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六章 蔑视与傲视

第五十六章 蔑视与傲视


                虽然玛蒂尔达苦苦哀求,但是已经被欲念冲昏了头脑的夏尔却充耳不闻,直接压到了她的身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间原本悄无声息的房间里面,虽然多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夹杂着舒畅和恐惧的闷哼声,让人听不禁心神荡漾。

过了许久之后,夏尔终于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然后他长出了一口气,身上也抖了几下。在妻子那里得不到的乐趣,他终究可以在玛蒂尔达身上找到。

而在这时候,似乎永无止境的喘息声也终于结束了,这间房间又恢复到了刚才的静谧。

两个人都一时无语,好像都陷入到了恍惚当中一样。

不过,夏尔很快就过了神,然后轻轻抚摸着玛蒂尔达的脸颊和头发。

看着她眼睛半睁半闭的样子,一股满足感突然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玛蒂尔达”他轻轻地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现在你应该知道了吧?我依旧喜欢你。”

玛蒂尔达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然后静静地看着他,镜片后的眼睛闪烁不定。

“您您太过分了!”

这既像是指责又像是嗔怪的话,让夏尔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必须抚慰一下玛蒂尔达。“抱歉我我只是太想念你了而已。”

“您您把我当成什么了!?”玛蒂尔达有些羞愤地说,“把我当成了享乐的工具了吗?把我当成了您召之即挥之即去的玩偶了吗?”

“不我没有这么想!”夏尔连忙跟她解释,“我只是我只是只是有些想念你了而已。”

“如果您想念我,或者尊重我的话,就不会这么对待我了。”玛蒂尔达还是羞愤难平的样子,“您之前一个多月都对我不闻不问,结果我跑过见您的时候,您却,您却这么做难道我在您心里就是这样一个地位吗?”

怎么了,这时候就突然发起脾气了啊,刚才不是挺爽的吗?夏尔禁不住有些焦头烂额。

哎,男人就是辛苦啊,还要事后哄人开心。

“玛蒂尔达,别这样。”虽然心里在叹息,但是表面上他也不得不耐下性子哄哄玛蒂尔达,“我真的只是因为最近太忙碌了,所以没办法抽空找你,这是我做得不对,请你谅解不过也请你体谅我一下。至于今天嗯,今天是我见到你之后太高兴了,所以忍住这么做,请你原谅我以后我绝对不会这样了,我一定会随时联系你。”

在他百般的解释之下,玛蒂尔达总算才消了点气。

“您现在是帝国的大臣,又深得皇帝陛下的看重,所以我对您毫无约束力,您自己的诺言对您也没有什么约束力所以我能够指望的只有您的良心了。”玛蒂尔达伸出手,放在了夏尔的胸膛上,“虽然跟一位帝国的大臣讲良心这个词似乎有些天真可笑,但是我恳请您恳请您能够偶尔能够想想您的良心,想想我为您做过的那么多事情”

“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忘记,绝对不会违背诺言”夏尔连忙将玛蒂尔达拥在了怀中,再度跟她甜言蜜语,总算让玛蒂尔达恢复了刚才的平静。

而这时候两个人才惊觉,时间已经被他们消耗了太多,而现在即将临近午餐时间了。

今天是皇后陛下亲临枫丹白露宫,等下她也将亲临宫廷当中的宴会,夏尔作为帝国的大臣而且又是这里的负责人,当然是必须要出席的,况且他的妻子也在其中。

如果当午餐开始的时候,夏尔缺席,而玛蒂尔达也正好不在的话

一想到这里,两个人都不禁有些恐惧,马上重新开始整理衣服。夏尔还好,他连上衣都没有脱下,而穿着裙子的玛蒂尔达就有些麻烦了,在夏尔的帮助下,她才总算重新穿好了衣服,不过衣服上面总还是有些褶皱的痕迹,但是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您先去吧,我等会儿再过。如果我们一起出现的话,天知道别人会想什么。”玛蒂尔达一边小心地抚弄裙子上的痕迹,一边对夏尔说,“等下吃完饭我们再见面吧,我有话要跟您说”

“好,玛蒂尔达,对不起”夏尔又低下头亲了一下玛蒂尔达,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走出了门。“我们等会儿再见。”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周围,确定已经没有人了之后,才直接走了出去,并且把门重新关上了。

“真是的,这下又变得这么胆小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玛蒂尔达禁不住小声抱怨了一句。

她恋恋不舍地看着夏尔离开,一想到他要离开自己,然后到自己妻子的身边,哪怕心里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心里还是十分不高兴。

不过谁叫自己是在和一个有妇之夫偷欢呢?

