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九章 体面

第五十九章 体面


                就在秋天的凉风当中,夏尔搬离了他住了好一段时间的枫丹白露宫,然后乘坐马车踏上了千万巴黎的归途。

他的妻子夏洛特也跟他一起,不过因为两个人之前吵了架的缘故,她一路上态度十分不好,板着脸不肯跟夏尔说话,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夏尔明白,就像多年那样,她正在期待着自己道歉服软,并且按照她的意志行事。

可是夏尔这次不想道歉服软了。

其一,他不想听任自己被人威胁,尤其是被夏洛特威胁;其二,他真的舍不得让玛蒂尔达离开自己的身边,跑到西班牙那种地方去受苦。

所以他一直一言不发,和夏洛特一样板着脸,坐视窗外的青山绿水在疾驰的车轮旁边飞速退后。

这种令人压抑的沉默持续了许久之后,在沉闷的马蹄声的轰击当中,夏洛特终于忍不住了。

“夏尔,你难道忘了当初我们结婚时你对我的承诺吗?你说过你会爱我的。”她盯着丈夫,似乎十分不满的样子。

“我现在依旧爱你,甚至比我们之前更加爱你了。”夏尔低声回答,“但是这是两码事,你不能要求我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

“如果你像我爱你一样爱我的话,你就会愿意去做,不是吗?”夏洛特反问,“我就为你做过!”

“是啊,谢谢你。”夏尔耸了耸肩,“可是这也不是你把强人所难作为一种忠诚测试的理由,这是一种无聊的做法。”

“强人所难?难道我所提议的事情对谁有害吗?难道这件事是会让谁受损吗?”夏洛特明显已经气不过了,恨恨地看着夏尔,“不,我看不出会有这种前景——除非是你,你还对她念念不忘,你还心里想念着她,想着要重续旧情!”

因为被夏洛特如此直接刺中了心中所想,所以夏尔一时间有些尴尬,因为他确实是这么想的——当然,这也是绝对不能承认的。

“你这种毫无根据的话,不用再说了,我认为你是在拿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捕风捉影,平白无故地让我们为了这种小事而争吵。”

“平白无故?我倒觉得这是有根有据,先生。”夏洛特忍不住冷笑了起,“她不是已经跟我说得很清楚了吗?她不会因为我威胁她——哈,天知道我这样合情合理的要求怎么变成威胁了——而改变自己的心意,除非你亲口赶她走她才愿意远离我们,而你呢?您却不愿意这么做,甚至就连做出一个表面的姿态都不肯!先生,事情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难道我是不通情理,还是不讲道理?”

在夏洛特如此犀利的质问下,夏尔一瞬间竟然有了一种理屈词穷的感觉。

的确,作为妻子,她确实有权利做出这样的要求,自己的态度也有些粗暴。

但是,他不能让步,因为这意味着玛蒂尔达将会被无辜地赶走……而且现在他已经跟玛蒂尔达保证过了,绝对不会让步。

“好吧,我会考虑你的要求的,夏洛特。”夏尔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抓住了妻子的手,“我会跟伯爵去说的,如果他希望带女儿过去那就带吧,但是我不能强逼着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好了,现在你应该满意了吧?我们不要再为这种小事争吵了……就让它过去吧,我现在只想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然而,夏洛特却并没有因为丈夫的话而偃旗息鼓,相反,她直直地看着丈夫,眼睛里竟然满是失望。

“怎么了?”夏尔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夏尔,我们认识已经二十多年了,我们结婚也已经快两年了,所以对你我是足够了解的了,我分得清楚什么是答应什么是敷衍。”夏洛特抿起了嘴唇,睁大了自己的眼睛,“如果说之前我还有些疑惑的话,那么现在我已经十分确定了,你就是对她旧情难忘!你宁可和我争吵也不愿意迁就我,你宁可为了她和我争吵,也不愿意按我说的去做!”

