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七十五章 回归与制止

第七十五章 回归与制止


                “见鬼!”

当听到了这个名字之后,原本一脸悠闲的热罗姆-波拿巴亲王骤然变得脸色难看了起来,富态的脸上就连眉毛都在颤动,与其说是恼怒,倒不如说是有些惊恐。

夏尔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震动,不过他表面上却装作懵然无知,只是好奇地打量着热罗姆亲王。

亲王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渐渐地恢复了平静,额头上也出现了一些细密的汗珠。

他颇为艰难地从衣服旁边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块手帕,然后小心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借机来观察夏尔的反应,判断他当地是何居心,只是夏尔却一直都摆着笑容,看不出来心中所想,所以他只好收起了手帕。

“好吧,夏尔,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以尽量平静的语气问他,“你是在哪儿碰到那个人?”

“我是在英国访问的时候碰到她的,是一次意外情况,我事前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件事……”夏尔先给自己涂上了一层貌似无辜的粉刷,然后再继续解释了下去,“当时我去访问威灵顿公爵,然后她就找上了我……”

“见鬼!”热罗姆亲王忍不住又咒骂了一句,“她怎么能够跑到威灵顿公爵的家里面去?”

“这是因为,她一位寡居的嫂嫂,已经谈妥了和威灵顿公爵的哥哥的婚事,所以她现在已经算是威灵顿公爵的一位亲戚了,能够得到进入他家的许可。”夏尔小声地跟亲王解释,声音十分轻柔,“因为这一层姻亲的缘故,她现在好像在英国的贵族圈子里面颇为受到尊重……”

他所说的帕特森女士,当然就是伊丽莎白-帕特森女士了,热罗姆亲王年少荒唐时曾经脑袋一热跑到了美国去,想要给自己闯荡出一番事业来,结果事业没有闯荡出来,却勾搭到了一个富家小姐,也就是那位帕特森女士。

新大陆的富家小姐,哪里见识过欧洲人、尤其是法国人的那套**功夫,在热罗姆亲王的追求下,他们很快就陷入到了热恋当中,并且在1803年于巴尔的摩市登记结婚,这一年亲王不过十九岁,而他的妻子才十八岁。

然而这对年轻夫妇的甜蜜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热罗姆-波拿巴亲王在美洲混了一段之后,决定回国投奔已经成为了法国第一执政的哥哥拿破仑,而这时候,已经怀了身孕的伊丽莎白-帕特森女士也跟着丈夫坐上了回欧洲的船,满心指望自己能够借此融入到欧洲的贵族家庭当中。

可是,这时候拿破仑已经准备称帝,让自己一家人成为欧洲最为耀眼的王族,他一心想要让自己的兄弟们娶到欧洲那些最古老的贵族世家的女儿,以便达成这个目标。所以当他听说了弟弟和帕特森女士的婚姻之后顿时就大发雷霆,并且宣称他不承认这段婚姻。

拿破仑皇帝先是想要让教皇宣布婚姻无效,但是教皇认为这桩婚姻手续完备,无法废弃,所以没有答应,于是皇帝干脆自己下圣旨直接不承认这段婚事。

因为当时英法是交战状态,所以热罗姆夫妇是坐船来到了中立国葡萄牙。可是一来到欧洲大陆上的时候,他们就听到了这个噩耗,顿感震惊和失望。

他们商量了一会儿之后,热罗姆决定自己先回法国,去劝说哥哥回心转意,于是就将妻子留在了那里,伊丽莎白-帕特森最后不得不前往英国生下了孩子,可是她的丈夫却再也没有回头。

到了法国之后,拿破仑对自己行事荒唐的幼弟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然后强势地命令他必须抛弃掉没有贵族身份的伊丽莎白-帕特森,哪怕热罗姆百般辩解并且告诉哥哥她已经怀了孕,也没有改变哥哥的主意。

当然,拿破仑也并不是一味的强压,他也使用了利诱的手段——他告诉自己的弟弟,他将会在未来为他找到一个王族的公主做妻子,并且为他找一个王国置于他的统治之下。

在成为国王和保住妻儿之间,并没有经过多少纠结,热罗姆亲王殿下就明智地选择了听从哥哥的命令。而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去看过这对母子。

