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九章 怒气与猜测

第七十九章 怒气与猜测


                就在宅邸内隐秘的房间当中,特雷维尔元帅和夏尔一起,对吕西安和阿历克斯面授机宜,然后用威逼利诱的方式再度跟他们确认了一个事实——现在大家已经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同党了,以后大家必须精诚团结,只有这样才能够在暴风雨当中安然前行。

特雷维尔元帅自知自己已经是年老衰颓,恐怕已经活不了几年了,所以他宁可拼掉自己最后一丝精力,也要为了孙子谋求一个更好的结局。

而不管是心甘情愿还是有所迟疑,吕西安和阿历克斯也最终答应了这个老人的要求。

在沉默当中,大家都明白,现在已经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时刻了,不光是帝国将会面临某种巨大的考验,他们这群人以后也许也会面临巨大的考验——也许甚至在以后的某个时刻,还要和皇帝陛下作对。

过了片刻之后,这种略微沉闷的气氛才被特雷维尔元帅所打破。

“好啦,都放轻松一点儿,这还什么都没发生呢,你们就这么着急做什么?”老人展颜一笑,已经把刚才的沉重一扫而空,“你们都是年富力强的年轻人,往后的日子还有好几十年,你们什么都能够有机会做到,摆出这样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给谁看?难看得不行。好了,刚才我的那些话你们都记在心里就够了,现在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是啊,今天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我们别在这里继续呆着了,免得惹起某些人的怀疑。”夏尔也笑了笑,示意大家先离开,“我们先回去吧,今晚我们可以享受美酒还有欢呼,如果谁有需要的话,还可以在外面的旅馆留宿,我可以提供陪伴你们的人……”

“不用了不用了……”这两个人同样脸色古怪地拒绝了夏尔的提议,虽然是出自各自不同的理由。

夏尔早就知道他们会是这样的反应,所以他只是耸了耸肩,然后带头离开了房间。

当夏尔回到大厅内的时候,这里的气氛还是如同刚才一样的热烈,不过大家似乎已经忘记了这是特雷维尔小姐的生日宴会,反倒是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谈天说地顺便享受美酒。

因为心思所念,一回到大厅里夏尔就下意识地找起了妹妹,但是因为人们混杂其中的缘故,一时间竟然没有找到。

“夏尔……”

这时候,夏尔听到了旁边一声招呼。

声音夏尔十分熟悉,正是他的好友阿尔贝-德-福阿-格拉伊。

“嗯?”夏尔偏过去看着对方。

“你……你终于找好了吗?”阿尔贝问了一个颇让他奇怪的问题。

“怎么了?什么意思?”夏尔皱了皱眉,“你现在跟我说话也藏着掖着了吗?直说吧!”

“我不是不敢说,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而已……”阿尔贝皱了皱眉,然后低下头来犹豫了一下,最后终于似乎找到了合适的措辞,“夏尔,你终于给你的妹妹找了个妹夫了吗?”

“啊?”夏尔还是一头雾水。

“我的意思就是啊……”阿尔贝凑得离夏尔更加近了,然后用手指了指旁边一个角落,“你是不是打算将你的妹妹嫁给那位波拿巴中尉?”

“阿尔贝,你不应该跟我开这样的玩笑。”夏尔睁大了眼睛,然后他马上摇了摇头,否定了对方的猜想。

“那你看看啊……”阿尔贝无奈地摊了摊手。

夏尔顺着阿尔贝的手指,然后看了过去。

他找到了妹妹的身影,而那位身穿军服、身材魁梧的年轻军官热罗姆-波拿巴正站在她的旁边,他满面红光,既像是羞涩又像是激动,而且十分扭捏地看着芙兰,目光十分热切,频频点头,仿佛乐意承认她所说的任何事的正确性一样。

也难怪阿尔贝做如此想了,他就像是一个已经陷入热恋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夺取对方欢心的纯情少年一样——再考虑到他是夏尔一力运作回到法国的,阿尔贝猜测夏尔想要和皇族攀亲也就十分正常了。

可是夏尔,完完全全没有这种考虑。

“妈的。”夏尔瞪大眼睛看着角落里的那个年轻人,然后小声咒骂了一句。

“什么?”阿尔贝没有听清楚。

“去******!”看到此情此景,夏尔生平罕见地骂了粗话。“这真是活见鬼了!”

