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三章 温暖与忠诚

第六十三章 温暖与忠诚


                正当法兰西帝国的卡洛娜皇后陛下正兴致盎然地和夏洛特以及她的其他女官们一起泛舟在塞纳河上的时候,在数千里之遥的圣彼得堡,同样也有人泛舟在涅瓦河上,欣赏着两岸沿途的风景。

只不过,和心情舒畅至极的卡洛娜皇后陛下不同,船上的人们感受要复杂得多。

虽然现在才是晚秋时分,枫丹白露附近的天气可以说是气候宜人,但是在俄国就完全不同了,寒风已经到处肆虐,以俄罗斯特有的方式呼啸着撕向每一个人。尤其是在开阔的河面上,寒风更是毫无顾忌,像是地狱里面放出的精灵一样,捶打在每个人身上。

“还真冷啊。”当一阵寒风撕破了厚厚的外套的防御钻到自己的身体内时,站在船舱外的玛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然后小声抱怨了一声。

接着,她抬头看向了船头,视线放到了那个正端坐在船上的女子。“喂,你就不冷吗?”

这个女子同样穿着厚厚的外套,不过和同伴不同的是她的面前有一个架子,架子上挂着一块画布,而她的手里端着一支画笔。

她一直出神地看着河岸边的教堂和树林,风已经将她的手刮得通红,但是她仍旧浑然未觉,面前的彼得格勒岛上顾影绰绰的建筑,此时正巨细无遗地展露在她的眼中,等待被她捕捉其中的神韵。

她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一小半,画布上已经若隐若现当中出现了不少轮廓,有河岸,有行人,有大教堂的塔楼,也有宫殿的高墙,这些东西都已经开始浮现在画布当中,就好像复刻一样。

但是如果只将这些东西原汁原味地画在画上的话,那还谈不上绘画,真正的艺术,必须在复刻之外,再找到一点什么。

找到一点,属于圣彼得堡,属于俄罗斯人的神韵。

风在一个劲儿地往她身上吹,但是她却还是丝毫没有感觉,只顾在河岸的建筑和画布之间视线回逡巡。

“真是愚蠢。”玛丽忍不住嘲弄了一句,然后轻轻地走到了她的旁边,伸手盖住了衣服在领口当中的缝隙,挡住了呼啸的寒风。“也不用搞得这么投入吧?在这种鬼地方要真是感冒了可就麻烦了……”

当玛丽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身上时,芙兰才有所感觉,她先是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才从对艺术的沉醉当中,弄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听清了玛丽的抱怨。

“啊,谢谢!”她笑着朝玛丽致谢,然后才感觉到全身已经发冷,连忙将画笔先搁下,将手放进了怀中,慢慢地重新暖和下已经冻僵的手。

这里是涅瓦河,是彼得堡赖以为生的水源,也是整个城市最为重要的命脉,而她们现在正乘舟飘荡在这条河上,欣赏这座俄国都城最美丽最精华的部分,而现在她们已经到了市中心的彼得格勒岛旁边,一边看着美景,一边在这个有代表性的地方停留了下,准备留下自己的画作。

“我说你是不是搞得太认真了一点啊?”玛丽忍不住又取笑她了,“我们又不是真的为了画几幅画跑到这里的。”

“可是既然了,不留下点什么回忆不是太可惜了吗?以后可未必有机会跑过了……在公务之外,我们不应该为私人也做点什么吗?”芙兰挑了挑眉头,跟自己的朋友开玩笑,“再说了,如果我们不表现得逍遥一点,别人又怎么会放心呢?”

芙兰的话,玛丽既觉得好笑又觉得有些感伤。

“也对啊,你是真正把绘画当做事业的人啊,和我们不大一样。”她微微地耸了耸肩,“我们学这个要么是为了打发时间,要么是为了自抬身价,只有你真正爱着这门艺术,也只有你真正有天赋……”

“都这时候了还奉承我做什么?”芙兰貌似不悦地打断了她的话,不过脸上却有一点点红。“说得我都不太好意思了!其实你画得已经很不错了。”

“这可不是奉承你啊,我是心里话。我的画嘛……那只是无聊的复制品和技法练习而已,没有一点神髓,也没有全神贯注的热情,不过虽然我画得不好却能够稍稍看得懂别人的画,我能从你的画里面看到这种神髓和热情,这可不容易!我们没有那种天赋……”玛丽看着她,然后又叹了口气苦笑了起,“不过,就算有天赋,又有几个人和你一样可以真正无忧无虑地度过那个年华呢……”

“怎么可能无忧无虑呢?”芙兰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了,“处在我们那样的环境下,哪里会没有忧虑?只是……我善于将忧虑隐藏起不让其他人看见而已。”

“那你隐藏得多好啊!”虽然早已经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但是玛丽仍旧对这一点感到很惊奇,“我和你一起共处几年了,但是却一点也没有看出什么深藏于心的忧虑。”

“我有时候都有些佩服自己这一点啊!”芙兰禁不住笑了出,不过却并不显得为此自满,“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小开始就能够将内心的想法和外表隔绝了,可以一边心里生气一边却笑容满面,有时候甚至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两个人。不过,真的,这一点都不好玩,如果你体会一下就好了,两个部分好像完全是分离的,再怎么让人开心的事情,内心深处却还是有些地方冰冷得令人发疼,根本没有办法真正投入到喜悦当中……没办法真正高兴起,你知道这是多么可怕的惩罚吗?”

