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二章 讥诮与喜讯

第八十二章 讥诮与喜讯


                随着乌云渐渐散去,连续多日的绵绵‘阴’雨终于结束了。。: 。

冬日的金‘色’阳光洒落在大地上,虽然无法给世界带来多少温暖,但是碧蓝而澄澈的天空却能够让人神清气爽。

在夏尔宅邸二楼的阳台里面,芙兰端坐白‘色’柳木椅子上,沐浴在这片温暖的阳光下,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景‘色’,而她面前的桌子上则摆放着一叠素描本,还有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在她视线下方的地上,有一座被玻璃所围成的建筑,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炫目的光彩,而玻璃内部同样五光十‘色’——一大簇‘花’朵正在这座温室当中绽放,争奇斗‘艳’,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吸引她的目** 光。

这座温室在夏尔和夏洛特夫‘妇’在搬进这座宅邸之后,在‘花’园所兴建的,为了妆点自己的新家,顺便作为业余的消遣,他们夫‘妇’‘花’费偌大的力气来整修这座温室,不光是亲自督造和参与设计,而且还有意从世界各地引种了各种名贵的‘花’种放到这里栽培。

深冬的季节是那样令人寂寥,但是在这座‘花’园的温室里面,却完全感受不到那种萧凉,反倒是充斥着勃勃生机。

虽然已是数九寒天,阳光却暖暖的和和地照着,风儿也轻轻柔柔地吹着,温室里的月季‘花’虽然因为没有冰雪的映衬逊‘色’了几分,而马蹄莲却依然开得热烈而娇‘艳’,几种珍奇的月季和玫瑰也毫不吝啬地展示了自己的魅力。

芙兰静静地欣赏着温室里面的景‘色’,一时间竟然有些目不暇接。

而就在她的视线当中,还跃动着几个人影——这里的‘女’主人夏洛特,正带着自己的儿子克洛维斯在温室当中穿行。

克洛维斯现在刚刚一周岁大,已经学会了走路,不过还有些跌跌撞撞,时不时地撞到了旁边‘花’卉的枝条,他蹒跚而行的样子,以及时不时咿咿呀呀的喊声,再配合上‘精’致的五官和眼睛,看上去是那样可爱。

虽然他撞坏了很多枝条,有些甚至是夏洛特‘花’费了很大心血搞过来的名贵‘花’卉,不过夏洛特却一点都没有生气,只是一边在他旁边提醒,一边为他的笨拙样子而开怀大笑。

而她旁边的‘女’佣人们,也许是为了讨‘女’主人欢心,也许是同样对此感到真心高兴,陪着夏洛特一起大笑,让温室里又多了几分活跃的空气。

这幅母子之间其乐融融的画面,让芙兰看得出了神,她心里也是百味杂陈,既为特雷维尔家族有了一个后裔而高兴,同时却又让她闪过了一丝带着酸楚的嫉妒。

要是我也有一个孩子就好了,我不贪心,哪怕只有一个都很好了,上帝啊,帮帮我吧……她心头一酸,连忙拿起了桌上的咖啡,给自己灌了一口。

而这时候夏尔正好走了过来,看到了这一幕。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他走到妹妹旁边然后关切地问。

“不……没什么……”芙兰摇了摇头,“今天天气很好。”

“果然还是有点累了吧。”夏尔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还是休息一下吧,我并不是很着急,你可以慢慢来,不要辛苦到自己就好了。”

“谢谢……”芙兰脸‘色’微红,然后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然后,她拿出了桌子上的几页文稿‘交’给了夏尔,“这是我今天早上翻译出来的文稿,您可以拿去过目了,如果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跟我说吧!”

就在不久之前,芙兰刚刚从彼得堡回来,别祖霍夫伯爵‘花’费了极大的心血,收集了大量有关于俄**事政治外‘交’方面的情报和文件,为了将这些文件安全带回法国,芙兰搞了一点小‘花’招。

她先让别祖霍夫伯爵和安德烈-别祖霍夫将这些文稿翻译成法文,然后她再用绘画的方式将这些文字统统都画到了图画上面——也就是摆在这个桌子上的这些素描。

如果不是她专‘门’告知的话,任谁也难以看出来,这些看上去‘花’团锦簇的图案居然会是一篇文章。

而自从她回到法国之后,为了让她将这些文件全部转译回来,同时为了奖励她的功劳,夏尔让她这段时间住在自己的家中。

所以这段时间里面芙兰一直都在宅邸里面,转译着这些文稿,同时和兄嫂居住在一起。

对于她突然长居进来一事,夏洛特并不是特别满意,不过夏尔一直坚持要以这种保密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再加上特雷维尔元帅也发了话,她倒也没办法说出反对的话来,只能装作大度地同意了丈夫的要求。

芙兰浅浅一笑。“现在已经没剩下多少了,按照最近的速度,一两天内我就可以把这次的工作完成了。”

“谢谢。”夏尔一边道谢一边收过了她转译的文件,然后随手审阅了一下,“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啊!”

