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章 指路

第八十章 指路


                正当夏尔在好友阿尔贝的身边怒不可遏地看着年轻的热罗姆-波拿巴凑在他的妹妹身边时,芙兰本人也正在为同样的问题而烦恼着。

当她为每个人都切好蛋糕、并且得到了他们的祝福之后,原本她以为今天属于自己的戏份已经差不多就要演完了,所以她按照平常的爱好,默不作声地缩到一边等着一切结束,任由旁人互相谈天说地享受他们自己的乐趣。

可是她的计划很快就被热罗姆-波拿巴打破了

“特雷维尔小姐……”这个穿着一身军服的年轻人,略有些迟疑地凑到了她的旁边,然后颇为忐忑不安地说,“祝您生日快乐。”

“谢谢您。”芙兰先是有些惊诧,但是很快就点了向对方致谢。

“今天真是一个盛大的宴会。”热罗姆-波拿巴笑了笑,但是还是看得出有些紧张,“我真是羡慕您……拥有一个……拥有一个如此幸福的家庭。您的哥哥为了讨您的欢心,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

因为最近为了回国才开始学习法语,所以他的法语说得磕磕绊绊,再加上紧张的样子,所以尽管努力想要恭维芙兰,但是却一点也没有办法让人开心起来。

不过,那种诚意却表现出来了——甚至可能比那些惯于殷勤待人的人更加真挚。

“是啊,我很感谢他。”芙兰低声回答,“一直都十分感激他。”

“看得出来,您跟他的感情很好……不过这也难怪,我听说您的父亲早年失踪了,是他和您一起相依为命长大的。”

“是啊,就是这样……那时候我们可不像如今这样受人瞩目,有时候日子过得挺艰难的——”芙兰轻轻地点了点头,“不过,一个幸福的家庭,首先就要学会把不幸的事情给忘记。我们也确实忘记了这种不幸,因为我们互相扶持,有时候我甚至觉得那时候我们的生活可能更加值得留恋一些……”

“家人之间互相扶持,说得太对了!”仿佛是被芙兰所感染了一样,热罗姆-波拿巴马上附和了她,“我的情况您也是知道的……我的那个爷爷——嗯,他不想认我,我也不想提到他的名字——在我奶奶怀孕的时候就抛弃了她,结果奶奶在孤苦无依的情况下生下了我父亲,并且拉扯他长大,这是一个残破的家庭,她要忍受的不仅仅是生活上的不便,还有旁人的讥笑……可是她把这一切都忍受了,用尽一切努力养大了孩子,而我父亲也很爱她,他们互相热爱互相扶持,最后克服了一切困难,得到了今天。也正是因为她,我才能够得到生命,还有今天的生活,所以我真的很爱他们,也很感激他们……”

他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然后然后以诚挚的表情看着芙兰,“所以,特雷维尔小姐,我觉得我们的家庭情况真的有些相似,而且我也相信,只要有爱在其中作为羁绊,残缺的家庭终究可以变得十分圆满……”

他的语气十分诚挚,甚至有些颤抖,仿佛说出这些话来就已经耗尽了他的全部力气似的。

而到了这时候,他的心思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芙兰讶异地看着对方,没有想到仅仅在见了几次面的情况下,对方居然对自己起了这样的想法。

她并不觉得荣幸,也不想要回应对方。

“是啊,所以我爱我的亲人们,我们亲密无间,甚至外人也涉足不进来。”她装作没有听懂对方的意思,“我曾以为这样的生活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可惜,中间还是会发生一些令人心酸的变故……好在现在,一切终于回归正轨了,感谢上帝。”

热罗姆-波拿巴迟疑地看着芙兰,闹不懂她到底是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还是在拒绝自己,他想追问,但是一时又鼓不起勇气。

“我也十分尊敬您的兄长。”最后,他决定换一个角度,先拉近和对方的距离,“在英国,我时常听见有人说他的坏话,说得十分严重,可是眼见为实,当真的和他接触过以后,我才发现传闻都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编造的,都是恶意的污蔑。您的哥哥是一个十分厉害的年轻人,虽然比我大不了几岁但是能力超凡,而且温和风趣,对每个人都十分热忱随和,真是一个难得的国家大臣,也是这个国家最需要的人才!”