“听上去是够可怕的。”玛丽想了想,也觉得有些瘆然。

为了改变气氛,她决定开个玩笑。

“这么说,大家平常谈笑的时候,你都是在跟我们应景?”她笑着问。

“倒也不能说应景吧……只不过确实觉得这一切都很疏离而已,跟我没有关系。”芙兰摇了摇头,金色的发梢也随之拍打在厚厚的大衣上。“当然,大多数话题其实我本就没有什么兴趣。”

“可怕……那你就没有一次全身心地高兴过,甚至热泪盈眶吗?”玛丽倒有些好奇了,“如果真的没有的话,那也太可怜了……”

“倒也不是没有……”芙兰低声回答,然后,她的脸突然有些微微发红了。“我小的时候特别害怕黑夜,所以哥哥就耐着性子,拿着童话书在我的床边读,经常一直读到深夜为止,就像妈妈那样……那时候我真正的感受到了全身心的喜悦,真的,开心极了。还有……嗯,另外一些事情,那些都已经是我最珍贵的回忆了。”

芙兰说到这里突然语焉不详,而玛丽见状也沉默了,她也不忍心去破坏别人最为珍视的回忆。

“所以,我可是说得很清楚的啊!”芙兰也慢慢地收敛去了笑容,好像在跟自己宣告着什么一样,“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所剩下的乐趣已经只剩下这么多了,能够追逐的幸福也已经悬于一线,如果到了这个地步还要剥夺我这一切,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倒是宁可死也要做到底,反正死了还不用那么痛苦。”

“这时候还要说什么死呢?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未总会越越好的。”玛丽苦笑了一下,然后她抬头看向了天空,深深吸了口气,“总感觉空气突然有些阴沉呢,你赶紧画完吧!”

“也不是想画完就能画完啊!灵感又不是说有就有的!”芙兰也抬起头看着天空,然后视线稍稍下移,然后放到了弗拉基米尔大教堂的砖墙边,这些砖墙生硬,冷漠,矗立在阴沉的天空下,好像几百年也不会动摇分毫一样。

可是难道这就是一切吗?似乎也不太够。芙兰呆呆地看着河边,仿佛呆住了一样。

“还没有弄完啊?”过了片刻之后,玛丽禁不住抱怨了,然后拉了拉芙兰的帽子,“简直是在犯傻,而且是我在陪你犯傻。”

她的头发也扫到了芙兰的身上,温暖的感觉也顺着触感爬到了心头。

芙兰呆呆地看着玛丽,然后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她猛然又转过身去重新看向了大教堂。

阴冷,但是坚硬,纵使寒风凛冽,也毫不退缩,但是在这些特质之外又有一点点深藏于心的温情,这大概就是俄罗斯吧,。

“我找到了!”带着这样含混不清的嘟哝,她从旁边重新拿起了画笔,然后又微微躬下身,全身心地投入画作当中,而这时候玛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面带微笑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好友作画。

在芙兰一笔一划之下,整个画作渐渐地展现出了最后的形象。

建筑,和往的行人,还有静静流淌的涅瓦河纤毫毕现地展现在了画上,建筑的线条也十分粗粝,它们使用的都是青灰的冷色,压抑而沉默的世界,一股压迫感扑面而。而在画作的中央,教堂的墙却被可以染成了鲜红的颜色,在青灰的世界当中被衬托得极其突出,仿佛是燃烧在冰冷世界的一团火一样。

在画完之后,芙兰仔细地又审视了自己的画作一遍,然后才放下了画笔。

“怎么样?”她仿佛是献宝似的看向了玛丽。

“很不错,十分不错。”玛丽看了许久之后,最后以发自本心而不是刻意奉承的语气说,“值得让我们站在这里这么久。”

接着,风变得更加大了,她忽然打了个寒噤。

“不过现在我们没有继续呆在这该死的河上的理由了吧?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她禁不住又抱怨了一句。

然后,她又扫了这幅画一眼,小心翼翼地将画布和画板收了起。“这条河哪有这么好看!”

“我倒觉得挺好看的,两边的景色也很不错,我们不能太挑剔,俄国的天气的就这样,谁又能改变什么呢?至少我看俄国人对我们的招待已经是够热忱的啦!”芙兰又把手放进怀里取暖,然后笑着回答,“再说了,至少比泰晤士河干净一些不是吗?”