“喂,你小声点!”阿尔贝连忙拉住了夏尔,免得夏尔在这种场合失了风度。“别生气啊!”

“我为什么不能生气?我将他带回了法国,我为他争得了使用波拿巴这个姓氏的权利,我让他可以在军队当中发展……就算他不感恩,也至少应该知道他有求于我吧?!结果他就用这种做法来回报我?去******!”夏尔虽然努力压抑住愤怒,没有让自己咆哮出来,但是他已经怒形于色,显然已经很激动了,“他休想!”

“好好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别激动啊……”阿尔贝忍不住笑了出来,“真奇怪,就算你不愿意也不用这么生气啊,像你妹妹这样富有魅力的女孩子,有几个追求者才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不是那个问题。”夏尔打断了他的话,“不管怎么样,他不应该恩将仇报。”

“这怎么就叫恩将仇报呢?”阿尔贝奇怪地问,“难道你命令过他不许接近她?”

“现在没有,但是以后就会有了。”夏尔总算恢复了一点理智,没有走过去怒叱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

今晚晚上是大家都很愉快的日子,他不想去打搅这种气氛,再说了,他也没必要在这种场合下大发雷霆,失去了风度。

“真是奇怪,她已经年纪不小了吧,为什么到现在你还这么大的反应呢?”阿尔贝不紧不慢地给夏尔递了一杯酒,“热罗姆-波拿巴,他是热罗姆-波拿巴亲王的孙子——当然也是他绝对不可能公开承认的孙子。不过真是有些奇怪,他的爷爷和叔叔都是标准的浪荡子弟,但是这个年轻人好像却没有遗传到这份本事啊?他看上去像是傻了眼。”

“也许是美国大荒原的暴风吹散了他原本就不多的理智。”夏尔颇为刻薄地评价。

“但是这不是好事吗?这说明他淳朴,不像我们这样的花花公子。”阿尔贝倒是给这个年轻人说了点好话,“我想比起那些满口花言巧语的人来说,他也许更加值得信赖?”

“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你不用给他说好话了。”夏尔马上一口回绝了他。

“好吧,这件事你才是做决定的人。原本我以为你会默许……现在看来我倒是错了。”阿尔贝耸了耸肩,“不过我倒是好奇了,这样你都不满意,难道你还真打算找个机会把她嫁给某国国王?”

“这件事应该由她自己做主,我不打算阻止她。”夏尔接过了酒杯,然后干脆地一饮而尽。“我绝没有拿她去做交易品的意思。”

“那你就更不应该这么大发雷霆了啊?”阿尔贝显得更加疑惑了,“自主恋爱也总得从接触别人开始吧?她现在接触些追求者是好事,总比……”

说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夏尔正以一种骇人的视线看着他,仿佛即可就要对他大发雷霆了一样。

“好吧。都按你说的去办。”阿尔贝又耸了耸肩。“夏尔,你知道吗,你刚才就像一个不愿意女儿被人骗走的父亲,像极了!”

在阿尔贝看来,夏尔的反应有些难以理解,他似乎真的一点也不热衷于为妹妹找个夫婿,甚至还不允许追求者们靠近她。

对此夏尔没有作答。

“哎……我到现在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她时的样子,”阿尔贝突然长叹了口气,然后又给自己灌下了一杯酒,“那时候她可爱,天真,让人充满了保护欲,想要摸一摸她的脑袋,到了现在——更漂亮了啊!”

