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八十一章 哀恳与忠诚

第八十一章 哀恳与忠诚


                就在芙兰同热罗姆-波拿巴争吵的时候,夏尔一直都在注视着这个角落里面所发生的一切。

对于热罗姆-波拿巴这么冒失的举动,他很生气,只是碍于不想在这样的场合下大发雷霆,扫了大家的兴致,所以一直都隐忍不发而已。

他一直观察着他们谈话时的情况,直到他们看上去不欢而散、这个年轻人失魂落魄地离开了芙兰之后,他的怒气才稍稍平复下来。

最开始的时候,他被愤怒差点冲昏了头脑,想象过要用各种方式来炮制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让他知道自己的轻举妄动是多么的错误——哪怕他姓波拿巴。

可是,到了看上去已经重新风平浪静的现在,理智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当中。

他费了老大的力气把这个年轻人给带回到法国,为的就是给自己增加一个盟友和党徒,如果轻易就和他闹翻了的话,那就不太理智了,甚至可以说是弄巧成拙,让之前花费的成本变成一场空,而这是他绝对不想要看到的结果。

那就给他一个小小的教训,让这个人放弃掉这种妄想吧,考虑了片刻之后,他心想。

他并不怀疑自己能否做到这一点。

仿佛感应到了夏尔的想法似的,在离开了芙兰身边之后,热罗姆-波拿巴先是左顾右盼了一下,然后竟然直接就往他这里走了过来。

他的神色既紧张又激动,好像心里在想着什么重大的心事似的,一路不管不顾地走了过来,横冲直撞几乎就要撞到别的人了。

这样冒失的年轻人,原本会惹来大家的不满,不过大家知道他之前是在美国生活,又知道他姓波拿巴,所以基本上都不为己甚,任由他就这样旁若无人地走了过去。

“特雷维尔先生……我们能借一步说话吗?”走到了夏尔面前之后,他直起了自己的腰杆,然后面对面地看着夏尔,片刻之后他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直接问夏尔。

我还没有找上你,你倒过来找上我了?

夏尔颇为惊愕地看着对方。

阿尔贝忍不住走上前来,想要打个圆场,顺便斥责一下这个年轻人的冒失,但是夏尔伸出了手来,阻止了阿尔贝的举动。

“好,没问题。”夏尔轻轻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跟自己过来。

在大厅众人或明或暗的注视之下,夏尔带着他走出了大厅,然后来到了一个带着台球桌的休息室当中。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夏尔努力压抑住了心中翻腾而起的各种想法,关上门之后,平静地转过身来注视着热罗姆-波拿巴。

热罗姆-波拿巴的眼神不断变幻,神色也十分古怪,仿佛是在思考怎么措辞一样——不得不说,这种思考倒是让习惯了直来直去的他十分不习惯。

不过夏尔也不急,静静地看着他,等待着他跟自己说明情况。

“特雷维尔先生,一直以来我都承蒙您的关照……”犹豫了许久之后,热罗姆-波拿巴终于开了口,“我真的十分感激您。”

“我很高兴您能够这么想。”夏尔不动声色地说。“这个世界上充斥着忘恩负义之辈,我只能希望您不是。”

“我绝对不是……我是一个不善于言辞的人,但是我会用我的行动来证明这一点,我会为您赴汤蹈火,以便回报您对我的恩情。”这个年轻人颇为动情地说,“这些话,我跟您保证过,刚才跟您的妹妹说过……”

正当夏尔想要质问这个家伙刚才到底跟芙兰说了些什么的时候,这个年轻人继续说了下去。

“我明白为了帮助我,您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我也明白现在自己应该努力回报您而不是继续跟您讨要什么……不过,现在我还有一件事想要请您帮忙,真的,就一件事而已……”他诚恳地看着夏尔,“请您看在我奶奶的情面上,为我帮这一个忙,我以后一定会尽我所有的努力来回报您!”

难道他是想要我答应他的追求?夏尔脑中蓦地闪过这个想法。

然后就是一股怒气,他睁大了眼睛瞪着对方,等待他说出这句话来,然后以毫不留情的拒绝,让这个年轻人明白事理。

然而,这个问题上他失算了。

“先生,您的爷爷是元帅,请您让他把我调到最有可能被派去打仗的部队去吧!”热罗姆-波拿巴挺了挺腰杆,然后大声跟他说,“如果在近期发生了战争,就让我上战场,去最前线的部队,和敌军拼杀,为了帝国!”

