷真是做了大蠢事!”

“您现在不也是一个贵族吗?为什么您要忘了这一点呢?骂我可以,可别把自己也给带进去了啊……”夏尔笑着回答。“好吧,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您现在看看吧,到底怎么样做对您最有利?”

男爵不停地大口喘息着,显然正在权衡利弊。

最后,想要留后的思想,终于战胜了马上报仇的快意。

“好吧,我暂时留她一条命,等到孩子长大了点再让她升天。”他冷冷地看着夏尔和萝拉,“不过,她要被拘禁起来,哪儿也不许去,她必须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代价!”

“嗯……这个当然可以,这是她应得的。”夏尔点了点头,“不过现在最好让医生治疗一下她吧,她现在太虚弱了,至少最近一段时间还是不要太折腾她为好……”

男爵死盯着这两个人,仿佛要择人而噬一样。

但是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抚弄了一下还在啼哭的小婴儿。

“你跟我出去吧,把她的证明文件写好,一个字也不许漏!这里就交给医生。”

“您先出去吧,我等下就过来。”夏尔耸了耸肩。

男爵皱了皱眉头,但是最后也没说什么,直接抱着孙女儿走了出去。

等到这里只剩下了两个人之后,夏尔总算松了口气,然后,他重新看向了萝拉。

萝拉的脸苍白至极,而且看不到任何表情,只有眼睛里面噙满了泪水,一直都看着夏尔。

她现在的心情会是怎么样呢?是劫后余生的庆幸,还是被父亲如此对待的痛心。

“现在你身体虚弱,我也不多说了。”夏尔轻轻抬起手来,然后擦了擦她的眼泪,“很抱歉,这已经是我能够争取的最好结果了,这段时间你会被关在家里。不过,只要活着,一切都还有希望不是吗?现在虽然很糟糕,但是以后未必会如此。你放心吧,我会照顾你和你的女儿的。”

接着,他有些尴尬地耸了耸肩,“刚才那些话我不是认真的,你也别往心里去”

“我们以后会有儿子的。”萝拉也不知道是笑还是哭,只是静静地看着夏尔。“但不是最近,他……他不会活着看到孙子出世的。”

“说什么蠢话。”夏尔笑了笑,然后起身准备离开。

“吻我一下。”就在这时,萝拉突然低声说。

夏尔有些惊诧。

“快点!”萝拉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不过她微微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也没什么可坚持的了,夏尔笑了笑,然后俯身吻住了她的嘴唇。

萝拉现在的体力和精神都很衰弱,所以反而是夏尔主动一些,将温暖的气息送到了他的口中,然后,在医生们重新进来之后,夏尔转身离开了房间,前往男爵的书房。

男爵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了,夏尔也不多说话,拿起纸笔就开始写了。

“本人,夏尔-德-特雷维尔,于1852年12月6日,特此承认,今天萝拉-德-博旺小姐所生下的女儿确为本人之女,并且本人为其命名为丽安娜。

今天本人特别承诺,以后将尽自己一切努力照顾这个女儿,绝不违反。”

写完之后,夏尔在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递给了一直在等着看的男爵。

男爵接过了这个字条,然后仔细地看了看,虽然写得十分简短,但是该说的一切都已经说清楚了。

“今天倒没有耍花腔!”他扫了夏尔一眼,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赞许。

接着,他的目光又重新放到了旁边摇篮里面的女婴儿身上。

现在的她,已经被擦干净了,比起刚刚那个满身血污脏兮兮的样子来看倒是好看了不少,不过还是皱巴巴地看不出多少模样来。

但是,这就是我的血脉啊。

男爵的眼睛里突然多了一点点慈爱。

“丽安娜,”他用上了那个特雷维尔元帅亲自取的名字,“以后你的爷爷还有你的爸爸会照顾你的,好好长大吧。”

夏尔摸了摸丽安娜的身体,一时间也百感交集。

这毕竟是他的第一个女儿啊。

哪怕仅仅是一年以前,他也不会想到自己的长女会以这种形式诞生。

“你早点回去吧,可别让你那个老婆起疑心了。”男爵这时候朝夏尔说。

似乎看出了夏尔还想说什么,他直接挥手打断了夏尔的话,“你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你,她就暂时不会死,不过你要记得你的承诺!”

“谢谢,谢谢……”夏尔点了点头,向他道谢,然后转身离开。

“以后记得多来看看你女儿!”在他即将离开的书房的时候,背后又响起了一声叮嘱。(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