因为对方说得如此热情,芙兰禁不住莞尔一笑。

也许他是一叶障目,也许他是为了刻意讨好自己,但是总之他这个描述,肯定是失实的溢美之词,甚至都让她有些害臊了——她承认哥哥并不是一个什么好人,她也不需要爱好人。

看到芙兰的笑容,热罗姆-波拿巴更加热切了,他诚挚地继续说了下去。

“您知道的,我是蒙受您哥哥的关照才得以回到法国的,所以他对我有恩,我会尽我一切所能去为他效劳,回报他对我的恩情……真的,请您相信,我将是特雷维尔家族最为忠诚的朋友,绝对不会有任何的迟疑。”

虽然类似的话芙兰也听过,但是当这个年轻人说的时候,似乎格外有说服力,因为他不是那种善于言辞的类型,所以更加像是心里话,至少芙兰相信这是他的心里话。

“谢谢……您肯做我们的朋友真是太好了,您会看到的,我们对朋友一直都会十分照顾。”她颇为感动地点了点头。“只要您跟着我的哥哥,未来的前途是绝对不用担心的。”

“我也深信如此。”热罗姆-波拿巴挺直了腰杆,然后手里握紧了拳头,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终于让自己平静了下来。刚才的试探失败并没有让他绝望,反而使他想要弄个明白。

美国人特有的蛮横劲,战胜了他的羞涩,他决定直截了当地表达一次,等待上帝给他的裁决。

“所以,特雷维尔小姐,您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他凑得更加近了。

“您是个诚实的年轻人,是我们的朋友。”芙兰回答。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叫您从人格方面来评价我,而是……从别的方面。”热罗姆波拿巴鼓足了勇气,然后嘶声问,“从适合不适合作为您最亲密的朋友那个方面。”

芙兰没有回答,而是抬起头来看着对方,仿佛是他问了什么奇怪的问题一样。

“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还是身份低微,配不上您,也没有多少财产,家里人虽然在美国有些地位,但是肯定无法和您的家族相比……”因为紧张,热罗姆-波拿巴的嗓音又颤抖了起来,“但是您能否给我一个机会?可能您觉得在这样的场合我说这种话有些不负责任,但是请你相信,我是认真的,而且这是我这辈子最为认真的时刻……如果,如果您真的垂青了我的话,我保证,我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您,满足您一切命令,直到死去的那一刻。”

他用尽所有力气说出了这番话,然后摇摇晃晃好不容易才站直了没有摔倒,几乎闭上了眼睛,在等待命运的裁决。

然而,裁决迟迟都没有来,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只是令人煎熬的沉默。

带着惊惶不安的心情,热罗姆-波拿巴重新睁开了眼睛。

这时候他才发现,和刚才那种令人如沐春风的样子不同,现在她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严肃了,甚至可以说有些冷漠。

看到这个表情的时候,他的心情就沉到了谷底。

“特……特雷维尔小姐?”他颤抖着问,几乎就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您不愿意吗?”

“我,记得,我刚才,已经,说得十分清楚了。”他得到了一个几乎每个词都咬得十分清晰的回答,“我有家人在身边,不需要外人插足,而且我也没有想过需要有什么人来闯入自己的生活。”

“可是……可是您终究要结婚的,不是么……?”尽管已经浑身发冷,但是热罗姆-波拿巴还是鼓足勇气问。“也许在您看来,在您看来我现在没有资格追求您,可是我可以保证,我是您的追求者当中最为真挚的一个,我甚至愿意为您赴汤蹈火!”

“真挚……?”芙兰几乎冷笑了起来,这个和平常完全不同的样子,让热罗姆-波拿巴几乎看呆了。“您真有信心啊,对着一个才见了几次面的女孩子说真挚……您了解我吗?您知道我在做什么,我想做什么吗?您知道多少有关于我的事情呢?不……您什么都不知道,您只是看着我的容貌所以被吸引了而已,如果我没有现在的容貌,您会跟我说真挚吗?恐怕不会吧?”

“我相信这是上帝安排。虽然我只见过您几次,但是您已经占据了我整个心,请您相信我吧……”热罗姆-波拿巴有些着急了,忙不迭地解释着。“我真的是认真的,我是一个骑兵,我打过仗,我知道在什么事情上能够以生命做担保。”

“上帝的安排……”芙兰微笑了起来,讥诮地撇了撇嘴,“看来上帝有时候也爱突发奇想呢,可惜祂并没有打动我。”

“也就是说,您……您不愿意同意我的请求,对吗?”带着万一的指望,热罗姆-波拿巴再问。“哪怕我再怎么努力也不行?”