拿破仑皇帝兑现了诺言,他后来让热罗姆娶了符腾堡公国的公主凯瑟琳娜,并且还创建了一个威斯特伐利亚王国,让弟弟当了真正的国王。

可惜好景不长,帝国很快就崩塌了,而威斯特伐利亚王国也随着拿破仑的陨落而消失,变成了历史的陈迹。

不过和背弃了拿破仑皇帝的露依莎皇后不同,凯瑟琳娜王后并没有抛弃丈夫,而是继续跟随着热罗姆亲王隐居,并且最后为他生下了两男一女三个孩子,而热罗姆支系也就成为了现在波拿巴家族人丁最旺的一个支系。

在这几十年当中,热罗姆亲王并没有尝试和帕特森女士以及她的儿子联系,显然已经做好了决断,将他们通通地抛到了脑后。

所以,当听到了夏尔提起这个人之后,他的反应才会那么剧烈。

伊丽莎白-帕特森女士的哥哥罗伯特-帕特森,娶了一位富家女子玛丽安-卡顿,而他在1822年去世之后,他的遗孀经过多年的寡居最后决定嫁给同样丧妻的韦尔斯利侯爵——也就是威灵顿公爵的亲哥哥。

科西嘉岛乡间土豪出身的拿破仑,瞧不起美国这些土豪,不想让兄弟们和他们结亲,结果世代传家的英国贵族们却没有这么多顾忌,说起来倒是有些令人唏嘘。

不过热罗姆亲王现在并没有心情唏嘘,相反他反倒是有些慌乱,因为他心里清楚,他确实亏欠那对母子太多东西,而越是亏欠他们,就越是不想见到他们、听到有关他们的消息。

“呵……是这样吗……”热罗姆亲王干笑了起来,只是看不到多少笑意,“那么她有跟你说过什么事情吗?”

“嗯……刚刚听到了她的身份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然后出于对先皇旨意的尊重,我一开始并不想要和她多说什么,可是她十分坚持,追着我一直要求和我详细谈谈。”夏尔轻轻耸了耸肩,仿佛是十分遗憾的样子。“最后,出于对一位女士的尊重,我不得不耐下性子来,听她说了她想要说的问题。”

“哎!对她还要讲那么多规矩做什么啊!”亲王忍不住长叹了口,“你难道不知道吗,她对我,对帝国,都不会讲出什么好话来!何必多听!”

因为心里有牵绊,所以这下他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

片刻之后他才想起来自己这样并不合适,所以勉强地重新坐直了,“好吧,那她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

“您恐怕猜错了,她对帝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坏话,也几乎没有提到过您。”夏尔眼睛都不眨地说了谎话,“她只是说,她想要带着自己的孙子一起到帝国来安居,并且让她的孙子为帝国服役,为波拿巴家族的事业贡献出他应该贡献的力量。”

“孙子?”热罗姆亲王疑惑地反问。

“是的,她的那个儿子在美国又生下了两个儿子。”夏尔点了点头,努力不让心中那种讥嘲表现出来,“一个年级比较大,在西点军校毕业之后已经在军队服役,一个最近才出生。”

“是吗……都已经有两个孙子了啊……”热罗姆亲王又长叹了口气,仿佛是一瞬间心里出现了一点点柔软一样。

但是这种柔软马上就消失不见了,他重新抬起头来叮嘱夏尔,“千万不要放他们回法国,不然一切岂不是都乱套了吗?不行,不行!”

在亲王焦急的时候,夏尔并没有说话,只是从容地坐着。

他的这种态度,让热罗姆亲王生出了一种极为不好的感觉,禁不住睁大了眼睛。

“你……你不会已经告诉了陛下了吧?”

夏尔还是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看着对方。

“你……你……你都做了什么!为什么只告诉陛下,等到现在才告诉我?”

亲王出离愤怒了,他霍得站了起来,全身都在颤动,就连白发都为之抖动了起来。“我……我的家事,你们怎么能管呢?你们又有什么资格去管?见鬼!不行!绝对不行!”

因为愤怒和焦急,亲王的话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如果不是因为还有一些理智残留的话,恐怕已经直接用手杖来打夏尔了吧——虽然现在已经快要差不多了。

“不要着急,殿下……保重自己的身体要紧。”夏尔轻轻地摆了摆手,示意这位老人不要太生气,“这件事十分重要,而且还是波拿巴家族的事务,所以经过了慎重的考量决定先报告给了陛下,之后由他来做出决定。说到底,他现在才是波拿巴家族的族长,一切有关于波拿巴家族的事务应该由他来管不是吗?”

“可我也是他的叔叔啊,而且我是当事人!”热罗姆亲王马上近乎于咆哮地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怎么可以瞒着我!?”

