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五章 枫丹白露

第五十五章 枫丹白露


                在深秋时节,万物都似乎进入了一种慵懒的气氛当中。在枫丹白露宫旁边的碧草茵茵之间,雨后空气清新得令人心醉。

蔚蓝色的天空,经过早上雨水的洗礼,现在显得一尘不染而且晶莹透明,而在蓝天之间朵朵白照映在清澈的塞纳河上,鱼鳞般的微波折射着点点不同的光线,,增添了浮的彩色,更加让周围的景色显得分外绚丽。

因为树叶开始发黄,所以在远处的山像是镀上了一层黄金一样,遮盖了半个天际,和若隐若现的霜光连在一起,红得像火焰在燃烧一样,这一黄一红连成一片,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温暖感觉。

至少夏尔现在觉得心情很好。

现在的他,正拿着手杖,徜徉在枫丹白露宫的小径和回廊当中,而在他的身边,是一群穿着长裙的妇人,这些妇人有的大概三四十岁的年纪,有些则要年轻一些,不过她们共同的特点就是衣饰华贵,而且态度矜持,看得出是一贯受人尊重而且习惯于颐指气使的那类贵妇人。

而站在夏尔旁边的女子,看上去不过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她穿着一身古典风格的蓬松蓝绿色纱裙,将纤细的身材给衬托了出,袖口的花边像花瓣一样张开,而胸前则别着一枚深红色的宝石花饰。同时,她手上也戴着丝绸手套,细细的手指间握住了阳伞的伞柄。

她的五官十分端正,两腮则有一些嫣红,看上去既不失青春的活力,又有几分庄重的严肃感。

她正是如今法兰西帝国的卡洛娜皇后陛下,今天她是到枫丹白露宫,正是为了视察最近枫丹白露宫的重新修整工程,同时借着这个机会过散散心,在这里的湖光山色当中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清新空气。

最近一段时间以,因为一直都在负责枫丹白露宫的修整工程,夏尔干脆将自己的办公地点放到了枫丹白露宫当中,一周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这里,虽然他这么做是有自己的私心在,但是在他的亲自督办之下,枫丹白露宫的重修工程进展十分顺利,几个重点区段的休整已经完成,在他们的努力之下,这里原本的荒凉冷清被一扫而空,又重现了当年的山清水秀。

至少皇后陛下看上去对此十分满意。

作为帝国的皇后陛下,她当然不是一个人的,她的侍从和女官们也都一起过了,陪同皇后一下一同视察这座宫殿,顺便散心游玩,另外也有一些贵妇人也作为皇后陛下特别邀请的宾客也过了。

在和帝国皇帝结婚几个月之后,实际上皇后陛下身边已经形成了一个由贵妇们组成小圈子,虽然表面上比帝国皇帝和他的重臣们这个圈子要光鲜亮丽得多,但是实际上同样充满了勾心斗角和阴谋诡计,大家都为了博取皇后陛下的欢心而互相明争暗斗,也让皇后陛下很快地被人所广泛接受。

至少现在,路易-波拿巴的目的是达到了,他得到了一个出身于德意志古老王族的皇后,也借着自己这个已经被人广泛承认和尊重的皇后,间接地抬高了自己帝国的身价,至少现在让人真正当成了法兰西帝国的皇室。

对这个妻子他也十分尊重和喜爱,就目前看几乎已经到了千依百顺的程度,就连皇后陛下想要出散心他都毫无异议地同意了——虽然因为自己要处理帝国政务的缘故他没办法亲自过,不过他还是命令沿途的官员和夏尔都要认真接待自己的皇后——所以总体说,现在枫丹白露宫的主人已经从夏尔变成了皇后陛下。

在皇后陛下今天驾临枫丹白露之后,夏尔就停下了手中在做的事务,转过陪同她一同游览这座宫殿。而他的妻子夏洛特也作为皇后陛下身边的女官一起到了这里。

更令夏尔感到高兴的是,今天随皇后陛下一同到这里的人还有玛蒂尔达。

虽然德-迪利埃翁伯爵一家的家长迪利埃翁伯爵最近从部长的任上卸任了,只得到了一个元老院元老的职位当做安慰奖,在人们的眼中已经彻底失势,其家族也从政界的顶层消失,但是在皇后陛下到了法国之后,玛蒂尔达却和皇后陛下结识了,而且她十分受皇后陛下的喜爱,经常作为朋友出现在皇后陛下的身边。

