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五章 债务与感激

第七十五章 债务与感激


                在把事情都摊开了讲完了之后,两个人一时都沉默了,亲王殿下呆呆地坐在座位上,脸色十分变幻,百味杂陈,显然想起了当年的那些混账事。

因为夏尔突然透露出来的秘密,热罗姆亲王殿下现在有些如坐针毡,再也不复刚才的那种老人特有的从容和悠闲,反倒是有些进退失据,甚至可以说是狼狈,倒是好好让夏尔欣赏了一番波拿巴家族成员的窘态。

他并不为这位亲王殿下感到可怜,说到底,这也是他自己欠下的风流债,当时是他抛妻弃子跑回到了法国,如今就算是闹出问题来也并不能怪他,就算日后有什么尴尬事情也得他自己来面对。

“哎!你说到了我这样一把年纪,为什么还要再遭这份罪啊!”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亲王殿下终于忍不住长叹了口气,“那些往事的阴影却总是不肯乖乖地告别我们……夏尔,她肯定会恨我恨得咬牙切齿,可是我又有多少苦衷没有办法说啊!再说了,这样的事情谁不也得或多或少做上一些吗?”

“殿下,我并没有干涉您个人私生活的意愿……”夏尔知道这位亲王肯定会想要为自己辩解一下,以便挽回自己在夏尔心中的形象,不过这种辩解之词夏尔并没有兴趣听了——反正无非就是一些“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之类的老生常谈而已。

“好吧,你不想听也没事,反正这些话事到如今也没必要再说了。”热罗姆亲王苦笑了一下,“总之,只要不让她回来,一切都好说,我不想让过去的事情再来纠缠现在的我,因为我的生活已经够乱的了!至于那个孩子……”

亲王又沉吟了一下,仿佛是在选择措辞一样,“嗯,他毕竟也算是我的孙子,虽然现在不能公开承认他,但是如果他想要为我们一家出力,我也不想阻止他的愿望,或者说这倒是一个很好的结果,我甚至可以在之后帮助他……”

他的话留出了一个很长的停顿,夏尔没有插话,静静地等着亲王殿下说出那个“但是”。

这个“但是”很快就来了。

“但是……出于一些我相信你应该十分能够理解的理由,我不能公开和他见面,更加不能公开做他的保护人。”热罗姆亲王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不仅仅是因为我的感情问题,而且还是一个重要的实际考虑,夏尔,你明白的,我不能让约瑟夫和玛蒂尔德为难……”

“哦,我当然能够理解您了。”夏尔十分干脆地回答。“从皇帝陛下目前表露的态度来看,他也没想要让这个人正式成为波拿巴家族的成员,只是让他参军,并且暗中照顾一下而已。”

热罗姆亲王的话虽然看上去不近人情,但是实际上却也确实有些道理,热罗姆亲王虽然能够接受这个在美国长大的孙子回来,但是无法接受他成为自己正式的家庭成员,否则就绝对会引发剧烈的反弹。

热罗姆亲王在和符腾堡公主凯瑟琳娜结婚之后,生下了两男一女三个孩子,长子在热罗姆-拿破仑-波拿巴成年之后在舅舅符腾堡国王的军队当中服役,1847年不幸英年早逝,并且没有孩子。

而他的剩下的儿女就是约瑟夫-波拿巴亲王和玛蒂尔德公主,这两个人现在都没有结婚,更谈不上继承人了。如果热罗姆亲王表现出一点点把这个从美国回国的孙子当成自己合法子嗣的态度来的话,那么他们两个就肯定会剧烈反弹,并且惹出家中的内乱。

所以热罗姆亲王只能选择对这个孙子不闻不问,装作没有听说过。

而且他还要事前就告诉夏尔和皇帝陛下,一定要把这个态度给旗帜鲜明地表露出来。他绝对不能让皇帝陛下和夏尔威胁到自己家中的安定,否则一切就一拍两散。

虽然这无疑更加对不起他在美洲的妻儿子孙,但是至少也算是一种解决办法,总比夹缠不清要好,所以夏尔倒也能够理解他的态度。

得到了夏尔的保证之后,热罗姆亲王显然也松了口气。

“谢谢你,夏尔,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就放心了。如果没有你的话,天晓得我该怎么从这场灾难当中脱身呢……!”

他的话里面总有些讥讽若隐若现,而夏尔也不为己甚,当作没有听出来。“其实这件事陛下也感到很意外,所以迟迟没有做出决定来。”

经过了最初的惊吓之后,热罗姆亲王现在也差不多算是回过味来了,他已经被夏尔-德-特雷维尔这个混小子在暗地里摆了一道——他和伊丽莎白-帕特森在谈完之后,居然一点风声都没有跟自己透露,就直接告诉了皇帝陛下,告诉了他伊丽莎白的请求。

虽然他并没有表明自己在这件事上的态度,但是从他没有跟自己透露此事的做法来看,他的态度也就昭然若揭了。没准还是他有意在陛下面前煽风点火,把这件事搞得不可收拾,也让自己灰头土脸。

一想到这里,热罗姆亲王恨得就有些牙痒,但是现在他又没有办法拿夏尔怎么样,相反还有很多事情要仰赖这个皇帝陛下跟前红人的照应。

不过,一点小小的反击他还是能够做出来的。

“不声不响地你们就暗地里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让我遭了这样的罪,我真该拿起这个来,把你打个头破血流!”他勉强地笑了起来,然后像是开玩笑一样,拿起了旁边的手杖,作势就要敲到他脑袋一样,“既然这样的话,你干脆就帮我把家事统统都了断了吧,省得我这里还那么多麻烦!”