“经过了陛下的慎重判断,他决定最好先由他来做出一个决定,所以就没有第一时间告诉您了。”夏尔貌似委屈地摇了摇头,“再说了,我现在不是已经告诉您了吗?”

“现在告诉我了还有什么用?哼,陛下……陛下!你满口陛下,有什么意思呢?吓唬我吗?谁不知道你这个人自私自利,别搞得好像满心热血一片忠诚一样!”热罗姆亲王却并没有被他糊弄住的样子,反倒是冷笑了起来,“再说了,陛下是陛下,但是我和我儿子是亲王,我们是陛下的继承者,难道你忘了这点吗?”

“至少在现在,我必须忠于陛下,有什么不对的呢?如果哪天真的出现了什么不测事态,到时候我再来忠诚于您不迟。”夏尔的表情也变得严峻了起来,“还有,殿下,我不得不跟您指出,您已经说了一些非常非常不合适的话,如果严格追究的话,就算是您也不好承担责任的,虽然我可以为您保密,但是您最好不要再这样说下去了。”

他的冷言冷语终于稍稍让热罗姆亲王冷静了一点。

亲王想了想,然后明白至少现在他还是奈何不了夏尔——刚才他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好吧,好吧,夏尔,抱歉,我倒是有些激动了。”他恍恍惚惚地重新坐了下来,然后尽量以温和的口吻对对方说,“那么陛下现在做出了决定了没有?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陛下还在考虑当中。”夏尔并没有纠结于刚才的事情,而是十分平静地回答,“不过就我看来,他倒是比较倾向于答应这个要求的,毕竟波拿巴家族人丁单薄,为了维持帝国,多一个帮手也是好的……”

“不行……千万不能让她回来啊!”热罗姆亲王绝望地喊了起来,“这将是一个巨大的暂难,你不知道她的心肠有多硬。”

“您的意见……其实我也有些赞同,虽然我和她并没有什么来往,但是从那一天的表现来看,她确实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女人。”夏尔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而且报复心强烈。”

“是啊,对啊!所以为什么要如她所愿呢!”亲王连连点头,“夏尔,帮我个忙,让陛下把她挡在国门之外!”

亲王不能去亲自跟皇帝陛下求情,因为那就说明他探听了机密;而且亲王也知道,如果自己去恳请陛下的话,恐怕只会让他更加坚定决心——因为路易-波拿巴实际上对热罗姆一家也颇为戒备,把这个亲王遗留在外的孙子召回来,恐怕也就是为了分化自己这家人。

想来伊丽莎白-帕特森和她的这个孙子是不会对热罗姆一家有什么好印象的吧。

“这个嘛……”夏尔有意沉吟了一下。

等到亲王殿下有些发急之后,他才点了点头,“其实我也和您想的一样,确实应该阻止一下。不过……陛下的性格您也是知道的,他若是打定了主意,恐怕不会那么容易更改——所以我觉得,她不能回来,干脆就让那个孙子回国吧。”

“这样?”热罗姆亲王又沉吟了起来。“不能努力一下了吗?”

夏尔摊了摊手。

亲王低下头来,仔细想了想,最后稍稍松了口气。“好吧,那就这么办吧,夏尔,请务必一定不要让她踏上法国的土地,麻烦你帮我这个忙!”

“好的,殿下,我将想尽办法达成你的这个愿望。”夏尔马上点头应了下来。

如他所言,得到了他的报告之后,路易-波拿巴确实倾向于同意这个要求,但是夏尔也撒了一个大谎——伊丽莎白-帕特森女士并没有跟他要求过要让自己也来法国,只是要自己的孙子回来而已。

他故意含糊其中的区别,就是为了吓唬吓唬这位亲王,以陛下的意志来压迫他,然后再把条件降低一点

他不仅仅是要让亲王明白自己欠他一个人情,更加要让这位殿下明白,这样的灾难随时还有可能再来上一次——所以他应该日后还是要有求于自己。

而与此同时,他也将达成自己对那位女士的承诺,让她的孙子踏上法国的土地,虽然没办法直接顶着皇族的头衔,但是至少也可以享受他应有的一部分尊荣。

而那位波拿巴,将成为他在皇族当中的又一个朋友。

带着这种愉悦的心情,他又看了看热罗姆亲王一眼。

这个可怜的老人因为刚才愤怒和惊吓的双重折腾,显然已经有些心力交瘁了。

而他,对此,十分高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