“上帝终究会惩罚我的罪过吧。”玛蒂尔达小声嘟哝了一句,然后穿好了衣服,悉悉索索地从书桌上走了下。

因为刚才夏尔略有些粗暴的动作,她的肩膀和腹部还有些微微的发疼,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显得平静了下。

接着,她从书桌的旁边拿起了一本书赫然是布瓦洛的诗集然后就静静地看了起,直到心中确定的时间到了之后,她才放下了书,然后也离开了这间房间。

刚才欢好的一切痕迹都已经被她给细心地抹除了,只有房间里面残留着的一点点香味和别的气味,向人诉说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而这时候,夏尔已经到了刚才的那一群人当中,皇后陛下已经从画廊的这一头看到了那一头,正准备离开画廊,而他的妻子夏洛特,也已经到了皇后陛下的身边。

“夏尔,你刚才到哪儿去了?”看到夏尔之后,夏洛特忍不住皱眉抱怨丈夫,“我刚才都准备找你呢!”

幸好得及时!夏尔禁不住心里感到庆幸。

“哦,没什么,我刚才觉得这边太热闹了,所以自己去旁边自己呆着去了,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热闹。”

“难道不是和你的小情人一起去幽会吗?”夏洛特忽然笑了起,“刚才那位德迪利埃翁小姐好像也不在我们面前啊。”

这看似无心的一句话却犹如冬天的寒风,让夏尔一下子居然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难道她发现了吗?夏尔一瞬间差点勃然变色。

虽然刚才一想到妻子和皇后陛下就在不远的地方,让夏尔感觉到很兴奋,有一种刺激感,但是如果真要被夏洛特发现的话,那可就一点也不刺激了。

不过,就算是心里已经是惊涛骇浪,但是夏尔仍旧保持着表面上的平静。

“你在说什么蠢话啊?今天这样的日子可别开我的玩笑,难道你觉得我真有胆量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做出这种事吗?”他耸了耸肩,显得十分不以为然的样子,“好了,夏洛特,别给我们添堵了,今天的天气这么好,我们应该谈一些令人愉快的事情话说了,玛蒂尔达刚才到哪儿去了呢?我一直没有看见她”

接着,他装模作样地向餐厅的门口看了过去,然后发现玛蒂尔达正好这时候出现在了门口,她现在已经重新收拾好了衣服,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的痕迹,只不过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她到这么热闹的地方之后,脸上却显得有些迷糊和茫然,显然也不太喜欢这么热闹的场面。

当发现夏尔之后,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在看什么?”夏洛特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然后强行扯了扯他的衣服,让他的视线不得不收了。

接下,她严厉地看着夏尔,似乎马上就要翻脸了一样,“怎么,难道你还真的想要和她再续前缘不成?”

这个时候夏尔终于放下心了,他的妻子并没有发现他刚才的荒唐之举,只是随口诈自己一句而已,还好自己控制情绪的能力够强,没有让夏洛特看出什么端倪,不过就算这样,夏洛特生气的样子夏尔也还是有些害怕。

他跟玛蒂尔达投过了一个表示歉意的眼神,然后收了视线,端坐在了夏洛特的旁边,而玛蒂尔达在经过特雷维尔夫妇两个人的旁边的时候,也只是微不可查地跟夏尔点了点头。

“夏尔你不会真的还跟那位小姐有私情吧?”等到玛蒂尔达坐到了她的座位之后,夏洛特突然低声在夏尔的耳边问,同时自己则盯着对面的玛蒂尔达。

“你今天怎么突然这样了?”夏尔虽然心虚,但还是一脸的不耐烦,“我都跟你说过了,我现在再也没有和她怎么往过。”

“是吗?我看起可不是这样啊。”夏洛特冷笑了起,“据我所知,这位小姐一向是十分恬淡的个性,极少参加社交活动的,那么她今天为什么要过给皇后陛下捧场呢?难道就是为了凑个热闹吗?”

“那么你觉得是为什么呢?”夏尔脸上仍旧维持着勉强的笑容,不过心里已经有些打鼓了,“其实我觉得你就是多想了你看,以前她不喜欢参加社交活动没关系,毕竟她爷爷有权有势,可是如今她家的地位可不同了,所以他们就算想要巴结皇后陛下也很正常吧。”

在夏尔这样的解释之下,夏洛特的脸色顿时好看了一点。

夏尔说得确实有道理,在玛蒂尔达的爷爷还在世的时候,这位大政治家可以给自己的家族和孙女儿足够的庇护,所以玛蒂尔达想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可是现在不同了,在老伯爵过世了之后,这一家人的权势和威望已经江河日下,而迪利埃翁伯爵的部长之位最近也没有保住,在这样的情况下,玛蒂尔达不再那么高冷,转而逢迎皇后陛下也并不算是奇怪吧。

这个解释确实让夏洛特感到有道理,所以她冷哼了一声,总算放过了夏尔。

“好吧,今天就算了。不过我告诉你,你最好当心一点,不要再暗地里和这位小姐搅和在一起了,不然的话我可不会饶过你。”

