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章 地盘

第七十章 地盘


                当俄罗斯开始准备进入可怕的冬天时,远在欧洲大6西端的法兰西也开始进入寒潮的怀抱当中了,因为北方吹拂过的寒风,巴黎附近降温十分迅,还没有等人过神,街面上已经是一片萧瑟。1

然而,这种时候却正好又是社交界最为活跃的时候,因为这样的季节人们反而更加愿意欢聚一堂,用欢笑和热闹驱散寒意。

也正是从入冬开始,各家有名的沙龙都纷纷开放,久负盛名的社交聚会接连不断,无数的小道消息和绯闻也在街面上和人们的口中流传,各家报纸的头版头条也开始有了保障。

可是,和其他社交界的热门地方不同,平素已经是门庭若市的帕勒乐雅尔宫,今天反倒一反常态地陷入到了沉寂当中。

这座宫殿周围都有卫兵站岗,四处街道的行人也十分稀疏,就连窗帘都全部被拉了下,没有让一丝灯光漏出,到处笼罩着一种沉静甚至诡谲的气息。

就在这一片沉寂当中,帝国交通大臣夏尔德特雷维尔乘坐着自己的豪华马车穿过了卫兵的岗哨和围墙中的大门,直接驰入到了宫殿前庭的花园当中。

他态度也和这里的气氛一样,沉静当中带着一丝冷漠,嘴角边则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经过爷爷多年的教导,经过他多年在社交界的历练,经过他这一段时间内身居高位所形成的习惯,这种笑容他现在已经能够运用地十分纯熟了。

直到马车停下之后,这位大臣下才稍稍动容,好整以暇地从马车当中走了出。

一群卫兵毕恭毕敬地向他行礼,而一个穿着旧式红色号衣制服的仆人也深深地向他躬身致敬,然后沉默地带着这位大臣下前行。

夏尔并没有应这些卫兵们的敬礼,和仆人们也没有任何交流,只是以冷漠的沉静一步步地跟在后面走着,这里和之前一样寂静,只有夏尔的手杖轻轻敲击地面的声音四处荡。

自从路易波拿巴通过政变重建了帝国,成为帝国的皇帝陛下之后,他身边的这些亲信们纷纷走上了前台,收割胜利果实,占据了一系列重要的政治和经济职务。

而他们的胜利自然也会反映到生活当中,短短一年多,这些曾经几乎不名一文的野心家们都已经住进了奢华的居所甚至宫殿当中夏尔住进了从前属于亲王的宅邸当中,而帕勒乐雅尔宫则落入到了约瑟夫波拿巴亲王之手。

这座宫殿原本属于旧王朝的国王,不过一直都不太受重视,自从约瑟夫波拿巴住进之后,他花费了偌大的金钱和精力重新修葺了这座宫殿,把它变得如同他希望的那样富丽堂皇。

毫无疑问,这些新当权的国家要人这么快就过上了荣华富贵的生活,自然会引起民众和舆论界私下里的非议,不过这也谈不上被“腐蚀”,因为这群人本就是为了荣华富贵才凑在一起,并且夺取了一个国家的政权的。

不过,当夏尔穿过了前庭,到了宫室的台阶之前的时候,这种寂静终于还是被打破了。

“夏尔!”帕勒乐雅尔宫的主人约瑟夫波拿巴亲王十分热情地向他迎了过,然后半拥着抱住了他的双手,亲热得仿佛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重新相聚了一样。“我们已经等了您好久了!”

这种过于热情的方式夏尔并不是特别喜欢,更何况约瑟夫波拿巴这个人也不中夏尔的意,他更加知道对方其实也并不是很看得惯自己,所以老实说他刚刚伸出手的时候夏尔是打算挡开的不过,夏尔却没有这么做,毕竟他是大臣,对方是亲王,谁也不能失去体面。

所以,他的脸上也几乎在一瞬间堆出了和对方一样热情的笑容,然后同样拥住了对方的双手。

“抱歉,约瑟夫,今天我虽然推迟了所有的日程,但是交通毕竟还是需要一点时间不过我希望自己没有太败大家的兴致”

“你身为帝国的交通大臣,结果却在路上也为交通所累,这样可说不太过去吧?”约瑟夫波拿巴笑着打趣,“这下你可知道人民的呼声了吧?要好好改变这种现状。”

“这一点请您放心,我们一直都在努力,想要尽快解决都令人遗憾的交通状况”夏尔一边说话一边借机松开了对方的手,“预计用不了多久,这种状况就能够缓解当然,要完全解决是不可能的。”

“你们总说预计不久,预计不久,结果一年年下去,可是什么都没有改变”约瑟夫波拿巴仍旧在调侃着,不过脚步已经开始动了起,带着夏尔往自己的宫室当中走了进去,“结果地产被你们炒起,交通条件倒是毫无改观”

“这不是好事吗?”夏尔反问。

“哈哈哈哈”然后两个人同时大笑了起。

当他们走到了帕勒乐雅尔宫的大厅当中的时候,夏尔现这里确实已经了几个人,大家的脸色都十分沉静,虽然掌权的时间不长,但是这群人都已经稍稍养出了那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们所应有的派头。

