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四章 退让

第七十四章 退让


                “所以为了壮大我们的党派,我乐意奉献出任何东西。”

当夏尔这么说的时候,他当然并不是认真的,可是这种态度,却无疑要比刚才那种咄咄逼人的样子要温和得多,几乎就相当于在宣示胜利吧。

热罗姆亲王并不会因为这个台阶而感到高兴,他仍旧微微皱着眉头,向旁边的人们再看了一下,仿佛是在寻求帮助似的。然而他还是没有得到谁的响应,大家都希望置身事外,不想参与到这种斗争当中,也让亲王刚才那种“夏尔你不照顾同党,任由他们处境窘迫”的指控变得毫无根据。

就连他的儿子约瑟夫-波拿巴亲王本人,也只是面色难看地晃了晃身子,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德-特雷维尔和莫尔尼的联盟看上去过于强大,让人望而生畏,他不敢在其他人都置身事外的情形下独自去挑战这个联盟,所以哪怕现在父亲看上去很窘迫,他也不肯站出来声援。

在这样的情况下,热罗姆亲王终于明智地选择了承认现实。

“哎,如今的年轻人真是厉害啊!”他长叹了口气,“夏尔,你有这样的热忱真是太好了,我十分感动,我们的帝国,就是缺乏你这样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才,以后请继续努力吧。”

当他虽然有些酸溜溜、但是毕竟还是选择走下自己给的这个台阶的时候,夏尔暗地里也松了口气。

虽然为了维护住自己的地盘,他表现出了十足的气势,但是他并不想要真的跟热罗姆亲王闹翻,毕竟这也是皇族当中最年长者,哪怕什么具体职务都没有,影响力也是足够大的——尤其是现在皇帝陛下还没有子嗣的情况下,他还是最为优先的皇位继承人。

在夏尔以强硬态度封杀了热罗姆亲王的这个提议之后,虽然这次的聚会还在继续,大家也是一边开怀畅饮一边天南海北地聊天,但是很明显每个人都已经有所保留,谁都是在客套地表演,宴会欢快地在酒酣耳热当中走向了尾声。

等到了礼仪上可以离开的时间之后,许多人纷纷心照不宣地向亲王殿下告辞,他们已经明白今天这里什么都谈不成了,干脆回家做自己的事情去——或者按热罗姆亲王所斥责的那样,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小王国当中”。

然而夏尔却并没有告辞,他一直都留在了这里,陪着热罗姆亲王殿下聊天,直到其他人差不多的时候,他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

虽然大家在离开的时候都以奇怪的视线看着夏尔,不明白他为什么还不走,但是他依旧不为所动,仍旧陪伴在亲王殿下身边。

两个人就这样说着无关痛痒的客套话,尽管热罗姆亲王殿下明知道这个年轻人其实根本不在乎自己说什么,但还是不得不跟他就这样耗了时间,做出了一个两个人之间关系亲密无间的表演。

等到其他人都走完了之后,亲王殿下也终止了自己和夏尔的闲谈,然后茫然若失地四处看了看,然后长叹了口气。

“哎……夏尔,你现在走的话没人会觉得你对我不敬了。我年纪大了,有点累了,真不喜欢一直摆出客套架子,陪你表示了这么久,你应该也会满意了吧?”

“殿下,您这么说的话就太让我伤心了,我对您真的只有满腔的敬意。”夏尔极为诚恳地看着对方,“我留下来,是想要跟您热忱地讨论一下刚才您的提议。”

虽然刚刚他依靠自己的盟友和权势,在暗中的斗争当中取得了胜利,并且让一位亲王都不得不对他退让,但是这并不能让他觉得很欢欣鼓舞——因为出现斗争本身就意味着事态超出了他的节奏和控制。

所以他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一直很不明白,热罗姆亲王特意将自己这一大群人叫过来,然后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到底是他一个人心血来潮,还是听到了儿子约瑟夫-波拿巴亲王的唆使,想要专门跟自己为难?

