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八章 托付与同党

第七十八章 托付与同党


                因为太过于意外,所以芙兰惊疑不定地看着对方,一时间竟然没有回应?22??

“特雷维尔小姐……很高兴……很高兴见到您。.: 。”而热罗姆-‘波’拿巴现在也是手足无措的样子,他仿佛话都说不完整了一样,“我……自从我们那次在英国告别之后,我……我一直都希望能够和您再见面。”

他似乎想要躬身行礼,但是手上拿着的蛋糕却又阻止了他的动作,所以身体摇摇晃晃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视线也低垂着不敢看向对方,明明是一个健壮的年轻人,此时却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噗”已经回过神来的芙兰,看到这一幕真的忍不住笑了出来。

“很高兴又见到您,对了,您怎么来到法国了?什么时候来的?”

“嗯……呃……我是几天之前才感到法国的,真的很走运,赶上了时间,能够祝贺您的生日。”热罗姆-‘波’拿巴点了点头,然后十分热切地回答。“至于我怎么来的……这就要感谢您的哥哥了,跟着皇帝陛下求情,最后得到了他的恩准,让我得以以外籍人士的身份为帝**队服役……”

“所以您现在为法**队服役了?”芙兰终于明白了。

“对,我现在是帝国骑兵光荣的一员,现在军衔是中尉。”年轻人马上‘挺’起了腰杆,然后仿佛是怕对方误解那样,他又马上解释,“我之前在美国的军队当中服役,积累了几年的军事经验,所以让我当中尉并不是因为徇‘私’……我认为我是能够十分胜任做一个军官的。”

“哦,我也相信如此。”芙兰点了点头,对此并不想深究“您肯定是个很勇敢很靠谱的军人。”

虽然她说得很客套,但是这个年轻人却仿佛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一样,刹那间脸都快要红了,他禁不住又凑近了一点。“特雷维尔小姐,其实,我认为……”

“啊,抱歉,我们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还没有等他说完,芙兰就笑着扬起了沾满了‘奶’油蛋糕的餐刀,阻断了对方的话,“后面的人还在等着呢!您先到后面歇息一下吧。”

热罗姆-‘波’拿巴呆了一下,然后往后面看了看,确实有几个人还在等着他,有些人的眼神里已经显得很不耐烦了。

“好,抱歉……”他不得不同意了她的话,然后略带沮丧和期待地退开到了一边。

在他走开之后,芙兰马上抛开了这段小小的‘插’曲,然后继续开心地给其他人切分起了蛋糕,而每个人都对她满口奉承,祝福特雷维尔小姐生日快乐,让整个大厅一时间陷入到了欢快的气氛当中。

然而,因为今天在场的人身份都并不是那样单纯,所以这一片欢腾当中,这里注定会掺杂着别的一些什么。

虽然今天不是夏尔的生日,但是他仍旧是这里无可辩驳的主角,几乎每个人都凑到了他的身边,等待着他的指示,而夏尔来者不拒,一杯杯地喝着酒,好像庆祝生日的人是他自己一样。

在酒酣耳热之际,夏尔的心情也极为愉快,但是他并没有忘记最为重要的事情。

他走到了爷爷的旁边,将他带到了客厅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面,然后另外将吕西安,还有在军界当中身居高职的阿历克斯-德-罗特列克子爵也给叫了过来。

尽管这两个人平常和夏尔谈话的时候都是十分类型毫无避忌,但是在德高望重的特雷维尔元帅面前,谁也不敢造次,所以都肃然站在旁边,等待特雷维尔祖孙两个人先开口。

“今天把你们叫过来,当然不是为了让你们陪着一个小姑娘开心的。”特雷维尔侯爵言简意赅地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两个靠得更近一点,“先,我要告诉你们一个机密。”

这两个人连忙肃然抬起头来看着特雷维尔元帅,等待着这个老人的训示。

“今天我们并不是空手而来的,随着我们乘坐的马车当中,还带着一个箱子,里面有许多夏尔注定会十分感兴趣的东西。”特雷维尔元帅倒也没有卖关子,“里面有许多有关于俄国的军事机密。这些都是之前我的孙‘女’儿去俄国拿回来的,通过一个我们的俄国朋友。”