而在皇后陛下决定游幸枫丹白露之后,玛蒂尔达也被邀请一同前往。此时,玛蒂尔达和夏洛特都在人群当中,跟在皇后陛下的后面,游览整个枫丹白露宫。

在夏尔的带领下,这一行人已经在整修好了的小径当中逡巡了许久,皇后陛下感觉有一些疲惫了,所以夏尔带着他们到了狄安娜花园,然后在大喷泉旁边的凉亭里面休息。、

而这时候,有侍者送上了饮水,甘泉般的饮水流入到每个人的心田,然后坐在大理石座位上,听着喷泉的流水淙淙,呼吸着芳草中的清新空气,每个人都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下午的话,您可以去塞纳河上面划船,两岸的风景真的很不错。”夏尔笑眯眯地看着皇后陛下,“我已经安排了人在河边准备好了小船,您用了午餐之后就可以到船上去看了。”

“哦?是吗?那真是很不错。”皇后陛下看得出很开心,笑容满面,“特雷维尔先生,真是有劳您费心了……您在平常工作那么繁忙之余还要费心在这里督办工程,一定是很辛苦的吧?”

“作为帝国的大臣,为帝国效劳是我应负的责任,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辛苦的。而且,重新修整枫丹白露,对帝国说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也是皇帝陛下亲自交代给我的任务,这对我说是一种无上的光荣。”夏尔挺直了腰回答,“我只怕自己经验不足,以至于让这项任务不能按照预期那样完成,辜负了陛下的信任。”

“不,对这一点您完全不必担心。”皇后陛下摇了摇头,“我今天已经亲眼所见了,您办得太好了,这里的一切都让我十分满意,甚至比我预期得还要好……”

“能够得到您这样的赞誉,我真是感激不尽!”夏尔大喜。

他之所以这么耗费心力,当然就是为了让皇帝夫妇开心,而现在的状况很明显,讨皇后开心比讨皇帝开心还要有用,现在皇后陛下肯当面赞誉他,那他所付出的这些心力和资财就是物有所值的了。

“我只担心您太过于热心了,以至于让您和我们都承受了不应该的中伤和恶评……您看,如今法国还没有从之前的灾难当中完全恢复过,国民当中的很多人还过得十分贫困,我们如果只顾自己的享受的话,那就会伤了他们的心了。”而这时候皇后陛下突然话锋一转,“而且,最近有很多人在我们面前嘀咕,说您既然可以拿出钱把枫丹白露修得这么好,那就说明您私下里给自己留下了更多的钱……”

夏尔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您完全没必要为此而烦扰,陛下。”他抬起头看着皇后陛下,笃定而直接,“皇室是帝国的象征,也是每个帝国国民引以为豪的骄傲,正因为国家如今需要恢复元气,皇室才更应该展示出皇家的气派,给人民以信心,让人民看到皇室的坚定和希望,所以重修宫廷是在鼓舞人心,只有恶意中伤的野心家和叛贼们才不希望皇家过得好。”

接着,他又不屑一顾地笑了起,“至于对我的攻击……呵,我可一点都不在乎,只要我能够为帝国做出贡献,只要帝国皇室能够因为我的努力而享受到他们应该享受的待遇,对于我说这些中伤又算的了什么呢?虽然我从部里面调拨了一些资金过修筑宫廷,但是这也是为了让工程能够尽快完成,我个人从中并没有谋取任何私利,作为帝国的大臣我无愧于帝国,也无愧于国民!”

“您还真是能演说啊,大臣下。”在他慷慨陈词的时候,皇后陛下禁不住看着他噗嗤一笑,“好了,特雷维尔先生,这些中伤我和我的丈夫都不会当做一回事的,您对帝国和皇室的忠诚,我们都看在眼里,而且铭记于心,些许人对您的攻击,我们是绝对不会当真的……还请您之后再接再厉,继续完成皇帝陛下交代给您的重任。”

“为帝国效劳,这是我永不停歇的动力源泉。”夏尔笑着回答。

在决定让夏尔负责重修枫丹白露宫的工程之后,帝国的皇帝陛下同时要求夏尔承担其中的一部分资金——这笔资金将从他在自己的交通部里面的秘密预算里出。

接受了这个任务之后,夏尔确实从这笔秘密预算里面提出了大笔的款项支持工程,而由此他的财力也被众人们看到了眼里——许多人都在窃窃私语,认为夏尔从交通部里面弄到的钱实在太多了,有些有心人甚至还将这种话说到了皇帝夫妇的面前。

但是夏尔也清楚,现在皇家还用得着他,他花这么多钱也是为了皇家的脸面,所以纵使有不少人告他的状,但是皇帝夫妇还是没有追究他的任何意愿——虽然嘴上说不愿意过得太奢侈,但是皇后陛下又怎么可能真的拒绝得到一个焕然一新的枫丹白露离宫呢?更何况又不用花皇家的钱。