这其中的区别当然是十分重要的,因为他想要看看皇族当中他的反对派到底有多少、又团结到了什么地步。

“得了吧!我就不喜欢跟你们来这一套。”亲王苦笑了一下,“我还不知道我是什么形象吗?你们都瞧不上我,只是碍于我的年纪辈分所以表面上给我点尊敬而已,刚才不是很明显了吗?可没人愿意声援我。”

“这您可就猜错了,大家都很敬重您——只是刚才这么重大的问题,大家当然不能全凭感情来做判断。”夏尔的表情十分平淡,并没有显得趾高气扬,“您别忘了,您说要打开我们各自领域的藩篱,受到侵害的人可不会只有我一个人而已……如果支持您来对我开刀的话,那么轮到他们自己的时候又该怎么办呢?每个人都会有所犹豫吧。”

“你们都只想着自己的那一点私利,深怕别人沾上一点了!你们的理想和热忱到底上哪儿去了?”亲王轻轻摇了摇头,显然对夏尔等人的想法有些不以为然。

借着他又叹了口气,“好吧,这种事我也见得多了,不足为奇。当时吉伦特和雅各宾们的理想可比你们还要纯洁得多,最后还不是闹到了自相残杀的地步?拥有了权力之后,又有几个人肯退让半步……”

“其实我觉得您也未必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吧。”为了不让老人回忆往事的老生常谈一直持续下去,夏尔不得不打断了对方,“难道……除了对我们党派利益的担忧之外,您就一点也没有为了个人的利益来支使我们的意思?”

热罗姆亲王没有回答。

“如果……如果您真的有个人利益上的考虑的话,我……我说过,我可以尽我的一切能力来满足您的要求。”在最初的试探没有得到结果之后,夏尔决定加大诱饵,一定要从对方口中掏出明确的意思来。

“当然有,可是这有什么不对的?”沉默了片刻之后,热罗姆亲王毫不避忌地回答。“你们和我的哥哥们一样,都热衷于权力,热衷于支配他人,那么你们忙你们的就行了,我享受他们和你们给我带来的恩惠,享受我的人生就好。”

原来是个人想要钱啊。夏尔松了口气。

这并不让他意外,热罗姆亲王从年轻时代开始就是个浮华无行的浪荡子弟,对权势并不热衷,另外他也挥霍成性,不缺钱才是咄咄怪事。

“那么您为什么要以这样的提议来?”夏尔决定问到底了。“如果您真的需要资金的话,我想陛下是会给您的。”

“陛下是给了我年金,但是那点怎么够?我不是在跟我的侄子乞讨。”也许是因为现在只有自己两人的缘故,热罗姆亲王殿下说话就变得十分随便了,带有一种说不出的厌烦感,“正好约瑟夫跟我说过你的事情,他说你手里握着的钱太多了,已经惹起了同僚们的不满,也破坏了我们党派内部的团结。他想要我来出面说说情,让大家联络下感情,顺便让大家搞出一个合理的分配方式,不能看着你一个人把钱都拦在手里——原本我只是想要让你们重新商量一下的,但是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强硬,我一开口你就迎头痛击,硬生生地把我的话都堵回去了!这下你该满意了吧?现在没人敢来惹你了,你爱怎么摆布自己的钱就怎么摆布。”

虽然亲王的语气里面多了不少的讥嘲和揶揄,但是夏尔反倒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终于弄清楚了,热罗姆亲王虽然确实是听了儿子的话才来出头的,但是他只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而已,他并不是特意针对自己,也并没有在皇族内部结成反对自己的紧密团体。

既然这样的话,他可以想办法分化这对父子。

说到底,热罗姆亲王没有多大的权力欲,他只是想要花大钱,像之前那样享受自己的生活而已。

“其实我真的不想要当面顶撞您,您是先皇在世的唯一一个兄弟,我对您崇敬无比,不管您要求什么,我都会想尽办法配合……”夏尔以从容不迫的口吻笑着说,“但是您这样大张旗鼓,我就没办法退让了,如果我跟您让步的话,别人都会小看我那时候我还怎么开展工作?如果您在私下里,比如现在,跟我提出某种要求的话,那么出于对您的崇敬,出于对波拿巴家族的忠诚,出于我们私下里的友谊,我想……我是可以以某种方式来不遗余力地帮助您的。”

