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章 繁昌

第六十章 繁昌


                在爷爷的注视下,夏尔以一种自暴自弃一般的口吻,将自己的“丰功伟绩”直接地告诉给了爷爷,然而与他原本的预想不同,他的这一番剖白非但没有惹老人更进一步的呵责,反倒在最惊愕的时间结束之后,特雷维尔元帅突然以赞许的口吻评价了他的行为。

夏尔一脸愕然地看着爷爷,不明白为什么他突然变了脸色。

“夏尔,我一直担心你在为无聊的感情所束缚,现在我倒是放心多了……”片刻之后,满面笑容的特雷维尔元帅看着自己的孙子,显然十分欣慰的样子,“你并没有做出那么不体面的事情,反倒是像我们先祖一样行事,知道怎么去享受人生,并且还做得这么漂亮……”

他确实十分欣慰,他一直都对孙子十分满意,认为他在各个方面都足以成为自己的继承人——甚至可以说是青出于蓝,唯独有一点他不满意,他认为夏尔在感情上太过于年轻,容易意气用事,把寻欢作乐当成认真的恋情。

对他说,孙子放荡、在外面有情妇或者私生儿女这完全不是个事情,反倒如果夏尔真的只是将政治当成全部的乐趣和爱好的话他才着急呢。他之所以反对夏尔和玛蒂尔达接近,只是担心孙子迷恋上别人,以至于超出了逢场作戏的界限而已。

这一瞬间,他才真正感觉,他将孙子培养成了特雷维尔家祖真正的传承者,没有辜负天上那些先祖们的期望。

老人这样的心思夏尔当然不可能猜测出了,他只是感到更加尴尬。

“可是爷爷,您也看到了,我在为我的荒唐而付出代价。”最后他只能叹了口气,“就因为这点事,夏洛特就将我置于这种地位,还惹出这样的风波了,要真的让她知道我私下里做的那些事情……”

说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只感到了十足的忧虑。

“嘿,这下又开始担心了?之前你寻欢作乐的时候怎么不担心这个呢?”特雷维尔元帅嘲笑地看了他一眼,“现在担心这个也没有意义了吧,何必为此患得患失?”

“您说得也是……”夏尔又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他都已经把这些事情做完了,再担心显然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连退缩都显得不太可能了——他已经舍不得放弃已经得到的一切。

“那现在你可以跟我保证吗?你并没有迷恋上那位小姐,也没有为她神魂颠倒,以至于不顾一切。”老人再问,“如果你能的话,我就能够放心了。”

“我……我敢保证玛蒂尔达不会去做对我不利的事情,就像她一直以所做的那样,她不会妨碍到我或者任何人。”夏尔回避了其中最尖锐的问题,“所以为了她而牺牲一切的情况,我认为是不可能发生的,就算真到了那一刻,我也不会做。”

“七十分的答案,让人还是有些担心……不过好吧,至少及格了。”老人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做了个让人放轻松的手势,“好吧,那你对现状又是有什么打算呢?难道就打算和妻子一直这么吵架下去吗?还是一直隐瞒下去?”

夏尔有些犹豫,但是想了想现在确实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好承认了现实。“现在就这样拖下去吧,也许过一阵子总会有办法解决的。”

“你还是在害怕啊,真不够胆气!想当年我和你奶奶可不是这么过的,那时候我一边尊敬她一边和拿破仑的妹妹上了床!”老人摇了摇头,显然对夏尔和夏洛特的这种夫妇生活感到有些不以为然,“不过……好吧,时代毕竟不一样了,夏洛特也太爱你,没办法用老办法解决。”

说完之后他也有些犯难,不知道怎么让自己的孙子在享受他作为特雷维尔家族成员所应有的生活之余,怎么让他和夏洛特之间也宁静下。

想了片刻之后,他已经老迈的脑袋现在有些隐隐发疼了,最后他干脆地放弃了——儿孙自有儿孙们的生活,他毕竟没有办法把每一个地方都照顾好,也没有办法为别人去生活,就让他自己以后慢慢解决这些问题吧。

“好吧,以后的事情你自己解决,但是现在,我倒是可以帮帮你。”最后,他拍了拍孙子的肩膀,“今天我先不走了,晚上的时候我帮你和夏洛特和好。”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夏尔喜出望外。

“不过我当然不会是为你白白出力而已,你得帮我做一件事。”老人的脸上出现了狡黠的笑容。

“什么事?”夏尔有些迷惑不解了,“您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去吩咐就好了。”

“带我去德-博旺男爵那里,看看他的女儿,顺便看看我还没出世另一个曾孙。”特雷维尔元帅的笑容更加深了,“我要瞻仰一下你的伟绩。”

夏尔一下子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最后他只好耸了耸肩。“您就别取笑我了。”

