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一章 分赃

第七十一章 分赃


                “地盘?”夏尔想到了什么。

他原本想要再追问热罗姆亲王,但是他又发现现在一群人差不多都已经齐了,大家的眼睛都看着和热罗姆亲王殿下谈笑风生的自己,现在实在不是说太多东西的好时机。

眼见情况如此,夏尔明智地先选择了沉默,任由热罗姆亲王和其他人愉快地打着招呼。

不得不说,这位风流任性,放荡不羁的亲王殿下,确实很有一种亲和力,尽管这里的气氛已经是十分的严肃,但是他却还是能够和每个人都有说有笑,让气氛变得稍稍活泼起。

因为今天是非正式的聚会,所以今天大家都是零零散散地坐着,看上去和普通的社交聚会差不多,不过这群衣冠楚楚的国家要人们即使和亲王谈笑风生,但是每个人的心底里其实还是十分冷静的,嘴上讲的全都是不会得罪任何人、也不会被任何人所利用的客套话。

当发觉人都已经齐了之后,热罗姆亲王殿下扫视了所有人一眼,然后自己笑眯眯地开了口。

“哦,今天这次的聚会,如果不是地方放在这里的话,恐怕旁人看了都该觉得我们是在准备召开御前会议了吧?不过,今天我们当然不是在准备御前会议,我也没有权力这么做,所以以后如果有人在陛下面前说闲话的话,你们都得给我分辨一下啊?”

他这很明显是在开玩笑,而且包括夏尔在内的所有人都有分寸地捧场笑了,说实话这句话确实有些不大恭敬,不过作为皇帝陛下的亲叔叔,他在帝国境内当然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今天我们过,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正式的事情,只是让大家联络一下感情而已……”热罗姆亲王继续说了下去,“哎,说实话,现在你们一个个都成了大忙人,个个都是位高权重的要人,平常我跟大家见面的机会太少了,老实说我也想要借点机会跟大家再见见面,你们也知道,人一旦上了年纪,就特别喜欢热闹,所以我想你们应该也能够谅解我的吧?尤其是,现在大家都已经有重任在身,互相之间不时常沟通信息怎么行?所以我觉得以后我们也应该时不时地聚会一下,你们看怎么样?”

当然没有一个人胆敢说自己不想浪费时间和亲王殿下见面了,大家都是含笑不语,点头附和。

不过,在心里,其他人就未必会这么一致地赞同了。

夏尔就吃不准热罗姆亲王到底是想要凑凑热闹,还是在为自己的儿子铺路,增大约瑟夫-波拿巴亲王的影响力。

但是很明显,如果真的如他所言,自己等人时不时就在帕勒-乐雅尔宫聚会交流感情的话,不管有什么样的名义,那岂不就是“另立中央”,搞第二个御前会议?皇帝陛下难道不会在意吗?

而且就算皇帝陛下不在意,以他的立场看,也不会愿意去给约瑟夫-波拿巴亲王捧场,所以现在他答应也只是敷衍这位老亲王而已——在场的也有不少人持和他一样的看法。

在持续不断的附和下,热罗姆-波拿巴亲王笑得更加欢畅了,他花白的胡子一颤一颤,像极了一个心满意足的退休老店主。

“另外,亚历山大很快就要被任命为驻英国的大使了,这对他说是难得的高升,对我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消息。到了我这样的年纪,就特别希望看到小辈们成长起,看着他们一点点地成为男子汉,尤其是他还是我那个兄弟的……”热罗姆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眨了眨眼睛,显然意识到了有些话还是不能公开说,于是马上收住了话头,“所以我对这个消息感到很高兴,虽然亚历山大不喜欢高调,但是我想大家私下里为他祝贺送行,应该还是不能免掉的吧?”

说完之后,他又拿起了酒杯,然后向低调地坐在大厅角落边的沙发上的亚历山大-科洛纳-瓦莱夫斯基伯爵。这位衣冠楚楚的中年人一下子发现自己成为了众人视线的焦点,于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拿起了酒杯。

瓦莱夫斯基伯爵是拿破仑皇帝近乎于被公开承认的私生子,虽然碍于法律规则他不能使用波拿巴这个姓氏,但是一直都被波拿巴家族看做是家族成员之一,所以喜欢提携亲信的拿破仑三世皇帝陛下也没有忘记提携他。

之前就有传言说皇帝陛下想要让他做外交大臣,现在热罗姆亲王亲口说他将到伦敦作为大使,看传言成真的那一天已经很近了——英国是欧洲大国,驻伦敦大使是最为重要的外交职位之一,在现在的政治气氛下甚至可以说是最为重要的职位,他既然现在要去当大使,那么很显然就是在为让他当外交大臣铺路了。