“好,我会当心的,别再说这个话题了。”夏尔点了点头。

我会当心不让你知道这些情况的,他在心里面暗地里补充了这样一句。

就在这时候,随着一阵喧哗,皇后陛下正式到了这间餐厅当中,而夏尔夫妇和玛蒂尔达等人纷纷站了起,对帝国的皇后陛下的驾临致敬。

而皇后陛下今天也是十分高兴的样子,她到了自己的座位前,然后满面笑容地向所有人点了点头,恍惚之间已经有了几分属于皇后的那种威仪。

等到皇后陛下落座之后,枫丹白露宫的午餐正式开始了。

因为枫丹白露宫是一座离宫,周边也算得上是山清水秀,所以今天的午餐会就以野味作为主题,鹅,鹌鹑,兔子等等野味都被精心烹调过端了上,蔬菜也都是周围最新鲜的,这些时鲜的菜肴,再加上今天大家因为游乐而都已经有些饥饿,所以每个人的胃口都不错。

因为长时间都在巴黎呆着,卡洛娜皇后陛下一直都感觉有些压抑,等到到了这座离宫当中的时候,她才终于产生了一种舒畅感,因而就连食物也更加美味了几分。

“特雷维尔先生,多谢你!”在吃过了第一道菜之后,卡洛娜皇后突然转过头对夏尔说,“我真的对您的接待十分满意不得不说,您都让我有些期待了,我倒想要您早点完成这边的工程,然后让我可以早点迁居过。”

“您的愿望就是对我们的命令,同时也是我们必须完成的目标,陛下。”夏尔十分亲切地冲她微微躬了躬身,“我们已经在尽最大的努力进行这项工程了,我想在新年之前您就可以过随时长居。”

“再有一两个月就能完成了?”皇后陛下显然有些吃惊,然后欣喜地笑了起,“那就太好了,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先生。”

接着,她又看向了夏洛特,“另外,工程虽然重要,但是其实我觉得您也不用这么辛劳,别忘了您还有一位好妻子在家里等着您呢?您还是早点家吧,现在这里的工程您交给别人做应该也没关系吧?可不要让您的妻子老是在家里空等着您”

“谢谢您的提醒,陛下,诚如您所言,这里的事情已经上了正规,我也没有必要一直都留在这里了,我这阵子就会搬出枫丹白露的。”夏尔点了点头,接受了皇后陛下的命令,“预祝您能够在这里享受一个愉快的新年。”

“好了,不要搞得这么严肃,好像我在逼着您做什么事一样其实我是在为了您好吧?”看着他怅然若失的样子,皇后陛下忍不住笑了起,“您放心吧,特雷维尔先生,您在这件事上面的付出,我和皇帝陛下都是看在眼里的,我们会感谢您,并且尽我们的力量报您之前有些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小事在我们面前说您的坏话,陛下和我都不会将这种话放在心上的,您以后可以继续放手大干,而皇帝陛下将继续是您坚实的后盾。”

这种甜枣,总算让夏尔的心情好了不少。

做为皇后陛下,话是不能乱说的,更加不可能带着皇帝陛下的名义随便说话,所以这大概也确实是路易波拿巴皇帝的意思,他已经从夏尔在帮助他修建宫殿的事情上感受到了夏尔的忠诚和热情,所以他也准备继续以一直以的信任对待夏尔当然,前提还是夏尔以后继续做他的忠顺臣仆。

在说完了这件事之后,皇后陛下继续和夏尔夫妇谈天说地,同时共进着午餐,用这种方式表达她跟特雷维尔夫妇的亲密,也让“夏尔德特雷维尔不再受到皇帝陛下信任”的传言不攻自破。

而就在皇后陛下与特雷维尔夫妇的谈笑风生当中,午餐会终于结束了,而在坐了一会儿之后,夏尔带着皇后陛下和她的陪同们一起到了塞纳河边。

现在的塞纳河,正是一年当中最美丽的时候,两边的草地和森林郁郁葱葱,让河面都泛着微微的绿色,在柔风的吹拂之下轻轻地荡漾着,而在河面上现在停着几艘小船。

因为今天过的是皇后陛下和宫廷的贵妇们,所以夏尔特意让人把这些小船精制地打扮了一番,上面张灯挂彩,还在船身上留着绘画,这些小船在河面上随着水波荡漾,仿佛本身就和周围的景色构成了和谐的美景。

“多漂亮的船,多漂亮的景色啊!”皇后陛下看了之后禁不住发出了惊叹,“我以后一定会经常这里玩玩!”

接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她又突然看向了玛蒂尔达,“德迪利埃翁小姐,我记得您是学过画画的对吧?”

