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二章 安抚

第六十二章 安抚


                听到了特雷维尔元帅的想法之后,萝拉一点也没有浪费这个机会,直接就叫她一直所痛恨的夏尔跪在地上跟她道歉。而在爷爷的要求之下,夏尔不得不遵从了这个要求,强忍着内心的尴尬和羞辱照办了。

在夏尔跪在地上跟萝拉道歉之后,德博旺男爵制止了他。

不过,因为他有心想要看夏尔的笑话,所以当夏尔跪下的时候他一直一言不地看着,等到心里开心够了之后才出言制止。

诚如他自己所言,一位帝国大臣跪在他面前的样子十分能够满足他的虚荣心,更何况因为萝拉意外怀孕这件事,他早就想要教训教训这个荒唐而且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了。在夏尔尴尬地慢慢站起的时候,他粗豪的笑声一直都在书房当中荡,让夏尔感觉十分刺耳。

至于萝拉,更加是开心无比了,她没有出笑声,但是笑容越显得灿烂和刻薄,不过她原本精致的面孔因为这个原因也显得似乎更加多了几分捉摸不定的魅力。

“怎么样,美人儿?”特雷维尔元帅也满面笑容,以一种颇为亲昵的语气对萝拉问,“现在应该满意了吧?”

“现在我相信了您的诚意了,下。”因为激动和兴奋,萝拉的脸显得更加红了,“既然如此,我也十分感激您的热忱。”

“这就对了嘛!对往事我们通常没有办法改变,但是对未我们却总是能够做出补救。”老人赞许地点了点头,“我很高兴您如此明白事理而且我也乐意再跟您重复一下刚才对您父亲的保证,不管什么时候,不管生了什么,我们一家人都是您的保护人。”

“保护人?不,我并不需要保护人,我自己就能够照料好自己以及我的孩子。”然而萝拉的反应却有些出乎特雷维尔元帅的意料,她反倒是冷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我需要的只是合作者而已,而我认为您和您的孙子是可以作为我的合作者的,这种荣幸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所以您可以为此而感到高兴。”

“哦?”萝拉这种异乎寻常的答让元帅吃了一惊,他再度打量了一下萝拉,仿佛要重新认识一下

即使即将成为母亲,她的那种似乎与生俱的高傲也没有被母性所冲淡,依旧和平常一样野心勃勃狂妄自负,好像从没有害怕过任何事情一样。

“哦!”老人禁不住再度感叹了一声,“是啊,合作者,我们很愿意和您一起战斗,为您效劳。”

然后他突然又转过了视线扫了夏尔一眼,既像是羡慕又像是责备,“这么可爱的女士你居然能够做出荒唐事,夏尔,你的良心哪儿去了?”

夏尔愈尴尬了,只是耸了耸肩,别开了视线。而他这种忍气吞声的样子,也令萝拉心情极度畅快。

“您不能苛求他拥有他从未有过的东西,下。”萝拉毫不留情地继续嘲讽了夏尔,“不过您也不用太担心我,因为我已经从他给我带的阴影当中走出了,我可以继续我的生活。”

“您能够忘掉之前的不愉快就太好了”老人颇为理解地点了点头,“既然你们两个曾经能够热恋,那说明你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爱和美好的忆一定还留在你们的心头,而且我认为这种爱对以后你们两个人都肯定会大有帮助。”

萝拉脸上的笑容猝然消失了,她露出了一副有些恶心但是却又只能强忍着的艰难样子。

她和那个人之间,过去哪里有什么“爱和美好的忆”?相反,全都是痛苦不堪的记忆,她和那个人两次的欢好,都是在被人强暴的情况下,简直与噩梦无异。

偏偏因为各种顾虑,她又不能将其中的缘由都说给别人听,反而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因为“年幼无知”被花花公子诱骗而**怀孕,于是这种难受的感觉就愈浓烈。

种种不堪的忆从记忆的最深处骤然冒了出,一种呕吐的**涌上她的心头,她好不容易才忍住了这种不适感,然后勉强维持着最低程度的笑容。

“您说得对,过去的事情,终究已经过去了我不会再会为过去而烦恼了。”

看着她这么艰难的样子,夏尔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萝拉,过去的很多事情对我们说都是重负,我们没有必要再去背负它们了。”他若有所指地说,“我们一起忘掉吧,从今往后我们都会迎全新的生活”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干脆在这里为未出世的孩子想个名字吧?”特雷维尔元帅眼见两个人突然好像在为什么事情而交锋,于是他马上转开了话题,“还是说你们已经想好了?”