“没事,这是我应该做的。”接着,她回过视线来,重新看着温室里面其乐融融的母子两人,然后轻声感叹。“等到我把事情做完,就该是回去的时候了吧……”

“不,如果你想要留在这里的话,尽可以继续住下去。”因为听出了妹妹的情绪有些不大对,夏尔马上安慰了她,“我们这里不缺让你住的房间。”

“可是继续呆着又有多大意义呢?终究是个外人……这里是你们的家啊。”芙兰摇了摇头,“您有了一个多可爱的孩子啊,真该多‘花’点时间陪陪他。”

“他只是个淘气鬼而已,有什么好介意的。”夏尔笑着回答,不过脸上却充满了自得。

“我也要一个这样的孩子……哪怕一个都好!”芙兰的呼吸却突然急促了,然后骤然转身盯着夏尔,“我们……先生,您不是说要给我奖赏吗,我只要这个奖励。”

“欸……”夏尔睁大了眼睛,似乎十分惊诧。

“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夏洛特能有家,我为什么不能有?只有有了孩子,人才会有家不是吗?”芙兰继续追问,然后干脆抱住了他,“先生,我们不要犹豫了,还有什么值得我们去顾忌的呢?”

虽然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些奇怪,但是这几天以来,她一直都看着夏洛特母子两个快乐的样子,心里的羡慕已经到达了,也顾不得这些东西了。

然而,夏尔却被妹妹的举动吓得魂飞魄散,他连忙四顾,直到确定四周、包括楼下的夏洛特都没有注意到阳台上的这一幕才稍稍放下心来。

“喂……别这样!我们在这里不能这么做!”他慌忙抓住了芙兰的肩膀,然后将她一点点地推出了自己的怀抱,“姑娘,醒醒吧!”

“对不起,先生……我失态了。”芙兰这时候也终于醒了过来,然后她忍不住双手覆面,差点哭了出来,“我只是……我只是太羡慕了,真的,先生,我也想要早点有个孩子啊!为什么这样的幸福我们不能去得到呢?”

“对不起,但是请再等会儿吧……”夏尔倒是有些心软了,但是也只好温言抚慰。“我们现在还有太多事情要做。”

“是的,我知道……”芙兰双手终于放了下来,然后‘露’出了一个半苦半甜的笑容,“至少我们在往正确的方向走过去。”

“我们下去陪他们玩玩吧,你也该休息下了。”犹豫了片刻之后,夏尔决定转开话题。

很快,兄妹两个就一起下了楼,然后走到了温室当中。

一看到姑妈,克洛维斯就兴冲冲地跑了过来,然后抱住了芙兰的‘腿’——说来也怪,虽然见面的机会不多,但是这个孩子对芙兰的印象很好,也十分亲热,也许这就是血脉的作用吧。

芙兰也很喜欢这个侄子,直接就将他抱了起来,然后亲了亲额头,逗得他咯咯笑,而夏尔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儿子对他比较生疏,所以他也只好尴尬地在旁边充当陪衬。

“她的工作怎么样了呢?”正当芙兰还在逗‘弄’侄子的时候,夏洛特凑到丈夫的旁边低声问。

“十分顺利,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夏尔随口回答。

“那好,等到一切完成,就让她回去吧。”夏洛特不容置疑地说。

“为什么?难得她来做一次客……而且又玩得‘挺’开心。”夏尔摇了摇头,“我们不应该扫她的兴。”

“她是开心了,可我们正常的生活节奏都被她打‘乱’了,难道你很喜欢这种整天被人看着的感觉?”夏洛特反白了丈夫,“再说了,我总不能天天招待客人吧?”

“她不是客人,是我们的至亲。”夏尔跟她强调。

“她是我们的至亲,但是依旧是客人。”夏洛特则寸步不让,“夏尔,你要明白,我们和她已经是不同的家庭了,而她有自己的家!我们照顾她是应该的,但是我们不应该为了她去影响自己的生活。”

“我不明白你这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夏尔有些不高兴了。

“我想你很明白,只是不愿意明白而已。”夏洛特冷笑着回答,“或者其实你对此很高兴?我们其乐融融地呆在壁炉边,一起奉承你讨好你?你一定很满足吧?”

……夏尔没有回答,因为他想说“是”,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绝不能说“是”。

“……也许你对此很高兴,但是我要说,反胃极了!”夏洛特横了他一眼,“我和她坐不到一块儿去,你应该知道这段时间我们装作友好有多辛苦。告诉你把,她自己也未必想要和我呆多久……”

考虑到刚才芙兰也说想走,夏尔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正当他还在为此伤神的时候,一位亲信仆人走到了夏尔的旁边,然后向他禀告了一件事——德-博旺男爵的贴身仆人来访。

夏尔先是有些疑‘惑’,然后脸‘色’骤然变得苍白了。

因为他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抱歉,夏洛特,你们先在这里玩下吧……”他勉强定了定神,然后笑着对夏洛特说,“我先离开下。”