“什么?”听到了元帅语焉不详的解释之后,两个人都是颇为惊诧。

“她带回来的文件当中,有不少是有关于他们在近东和高加索地区的军事行动的具体计划。”特雷维尔依旧不紧不慢地解释着,“而这些文件无可辩驳地表明,在近期,很有可能俄国政fu就将会动一场针对土耳其的战争,甚至有可能在明年开‘春’之后。”

“啧……”两个人都暗自咋舌,不过并不是十分震惊。

说到底,他们也对此有所预感了。

他们倒是更加好奇,那位能够将这些详实的情报统统送给到底法国的俄国朋友到底是谁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很有可能是俄国政fu或者政界的高层人士。

当然,这一点无论是老元帅还是夏尔都不可能告诉他们了。

“现在这些文件刚刚到巴黎,就连陛下也都不知情。”夏尔若有深意地跟他们补充了一句,“不过很快,我就将报告给陛下,让他对这个情况有所预备。”

“有所预备的意思就是对他们宣战吗?”吕西安小声问。

夏尔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轻轻地耸了耸肩。“如果那样的话,我只能说有一些事必然要生。”

“哈……”吕西安深深地吸了口气。

虽然之前听过夏尔说过几次,不过当真正听到消息被证实的时候,他仍旧有些百感‘交’集,心里说不清是振奋还是如释重负。

但是不管怎么样,绝对没有恐惧。

他虽然已经离开了北非很多年,但是他的身体还铭记着那时候的训练和战斗,也从未忘却过火‘药’呛人的气味。

在命运离奇的安排下,他离开了前线,回到了巴黎,并且成为了赫赫有名的迪利埃翁伯爵一家的‘女’婿,备受人们的尊敬和‘艳’羡,可是他还是过不惯这种过于和平的生活,对所谓的上流社会生活也总感觉格格不入,那些不得不去的应酬反而使他苦恼,他从来都没有学会所谓的风雅。

而战争,却可以让人忘却这一切烦恼,可以重新体验那种在生死之间飘‘荡’的刺‘激’感觉。

不管是为王国还是为共和国,抑或是为了帝国而战,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就是战争本身,是那种迎着拂面热风向前冲锋夺取胜利的感觉。

“如果那一天到来的话,我会为了法国奉献出我的一切热情,乃至于生命。”带着一种油然而生的使命感,他低声说。

“有你这样的使命感是很好的,但是仅仅有这种热情是不够的。”特雷维尔元帅微笑着回答,“因为,我们这次将会在千里之外打仗,我们需要一整套的运输和后勤体系,如果后方无所作为的话,那么你们就算再怎么勇敢也是毫无用处的,甚至都见不到敌人的面。”

“这就不是我的工作了……我只是个前线军官,我只管扑向敌人,压倒他们。”吕西安微微一笑,然后看向了夏尔,“这是你的工作,夏尔。”

“确实是我的工作,而且是我一直在为之努力的工作。”夏尔也点了点头,“我这一整年都在忙活这个,自从我当了帝国的‘交’通大臣之后,我一直都在致力于让我们的后方在为行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而且我不得不说这个准备工作还算是十分理想,现在整个帝国的铁路和航运事业都已经在帝国政fu也就是我的监管之下,在必要的情况下,我随时可以让它们为帝国的海外战争进行支援。”

说到这里,他又笑着补充了一句,“我们一切是如此顺利,遇到的阻力如此之小,以至于让我之前的那些预备都显得有些可笑了。帝国的权威至少在现在是无人敢于阻挡的,因为我们胆敢流放和枪毙。”

“看来你现在真是‘春’风得意。”吕西安略带‘艳’羡地说。

“你也将一样得意。”特雷维尔元帅突然接过了话头,“吕西安,你将作为团长参战,在我的指挥下和俄国人作战,如果走运的话,你将在战地成为将军,然后在战后成为贵族只要有我在,论功行赏是绝对少不了你的。”

