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七章 酬劳

第六十七章 酬劳


                “送给我的哥哥和陛下?”芙兰略微有些惊愕。

这个要求确实十分突兀,至少超出了她原本的心理准备。

按理说,她给沙皇陛下画像是一件十分私人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蒙受他的恩惠,但是如果将画像拿回去交给法兰西皇帝陛下的话,那这就不是私事了,不可避免地会带上政治上的含义。

而这很明显是有意的安排。

自从路易-波拿巴登基之后,因为他是拿破仑的侄子,又因为波拿巴这个姓氏确实不太能够拿上台面,所以欧洲各国的君主们都不大喜欢跟法国皇帝打交道,宫廷当中也充满了对他的蔑视态度。

不过,随着路易-波拿巴的地位日渐稳固,英国人首先转变了自己的态度,而在英国的带动之下,欧洲各国也或自愿或不情愿地开始打算改弦更张,承认这个篡夺了国家权力的君王。

然而到现在为止,俄国沙皇依旧还固守着原本的冷淡态度,一直都对法兰西帝国皇帝不假辞色,所以法俄关系也因此被闹得很僵。不管是出于何种理由,他的这种做法,也肯定让路易-波拿巴耿耿于怀——作为拿破仑的侄子,他原本就有些讨厌俄国,现在俄国沙皇摆明看不起他,当然也会让他更加恼怒。

可是,如果俄罗斯帝国的沙皇陛下将自己的画像特意送给法兰西帝国的皇帝陛下的话,情况就大不相同了,也许无法直接改变两国之间的关系,但是至少可以表达出沙皇陛下的某种善意,也可以表现出沙皇陛下想要和法国重新开始两国关系的热情。

也就是说,这已经是一次外交上的举动了,而芙兰自己就成为了两国这次外交举动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尽管她从未奢望过得到这样的机会。

也许是看出了面前这位青年女子突然的动摇,这位沙皇陛下微微地停下打量着她。

“您怎么了?小姐?”

“陛下……”芙兰终于定了定神,“我十分乐于为您效劳,竭尽我的一切天赋为您绘制肖像,但是正如您所看到的那样,我并不是帝国的官员,也无意参与到政治和外交事务当中,如果您要赠送给什么礼物给我们的皇帝陛下的话,我想……我想您最好可以向我们驻在彼得堡的使馆人员们寻求帮助。”

沙皇陛下的脸微微沉了下,显然他并不喜欢被人拒绝,哪怕是婉言和有保留的拒绝。

而这时候,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察言观色的亚历山大皇储殿下连忙出为父亲的举措解释了。“特雷维尔小姐,想必您是看到了的,如今我们两个国家之间,有一些令人遗憾而不快的阴,这些阴让两国之间气氛紧张,而且让其他国家也心神不定,更让广大的民众也生活在了危险当中……我一直认为,这种阴是应该得到尽快消除的,不然的话迟早会让我们惹上巨大的麻烦。”

“所以……”芙兰终于明白了什么。

“所以我们想要驱散阴而努力,沙皇陛下希望让法国人知道他对法国并无恶意,也希望贵国的皇帝陛下能够和我们一起,走上让两国亲善和睦的道路。”亚历山大皇储继续向她解释,“但是这一切至少现在还不能通过正式的外交途径解决,我们必须让贵国的皇帝明白我们的诚意,但是也必须了解贵国的皇帝陛下的看法,所以至少在现在,让两国皇帝建立起私人的友谊比什么都要好——”

侃侃而谈之后,他再度重复了一遍。“私人的。”

通过亚历山大皇储的解释,芙兰大概也明白了这对父子的用意。

毫无疑问,正如亚历山大皇储殿下直言不讳地在芙兰面前所宣称的那样,沙皇陛下和他的皇储都想要扩张俄罗斯的领土和势力范围,但是他们也同样顾忌欧洲大国的抵触和反对,他们想要在并未遇到太激烈的反抗的情况下扩张,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和欧洲大国搞好关系就已经是势在必须了,而法国自然也是其中的重要一环。

但是沙皇却吃不准法国的态度,他不希望在自己主动找法国沟通关系的时候被法国直接拒绝,以至于成为世人的笑柄,更加不喜欢在世人面前留下自己谄媚法国的印象,所以他选择先用这种方式进行试探,这样如果成功了最好,如果失败了也不会有损于他的威望。

给路易-波拿巴和夏尔-德-特雷维尔君臣送自己的画像,真是做得出!难道您觉得这两个人会为此感到荣幸吗?

即使对外交事务并不太明白,但是芙兰还是觉得这位俄国沙皇陛下确实有些过于傲慢了,他似乎将自己和法国修好关系的举措,视作为一次对一群低等人的施舍。

您会为此而后悔的,陛下。芙兰忍不住在心中暗想。

当然,她并不敢将这种心态展露出,她只是默然低下了头。

“那么,您应该能够看到您这份工作的重大意义了吧?我请您本着为两国邦交着想,拿出您的全部天赋完成这项工作。”亚历山大皇储面带微笑,然后微微向芙兰欠了欠身,“好了,事不宜迟,请您尽快开始吧。”

就在这时,宫廷的侍从也将画具统统拿过了,无论是画布还是颜料自然都是十分上乘。

芙兰遵照了皇储殿下的要求,默默地坐到了一个离沙皇陛下并不太远的位置上,而这时候沙皇陛下也颇为体贴地坐在了书桌后面,昂起头一动不动地看着芙兰,借此为她提供最为方便的角度。

