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五章 皇村(二)

第六十五章 皇村(二)


                当滚滚前行的列车终于在汽笛的轰鸣声当中慢慢地停下了脚步,在萧瑟的秋风当中,芙兰和玛丽一起走出了车厢,然后到了彼得堡郊外的皇村当中。

不过,和四处吹拂的寒风并没有吹散这里盘桓不散的热闹气氛,当她们走出小小的车站,到了皇村边缘的林荫当中时,她们发现这里已经有不少衣冠楚楚的绅士淑女漫步其中,还有不少警卫和仆役在四处逡巡,既让周边变得戒备森严,又让这个原本寂寥的地方多了几分生气。

自从彼得大帝经过多年的艰苦战争,最终从瑞典手中赢得了彼得堡这个通向欧洲的窗口之后,他就将这里变成了自己夏天的休憩之所。而在他的女儿,同样极有作为的伊丽莎白一世女皇的手中,就已经变成了俄国沙皇所拥有的最大的离宫。经过了一个多世纪的演变,皇村可以说成为了罗曼诺夫皇朝的代表性地标,和彼得堡内的冬宫一样,成为宫廷的主要活动地点。

和温莎堡以及枫丹白露一样,皇村掩映在重重苍翠当中,那些厌倦了城市的喧嚣吵闹的帝王和贵族们都将这里当成了难得的社交场所,也当成了帝国皇室炫耀自己财富和权威的最佳展示。

在叶卡捷琳娜大帝登基之后,她和前任的沙皇们一样同样喜欢这里,并且她亲自设计和重构了这座离宫。她将原模仿法式风格的、呈几何形布局的花园改建成为了当时时髦的英国式园林。用蜿蜒的小径代替了原本笔直的林荫路,而四周修剪整齐的草坪则变成厚密茂盛的草地,而后在这片片绿荫当中,她修建了大量的宫室——作为整个俄罗斯帝国的统治者,她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功绩享受这些东西,而实情也差不多确实如此。

在侍从们的带领下,芙兰和玛丽就漫步在这些花园的小径当中,向林荫深处的宫室走了过去。在叶卡捷琳娜大帝过世之后,继承她事业的沙皇们并不仅仅遗传到了她无限的权力欲望与扩张欲望,而且继续延续了她对这座离宫的爱。

在那位最终终结了拿破仑的亚历山大一世沙皇,在自己新建的花园内竖起了一系列的歌特式尖塔和小教堂等一系列仿中世纪的中欧建筑,它们与树种丰富的簇簇林木和茂盛开阔的茵茵草场十分和谐地融为一体,再经过几处池塘的点缀,构成一幅幅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风景画。

只可惜现在已经是晚秋,树木和池塘间已经暮气沉沉,无法感受到茵茵绿草之间那旺盛的生命力,不过即使如此,她们两个人也能够感受到那种匠心独运的美感。

不过,芙兰还有有些惋惜——这里太像欧洲了,和她在欧洲其他地方见到的宫室差不多,无法让她感受到真正的俄罗斯之美。

就在她们将要到沙皇一家的寝宫——叶卡捷琳娜宫的时候,已经得到了侍从们禀告的俄罗斯帝国亚历山大皇储殿下颇有礼貌地从自己的居所当中迎了出,殷勤地招待了自己的两位客人。

“德-特雷维尔小姐,再次见到您真是令人高兴。”他以礼贤下士般的热情微笑着朝芙兰伸出了手,“真希望您不要介意我冒昧的邀请,而是愉快地享受这一次的旅途。”

“您这是哪的话!能够到您的宫廷当中,是我的荣幸才对。”芙兰也笑着回答了他,任由对方拿起自己的手在手背上微微亲吻了一下,“说实话您这样的安排,让我受宠若惊,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之后继续保住您对我的好印象。”

“毫无疑问您能,因为相比那次晚上见面,在白天再见您的时候我发现您的美貌要更加惊人一些。”亚历山大皇储一边笑容满面地恭维着,一边似乎恋恋不舍地放下了芙兰的手,然后偏过了视线看了玛丽一眼,“当然,还有您也一样,德-莱奥朗小姐。”

玛丽貌似恭敬地对皇储殿下欠了欠身,心里则对这位明显只是礼貌性恭维自己一句的皇储印象更加糟糕。

“谢谢您对我的夸奖,我会当成真话听的。”芙兰微笑着回答。

经过了多次的历练之后,她现在纵使在俄国皇储面前,也能够从容不迫了,而这种从容,更加让她显得独具魅力。

“这当然是真话了!”在芙兰的玩笑面前,亚历山大皇储忍不住大笑了起,“好了,我带您进去休息一下吧,您一定有些累了,而且外面的风也对您的健康不利。”