夏尔其实很想跟皇后陛下问,那些在她面前告自己状的人到底是谁,但是现在周围的人很多,所以他纵使再怎么关心也不能够细问,再说了,他就算真的询问对方也未必会回答。

在这么聊了一段之后,太阳开始渐渐地到了苍穹的顶端,越发接近午餐时间了,夏尔和皇后陛下,带着她的女官和随从们一起,离开了狄安娜花园准备宫中用餐。

为了接待皇后陛下这一行人,今天为这里的厨师们特意准备了很多野味,有些就是昨天从枫丹白露周围的森林当中打猎得的。

不过,在午餐开始之前,人们到了宫中的弗朗索瓦一世画廊当中徜徉,同时欣赏墙壁当中的雕塑和壁画。15世纪的国王弗朗索瓦一世十分喜欢艺术,尤其是意大利的绘画,于是在枫丹白露离宫当中命人修建了一条能直接从他居住的寝室直达宫中教堂的长廊,这就是弗朗索瓦一世画廊。

这个画廊足足有六十多米长,由弗朗索瓦一世所喜爱的意大利艺术家卢梭同法国、意大利和佛兰芒画家、雕塑家一起完成。画廊的下半部分是用金黄色的细木条做的护壁,而上半部分是精美的壁画,雕塑,这些都可以说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精品。

而当众人们沉浸在这些辉煌而典雅的壁画当中时,夏尔找上了自己的妻子夏洛特,然后将她带到了长廊的中的一间房间当中。

“洛洛特,谢谢你。”他一进房间就对自己的妻子致谢,“我感觉皇后陛下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

“你不会现在才知道我可以帮到你吧?”夏洛特笑着回答,然后坐了下休息,“我之前就跟你说过了,皇后陛下对我们说可以十分有用……所以以后你也一定要对她礼敬啊。”

“这个我当然知道。”夏尔点了点头,“只要她肯帮我的忙,那么我一定会帮她的。”

“你啊,还是老样子,总是什么帮啊帮的,就不能说得温情一点吗?她可是皇后呢,你应该对她热忱一些,而不要老是摆出一副我们要做交易的样子。”夏洛特横了他一眼,“她其实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险恶,我觉得是个好人。”

“一个人可以是好人,也可以是帝国的皇后,但是她不能两者都是,尤其是我们这样一个帝国和皇帝。”夏尔耸了耸肩,“不过,好吧,我会尽量让自己显得对她恭敬一点。”

接着,他又笑着长出了一口气,“夏洛特,好在有你在她的身边……”

“我又不是一直在她身边,只是时不时去看一下她,陪她解闷而已,你知道的,杜伊勒里宫在巴黎市中心,闹得让人窒息。”夏洛特微微叹了口气,然后又十分不满地看向了丈夫,“还有,你差不多也该把这里弄好了吧?最近老是不回家,一个月也见不到几次人……”

“抱歉……真的抱歉,我会尽快把这里整理好的。”夏尔不由得对她道歉了,“现在这里的事情大体上我已经办妥了,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回家。”

“真是的,这又不是你的地方,你搞得这么热心做什么……”听到了丈夫的许诺之后,夏洛特总算开心了不少,只不过嘴上还是抱怨两句,“你就算不在这里,也可以让别人把这里都修好吧?”

“这工程牵涉重大,我必须亲自督办,一点问题也不能出。”夏尔又笑了笑。

当然,这只是一个理由而已,实际上真正的理由是……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夏尔真的喜欢上了这里。

这里富丽堂皇,而且山水幽静,更重要的是这里还有那种帝王般的气派,而这些都是夏尔所喜爱的东西。最初他这里住只是为了泄愤,而现在却已经喜欢上了这种在皇宫里面发号施令的感觉,所以最近他都在这里指挥交通部的各项事宜,他的部下们最近一直都是在这里领受他的命令,就宛如国王对臣民一样。

可是,他毕竟不是国王,当枫丹白露宫真正的主人之一、皇后陛下到这里之后,他痛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而真正品尝了这种滋味的人,都是难以忘怀这种滋味的。

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要搬回去了,夏尔不由得感到有些失落和郁闷——尽管他的家实际上也是一座前朝亲王的居所。

这种郁闷的感觉,化为了一种奇妙的冲动,他看着夏洛特,然后突然伸手将她抱在了怀中。“对不起,夏洛特,这段时间让你久等了,我……我们是时候该为第二个孩子努力了吧?”

“又在说疯话了!”夏洛特脸色微红,然后任由他亲到了自己的脸上,“之前没见你想要回家,现在又说这种话哄骗我!”