芙兰小心地张开了画布,调着颜料,视线则在沙皇陛下和画布当中逡巡,借此观察光线的分布,同时她的心中也在暗暗打着腹稿。

就这样,这位身材高大,穿着一身军装留着八字胡的沙皇,傲慢地矗立在一片金碧辉煌的厅堂当中,仿佛整个时间都停止了一样。在这一片静谧的气氛当中,芙兰小心地使用画笔在画布上慢慢摇曳,试图捕捉任何一点点的灵感。

尽管她已经明白这只是一次外交和政治上的动作,沙皇父子两个并不在乎她画得到底好不好,但是芙兰在绘画上有自己的骄傲,她无法容忍自己以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绘画,哪怕为了自己,她也要以最认真的态度完成这项工作。

不过,她不愿意如同沙皇父子两个所期待的那样,把这位沙皇陛下描绘成英明神武不可违抗的君主,她想要在画中表现出一点别的什么——哪怕表面上不能露出什么痕迹。

很快,她的画作开始渐渐成型了。

在画的下端,华贵的厅堂被巨细无遗地展示了出,端坐于宝座上的沙皇,穿着军官英伟不凡,而在画的顶端,厅堂的天花板被虚无化了,和阴密布的天际混杂在一起,而在画的左上角,大天使米迦勒伴随着金色的光芒飘荡在间,他手中的宝剑直刺前方,仿佛要一口气劈开苍穹一样。

华贵的厅堂和苍穹混合,端坐宝座的沙皇陛下威严无比,仿佛在天使和上帝的庇佑下开天辟地,极富视觉的冲击力画面确实让人印象深刻。

在她作画的时候,亚历山大皇储先是站在旁边以便不打搅这位小姐,不过很快他就被这副画作所吸引了,慢慢地走到了画布的旁边。

“多漂亮啊!”当画渐渐地成型了之后,他忍不住赞叹了起,“您画得好极了!”

和之前那些出于礼貌的恭维相比,这次他的赞叹要多了几分真诚。本,虽然他听说过这位特雷维尔小姐精湛于绘画,但是他也知道,上流社会的人们特别喜欢追捧那些美貌女子,喜欢夸大她们的天分和能力,所以他觉得这位特雷维尔小姐的画技恐怕名不副实。

可是当真正见识到她的绘画之后,他才发现她确实技巧精湛而且极具天分,天知道像她这样的女子怎么会肯花费那么大的心力去磨练画技,而不是把时间花费在闲暇的社交当中。

“谢谢您的夸奖。”这时候,芙兰也从创作时的心无旁骛中走了出了,她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我很害怕自己没有能够达到陛下的要求。”

这时候,沙皇陛下也从座位上站了起,然后以淡漠的审视态度阅览了一下这幅画,并且他的眉头渐渐地舒展了开,显然没有想到这幅画的效果居然这么好。它栩栩如生,充满了气魄,也十分符合这位沙皇陛下的权力欲望。

“不,很漂亮,它正是我所喜欢的那种画。”他打断了芙兰的话,“只可惜它并不能作为礼物去送给别人,毕竟充满了……想象的造物,而且过于咄咄逼人。”

“很抱歉……”芙兰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一下子忘记了……”

“没关系,您可以重新再画,反正我们原本就打算让您画几幅。”沙皇陛下难得地微微笑了起。“而现在,我对您的技巧和天分已经充满了信心。这幅画我要作为我的收藏品自己收藏起,我相信只要您继续画下去,那么您的作品就绝对不可能籍籍无名。”

“谢谢您的赞誉,陛下!”看到这对父子如此赞誉自己,芙兰自然十分高兴。“我乐意为您效劳。”

“好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毕竟我的闲暇时间不多,等下晚宴就要开始了,我得在晚宴之前处理好所有公事。明天我们再抽时间继续画吧,最好也换个地方。”沙皇陛下做了一个手势,暗示芙兰可以先行离开,“您也去休息一下吧,反正这几天您都可以作为客人待在这里,我们会以最大的热忱招待您。”

接着,马上就有宫廷侍从走了进,开始收拾芙兰的画和这些画具。

“谢谢您,陛下!”芙兰十分知趣地跟沙皇陛下告别。

在亚历山大皇储的带领下,芙兰重新到了皇宫的走廊当中,一路上亚历山大皇储一直都在赞誉芙兰的画技,哪怕知道对方是有意在恭维自己,芙兰仍旧觉得十分开心。

“特雷维尔小姐,我们很遗憾耽误了您几天宝贵的时间,并且让您耗费了如此巨大的信里。”而就当他们到了一个拐角处即将走下楼梯的时候,亚历山大皇储突然从他旁边的一位卫兵手上拿过了一个匣子,然后递给了芙兰。“所以,为了补偿您的付出,这是给您的薪水。”

芙兰怔怔地收过了这个小小匣子,然后随手打开了。

就在这一瞬间,她被珠光宝气所淹没了。触目所及的是一块又一块首饰和珠宝,镶嵌着钻石的项链、戒指,还有各种颜色的宝石,满满的一盒子珠宝让人几乎目不暇接,也让芙兰几乎移不开自己的眼睛。

“上帝啊!”她忍不住喊了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