夏尔奇怪地看向了他,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事实——阿尔贝可是一个出名浪荡子啊。。

“别这么看着我!”阿尔贝有些不自在地往后退了下,“好吧,我承认,在少年时代我有过一点点想法,但是我更喜欢那位夫人,忘不掉。而且我还觉得我可能……配不上她,因为我没有财产,只是个次子而已。再说了,像我这样的人,太容易见异思迁了,要是到时候我又做出这种事情来怎么跟你交代?所以为了她,为了让我们的交情不至于破裂,我克制了自己的想法,选择默默地祝福她,希望她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归宿……呵呵,谁能想到,我们今天什么都有了……”

“这件事你可从没有跟我说过。”夏尔吃惊之下几乎呆住了。

“说了又有什么意义?让你生气?好了,别担心,到今天我已经没有这个想法了。只希望她能够过得更好。”阿尔贝苦笑着说,“再说了,她知道我的为人的话,也不可能看上我。”

“我替她谢谢你。”听完了阿尔贝的解释之后,夏尔松了口气。

看到夏尔如释重负的样子,阿尔贝禁不住在心里笑了气来。

虽然从热罗姆波拿巴现在并不牢靠的地位来看,夏尔反对将热罗姆-波拿巴作为妹妹的结婚对象并不奇怪,但是夏尔的反应之巨大,超出了他的预料——诚如刚才所说,简直就像是不愿意女儿离开自己的父亲一样。

甚至……比这个还要剧烈得多。至少一般的兄长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反应的。

阿尔贝一边不动声色地喝着酒,一边又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好友。他现在一直都在往那边看,既恼怒又紧张,患得患失,完全不像是平常的他了。

难道……

此情此景,让他的脑中闪过了一个略微有些骇异的念头,一个可怕的猜想。

不会吧?

但是从种种迹象来看,又像是真的。

天哪……如果是真的,这可真就吓人了啊。

阿尔贝的理智想要否定这个猜想,可是心底里的想法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因为,只有以那种猜测来解释的话,这一切才能说得通。

这……这可真是。

阿尔贝的额头出现了汗滴。

他一直都觉得,在骨子里,这个一直心思沉稳而且狡猾的朋友,要比他更加疯狂一些。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那么他的想法看来就正确无比了。

他真的有可能做出一些让人骇异的事情的。

在沉思当中,他的视线不期然间放到了那个妹妹的身上。

这时候,因为大厅内的温度比外面高上许多,所以她已经脱下了厚厚的外套,露出了里面的灰色裙子,身材被衬托的凹凸有致,金色的头发在光线下熠熠生辉,再配合上精致的五官和湛蓝的眼瞳,简直美得让人赞叹。

可是,阿尔贝看到的却不仅仅是这些,他看着今天的芙兰,却好像看到了之前的一个幻影。

那时候,他是第一次来到夏尔的家中,当时他只有十几岁,算是一个翩翩少年,不知道恐惧只知道追逐欢乐的年纪。

就在那天,就在那个夕阳下,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不过十岁的孩子走到了他的面前,然后怯生生地对他说。

“您好!”

然后她躲到了夏尔的身后。

就是这短短的一瞬间,她就给阿尔贝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精致的面容和羞怯的样子,再加上可爱的嗓音,简直就像是天使降临到了人间一样,虽然那时候的他还不太懂什么叫做美,但是少年直观的感触要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得多。

当时他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冲击,直到十年之后的现在也难以忘怀。

那时候的她,多可爱啊!

可是,现在又能看出多少当年的样子来呢?

十年之后,天使已经不见了,现在留在人间的是一个十分动人的美人,娇俏可人懂得社交场上的风雅,但是也仅此而已,再也没有了那份纯真和那种让人心驰神荡的冲击感——或者说,她已经学会隐藏起来,交给某个人了。

虽然可惜,但是人终究还是会长大的吧,毕竟又不是真正的天使。

如果猜想成真的话……

那也只能成真了吧。阿尔贝心想。

又有什么能够阻止这对兄妹呢?(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