“真的……我是说真的。”夏尔认真地看着对方。“要不我们今晚就……”

“别胡闹!有事回去再说,不然传出去我们不成了笑柄!?”夏洛特皱起了眉头,瞪着他,让他把话吞了回去。

接着,夏洛特又重新变得严肃了起,然后附在了夏尔的耳边,“其实……其实我看皇后陛下,好像也有别的打算。”

“什么意思?”夏尔停下了手的动作,好奇地看着对方。

“我感觉她……她好像是有意在拉拢我们,”夏洛特微微迟疑地说,“至于目的,应该是为了摄政。”

“摄政?!”夏尔睁大了眼睛,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皇帝陛下有这个意思吗?”

虽然皇帝很喜欢她,但是让她摄政应该是不太可能吧……

“皇帝陛下当然没这个意思了。”夏洛特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解释,“可是我看她好像有这个打算,她好像发现皇帝陛下的身体并不太好,可能过不了多少年就会出现一些没办法治理国事的状况,所以为了在那个时候能够摄政,她就想要拉拢一些帝国的重臣,而我们……我们似乎被她当成了这样的工具。”

“这是……这是她跟你说的吗?”夏尔皱着眉头思索着。

“她当然不可能跟我说这种事了!”夏洛特又白了丈夫一眼,“我是察言观色自己猜测的,不过我想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不然也很难解释吧,她为什么会对我们那样亲切。”

“是吗……是吗……”夏尔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他没有想到,在天真烂漫的外表之下,皇后陛下居然还有这么高深莫测的一面,居然已经在为未的事情而做打算了。

不过这倒也并不是没有先例,在法国历史上多次出现过皇后或者太后摄政的情况,就连拿破仑皇帝的露依莎皇后,在皇帝出征的时候也多次短暂地摄政过。如果如今的拿破仑三世皇帝真的身体出现了某些不测的话……皇后陛下摄政倒也并非幻想。

“喂,你可别因此而小看皇后陛下啊!”眼看他的神色有些奇怪,夏洛特连忙对他说,“她是一个好人,只是有些雄心而已,既然当了皇后,那么不想做花瓶而想要为国出力不是很正常的吗?拿破仑都说过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那不想摄政的皇后当然也不是好皇后了,不是吗?”

“你说得有道理。”夏尔被这个比喻逗引得哈哈大笑了起。“没错,有野心就好……我就喜欢有野心的人。”

依靠好意所得的友谊固然甜美,但是总有倾覆的风险,但是如果有了利益和需求作为保障,那么这样的友谊就可以地久天长了。夏尔总算找到了他和皇后陛下之间利益的最大共同点。

不过,皇帝陛下现在才四十多岁,虽然身体有下滑的苗头但毕竟没到已经不行了的地步,所以皇后陛下纵使想要摄政,大概要等到久远的未之后吧。

现在不想这些了,真是累。

夏尔发现自己已经和妻子贴到了一起了,喜悦和失落夹杂在一起,让他精神变得十分敏锐而又冲动,闻着妻子身上的香味,他不由得突然充满了欲念。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先做吧。一个月他基本上没有和妻子或者其他人交往过,现在他发现自己已经是难以遏制那种冲动了。

“夏洛特……”他重新吻上了夏洛特的脸,然后轻轻地呼唤。

“别动……别这样!”夏洛特一直想要推开他,但是却没办法成功,结果渐渐地自己也有些恍惚了,丈夫的呼吸喷到她的脸上,似乎也带着让人迷醉的气息。

“要是让旁人知道的话……”直到最后一刻,她闪过了这个念头,然后最终清醒了过。“不!别这样!”

她狠狠地掐了一下夏尔的脖子,让他在疼痛当中清醒了过。“夏尔,难道你想让我们都成为笑柄吗?别胡闹了!出去,出去!”

接着,她急急忙忙地将丈夫推出了房间,而自己则在房间里重新收拾被弄得有些凌乱的衣服。

夏尔就这样被妻子赶出了房间,欲念没有消退的他只觉得浑身都有些难受。

“哎,到了现在这份上了还害羞个什么啊!”他禁不住小声咒骂了一句,然后离开了房间。

这时候皇后陛下和她的那些随从们还在欣赏壁画,而夏尔放眼望去,却没有看到玛蒂尔达的身影。

她去哪儿了?