一时间人们纷纷举杯向瓦莱夫斯基伯爵祝贺,在觥筹交错当中,祝贺这位注定要成为帝国权贵的中年人终于直接走上了前台。

虽然并不是一直都从事外交职业,但是瓦莱夫斯基伯爵确实很适合当外交官,他态度镇定而又谦和,向每个人致谢,尤其是当夏尔向他祝贺的时候,他还直接对夏尔说“特雷维尔先生,您之前在外交部也任职过,对帝国的外交形势也有一些独到的见解,而且也在欧洲各国都有影响力,尤其是英国,女王陛下夫妇十分欣赏您,所以我希望您之后能够帮助我尽快熟悉我的新工作。”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夏尔马上答应了下,然后又和这位伯爵碰了一下杯。

这种其乐融融的气氛,似乎也让热罗姆亲王更加开心了,他的脸上越发红润。

“我毫不怀疑,亚历山大有能力把他的新职务给做好,也一定有能力让帝国和英国人保持应有的协调一致,但是……”他清了清嗓子,着重地提示了一下接下的话,“外交工作是很重要也很耗费资财的活,他也需要有切实可靠的生活保障,才能让帝国的利益得到伸张,不是吗?”

他的话引发了一些小小的骚动,大家纷纷停止了互相之间的窃窃私语,然后略带疑惑地看着这位亲王殿下。

瓦莱夫斯基伯爵因为母亲的关系,本在波兰拥有大量土地和财产,但是在后他和沙皇政府闹翻,逃出了波兰,在法国居住了十几年,于是留在波兰的财产就蒙受了大量的损失,所以在帝国重建之前,他可以说日子也是相当紧张的。

毫无疑问,在这个时代,做一个外交官,就意味着要大量花钱,即使薪俸很高也无法弥补,只有极有家业的贵族才能够承受住这样的开销,但是皇帝陛下有的是钱,他可以资助自己这位不能公开承认的堂弟——既然他打算提携这位伯爵了,那么给他一些金钱上的支援自然也是一件小事。

所以亲王殿下这么提,想必是有什么别的深意,所以他这么一说,其他人都一下子安静下了。

这种安静并没有影响到热罗姆亲王殿下的心情,他拿起酒杯又抿了一口,然后长吐了一口气。

“年轻人们,其实现在大家都知道,你们每个人都占据了重要的职位——有些名头就已经吓人,有些虽然不显山露水但是也掌握着大量的资源,所以你们都有了直属于自己的地盘,或者说王国。在你们各自的王国里面,你们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你们可以任意调动预算,呵斥部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在一片惊疑不定的视线当中,热罗姆亲王殿下面带笑容地说了下去,“朋友们,我并不是在指责什么,帝国是陛下的,当然也是每一个忠于陛下的人的,你们当年为了波拿巴出生入死,就应该享有这样的地位。但是,我想,为了保住我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这种权势和利益,我们就应该进取,应该团结合作,不是吗?我们不应该只和自己的亲信和部下们呆在一起,沉迷在自己的王国之中,而应该互相合作——让帝国变得欣欣向荣,也让我们继续保持之前的感情和冲劲。”

他的话很动情,但是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了。

沉迷在自己的权势当中,任意调动资源,使唤部属,搞独立王国——这已经是很厉害的指控了,等于是在说大家各自搞山头,任意行使自己的权势。

哪怕现在不是在皇帝陛下面前,也没有人胆敢承认自己是在做这种事,虽然大家或多或少确实有这样的倾向,包括夏尔自己。

夏尔现在才明白热罗姆亲王刚刚所说过的地盘到底是什么意思。

自从帝国重建之后,为了酬功,也为了控制帝国,一大群原本的党羽被皇帝陛下委任了要职,夏尔因为功绩而成为了帝国的交通大臣,统领着整个帝国的交通事业。

但是这种酬功,似乎也带了资源分配不均的,所以亲王殿下,或者说波拿巴的皇族们,想要搞一次重新分赃的大会。

虽然借着这样的机会,每个人都从帝国拿到了权势,拿到了巨额的好处,但是终究好处和资源是有高下之分的,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想也有人对这种慢慢形成的分配格局感到有一点点的不满意吧。

见鬼……我不就是手里握着最多的预算和资金的人吗?如果是重新分赃,那不就是代表要从我这里平均?

夏尔突然回过神了,然后就有些恼怒。热罗姆亲王这无异于是在跟他搞了一次突然袭击,想要让他吐出好处,满足他们这些人的私欲。

但是在最初的愤怒之后,他又压制住了想要当场反驳热罗姆亲王殿下的冲动,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么炙手可热,在同党们心中肯定有些眼热,之前皇帝陛下不就是让他在重建枫丹白露宫的时候出钱吗?

如果他现在直接反对的话,那么恐怕就会在大臣们当中变成一个只图私利不愿意帮助同僚的人了——虽然他确实不愿意帮助这些同僚,但是他不能够明着表现出,他还是需要团结一下同志们的。

他也不想让这一次的分赃大会变成针对他一个人的批判大会,这可不好玩。

所以,哪怕有些人已经暗地里在观察他的反应了,但是他还是不动声色,仿佛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但是他心里可是下定了决心,绝对不让自己这次再被迫让步了。

皇帝陛下我斗不过,但是我根本不害怕你们啊。

看着热罗姆亲王和约瑟夫-波拿巴亲王父子两个,夏尔暗暗心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