“对,陛下。”玛蒂尔达先是有些迷糊,但是马上就过神了,“我学过跟一位画家学过画画,不过技术并不怎么精湛”

“没事,那你就帮我们画幅画吧?今天的实在太美丽了,让我有些陶醉。”皇后陛下笑着说。

她的态度,礼貌当中又透着一股矜持和命令,似乎不太给人拒绝的余地,确实越越适应法兰西帝国皇后这个角色了。

“可是我没有带绘画的工具”玛蒂尔达当然不会拒绝陛下的命令了,但是她也有自己的难处。

“哦,那还真是遗憾啊。”皇后陛下微微蹙眉,“不过不要紧,您可以先把今天的景色都记下,然后过几天画幅画送给我,怎么样?”

“好吧,陛下。”玛蒂尔达马上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皇后陛下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好了,我们上船吧!”

在她的带头之下,这些人纷纷上了船,而夏尔当然不能跟着皇后陛下一起上船了,他也没有兴趣这么做留给他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他不能够把一整天时间都花在讨皇后陛下的任务之上。

在将皇后陛下送上小船之后,夏尔就告别了她们,然后径直地到了自己的居所处理事务,顺便为离开枫丹白露而做准备。

而他的妻子夏洛特则随同皇后陛下一起登上了小船。

在水手轻柔地划桨声当中,小船在水面上滑行,风在两岸的林间扫荡,再配合水流的低吟,构成了一段令人迷醉的乐曲,让每个人都心旷神怡。卡洛娜皇后陛下带着几个贵妇人在船头上四处看风景,不时地指指点点。

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如此高兴。

玛蒂尔达此事正坐在船舱当中,因为她有些晕船,所以她的脸色比平常还要苍白。

正当她忍不住想要呕吐的时候,旁边有个人给她递了一块手帕过。

“谢谢”玛蒂尔达一边说,一边用手帕捂住了自己的嘴,好不容易忍住了那种想要呕吐的**。

然而,当她抬头一看的时候,她的手顿时僵住了。因为她发现夏洛特德特雷维尔夫人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谢谢您,夫人。”玛蒂尔达感觉那种不适感又到了体内,她好不容易才再次致谢。

“没什么,一点小事而已。”夏洛特平静地说,“我也不忍心看到您这么不舒服的样子。”

玛蒂尔达感觉她意有所指,但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夫人,所以一下子竟然无言了。

“很尴尬,是吧?其实我也觉得我们这样很尴尬”夏洛特微微笑了起,“但是这种尴尬,难道不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吗?”

“您是指什么呢?”玛蒂尔达问。

“我指什么您是清楚的吧?”夏洛特轻轻地说,“我并不是给您算旧账的,那些都是过去的问题,没什么好提的我,是想跟您说一些现在的问题。”

“现在的问题?”玛蒂尔达更加疑惑了。

“好了,别躲闪了,小姐。”夏洛特微微有些不耐烦了,她不是那种耐心跟人说话的类型,“我们都知道我们在指什么而我想要告诉您,您有远大的前途,您应该去追寻这些前途,而不是自己将自己陷入到尴尬的境地里面,让我们每个人为难”

“我想您您多虑了,夫人。”玛蒂尔达有些艰难地说。

“好了,别自欺欺人了好吗?”夏洛特打断了她的话,“我看得出您看他的眼神,我们同为女人这一点没什么好辩解的。”

因为夏洛特直指要害,所以玛蒂尔达一时间有些失语。

夏洛特一脸“被我说中了吧”的冷笑。

“您还没有忘却旧情对吧?您还想着过去的事情,对吧?可是很可惜我们现在已经是夫妇了,所以我认为我有权利请求您,请求您去追寻您应有的前途,而不是继续和我的丈夫纠缠不清”

已经纠缠不清了,刚才我们甚至滚在一起。玛蒂尔达心中暗想。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玛蒂尔达有些羞惭地低下了头,“我我真的很对不起您。”

“如果您明白的话,那么就应该能够体谅我,按我的意愿去做吧?”夏洛特继续说了下去,“小姐我理解您家里现在的困境,我更加理解您为了重振家门而想要做出的努力,但是有些事情是不应该做的,我想您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为了家门?我是为了家里才接近夏尔的?

玛蒂尔达僵住了。

然后,骤然一股怒火从心里蹿升起,她有一种被人羞辱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她所最重视的一些东西,好像被人蔑视了。

“我觉得我觉得您不应该以这种态度教训我,因为我并不比您卑下,夫人。”她挺起了胸膛看着夏洛特,“我觉得对不起您,是因为我对您有负疚,所以您尽管可以指责我但是我不允许您这样羞辱我,尤其是,请您明白,如果不是您先和他认识那么多年的话,也许当特雷维尔夫人应该就是我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