接着,在他的带领下,芙兰和玛丽一起走进了叶卡捷琳娜宫当中。

平心而论,在美学或者说奢侈方面,俄国进入文明的时间要比西欧国家要晚上一些,不过沙皇们却自然有一股气魄,要用自己的排场压过那些西方的同行们。

经过历代沙皇的经营,和历代建筑师们的呕心沥血,这座宫殿确实已经变得富丽堂皇,成为了一座经典的巴洛克式建筑,到处都是,妆点着沙皇陛下的煊赫排场。

一进门楼梯侧墙,他们就看到了浮雕图案和花瓶灯饰装饰着墙面,而走廊的两边强化桑同样装点着浮雕和流苏。

当他们到宫内的第一个大厅时,那种帝王的气派更加是扑面而,四周大厅墙壁上布满了金碧辉煌的浮雕装饰,屋顶上还用壁画画着古代的神话故事,描绘太阳神阿波罗。而在四处的墙面,充斥着繁缛细腻的金质雕刻,气派而又宽大。

这座大厅是宫内的舞厅,在宫廷热闹的时候,人们每到晚上就会在这里翩翩起舞,烛光让四周的浮雕闪闪发光,仿佛是到一个幻境一样。

不过,这种气派并没有打动芙兰,她只是礼貌性地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和某些外国访客那样觉得有多震撼。

有心想要在这位女子面前炫耀一下自家的亚历山大皇储对此倒是有些好奇。“您好像没什么兴致?我知道您很喜欢艺术,那么您您对这里的布置不满意吗?”

“不,殿下,这里很美,不过……是那种很正常的美,和帝王的居所十分般配,但是也太过于般配了——我在您这里看到的,已经在凡尔赛看了个够了。”芙兰十分老实的回答,“太像欧洲了。”

“像欧洲难道不好吗?我的祖先们追求的可就是这一点啊。”亚历山大皇储又笑了笑,然后继续解释,“这里就是我们为了和欧洲的帝王们看齐而建造的,如果您想要看原汁原味儿的俄罗斯的话,您可以去莫斯科看看,比如克里姆林宫,那里有我们俄罗斯式的圆顶,还有方方正正的宫廷——对,一切都是那么俄罗斯。”

“我对您的描述十分好奇——不过我很抱歉,我这次旅途已经快要到归途的时候了,恐怕难以安排这一趟旅程了。”芙兰轻轻摇了摇头,“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去那里看看。”

“就要离开了吗?哦……这也不奇怪,毕竟冬天就要了,你们法国人不会习惯我们的冬天。”亚历山大皇储想了想,突然又开了一个玩笑,“不过您回去的时候可以跟您的爷爷问一下,毕竟当年他到过莫斯科,也许比我更加熟悉克里姆林宫——”

这话里面所隐含的调侃,让芙兰微微脸红了一下。

不管政治派别如何,1812年一直都是法国的伤心事,而对芙兰更加如此了,她的爷爷当年跟随拿破仑的大军到了那里,然后在可怕的冬天当中溃散,恐怖的回忆至今都没有从他的头脑当中消失,而芙兰自幼跟随在爷爷的身旁,当然也从爷爷那里分享到了这种痛处。

“感谢上帝,我的爷爷最后还是回了。”她小声说。

“是得感谢上帝,让一切终于重归和平,那一切都是悲剧,不管是对俄国人还是对法国人。”亚历山大皇储也点了点头,“作为年轻的后辈,我们所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就是努力让这种可怕的悲剧不要再重演。”

接着,他昂首看着芙兰,转移开了话题。

“我知道,目前展示给您的东西不足以打动您,但是我想这里还是有一个地方可以打动您的……请允许我带您过去,让您感受一下那里的魅力。”

“您是指什么呢?”芙兰有些好奇。

“一个罕见的宝物,一个也许再也无法复制的奇迹。”亚历山大皇储满面神秘地说,不过他很快就又公布了答案,“更准确说的话,就是一个由琥珀拼接的墙板所组成的大厅,美到让您这样的人也会受到震撼的地方……”

“真的吗?”芙兰微微有些吃惊。

她并不怀疑皇储在说假话,在她还小的时候,就听过人们口口相传的传说,都说沙皇住在一个被奇珍所构筑的厅堂里面——就像童话里面的阿拉伯国王一样。

等到长大了之后,她知道那些奇珍是琥珀,比黄金还要贵重的东西。

她真正吃惊的是亚历山大皇储居然打算直接就带她过去看看——作为一个主人,他还真是够殷勤的。

不过更让她吃惊的还在后面。

“特雷维尔小姐,我的父亲现在也在那里,如果可以的话,就像我刚才说过的那样,您能不能赏光,为他在那里画上一副肖像画呢?”看到她终于惊诧了之后,亚历山大皇储笑着问。(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