“这个……”吕西安略微感到有些尴尬。

“没什么好犹豫的,你为帝国服务,就应该得到相应的报酬。”特雷维尔元帅再度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又看了一下这两个年轻人,“你们是我们一家的好朋友,我们就算‘花’费再大的代价也会把你们扶起来的。”

吕西安睁大了眼睛,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元帅以这么亲切的态度对自己说话。

“从今年‘春’天开始,帝**队就已经在为此进行整编和准备了,”特雷维尔元帅继续对他们说,“如今一年过去了,我们已经让军队焕然一新,他们随时可以投入到对外面的战争当中不管是哪一个敌人,但是仅仅如此是不够的,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胜利,还得是一次令我们得到足够好处的胜利……”

仿佛是因为今天只有自己人在场的缘故,老人说得这么‘露’骨,这还是第一次。

“我已经老了,天知道自己还能活多少年?也许战争结束我就该去见上帝了……命运这种东西谁能说清楚呢?”老人摆了摆手,阻止了三个年轻人想要劝慰自己的举动,“你们别急,我不是在害怕,我这辈子什么都经历过了,什么都见过了,又有什么可害怕的呢?我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可担心的,我放心不下的人是他……”

他指了指旁边站着的夏尔,“夏尔好不容易爬到了现在的位置,绝对不能跌下来,至少我不允许这种事情生。而为了对抗无常的命运,我要趁我还活着,还有机会,给我的孙子多留下一点什么。我要尽我所能,让他的朋友爬到更高的位置,然后让他们来帮助他。”

这些话确实是特雷维尔元帅的真心话,到了风烛残年的如今,他只想要把一些能够信任的人,放在孙子的身边作为未来的辅助。

而未来的战争就将是绝好的机会。

因为这话事关重大,所以房间内一下子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夏尔,你是一个慷慨的人,我很看重这一点,因为你知道什么东西重要什么东西不重要。”片刻之后,特雷维尔元帅再度开口了,“不要吝啬金钱,要多帮助其他人,要广结同党。没错,你现在很得陛下的信任,但是一位帝王随时有可能收回他的宠信,我们不能让他们可以随意处置我们。”

“我明白的,爷爷。”夏尔应了下来。

接着,特雷维尔元帅又重新看向了这两个年轻人。

“吕西安,阿历克斯,你们都是十分优秀的人才,但是军队当中却也不缺乏和你们同等的人才,能够让你们脱颖而出的不仅仅是天赋,还有来自上面的手而我,现在就能够伸出这样的手。但是,我现在帮助你们,我希望以后你们也能够一直站在我的孙子一边,我不是叫你们感恩,而是想让你们知道,大家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够在政治的风暴当中幸存你们为特雷维尔家族保驾护航,那么只要我们还在,你们就绝对不会缺锦绣前程和荣华富贵,我和我孙子的‘性’格你们是知道的,我们说到做到。”

吕西安呆了一下。

他现在年富力强‘精’力充沛,所以根本没有想过身后事,可是当他看到面前这个自知命不久长的老人,以如此恳切的语气说服自己的时候,他还是禁不住有些‘激’动。

比起什么荣华富贵来,感情牌反倒对他十分有用。

“我会尽我所能地帮助夏尔,只要我还在军队,夏尔就能指挥得动我。”他做出了一个保证。

“如果和陛下的命令有冲突呢?”元帅问。

“就算如此也没有关系。”吕西安毫不犹豫地回答。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到了阿历克斯的身上。

这个俊秀而且机敏的年轻人脸‘色’变了几变,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我……我现在就算想要退缩也没机会了……人人都当我是你们的死党,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有的是人想要抢我的职位。”

“你知道就好!”特雷维尔元帅大笑了起来,然后挥了挥手,“给我一份名单,把你们统统列出来,我要借一切机会提拔他们。”8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