虽然对夏尔的神情感到很奇怪,但是夏洛特知道丈夫和这位男爵有不少见不得人的合作勾当,所以她也不以为意,任由丈夫离开了。

而在他走后,温室里面原本盛开的‘花’朵,还有洒落的阳光,却突然被‘蒙’上了某种看不见的‘阴’影,让人郁结的气氛突然充斥了整个空间。

芙兰依旧逗‘弄’着怀中的侄子,笑容满面,但是却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

而夏洛特则干脆不再维持原本的笑容了,直接伸手想要拿回自己的孩子。

“好了,人都走了还装什么?你其实很恨吧,恨我有了孩子……”

“我是看不爽你,可是这跟孩子没关系。”芙兰将手中的克洛维斯递了回去,然后轻轻地朝他招了招手,惹得他又是咯咯一笑。“他是我哥哥的儿子,我怎么可能讨厌他呢?这可是我们家族的继承者。”

“如果您真的这么喜欢孩子的话,何苦不去自己生一个?”夏洛特忍不住抢白了她一句,“您早点结婚,随便挑个谁都好,对大家都有好处不是吗?我们倒可以给你付一大笔嫁妆。”

“这件事不用您来‘操’心,我自己会想办法的。”芙兰冷然回答她,“您还是多为自己考虑考虑吧……最近您可胖了不少,要是脱了形该多可怜!”

“你!”夏洛特气得眉头倒竖,几乎就要勃然大怒了。

在年轻的时候,夏洛特可是以身材苗条而自豪的,可是最近因为生育的关系,她的腰围增加了不少,不过和‘肥’胖还沾不上边,只能说是有些丰腴而已——‘胸’围也增加了不少。

可是这么敏感的话题,怎么能不让夏洛特不生气。

“多少年了还是这么刻薄,你也就是这张嘴了不起了。”最后她忍住了怒气,然后冷笑了起来,“可是现在我什么都有,你又有什么呢?”

这个问题也同样刺伤了芙兰,她也恨恨地看着夏洛特。“您以为是凭自己打败我的吗?!”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盯了起来,谁也不肯退让。

而旁边的‘女’仆都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但是又不敢多嘴去打圆场,夫人和小姐都是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谁也不敢多‘插’话,给自己惹祸上身。

“走吧,我们去打网球去吧,别在这儿‘浪’费时间了。”夏洛特最后还是拾起了‘女’主人的尊然,然后挥了挥手,“我要告诉你,我就是能打败你,什么方面都是。”

“我倒是想给您这样的机会,不过……”芙兰又讥诮地扫了一眼夏洛特的腰身,“您现在还动得起来吗?我可不想趁人之危……”

夏洛特心里恼怒到了极点,但是表面上却没有再发作了,她早就知道这个小姑刻薄起来就是这么毒舌。

“我虽然恨不得拍死你,但是现在你是客人,所以我会当成客人来招待。”最后,她转身就走,“输了之后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正当夏洛特和芙兰正在互相讥嘲的时候,夏尔也是满怀紧张地来到了会客室当中,找到了那位德-博旺男爵的贴身男仆。

这位男仆是跟随男爵多年的亲信,所以知道很多秘密——他也有足够的智商,知道这些秘密他必须紧守口风,所以他求见夏尔的时候没有跟别人透‘露’半个字的来意。

“发生什么了吗?”一见到他,夏尔低声问。

这位男仆恭敬地朝夏尔躬身行礼,然后走到了夏尔的身边低声说了一通话。

夏尔顿时就呆住了。

萝拉开始生产了。

最近她已经到了预产期,医生一直都在旁边照顾,今天中午的时候她感觉身体不适,然后就开始挣扎着生产了,现在正有一大群医生在德-博旺男爵的宅邸当中待命,为这位里卡尼希特公爵夫人顺利生下孩子而努力。

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将会成为另外一个孩子的父亲。

“天哪。”夏尔呆住了。

这段时间里面,也许是下意识的逃避,他一直都没有去想过这件事,但是现在,已经避无可避了,因为孩子即将出世了。

他下意识地回头望了望,虽然看不到那两个人,但是他还是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

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马车还在外面等着,先生,您现在要跟我回去吗?”这位男仆低声在夏尔的旁边问。

看得出来,他、或者说德-博旺男爵是很希望孩子出世的时候他在场的。

就本质上而言,夏尔并没有这个义务,因为这个孩子在法律上并不是他的孩子。

可是……他并没有做出什么犹豫,马上就点了点头,这毕竟是他的血脉啊,虽然是从未计划过的。

“好吧,我们赶紧去吧,希望一切都来得及。”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吧。”这位男仆看上去十分高兴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走。

而夏尔也顾不得再做什么准备了,直接从旁边拿了一件外套,跟在他的后面就向宅邸的马厩跑了过去。

就在特雷维尔堂姐妹开始用网球来决胜负的时候,夏尔重新踏上了前往德-博旺男爵府上的路,迎接他又一个孩子的出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