“这个就不劳您费心了,我已经为这个孩子想好名字了。”德博旺男爵十分欣然地答,“如果是男孩儿的话,就叫他莫里斯。”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萝拉的脸微不可查地抽搐了一下,她没有想到对哥哥的怀念居然这么顽固地留存在父亲的心中。她的心里禁不住生出了一股绝望感。

难道我无论做什么你都忘不掉他吗?不我宁死也不要生出一个男孩儿,让他继承这个可恨的名字。她暗自在心里誓。

夏尔看出了萝拉的心中所想,暗暗叹了口气。

“如果生出的是女儿呢?”他不动声色地问。

“那个我还没想好。”男爵皱了皱眉头。

“如果是女儿的话就叫丽安娜吧,那是我妻子的名字,我早就想用这个名字转赠给我的一个曾孙女儿所以如果萝拉生出的是女儿的话,我就给她一个这样的赠礼。”特雷维尔元帅解决了他所面临的疑难,“如果这个孩子和母亲一样美丽的话,那么她肯定是无愧于这个名字的。”

“行,不错的名字,就这么办吧。”沉吟了片刻之后,男爵马上点头接受了。显然对他说,如果生出的是女孩儿的话,叫什么名字也都无所谓了。

接着,他又看了萝拉一眼,现萝拉好像身体有些不适,不过他倒也并不奇怪,毕竟这个时段的孕妇一向精力不济。

“夏尔,你带她去休息吧,萝拉现在需要静养,你陪她聊一会儿吧。”他朝夏尔挥了挥手。

夏尔从善如流,走到萝拉的身边,殷勤地伸出手,准备带着她离开。

“谢谢。”萝拉低声吐息,然后也伸出手挽着夏尔,一步步地向房间外挪了过去。

她的脚步十分跌宕迟缓,不过夏尔十分体谅她,也有意放缓了脚步,搀扶着萝拉一点点地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第二次到这里,他不再为之前那些奢华的陈设而感到震惊了,他只是小心地将萝拉扶到了床边,然后帮助她坐了下。

“谢谢你。”萝拉咬着牙吐出了这几个字。

“我知道刚才在你父亲和我爷爷面前忍耐,承认我们两个之前的私情,有些令你恶心,如果现在你想骂我的话,可以尽情骂了,挥一下之前郁积的怨气对你有好处。”夏尔从容地坐到了她的身边。

“骂你,有什么用?你会为此而有什么触动吗?”萝拉瞥了他一眼,不屑当中似乎又有些讥诮,“如果你不会因此触动,那我干嘛要白费唇舌?”

“可是我看你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夏尔笑了笑,“所以我想我应该做点什么。”

“我不开心又不是因为你!”萝拉打断了他的话,“我不开心是因为我现在是这副样子,行动不便,哪儿也去不了,谁也见不了,甚至就连吃饭都吃不下去!还有那么多事情等着我去办,结果我却只能窝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一切都脱离常轨,而且还被不明就里的人耻笑他们一定以为我不堪大任,顶不住压力,所以缩家里去了可恨,一想到要被虫子们耻笑我就忍不住怒不可遏。”

“所以说到底你还不是在怪我吗?”夏尔笑了笑,然后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直接将她拥到了自己的怀中。“现在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没有别的办法,你先忍耐吧,只要再过几个月就好了,不是吗?没必要跟虫子们生气,反正到时候你可以随意摆布他们。”

“别摆出这种刻意的温柔接近我,恶心死了!”萝拉厌恶地瞪了夏尔一眼,然后挣扎着想要脱开夏尔的手。

然而夏尔倒是并没有如她所愿,而是直接瓦解了她的反抗,将她拥入到了怀中。接着,他的另一只手慢慢地滑到了高高隆起的肚腹上面。

“别再碰我!”萝拉满面怒容地看着他,“你干什么?!”

“我摸一下自己的孩子也不行吗?”夏尔低声答。

夏尔的触碰勾起了萝拉最为痛苦的那些记忆,那时候,他的手是恶魔的爪子,不过今天,这只手却异常的温柔,轻轻地钻进了扣子之间的缝隙,抚摸到了肚腹上,麻痒的触感从皮肤上传,让萝拉一时间好像有些失去了力气。

因为怀孕的缘故,最近她经常脾气,吓得身边人魂不附体,然而今天在夏尔的抚摸之下,她的心情反倒平复下了不少。

“你有没有办法让一个人只生女孩儿?”萝拉低声问,“我宁死也不愿意做一个莫里斯的母亲!”

“我没有办法改变胎儿的性别,我只能帮你向上帝祈祷她是一个女儿。”夏尔摇了摇头,然后有些迷乱的他口不择言,“不过,这次就算是男孩儿,我们只要努力,总会有女儿的不是吗?”

“滚!”(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