“巴黎有很多有才情又有家世的待嫁小姐,您可以尝试一下和她们谈谈,我想只要有您的热情,那么一定会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的。”

如果是在社交界有过一点经验、懂得不少那种含而不露的人情世故交往规则的话,热罗姆-波拿巴应该就能够听得出来,这是特雷维尔小姐在以十分婉约的方式提醒她,现在她并不想再和他谈下去了,这个问题也应该就此终止,可是在美国长大并且在德克萨斯的荒漠当中服役过的热罗姆-波拿巴并不懂得这些,他还是想要追问到底,不得到一个结果不罢休。

“可是她们对我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我来到法国,费尽那么多力气……其中一半正是为了您!”热罗姆-波拿巴努力压抑住自己的声音,免得自己吼了出来。“之前我从没有得到过那样的激动……真的,这是第一次。”

芙兰微微皱了皱眉头,这种愣小子在社交界并不多见,甚至她都有些可怜对方了。

本来,考虑到他是哥哥好不容易弄回法国的,是一枚棋子,所以为了不伤及他的感情,她已经说得十分有保留了,结果他却还是要追问到底,这着实令人难办。

就在这时,她突然感觉到了什么,扭头往旁边一看。

然后,她发现她的哥哥正和阿尔贝在看着自己。

虽然他表现得还算是平静,但是以芙兰对他的了解,当然可以看出来,他现在怒不可遏。

天哪!芙兰顿时感到有些手足无措。

要是他误解了该怎么办?

“先生,我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了,您何必再追问呢?”一想到这里,她也不再顾忌了,直接把话头直接挑明,“如果您觉得您因此就可以要挟我们什么的话……那您恐怕就是想错了,我并没有亏欠您什么,也没有必要为了让您开心而讨好您,对吗?”

“是……是这样。”热罗姆-波拿巴的眼睛顿时黯淡了下来。“我并没有要挟您的意思,不管您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希望自己能够继续做您一家人的朋友。”

“那好,我告诉您吧,我不想要接受您的所谓爱意,因为我不需要这个。”斩钉截铁地回答,毫不犹豫地抛了出来。

热罗姆-波拿巴只感觉头上一阵晕眩,好不容易才重新站稳。

这个打击十分巨大,但是却又无可奈何。

“好吧,对不起,我……我给您带来烦恼了,尽管这绝对不是我的本意。”最后,他只能苦笑起来,承认了自己今晚的失败,“您有足够的自由来回绝我,这是您的权利——尽管您今天的回绝并不会浇灭我的热情。”

“请您还是浇灭吧,因为以后我还是会给您同样的回答。”芙兰还是没有留情面。

“不,我要坚持,因为未来谁也说不清楚,而一个骑兵不能在堡垒面前退却。”然而热罗姆-波拿巴却并没有放弃的意思,“请告诉我,到底您会喜欢上什么的人,好吗?”

芙兰并不想要回答,现在她只感觉到羞怒和焦急,因为她害怕哥哥为此而生气。

更何况——她又怎么能回答“我会喜欢上我的哥哥”呢?

“这个问题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谈吧。”她想要离开。

“求求您,告诉我吧!”热罗姆-波拿巴几乎哀求了起来。

这种哀求过于恳切,以至于芙兰一时间心软了。

“我……我喜欢英雄,喜欢与众不同的人,要超脱于常人的人……”最后,她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他能干大事,干出普通人绝对办不到的事业!”

喜欢英雄……这个答案并没有超乎年轻人的预料。

“可是,我只会……我只会打仗,天哪,我只会打仗!”他低声自语,“但是打仗也可以出类拔萃,不是吗?如果……如果我在战争当中成为英雄,您会因此对我另眼相看吗?”

芙兰想要离开,但是热罗姆-波拿巴却还是跟在她旁边,“求求您,告诉我吧!”

好吧,这是您自己选的。

焦躁之下,芙兰禁不住心里一横。

“您不怕死吗?”她抬起头问。

“不怕,从来都不怕。”热罗姆-波拿巴马上回答。“我对墨西哥人冲过锋。”

“那好,也许过不了多久,战争就会爆发了,那时候您去试试做英雄吧,在您喜欢的战场上。”芙兰以一种近乎于冷漠的语气说,“不过我还是要告诉您,也许您会死。”

“一想到您会因此对我另眼看待,就连死亡都不那么令人恐惧了。”热罗姆-波拿巴毫无畏惧地说,“我知道,很多人都能说出这种话来,但是做起来就不一样了。但是我不同,我是说得到做得到的……如果战争真的降临的话,我就会拼了命地跑过去,然后拼了命地和敌人厮杀……天哪,有了您这句话,我倒希望战争明天就爆发了!然后要么像一个英雄那样回来,要么像一个真正的战士那样躺在无名的坟冢里面!”

“随便您怎么想吧。”芙兰不耐烦地回答,“总之到时候您自己看着办吧,谁也拦不住您。”

“谢谢……真的谢谢,您已经给我指出路来了,而我要做的就算是闭上眼睛鼓起勇气走下去。”热罗姆-波拿巴的脸已经红了,他深深地朝芙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开,“我耽误您太多时间,现在不能再惹您不高兴了。”

真蠢。

难道你就看不出来吗?

哼,蠢人,如果一个女孩子真的爱一个男人的话,那有怎么会舍得用生命危险来考验他呢?看着他的背影,芙兰皱着眉头心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