“见鬼,为什么我们非要为这种事争吵呢!”夏尔终于有些不耐烦了,“好吧,随便你怎么想吧,总而言之,这件事对我说已经到底了,我不想再为它浪费时间和精力,也不想去强人所难,败坏我和我的朋友们的关系,所以我们不要再谈论这个问题了,到此为止!”

在他这么疾言厉色地发话了之后,夏洛特一直都看着他,脸色也越越难看,但是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再说。

一路上两个人再也无言,随着马车一道回到了家中。

最近一直在枫丹白露住下的夏尔,回到自己的府邸当中之后,当然有一种亲切感,不过旁边的夏洛特却还是板着脸,显然是在生他的气,因此他的心情也实在好不起。

当听到主人和夫人都回了的时候,保姆马上就将克洛维斯带了出。

克洛维斯现在已经学会了走路,不过步履还是有些蹒跚,看上去摇摇晃晃十分可爱,因为营养充足,所以他算是健壮,身上肉乎乎的,再配上短短的金色头发和碧蓝的眼睛,简直就像是个小布娃娃一样。

看到父母之后,克洛维斯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然后歪歪扭扭地向他走了过。

“好儿子,过!”看到儿子这么可爱的模样,夏尔的心里禁不住一阵开心,他俯下身张开了双臂,打算等着让儿子投入到自己的怀中。

然而,让他颇为尴尬的是,他的儿子无视了他,直接投入到了旁边的夏洛特的怀中,然后带着幸福无比的笑容喊着不成调的妈妈。

当爱子投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夏洛特的脸上也终于展露出了笑容,她抱着儿子又搂又亲,逗得克洛维斯咯咯直笑。

看着母子两个如此其乐融融的样子,夏尔又是高兴又是眼热,他不知不觉当中凑到了他们母子两个的身边,然后伸出手就想要逗弄一下自己的儿子。

可就在他的手即将触碰到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夏洛特突然直接一转身,让夏尔的手落了空,结果夏尔只能伸着手尴尬地看着妻子。

“也……也不用做到这个地步吧?”夏尔忍不住抱怨了,“就算你生我的气,难道我还不能摸摸儿子了?!”

“你有把自己当一个父亲一个丈夫吗?”夏洛特十分不满地回敬了他,“你多数时候不在家,在家的时候也不跟儿子在一起,就只有心血潮的时候才逗弄两下,你看你儿子都快不认识你了,这样你还想做好一个父亲?”

“我平常不是太忙吗?还有,既然你觉得我和孩子相处太少,那现在你就该让我和他多呆一会儿啊?你现在这样算是什么?”夏尔一时气急了,“夏洛特,我们吵归吵,可是你不能拿孩子当工具。”

“谁说我把孩子当工具了?是你自己不好好做一个父亲和丈夫!”夏洛特怒形于色,“既然你这么不看重我们,为什么我们要对你俯首帖耳?”

“谁让你们俯首帖耳了?我只是想要你们按照平常那样而已!”夏尔终于忍不住了,他几乎大吼了起,也吓得旁边的人们惊慌失色,“真的,夏洛特,你这两天的情绪很不正常。”

接着,他直接走到了夏洛特的面前,然后伸手就想要抱儿子,然而没想到,就在这时候,也许是因为他刚才怒吼的样子有些可怕,克洛维斯居然吓得哭了起,结果夏尔一时间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僵在了原地。

“这就是你当一个好父亲的方式吗?”夏洛特也气得直接冲他大喊,“如果你真的觉得自己可以为所欲为,那你就想错了,我之前告诉过你的事情你忘了吗?”

看着嚎啕大哭的儿子,泫然欲泣的妻子,夏尔一下子突然有了一些恻隐之心,毕竟他心里也确实觉得内心有愧。

而且这样争吵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别再争吵了,夏洛特。”最后,他叹了口气,“这样争吵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在他放缓了语气之后,夏洛特微微有些发抖,几乎真的哭了出。

“如果你……如果你不想让我们之间再争吵的话,那么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接着,她直接转身,抱着还在哭泣的儿子离开了。

夏尔呆呆地看着夏洛特离去的背影,婴儿的哭泣声渐渐远去,听在他的耳中,滋味实在是百味杂陈。

而旁边的仆人们这下子都已经看呆了,先生和夫人平常都十分恩爱,虽然偶尔拌嘴但是几乎从没有吵架,像今天这样大动肝火的争吵实在是十分罕见,一瞬间他们的心里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

夏尔也很快感受到了他们的窥视,他转过去看着他们,然后直接呵斥了出,“快去给我准备晚餐!”

