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八章 诚意

第六十八章 诚意


                在一片珠光宝气当中,芙兰被这些闪耀着各色亮光的珠宝吸引住了视线,一时间竟然控制不住地惊呼了出。

尽管她并不是一个十分爱钱的人,但是喜好这些闪闪发亮的珠宝是每个女性、甚至可以说是每个人的固有本能反应。一下子看到这么多珠宝凑到自己的面前,又有几个人能够不惊诧万分呢?

看到她如此受震动的样子,亚历山大皇储的嘴角微微扯动,显然十分满意这个效果。

“您觉得怎么样?用这些作为酬劳支付给您,应该可以让您满意了吧?”

“多得过分了,殿下!”芙兰几乎脱口而出,“我……我只是个籍籍无名的画师,并不值得您付出这么多的酬金!”

虽然她不是专业的珠宝商,没有办法给这整个一匣子的珠宝鉴定价值,但是仅仅是从外表上看她就已经能够断定这些珠宝很值钱,哪怕是聘用最顶级的画师绘画也用不了这么多的酬金。

就算沙皇一贯慷慨,但是随手就给出这样的手笔也实在太让人惊奇了。

“我们看重的是天分,而不是名声,欺世盗名之辈可从不会得到我们的重视。”亚历山大皇储仍旧微笑着,同时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请您不要推辞了,收下我们馈赠的礼物吧,这是您应得的,我的父亲对您的画十分满意,并且希望您在之后几天能够以同样的热情和水准继续画出新的作品,并且足以作为两位皇帝之间互相馈赠的礼物。”

“我当然会继续我的工作了……不过……我想我没有资格领受如此高额的酬金。”芙兰踌躇了一下,最后将盒子干脆地递回到了亚历山大皇储的面前,“殿下——您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

因为受到了难得的拒绝,亚历山大皇储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不过这种不悦很快就被皇家公式化的笑容所掩盖下去了。

“怎么,难道您不喜欢这些吗?它们不够好看?如果您还觉得不太满意的话,那么我可以换一批更好的,足够让您满意了……”

“不……殿下,我并不是不满意,而是太满意了,满意到了惶恐的地步,我知道我担当不起这样的馈赠。”芙兰的表情已经十分严肃了,“而且我深信您给我这样的馈赠,绝不会是仅仅出于对我画技的赞赏……您一定有别的想法,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想法。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觉得我无法接受您的馈赠或者说奖赏。”

她一改平常的温柔作风,以严肃的态度说出了这席话,倒让亚历山大皇储微微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这位平素看上去娇怯甚至有些迷糊的小姐到了这个时候竟然如此清醒,而且竟然能够抵抗住这些珠宝的诱惑。一下子他心里对她不由得提高了评价。

“您……您还真是一个认真的人啊。”为了缓和气氛,他有意笑了笑,然后轻轻地推开了芙兰的手,“不过,很抱歉,我们罗曼诺夫家族赠送出去的礼物是绝对不会收回的,您请收下吧……”

接着,还没有等芙兰再推辞,他环视了一下周边,然后放低了声音,“好了您先别拒绝,我们找个地方我跟您详细解释一下……”

“详细解释?”芙兰有些惊疑,但是这时候亚历山大皇储已经迈开了脚步,走进了走廊旁边的一个房间。

“现在您可以说了吧?”走进之后,芙兰略微戒备地和他保持了一点点距离,然后再追问。

“好吧,首先我要明确的是,这些珠宝确实是酬金,是代表了我父亲和我的一片诚意,绝对没有对您的恶意……”亚历山大皇储轻轻地耸了耸肩,显得从容不迫,“当然,这些酬金并不只是给您一个人的,还包括……您的兄长。”

“我的哥哥?”芙兰先是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明白了什么。

这是贿赂吗?

俄罗斯帝国,打算给特雷维尔大臣下贿赂?