虽然他说得花哨,但是热罗姆亲王却只听出了一句潜台词——只要你不明着反对我,我就可以暗中给你派发好处。

“如果我真的提出要求,你打算怎么办。”他压抑住了心中的杂念,以一种平静的态度回答。

“那么我很快就可以为您安排一笔津贴,保证可以超过陛下给您发的那些。”夏尔马上直起了腰,然后以笃定的口吻回答,“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我们为此保密,并且……”

“并且在之后我们保持友谊?”亲王反问。

夏尔笑了笑。

“好吧,我觉得这样挺不错的。”亲王想了想,最后还是答应了。

虽然他不知道夏尔有什么图谋,但是对他来说拿到这个就够了,他也不想管其他事。

“不过我得请您原谅,我不能通过部里的资金来给您发津贴,这样太扎眼。”夏尔马上进入了实质的讨论阶段,“另外,您也知道,我为了发展铁路事业搞了一个铁路联合会,他们可以通过很多方式去揣摩资金的动向,我想把一切做得隐秘些,所以我将通过私人的方式给您发放。”

“还真是发个人的钱啊?”亲王殿下先是一愣,然后禁不住笑了出来,“夏尔,你倒真是言出必行。”

“对您,我必须言出必行。”夏尔微微躬了躬身。

他之所以这么做,不光是资金流向的考虑。以部里的名义列出开支然后给别人发津贴,人家只当是靠自己权势带来的,不会太感激他,而以他个人的名义发,人家也会感他的恩,知道只要惹他不高兴,这东西一定可就没了。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这一次没有经过什么犹豫,热罗姆亲王就终于选择和夏尔进行妥协。

这位波拿巴家族最年长的亲王,仅仅是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就被夏尔迎头痛击直接打了回去,他也无意再和夏尔继续争一口气,只要夏尔愿意给他想要的东西,他也没有必要再去争议什么了。

“你们这个铁路联合会,能不能让我去当个监事呢?”突然,亲王殿下想到了什么,“如果我来给你们坐镇的话,应该对你们会有所帮助吧,而且这样我领起你的津贴来更加心安理得。”

“现在铁道联合会里面有些企业是陛下身边的人在负责,对此就连我都不太清楚其中的详情,也不想去了解其中的详情。”夏尔马上婉拒了他的要求。“所以我们轻易还是不要变动现有格局为好。”

对他来说,铁道联合会是他精心设计的机构,他自己想尽办法来增强控制力还不够,怎么可能愿意让亲王塞进去?所以马上把亲王的要求拒绝了。

“陛下……”热罗姆亲王果然退缩了。

“陛下也要想办法给自己积钱,这很正常。”夏尔耸了耸肩。

“好吧,那就这样吧。”热罗姆亲王又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暂时向现实妥协。

夏尔-德-特雷维尔已经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人,而且很明显与陛下牵涉很深,如果和他真的搞对抗的话,自己至少现在是得不到什么好处的,而跟他妥协的话,至少能够得到一定的补偿。

虽然这个结果并不是最好的,但是已经足够好了。

“十分感激您的宽宏大度。”夏尔再度躬了躬身,向这个老人致谢。

然而,虽然亲王已经觉得谈妥了,但是他还是没有告辞的意思。

“怎么还有别的事?”亲王奇怪地问。

“就一件了,殿下。”夏尔从容地抬起身来,然后面带笑容地看着他,“您还记得那位姓帕特森的女士吗?我上次去英国碰到了她……”

“什么?”亲王殿下的脸色顿时瞬间变得灰败无比。

然后,变成了愤怒。“见鬼!”(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