夏尔惊愕地看着对方,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出这样一个要求。

“想必您刚才已经看见了吧,我在和您的妹妹聊天……”也许是感受到了他的震惊,热罗姆-波拿巴苦笑了一下,继续跟他解释,“她说最近很有可能法国会和某个国家爆发战争,因此,我想,处在我现在所处的位置上,我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提前做好准备,为了波拿巴家族和帝国奋战到底,哪怕牺牲我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她……她为什么要跟您说这些?”夏尔有些惊疑不定地问。

尽管热罗姆-波拿巴可以说是帝国的半个“自己人”,但是这毕竟是一个秘密,夏尔不相信芙兰会随随便便地告诉他。

“她……她是为了让我知难而退,所以才告诉我这些……”热罗姆-波拿巴又苦笑了起来,“我刚才……我刚才请求她给我一个机会去追求她,但是她毫无余地地拒绝了,她还说自己所憧憬的人是英雄而不是庸碌之辈……然后我不停地追问她到底怎么样我才有机会,她告诉我未来不久就会发生战争,让我自己去试试当个英雄……像我这样的人,只会打仗,也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试试当个英雄了吧。”

蠢人!如果一个女孩子真的爱一个男人的话,那又怎么会舍得用生命危险来考验他呢?

夏尔这一瞬间闪过了和刚才的芙兰一样的想法。

“所以,你就是为了想要在女士面前出风头,所以就想去战争当中冒险,去试试当英雄?”夏尔冷冷地反问。“那我就告诉你吧,不可能,我不同意,不管你有什么表现,我都不会同意你去追求她。”

“为什么?”热罗姆-波拿巴反问。

“不为什么,就因为我不想让你当我妹夫。”夏尔强硬地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没必要争论下去了,我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所以你没必要为了这么一点憧憬去送死,毫无必要,而且也注定不会有结果。”

“虽然您的话让我很失落,可是,我想要去前线的理由不仅仅是如此而已。就算不为了任何人,我也应该去上战场,去和帝国的敌人们作战,去保卫波拿巴家族的帝国。不然的话我回来还有什么意义呢?”热罗姆-波拿巴满腔热情的回答,“特雷维尔小姐的话,只是给了我新的一份动力而已,我会欣然带着这样一份憧憬去战场的。”

这番话夏尔并没有生气,事实上,他心里的怒气现在已经完全消褪了。

他虽然性格强硬,但是并不喜欢主动去坑害别人,更加不喜欢看到别人为了这点事就去冒生命风险。

他慢慢走到了台球桌子边,然后拿起了台球杆,重重地挥动了一下,在空中带起了呼声。

“告诉您,您刚才在冒犯我的妹妹,这让我怒不可遏,有一个瞬间,我甚至恨不得想要用这个东西或者别的东西敲烂您的脑袋,让您知道什么叫做惩罚……”夏尔恶狠狠地盯着对方,表示自己绝对不是在开玩笑,“但是,我看不得人犯蠢。而你,现在就在做一件蠢事,一件会危及到你性命的蠢事。你是一个大有前途的年轻人,虽然现在皇族没有认你,但是你有我当朋友,还有别人帮你,你的前途无量,没必要为了这点事就怄气,因为你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冒风险!”

“有些风险是值得冒而且必须去冒的,对此我有所觉悟,而且乐于去做。”热罗姆-波拿巴毫无退缩地回答,“特雷维尔先生,请您答应我的要求吧!”

“我知道你上过战场,但是你别以为和欧洲强国打仗会和打墨西哥人一样简单!前线作战,你要忍受恶劣的环境,还有可怕的炮火,什么时候都有可能死于非命。”夏尔忍不住继续提醒了他,最后着重强调了一遍。“而且如果最后你战死了的话,你的前途,你的希望,什么都没有了,而且除了你的至亲没有人会为你哭泣!”

“我知道,先生,这一切我都想象得到。”热罗姆-波拿巴又微笑了起来,不过这次已经没有了忐忑,只剩下了坦然,“对这些我都有所觉悟,如果上帝真的要我去死的话,我会含笑而逝的。”

接着,还没有等夏尔继续说,他又继续笑着说了出来,“肯跟我说这些,您是一个真正的朋友,看得出来您刚才都是真心话,真的非常感谢您。”

“看来我说什么都没有了?”夏尔叹了口气。

“是的。”热罗姆-波拿巴点了点头。

“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哪怕你出生入死,哪怕你立下多少功劳甚至成为战争的英雄,我还是不会允许你追求她。”夏尔毫不留情地跟对方说,“你不要为了这种妄想去上战场,因为这是你绝对无法实现的结果。”

“那时候,我会继续努力,会用尽我的一切忠诚和热情为您效劳,偿报您的恩情,让你们感动。”在夏尔严厉的拒绝下,热罗姆-波拿巴却一点儿都没有退缩,“但是首先,我要尝试成为一个战争的英雄,其他的事情都要摆在以后再说。”

夏尔皱起了眉头,看着这个似乎软硬不吃的年轻人。

他看上去是找到了什么目标,他的眼睛里面好像燃烧着火焰。

看来是没有办法说服他改变主意了,这种人一旦下定决心是绝对不会轻易更改的。

“哎……我又有什么办法去阻止别人发疯呢?”最后,夏尔只好叹了口气。“好吧,你的要求我知道了,我会为你去说情的,应该没有问题。现在,你先给我出去吧,让我好好静一静!”