“准确地说这只是一部分酬劳而已,如果您的哥哥能够如同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和俄国保持友谊的话,那么他还可以得到更多的酬劳——我可以保证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亚历山大皇储仍旧保持着笑容,几乎让人如沐春风,“我的父亲刚才已经跟您说了吧?我们打算将两国关系往好的方向发展,为此他打算向您的陛下和兄长赠送自己的画像——当然,仅仅只赠送肖像还是不太够的,我们都知道,特雷维尔大臣下是一个讲求实际的人,所以我们就干脆实际一点。”

“您实际的程度,让人有些吃惊。”芙兰略带讥嘲和不满地轻轻叹了口气。“……如果法国人民知道您打算对他做的事情,他们一定会十分吃惊的!”

“那么不让他们知道不就好了吗?”亚历山大皇储的笑容更加深了,“这里只有我们,而我是绝对不会说的,难道您会说出去吗?”

“您……”

“好啦,别为此大动肝火,美丽的特雷维尔小姐。您的兄长并不是一个道德上的完人,这一点我是完全清楚的,所以其实您不用说出一些很高调的话,破坏我们之间的友谊。”芙兰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这位皇储殿下轻轻抬起手制止住了,这下子他的那种血脉相传的高傲已经巨细无遗地展露出了,“现在既然已经说到了这份上了,我们开诚布公也没有关系——其实这件事很简单,我们需要您的哥哥帮忙,而且我们也知道他不会平白无故帮我们的忙,所以我们就在给他创造帮助我们的条件和理由,我看不出这有什么需要指摘的,为辛苦的工作收取酬劳不是应该的吗?据我所知,塔列朗就收了不少这样的酬劳——而且是不止一个外国政府那里。”

他这一番话已经十分露骨了,以至于芙兰都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该为他把自己哥哥同塔列朗相提并论感到高兴,而是为他如此蔑视哥哥的道德而感到愤怒。

不过,也没什么好愤怒的了,在欧洲各国宫廷的眼里,她的哥哥原本不就是那种人吗?

重点是,她究竟该不该收下这些礼物呢?在原本俄国的时候,她没有收到过任何有关于此的指示,没人告诉她这样的情况下应该怎么做。

“怎么,您还有些不安?这真的是大可不必。”亚历山大皇储殿下又笑着摆了摆手,催促她赶紧下定决心,“您如此美丽,聪明,难道从我们这里得到一些礼物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您不要觉得有什么不对,您是在从事一项让两国关系走向康庄大道,让两国人民幸福安乐的伟大工作!”

“是吗……?”他突然这么一番鼓动,倒让芙兰有些迷糊了。

“当然是了,如果我们两国的关系因为您和您哥哥的努力而变好的话,那么您难道不是做了一件伟大的事吗?”皇储殿下笃定地反问,“既然做下了一件伟大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不能让伟大物有所值呢?以您的功绩,收下您应得的酬劳,这是理所当然的!”

……芙兰已经有些怔住了,她没有想到,在需要的时候,一个帝国的皇储殿下竟然能够将贿赂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就表面上看,她应该拒绝掉这个意外的馈赠,因为她并没有受到可以接受的指示,更加不该让特雷维尔大臣下和外国的宫廷扯上关系。

不过,在经过了一番思索之后,芙兰却做出了另外的决定。

“无疑,我是希望两国关系能够走向友好和睦的,因为我对俄罗斯的印象很好……”踌躇了片刻之后,她给出了这样的回答。“而且您和陛下也对我十分友好。”

她的眼神十分清亮,脸上也是一片天真烂漫。

虽然怎么看都只是礼节的客套话而已,但是在社交场上锻炼了这么多年的皇储殿下当然听得出,这就是含而不露的答应。

好家伙!谁会从这样的脸上,看出她将收下一大笔贿赂呢!