就这样,特雷维尔元帅留在了夏尔的家中,于是当天晚上晚餐的时候,为了给自己这位堂爷爷面子,夏洛特不得不带着孩子再度到了餐厅陪他一起吃饭。

而就在他们用餐的时候,老人将夏尔痛斥了一通,指责他居然跟自己的妻子怄气,实在对不起夏洛特,还命令夏尔跟夏洛特道歉。

夏尔在老人的痛斥之下脸色十分难看,但是最后还是拗不过爷爷的坚持,所以只好跟夏洛特道歉了。

“夏洛特,对不起……我真的没想过要跟你吵架的,之前是我不对。”他小心翼翼地说,“请你原谅我,我不会再和你怄气了……对不起。”

夏洛特的脸上总算出现了一点点的暖意,但是还是一言不发。

“小子,你就是这样跟人道歉的吗?我都看不下去了!一点诚意都没有!”旁边的特雷维尔元帅已经看不下去了,他又大声怒叱自己的孙子,“快点,拿出诚意!夏洛特叫你做的事情,你得做好,知道吗?那位小姐你以后再也不许往了!”

老人疾言厉色的痛斥如此逼真,以至于夏尔有些惊疑,直到发现爷爷暗地里打的眼色之后,他才稍稍放下心。

“好的,爷爷……你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那么做的。”最后,他只能低着头满面惭愧地跟爷爷做出保证。

“你这种人是,就是欠缺别人的教训!”特雷维尔元帅还是余怒未消,再骂了夏尔一句,然后才重新看向了夏洛特。“夏洛特,我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了,你放心吧,有我在,他就绝对做不出越轨的事!你们要是以后有什么麻烦,尽管找我就好了,只要我还活着,我是治得了他的!他必须像一个丈夫那样对待你!”

看着气得头发和胡子乱颤的特雷维尔元帅,夏洛特又感动又欣喜,她和丈夫吵架这么久,说实话也是结婚之后的第一次,本她的心里早已经有了和解的想法了,但是因为夏尔一直都不肯让步,所以只好继续冷战下去,如今在老人的帮助下,这个死结终于解开了。

看着她重新展露出笑容的样子,祖孙两个终于也松了一口气。

经过了这样一段插曲之后,餐厅内的气氛一改之前的压抑沉闷,而重新变得轻松活跃了起,得到了爷爷帮助的夏洛特自以为制住了丈夫,而夏尔也在暗自庆幸这一场风波终于结束,夫妇两个也由此恢复了平常的和睦。

另外,关于玛蒂尔达的事情,因为特雷维尔元帅也以“现在不宜和迪利埃翁伯爵一家闹翻”为理由劝说夏洛特,此事只好暂且作罢。

而作为对爷爷襄助之功的“报酬”,就在两天之后,夏尔就跟着自己的爷爷一同拜访到了德-博旺男爵的府上。

虽然事出意外,但是男爵还是以一种很礼貌的态度招待了这祖孙两个——这倒不仅仅是因为这祖孙两个人原本的权位,而且也是因为他们的特殊身份。

“先生,我把现在的事情都给我的爷爷说了。”一见面,夏尔就开门见山。“他已经知道了我们私下里的协议,还有……嗯,萝拉的事情。”

“怎么,您都这个年纪了,还时兴找家长这一套?”男爵有些奇怪,但是在调侃之外,倒有些高兴,“我原本以为您会把这件事深藏于心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呢。”

按照对一般人的看法,男爵以为夏尔会把这件事当成是不可告人的秘密,不会告诉别人,尤其是不会跟自己家里人说,不过他居然告诉了自己的爷爷,可见他对萝拉腹中的孩子倒还真是有几分感情。

“如果一般人的话,他当然不会到处宣扬,但是夏尔总该告诉我吧……我可是他爷爷,他当然得告诉我。”还没有等夏尔说,特雷维尔元帅就直接接口了,“夏尔给您添麻烦了,对此我深表歉意。”

“确实给我添了个很大的麻烦,不过并不是让人完全无法解决的麻烦,我的女儿只是因为自己的荒唐和天真蒙受了一些损失,但是终究还是嫁的出去……”男爵仍旧十分保留地回答,“那么,我想问下,您今天特意跑过,是为了什么呢?不会是专门为了跟我道歉吧?”

“主要是为了道歉,毕竟夏尔做得实在有些不检点……”特雷维尔元帅又笑了笑,“对了,听说您已经给您的女儿找了一个女婿?”

他的问题有些突兀,男爵更加有些疑心了,片刻之间他又仔细地打量了对面的这个老人一遍。

他的头发和胡须全白了,脸上也布满了皱纹,笑的时候皱纹几乎挤在了一起,看上去实在老态龙钟。但是,红润的脸和充满了精力的眼睛,再加上依旧坐得笔直的身躯,却又意外地风度翩翩。

这家人长得倒是对得起爵位。男爵不无嫉妒地想。

在从发家之后,人人在敬畏他之余,都嫌弃笑话他没有好出身,可是在他眼里,大部分矜持自傲的贵族们其实也不过如此,要么衰退萎靡,要么小气卑鄙,他实在是瞧不起。

可是特雷维尔家族的成员,倒真是让他觉得像个真正的世家,一个他一代之内无法超越的世家,这如何能让人不嫉妒。

然而,现在这种嫉妒之外又有些期待了——如果我的血脉和特雷维尔一家的血脉融合在一起,会得到什么呢?