热罗姆-波拿巴深深地向夏尔躬下身来,感激他又帮了自己一个忙。

然后他轻轻地走了出去。

夏尔并没有看他,只是一个劲儿地把玩着手中的球杆,脑子里则在快速地思索着。

热罗姆-波拿巴的这一番变故出乎于他的意料之外,他没有想到仅仅才见了几面,这个年轻人居然就坠入到了他自己的恋情当中——到底是该哀叹这个年轻人过于纯情,不明白巴黎社交界的光怪陆离呢,还是要惊叹妹妹的魅力呢?

不过怎么样,这个变故打乱了他的安排,原本他是想要把热罗姆-波拿巴当成自己在皇族中的一个棋子来使用的,用他来作为契机,建立自己在皇族当中的影响力,维持自己在未来的影响力和权势。

可是现在他这么一个要求,情况就不同了——要是他活着回来了还好,要是死了,那一切安排可都成空了啊。

他已经尽了自己的努力去说服这个年轻人,想要让他不要在激情之下做出傻事来,可是对方却完全不听,依旧坚持要去。

人家自己都不怕死,我又有什么可为他去担心的呢?

想了许久之后,夏尔只能摇了摇头。

反正他的希望并不是仅仅寄托在这一个人身上,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的话,那执行别的计划倒也没有关系。

就在他还沉浸在思索当中的时候,门突然又被轻轻地推开了,然后就是一阵脚步声。

夏尔抬起头来一看,发现芙兰正紧张地走了进来。

“先生,刚才……刚才你们谈了什么?”她走到了夏尔身边,然后关切地问。

“他说他想要上战场,去前线部队打仗,因为你告诉他,你憧憬英雄。”夏尔意兴阑珊地说。

“抱歉,我……我不应该跟他说这种事的……”芙兰看到哥哥的反应,连忙歉疚地说,“我……我只是想要让他知难而退而已,谁知道他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反应!那下他缠得我实在太烦了,所以我就忍不住……”

“算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说抱歉没有意义,后悔也没有意义。”夏尔制止了她的道歉,“我们只能接受既成事实,然后向前看。”

“那您打算怎么解决呢?”芙兰低声问。

“还能怎么解决?”夏尔苦笑,“就让他得偿所愿吧……反正他想要去,就让他去。”

“这样……这样不太好吧?”芙兰还是有些紧张,“要不,要不我跟他说点好坏,让他放弃这个想法?毕竟您在他那里也花费了不小的投资,如果……”

她还没有说完,就被夏尔的视线给逼了回去。

“现在还要跟他说什么?什么都不用说了,要么没用,要么会让他产生什么奇怪的妄想。”夏尔马上制止了她,“再说了,你又有什么必要讨好他?你按你想要的方式做就行了,没必要迁就谁。”

“谢谢……我还以为您会对我很生气。”芙兰总算松了口气。“刚才我很紧张……害怕您叫我去笼络他。”

“我怎么会将你当成交易品?别说蠢话。”夏尔皱了皱眉头,“我并不生气,你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技巧不太得当而已,以后记得就算再难缠,有些话又不能说出去。”

“嗯,我明白了!”芙兰总算松了口气。“我会谨记您的教诲的,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事实上现在她心里反而有些高兴了。因为夏尔以毫不犹豫的态度告诉了她,她不需要为了自己的利益去讨好谁,去和谁虚与委蛇。

“这么说来,他就一定要上前线去打仗呢?真是可怕……”芙兰低声说,好像挺后悔的样子。“其实他也不算是个很坏的人,只是……只是有些盲目,做了一点点错事而已。”

“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他自己要求这么做的,而且我看也不仅仅是为了你而已。他似乎是想要在他的爷爷和伯父面前证明一点什么。”夏尔轻轻叹了口气,“一个让某些人不满意的结果,总是胜过一个让所有人都不满意的结果的,至少现在有了一个结果了不是吗?”

接着,他又挥了挥手,“好了,别谈这个了,既然已经成为定局了我们就没必要再去想了。今天既然是你的生日,你就应该好好开心一下。”

“我刚才的确很开心,如果没有这个变故的话该多好……”芙兰也忍不住叹气了,不过突然笑了,“不过,看到您刚才那么怒不可遏,我倒是有些高兴。”

夏尔的手僵住了,脸色也变得有些尴尬。

“真的,如果您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会多伤心啊!”芙兰忍不住走到了他的旁边,然后从后面抱住了他,“还好,您将我放在心上。”

“好了,你先回去吧,现在你可是主角。”夏尔连忙转过身来看着她,“不过今天晚上早点休息,这几天你干脆就住在我这里吧——”

芙兰睁大了眼睛。

“你带回来的那些东西,我需要你帮忙整理,这可不是一两天就能办完的,不是吗?所以你干脆就在这里做客吧,我想我应该是能够好好招待你的。”夏尔一边说,一边抹了抹她金色的秀发。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喜欢奖励忠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