皇储殿下这一瞬间突然发现自己之前几乎完全错估了这位特雷维尔小姐,她完全不是表面上那么不谙世事,而是脑子清醒极了,进退都十分冷静,更厉害的是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能让表面上看起清白无辜。

天知道这妞在法国骗了多少人。一瞬间皇储殿下都对她兴起了一点儿异样的想法……当然,这只是细枝末节而已,真正令他高兴的事情是,他的谋划和打算已经完成大半了。

他想要恢复俄国和法国之间的关系,而他的父亲虽然同意他的看法,但是并不愿意为此做出太多努力,毕竟态度还是过于傲慢。尼古拉沙皇认为自己的肖像足以对法国人表现出诚意,亚历山大皇储倒是更愿意相信金银珠宝的力量。

只要深受拿破仑三世皇帝信任的特雷维尔大臣一力撮合的话,那么这件事大概就能八九不离十了。一时间他的心里也在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抓住了这个机会,找到了一个足够好用的中间人,建立和法国宫廷的联系。

要是能和这个中间人再发生点别的什么,岂不是更好……

“我们的友谊,是绝对不会磨灭的。”他满面笑容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地拿向了芙兰的手,“您把匣子收好吧,我认为相比于您的美貌,匣子里面的东西根本不值一提,能够经过我的手将它们送到您的手心里,是它们无比的光荣……”

“我只是代替您将沙皇陛下和您的好意转达给那个人而已,您不用这样恭维我了,这真是我承担不起的殊荣。”芙兰也微微笑了起,然后轻轻地将这只手推开了。

“真的不希望让我们的友谊万古长存吗?”亚历山大皇储不甘心地追问。

“真的。”芙兰斩钉截铁地说。

“好吧……好吧……”亚历山大皇储颇为失望地点了点头,按照社交界的规矩,再暗示下去就是在丢脸了。“至少您让我们和法国之间建立了友谊。”

接着,他转开了话题,“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我也给您的兄长写了亲笔信,我希望您能够一并转达给他,信里的东西很重要。”

“这一点当然没有问题了,我既然收下了您的馈赠,自然也不会让您的心意落空。”芙兰笑着打趣。“不过,我并不能够保证他能够给您足够满意的答复。”

“只需要您把信送到就可以了,上帝将为我们做出裁断。”亚历山大皇储显然信心满满,他忍不住在芙兰面前稍稍透露了一下,“我相信,在我们给出的诚意面前,他不至于一点都不受触动的。实话跟您说吧……我们打算在以后大规模地建设俄国,就像英国人和法国人在国内那样,建设一条条铁路通往帝国每个角落,而这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数不清的资金……而现在法国人有钱,所罗门如此眷顾你们,所以我们打算在未从法国借款——如果特雷维尔先生能够对我们竭尽全力地帮助的话,那么他理所当然地能够从这些借款当中抽取属于他的酬劳。”

即使是芙兰,也不得不为这样的提议呆了一下。

“真是……可怕。”片刻之后,她只能做出这样的回答。“您的诚意都让我们感到惶恐了。”

毫无疑问,如果俄国真的大量从法国借款的话,那资金的数量将是难以想象的巨大,哪怕只从里面抽取一点点佣金……

“我只痛心自己馈赠给您的东西太少了,以至于还不够打动您!”亚历山大皇储轻轻叹了口气,显然还是为刚才的被拒绝而感到有些失落,“如果您让我知道怎样才能够打动您就好了。”

“我的心已经被自己所追逐的东西所填满了,真的很抱歉,殿下。”芙兰摇了摇头。

“是画吗?哎……你们这些艺术家总是这样。”亚历山大皇储做出了自己的理解,然后叹了口气。

“我……我很高兴,被当成了特雷维尔家族的一员,您给了我一个我哥哥还未曾给我的惊喜!”芙兰没有再解释什么,她说出了一句让亚历山大皇储摸不着头脑的话,然后突然转身就离开了房间。“愿您父亲和您的帝国永世安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