自从离开枫丹白露之后他还没有吃过东西,经过了旅途的颠簸又经过这样一番大动肝火的讨论之后,他的饥饿已经难以忍耐了。

在他的怒吼之下,仆人们都惊慌地退开了,马上给他重新置备晚餐,只是这顿晚餐夏尔是孤单一人吃的,夏洛特和他的儿子都没有过吃饭,显然是存心要给他摆脸色看了,所以夏尔吃得甚是郁闷。

对他的打击还在持续,吃完晚餐之后,夏尔想要去卧室看看妻子和儿子,但是他却吃了闭门羹,夏洛特把门给反锁了,并且不管他怎么叫门也不肯打开,看是打定主意这次要给他一个教训了。

到了哪个时代,女人都喜欢玩冷战这一套啊!他不禁在心里哀叹。

不过,虽然遭受到了这样的沉重打击,但是他还是并不打算跟妻子投降。

为了不再让人看自己的笑话,夏尔不得不从卧室的门口离开了,然后干脆到了书房当中。书房也有睡觉的地方,他打算这几天在这里休息了。

当天晚上,夏尔拿出了那些急需要他处理的公文,然后和往常时一样在书桌边奋笔疾书,当写到深夜精神有些疲乏的时候,他顺手往旁边一抄,但是很快却发现,平常一直会摆在那里热气腾腾的咖啡,今天已经没有了。

他怔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勉强打起精神继续投身到文书当中,以便消磨掉心中的郁闷。

就这样,特雷维尔夫妇的冷战持续了好几天,这几天当中,夏尔白天去部里面办公,晚上则一个人住进了书房,夫妇两个人一天见了面也不说话。

两个人的争吵所引发的风暴并不是仅仅局限于宅邸一隅而已,就在某一天的下午,夏尔的爷爷、老迈的特雷维尔元帅到了夏尔的宅邸当中。

一听到爷爷拜访的消息,夏尔连忙前去招待,而夏洛特也带着儿子出席了,不过夏洛特还是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只是笑容满面地陪着老人逗弄曾孙子。

在夏尔和夏洛特结婚之后,特雷维尔侯爵原本很少拜访,不喜欢打搅小辈们的生活,可是自从曾孙子出生之后,他上门的次数就明显地频繁了起,而且克洛维斯很讨他的喜欢,他有时候甚至直接把曾孙子带回到了自己家里,几天后才还给夏洛特。

不过,今天特雷维尔元帅虽然还是逗弄了曾孙一番,但是明显另有心事,因此在用餐完了之后就任由夏洛特把克洛维斯带走了,餐厅里面一下子只留下了祖孙两个人。

“小子,你怎么和老婆闹翻了?”等到夏洛特离开之后,原本一直笑意吟吟的老人,突然变得严肃了起,然后以一种颇为粗俗的语气问夏尔,“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也就是为了一些小事……”夏尔被逼的没法,于是就将他和夏洛特之间争执的起因和经过都原原本本地告诉给了爷爷——不过他在枫丹白露宫当中和玛蒂尔达的那一次荒唐,当然就被他直接隐没了过去。

“怎么?怎么又是这个女人!”一听到夏尔的解释,特雷维尔元帅明显就有些生气了,“你是昏了头了吗?还要为过去的事情和妻子闹翻?”

“那是因为夏洛特的语气太强烈太强硬了,而我不喜欢被人这样对待。”夏尔小声地解释。

“一开始她不是和和气气地说的吗?”然而老人却完全不接受他的解释,“可是你呢?你百般推脱然后拒绝了!你这样怎么能让人不生气?”