“您是指什么呢?”夏尔有些不太明白。

“我现在这个老婆已经和我闹翻了,现在她要我给她一大笔钱作为补偿,我现在又哪里拿得出钱来?”热罗姆亲王拿着手杖轻轻敲了敲地毯,显得十分焦虑的样子,“所以麻烦你帮帮忙,给我解掉这个忧患吧。”

夏尔微微皱了皱眉头,他没有想到热罗姆亲王居然跟他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

虽然他并没有特意去搜集情报,不过热罗姆亲王生活素来高调,所以他的家庭情况夏尔倒也早有耳闻。

在拿破仑帝国覆灭之后,虽然俄国和奥国的皇帝在打垮了拿破仑之后流放了这位法国皇帝,但是他们并没有特别为难拿破仑的亲戚和兄弟们,虽然热罗姆的威斯特伐利亚国王的头衔被褫夺,但是他的财产并没有被没收,依旧拥有帝国时代得到的财富。

然而,因为自己早已经成为了习惯的挥霍生活,没过多久,寓居于意大利佛罗伦萨市的热罗姆亲王又变得负债累累,几乎接近于破产状态,而在1835年,他的妻子卡瑟琳娜公主去世,更加给了他重大的打击。

而这时候,他在窘迫之下,就和大多数的破产贵族一样,想到了利用和富家小姐或者寡妇结婚来挽救财务的主意。

于是在佛罗伦萨,亲王同一位有钱的意大利侯爵的遗孀结婚,利用这位寡妇的钱缓解了自己的财务危机,也让这位名叫杰斯蒂娜-皮科里-苏亚雷兹的女人成为了自己的第三任妻子。

然而,亲王只是看中她的钱而已,他在佛罗伦萨的时候一直只叫她侯爵夫人,而他的儿女们同样也对这个后妈十分不满意,一直不肯承认她是波拿巴家族的正式成员。

等到帝国重建之后,波拿巴家族重新君临法国,而热罗姆亲王一家则回到了巴黎,开始享受他重新开始的富贵生活,而在这时候,杰斯蒂娜的重要性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约瑟夫-波拿巴亲王开始要求这位后妈离开法国,而作为丈夫的热罗姆亲王则选择默认,干脆不闻不问,在他们的逼迫之下,这位夫人不得不离开了法国,重新回到了佛罗伦萨。

不过,虽然她听从了波拿巴家族的命令,但是她要求为自己当时给热罗姆亲王的资助得到补偿,也就说要亲王给她一大笔赡养费。

这个要求确实有其合理性,所以热罗姆亲王答应了这件事。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亲王才会这么着急金钱,才会搞出今天的事端来。

现在已经很明显了,他打算叫夏尔出钱来为自己了结掉这个新的麻烦,和新的夫人。

夏尔微微有些怔住了,他没有想到热罗姆亲王居然还能够将自己的风流债延续到现在。

果然是个浪荡王爷啊!

“你要是替我了结掉这件事,之前发生过的一切,和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什么东西,我都会选择不闻不问。”在夏尔有些惊奇甚至佩服的注视下,热罗姆亲王毫不避忌地说,“怎么样,夏尔?你之前不是要给我发津贴吗?那现在你就可以发了,我先预支几年的。”

夏尔并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重新陷入到了沉吟当中。

毕竟是拿破仑皇帝的幼弟,虽然平常只知道花天酒地,也没有什么势力,可是真要摆起老资格来,无论是夏尔还是皇帝陛下都只能让他三分。

既然要拉拢他,那干脆就做到底吧,省得还让他怀恨在心。

不过有一句话必须说清楚,免得他以为自己这里是提款机,想要预支多少就预支多少。

“好的,殿下,我可以为您解除掉这样的忧虑,让那位夫人在佛罗伦萨可以过得十分舒适。不过我提醒您,这只是特例,您不能像对待她那样对待我,我不是您说要多少就能够给多少的。”

“好啦好啦,我都知道,麻烦你了夏尔。”亲王殿下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已经很累了。

而夏尔现在也十分满意,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甚至比想要的还要多。

“那么,预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夜晚。”他站起来向这位亲王殿下告辞。

………………………………………………………………………………

在临近冬日的季节,伦敦的天气让人感觉十分难受,寒风夹在在水雾当中,让寒气往每个人身体里面钻,让人恨不得诅咒这个世界。

而在富人区一幢宅邸当中,熊熊燃烧的壁炉却隔绝了这种寒气。

就在这个壁炉旁边,一个身形十分结实俊朗的年轻人拿着信在手中慢慢地阅读着,他的双手微微颤抖,显然对信中的内容有些激动。

当看完了整个信件之后,这个年轻人兴奋地大喊了一声。

“感谢上帝!我能够去法国了!”

又能见到她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