“我倒觉得英国可爱多了……”玛丽颇有些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不管怎么样,俄国人反正是要倒大霉了,我们不需要对他们太过于在意。”

“喂!别在这里说这种话啊!”芙兰有些急了,连忙制止住了对方。“这件事我们得完全装作不知道才对。”

“好吧,都按你说的做。”在说话间,玛丽已经将画布全部收好了。

然后,两个人回到了船舱里面,而且在她们的要求之下,船马上就向她们飘过的方向泊了过去,准备回到她们刚才身处的陆地上。

芙兰对自己的画作十分满意,她不住地端详着这幅画,摇头晃脑地满面自得的笑容。

“也不用这么开心吧?”玛丽忍不住取笑她了。

“当然开心了!我很久没有画出这么满意的作品了。”芙兰摇了摇头,“只要有这样的作品,哪怕有哪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干扰,我们这还是一次愉快的旅行!至少没有白俄罗斯一趟。”

接着,她又微微垂下了视线,“而且……我们回去的时候,看到我们这么顺利就完成了任务,他一定很高兴吧。”

这时候,她的眼睛里面已经满是对未的憧憬,显然是在遐想自己和哥哥之间的未了。

而在这样的气场当中,玛丽并没有感到嫉妒,她反而突然觉得有些心酸。

她回想起刚才好友说出“能让我喜悦的事情只有这么点了”的样子,再对比现在,蓦然觉得这一切有些太过于令人不安。

“我知道这么说没什么意义,但是我现在还想再说一遍,现在对你说一切还得及,朋友,还得及!”她有些急促了,“放弃掉这样的憧憬吧,还有多少幸福在等着你呢!”

然而,她的急促却没有感染到对方,芙兰反而皱了皱眉头。“我原本以为你应该会理解我的……”

“是啊,我理解你,什么见鬼的血缘我根本不在意,但是我还有另外的理由啊!”玛丽忍不住了,低声嘶吼了起,“你难道看不出吗?先生是个混蛋,当然是一个十分优秀的混蛋,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混蛋,他追名逐利,喜欢富贵和权势,可怕的是他已经得到了这一切,而且孜孜不倦地把这些用在博取更多的财富和权势上面!对,他没有多少爱,至少给不了你想要的那么多!而且,很明显,他纵情享乐,喜欢被美女环绕的感觉,也许就在此刻他还在和某个人偷欢——别否认我,我觉得就是这样。难道他这样对得起你这样的迷恋吗?不,我觉得配不上!”

接着,她的情绪稍稍稳定下了一点,“当然,我……我也是混蛋,不过我就喜欢混蛋,这是天经地义的,混蛋不就是该喜欢混蛋吗?我也喜欢享乐,喜欢权势和财富,喜欢被人匍匐仰视,但是你不是啊!你不应该把幸福系在我们这样的人身上,你应该得到更加全心全意的爱才对!好吧,我知道你不会听我的,可是我还是想要最后劝一次。”

“既然知道劝没有用,那你又何必劝呢?”芙兰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微微叹了口气。“我虽然表面上对人总是唯唯诺诺,但是我心里的想法是从不更改的,一旦认定了我应该去做什么,我就会做到底……就算你觉得这是悲哀,但是我就是想要这样的幸福,说到底……你们谁也没有办法代替我去生活,也没办法帮我选是吗?!你们只是一个劲儿地告诉我该去怎么做才好而已,可如果想要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就必须做混蛋的话,我宁可做个混蛋!”

当她这样说的时候,玛丽并不意外,只是长叹了口气。

“真是可怜的孩子。”

“你也只是比我大一岁而已。”芙兰不以为然。

“不,有些地方你就是孩子,执拗得像个孩子。”玛丽瞬间感觉眼眶都有些湿润了,“我真后悔过去没有对你更好些,我曾以为我们是一样的人,至少强度一样,但是现在看,你比我更加需要温暖……要是早点得到这些的话,你又何必把一点点温暖当成了全世界!”

仿佛是要佐证她这句话似的,她突然抱住了芙兰,然后还没有在好友反应过的时候,就直接亲吻了上去,两唇骤然相接。

两唇相接的时候芙兰才反应过,睁大了眼睛,然后下意识地一把推开了玛丽。

“你做什么啊!”她小声抱怨对方的突然袭击。

“给你温暖啊。”玛丽微笑着回答。“暖和吗?”

芙兰呆住了,这时候她才感受到唇间的一点余温。

多忠诚的人啊。她心想。

她的头脑早已经被固化,心里除了自己的小小堡垒之外,和整个世界已经隔绝开。这个小小的堡垒之前只装了寥寥几人,而玛丽却也身处其中。

“只要我有的东西,我一定会也给你的。”她喃喃自语,然后低声说。

就在这时候,船已经靠了岸了,两个人悠然走下了船。

而在岸边,除了原本的人之外,却多了一位身穿禁卫军制服的青年军官。

“德-特雷维尔小姐,我国的皇储殿下邀请您和您的女伴一同莅临皇村。”这位青年军官,以十足优雅的礼节对着两位小姐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