不过有些人有派头也有能力,有些人只是有派头而已。

正如夏尔所知道的那样,今天约瑟夫波拿巴亲王的父亲热罗姆波拿巴亲王殿下也了,他端坐在正坐上,时不时地和旁边的人们谈笑风生。

作为拿破仑皇帝最小的弟弟,前威斯特伐利亚国王热罗姆波拿巴一向以放荡不羁著称,虽然他现在已经成为了波拿巴家族最年长的人,理应德高望重,但是他却还是和过去一样性格随和,一点都不摆架子,喜欢宴请宾客,和人们畅谈。

哪怕今天到了这里,他还是不改往日的做派,和旁边的人非常愉快地闲谈着。他的身形有些胖,再配合上满面的笑容,简直就像是个快活的杂货店老板一样,一点也看不出他的哥哥身上的那种杀伐气势。

从约瑟夫波拿巴的表情看,他似乎是不太喜欢父亲这么没正经的样子的,在他看现在他们一家已经成为了真正的皇族,理应对其他人摆出皇族的架势。可是他却也只能咬牙苦忍,看着父亲丝毫不顾及形象和旁人攀谈。

“夏尔!”当现夏尔靠近的时候,这位亲王近乎于欢呼地喊了出,然后朝夏尔摇了摇手。

“好久不见,亲王殿下。”夏尔顺着他的招呼走到了他的旁边,向他行了礼。

当夏尔坐下了之后,这位亲王笑眯眯地在夏尔的脸上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一脸神秘地拉低了声音。

“年轻人,最近我现你可越越俊俏了啊,怎么,是情场得意了吗?又弄上几个情人了?”

“您您这可就想错了,我现在忙于工作,没有精力做这种事。”夏尔顿时就有些尴尬,连忙摆手否认,“您是听到哪里的谣言吗?”

“什么人敢在我面前说你的谣言呢?”亲王大笑了起,“我是直接看出的啊!别忘了,我也是你的老前辈,当年欢场上也有我这么一号人物,那种春风得意的样子我一看就看得出好吧,别躲闪了,老实告诉我吧,最近得了什么好俘虏?”

“这种事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夏尔更加尴尬了,只是摇头否认。

“哎,年轻人怎么还这么拘谨呢?”热罗姆亲王随手拿起酒杯就给自己灌了口酒,“这种事有什么好避讳的?年轻就该玩嘛!我也是上了年纪了,不然早就跟你们一起去玩了,哪还用打听夏尔,听我的劝,年轻的时候就应该好好放纵一下,免得到了年纪大了想要玩也晚了”

“谢谢谢谢”夏尔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决定转开话题,“您能告诉我,今天把我叫过是为了什么吗?”

“其实主要是大家很久没有一起聚了,我想见见你们。”老亲王故作神秘地答。“当然同时也是让你们年轻人统一下意见,不要老是自行其是。”

“自行其是?”夏尔有些不明白了。

“是啊你看,自从我们重建了帝国之后,大家各个位高权重了,谁都成了国家要人,走路旁人都得躲开,难免谁都有些目空一切不是吗?”热罗姆亲王将手中的酒杯重新放到了桌子上。“其实这也没什么,你们为了帝国付出了那么多精力和汗水,帝国理应让你们享有应该拥有的东西不过如果我们一直都各行其是,布斯特拉巴可不会满意的。”

“布斯特拉巴?谁?”夏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

“就是指我们的皇帝陛下。”亲王殿下耸了耸肩,笑呵呵地说。“你还不知道吧?这可是民间对他的新绰号,因为他之前到过布伦,然后到过斯特拉斯堡,最后到了巴黎这个外号挺有趣的不是吗?”

“呃”听到了亲王殿下的打趣之后,夏尔的脸色顿时就有些难看了起。

他的脑子很灵活,一听到这个绰号,又听到了亲王殿下对它的解释,很快就明白了这个绰号是暗指他的皇帝陛下曾经的丰功伟绩拿破仑三世当年在斯特拉斯堡(1836年1o月3o日)和布伦(184o年8月6日)举行过暴乱,然后最终巴黎的政变当中修成正果成为了法兰西帝国的皇帝。

很明显这是一个有嘲弄意味的外号,不过考虑到波拿巴皇帝在民间、尤其是在市民心目当中的地位,出现这样的嘲弄外号也不足为奇,不过在这样的场合下胆敢谈笑无忌地将这种讽刺性的外号当成趣谈说出,确实胆子够大。

也只有身为皇帝陛下亲叔叔的他,才有资格在这种场合下说出这种话吧夏尔可是不敢接茬的,所以只是面带笑容。

这时候,夏尔也现,因为热罗姆亲王的高声谈笑,其他人也纷纷将锐利的视线投了过,想要从热罗姆亲王的话中探听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而热罗姆亲王好像没注意到这一点一样,径自地笑着。

“您是指要让大家协调一下,不要嗯,不要互相牵扯,妨碍对方的工作对吗?”夏尔想了一下,然后再问。

“哎,你这样的学究就是太斟酌用词了,听起弯弯绕绕的。”热罗姆亲王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我还是朴实点说吧现在是大家划分地盘的时候了,而我是现在最老的波拿巴,我的话还是有效力的,我为你们做担保。”(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