接着,他盯着夏尔,“好吧,告诉我,如果我要求你按照夏洛特所说的话去做,把那位小姐从你的眼前赶走,赶到随便哪个角落里面去——你会做吗?”

“我不会,爷爷。”夏尔斩钉截铁地回答,“我答应过她的,不会让任何人因为我而去威胁她。”

“何其愚蠢啊!”老人沉痛地谈了口气,“夏尔,如今你都是帝国的大臣了,怎么还这么不通事理!作为贵族,作为我们特雷维尔家祖的传人,你可以荒唐,你可以放荡,但是你不能爱,你明白吗?对我们而言,****是人类的本性,追求欢乐没什么不对,可是爱情就不一样了!那是不体面的东西!因为它会让人冲动行事——而你,你现在就成为了一个反面例子!”

“我……我并不明白我履行承诺会对我有什么妨碍。”夏尔低声回答,“玛蒂尔达不管在哪里都不会让我前途受损不是吗?或者说,有她在帮助我的话,我会更加能够施展我的权力——毕竟我现在很依靠他们一家人的帮助。”

“你不明白吗?我想你是故意不明白。”老人瞥了他一眼,“不管是从利益出发,还是从感情出发,你都应该哄好你的妻子不是吗?别忘了,她手里掌握着很多你依赖的东西。”

“那只是表面上而已,我并不依赖她。”夏尔仍旧不为所动,“我是帝国的大臣,下面的人也都是我挑的,没有我认可夏洛特号令不动,就连她的哥哥和爸爸,不也是更加听我的吗?爷爷,我迁就她是因为我喜爱她,而不是因为我害怕和她闹翻。”

“你居然已经想到这个地步了?”特雷维尔元帅大惊失色,“你不会真的想要和夏洛特决裂吧?”

“不,我当然不想了,她是我妻子,是克洛维斯的母亲,我怎么会想要和她决裂?”夏尔摇了摇头,“可是我也不想屈膝投降,尤其是在这样的威胁之下。”

“难道你就想要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特雷维尔元帅皱了皱眉头,“夏尔,其实这事只要你做一点让步就可以了吧,那个小姐对你说就这么重要了吗?”

“不管您怎么说,我反正是不会为了夏洛特毫无理由的心血潮就把她赶走的。”夏尔以罕见的强硬语气对着爷爷说,“这不仅仅是感情上的问题,你不了解玛蒂尔达,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们不应该以无礼的态度对待她……”

“你只想着不能对不起那个小妞,倒没有想过夏洛特吗?你这么做太对不起她了,简直是疯狂!你不应该被感情所羁绊明白吗?!”因为孙子罕见地顶撞自己,老人怒形于色地看着夏尔,就连头发都微微颤动起了,“我就不明白那姑娘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样迷恋?”

“我对不起夏洛特的地方太多了,哪里就这一件事而已!”夏尔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几乎就像是喊了出,“告诉您吧,我私通了德-博旺男爵的女儿,现在还让她怀了孕,到了明年她就要生下孩子了……我还玩弄了玛丽,就算前阵子还一直和她厮混在一起,还打算给她也一个这样的惊喜……你看,这够坏的吧爷爷?我已经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了!但是这不是您教给我的吗?甚至玛丽还是您一手推到我的身边了!所以我想您应该没有理由指责我了不是吗?这样够体面了吧?”

也许是因为一直无法跟他人倾诉的缘故,夏尔一下子突然将心里的话一口气说完了,因为心情激动,他差点喊了出。

而随着他这样的叙述,老人的神情也变得越越惊讶,最后可以说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夏尔。

等到夏尔说完之后,他还是一直眨着眼睛,不太相信所听到的一切,但是端详了夏尔许久之后,他才确认这些话都是事实,最后接受了这冲击性的事实。

他一直都看着夏尔,好像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孙子一样。

然后,他的表情慢慢地又重新变成了平静,甚至还有一抹看不出痕迹的微笑,同时还微微点了点头。

“干得漂亮,夏尔。”(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