这个问题已经盘桓在他心里很久了,以至于让他都忘记了女儿被诱骗怀孕的愤怒。

“嗯,是啊,我已经给她找好了女婿,意大利的王公贵族,头衔挺长的我也说不清,不过我已经把他的身世几代人都查清楚了,身份是不会有假的。”说到这里,男爵突然不屑地笑了起,“说是女婿,但是比我也小不了多少,而且呆头呆脑地看着让人都有些厌烦,我见了他一次就把他打发回去了。不过没关系,至少他有个头衔,而且是历史十分悠久的头衔,大概某位先祖曾经和美第奇家族谈笑风生吧。”

“那您这不是跟社会投降了吗?”老人叹了口气,“您以前可不是这么注重头衔名望的人啊……否则您现在恐怕也是伯爵了。”

“社会的偏见根深蒂固,人们非要认为一个十代人默默无闻但有血统的废物比我这样的人更加值得尊重,我又有什么办法!”男爵摇了摇头,“我这代人受不了纹章的腐臭味,可以不追求什么头衔,可是我的孩子们还真就得要这些东西——毕竟他们不需要和社会的偏见做斗争,而可以一出生开始就高高在上。”

“是啊……您也到了该为子孙打算的年纪了啊!”特雷维尔元帅又叹了口气,“我们已经经历过一切了,也见识过一切了,老了之后,除了子孙,还用得着担心什么呢?”

男爵疑惑地看着特雷维尔元帅,想要弄清楚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虽然和您的女儿闹出这样的事情,是我的孙子愚蠢荒唐,但是愚蠢荒唐并不能当做我们不负责任的理由——”老人这时候似乎坐得更加笔直了,“德-博旺先生,我是打算把这个孩子当成是我的后人看待的,虽然没有办法跟整个社会公开承认,但是我会给他留下一些财富,祝福他。”

听到了元帅的话之后,男爵近乎于不屑地笑了。

“我的孙子用不上您的钱,不过谢谢您的心意了。”

“是啊,您这么有钱当然不会在乎别人再给他什么金钱了,夏尔已经跟我说清楚了,你打算让他和您女儿的孩子继承家业是吗?”特雷维尔元帅倒是并不生气,仍旧平静地说,“不过,我想您应该并不会反对让这个孩子未也成为我们特雷维尔家族的一员吧?”

“什么?”不光是德-博旺男爵十分惊愕,就连夏尔也大吃了一惊,不明白特雷维尔元帅为什么这么说。

这确实太不符合世上通行的做法了。

“这还真是离奇……”男爵惊愕地打量着老人,“为什么您会这么想?”

“很简单,我希望看到我们一家开枝散叶,像我父亲希望的那样繁荣昌盛……”老人的语气里面多了一些感慨,“我们家族之前的败落,虽然一部分是因为时运不济,但是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我认为就是因为我们的血系太过于稀薄了……一场风暴要了我父亲的命,结果只剩下我们兄弟两个相依为命,而我呢?我只有一个儿子一个孙子,几乎几十年都在担心自己陷入断嗣的绝望境地当中,这些痛苦的教训让我发现,家族昌盛才能带个人的昌盛,不然的话,纵使赚取再多财富得到再大的权势,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也无法得到保障。”

在一片沉默当中,特雷维尔元帅继续说了下去,“你看看波拿巴一家,拿破仑死了,他的独子也死了,但是他还有侄子,这个侄子又重登皇位,让波拿巴这个姓氏重新成为了至尊……如果他没有兄弟没有侄子呢?那就什么都没了,再也没有帝国了。所以对我们说,只要血脉昌盛,那么纵使偶尔困顿,那也有再度复起的时候。”

德-博旺男爵静静地听着他的话,最后他几乎有些触景伤情了——是啊,他也只有一个儿子,而且儿子还早死了。

“不得不说您说得有道理。”最后,他巧妙地掩饰住了心中的悲伤,然后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的话,我想您就不会反对我的想法了,我们之前躲过腥风血雨只是靠逃跑和运气,现在我们不能再指望运气。”特雷维尔元帅近乎于笃定地说,“我希望夏尔能够让我们这个可怜的家庭繁荣昌盛,让我们的家系重新活泛起,而不是继续这种血脉岌岌可危的状态,只要这些家系能够互相支援,那么往事就不至于重演了,所以,在我看,什么婚生私生都是笑话,只要他是夏尔的孩子那就是我的子孙……我会尽我所能地帮助他们。”(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