夏尔有些疑惑,然后不期然间自己的脚就自动地走了起。

最后,他在狄安娜长廊找到了她,她正在这条长廊当中欣赏壁画。这里的壁画取材于狄安娜女神和太阳神阿波罗的故事,庄重当中又不失趣味。这个长廊是1600年亨利四世为她的王后所建的,其细木护壁板组成的图案表现了神灵的故事以及亨利四世参加过的战争,拿破仑一世对这个厅进行了翻修,修缮了这些壁画。

玛蒂尔达正认真投入地注视着这些壁画,有时候小心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在夏尔的视线当中,她显得苍白纤细,仿佛是文学的化身那样。

“玛蒂尔达?”夏尔一边招呼一边走了过去,“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夏尔……?”当听到了夏尔的呼唤之后,玛蒂尔达终于打断了思索,然后骤然转过头,又惊又喜地看着夏尔,“我……我是觉得那边太热闹了……所以打算一个人在这边看看,这里也很好看。”

“还真是像你的做法啊……”夏尔笑了笑,然后走到了她的面前。

“……再说了,在这儿的话,我就不用妨碍任何人了。”玛蒂尔达突然加了一句。

夏尔呆住了。

“其实你在这儿,是为了躲开夏洛特吗?”片刻之后他问。

“也有……也有一点这个意思吧。她……她现在还是没有原谅我,刚才她一句话都没有跟我说过。”玛蒂尔达苦笑了起,“也许以后也永远不会原谅了吧,不过我不会怪她的,这是我的错。”

“这是我们的错,玛蒂尔达。”夏尔将她的手握住了,“你不要苛责自己,过错都在我这里。”

“又怎么可能不苛责自己呢?”玛蒂尔达苦笑,镜片后的眼睛显得湿润而又失落,“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结果招致了上帝的惩罚,那么我就应该去独自承担苦果……而您,您当然可以享受自己的生活了,和您的妻子一起。”

“……对不起。”夏尔听出了她未说出口的一些埋怨,“对不起……我最近实在太忙了,所以没办法过找你。”

“您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需要有求于我的事情了,就算不见我也十分正常吧?”玛蒂尔达仍旧苦笑着,“我承受得住这样的结局。”

“不……不,你错了!”夏尔连忙跟她解释,“我……我绝不会抛开你的,你也不会让你离开我。”

“是吗?”玛蒂尔达仍旧有些不太相信,反而有些怨怼地看着他。“那么,我这阵子一直都在等待着您的消息,哪怕一封信也好,可是为什么都没有等到呢?为什么您非要等我过,才肯见我呢?您不要再用这种话欺骗我了……”

这种楚楚可怜的倾诉,让夏尔更加感到负疚了。

说实话这阵子他一直呆在枫丹白露,督办工程之余,还要处理部里的事情,哪里又顾得上和人调情?

不过,玛蒂尔达的指责也确实有自己的道理吧。

看着玛蒂尔达略显得有些悲伤和忧郁的样子,被妻子强行掐灭的欲念,再度涌上了他的心头。

他视线四处转动了一下,确定没有人。

“对不起,我真的只是因为最近实在太忙了。”夏尔一边道歉,一边干脆直接抱住了对方,“请相信我,我绝不会再这么做了……”

然后,他干脆地抱住了玛蒂尔达,往走廊旁边的一个房间走了过去。

“您……您做什么?!”玛蒂尔达显然有些惊诧,和刚才的夏洛特一样惊诧,显然想不到夏尔居然胆敢这么胆大妄为。

“你刚才说得对,这是我们的错,那么我们必须承担这个错误。而且,我有更好的方法证明自己。”夏尔低下头,看着玛蒂尔达,“嗯,我要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一点也没有忘却你。”

“您……您……”玛蒂尔达的脸瞬间就红了,“您不会想要在这儿……?”

“对,就在这儿……这很有趣不是吗?”夏尔一边大笑,一边将她直接抱到了房间里面,然后轻轻地关上了门。

这是一间藏书室,虽然里面最近经过打扫并没有多少灰尘,不过也没有可供休息的床。

不过这种小小的困难夏尔当然不会在乎,他直接走到了房间最里面,然后将玛蒂尔达放在了一张书桌上。

接着,他的手开始在玛蒂尔达身上轻轻摩挲,然后从裙子在胸前的开口伸了进去。

“不!别这样,先生!”玛蒂尔达这下终于恢复了一点清醒,她抓住了夏尔的手,然后近乎于哀求地看着他,“想想吧……您的妻子,还有皇后陛下就在我们对面啊!”

夏尔顺着她的话想了想。

然后……他更加兴奋了。

他的眼角出现了一些血丝,呼吸也变得粗重了,整个人仿佛变成了野兽一样。

“是啊!那又怎么样!”他大叫了一声,然后直接把手伸向了玛蒂尔达的后背,解开了裙子,然后他看到了大片大片耀眼的白腻,仿佛能让整个房间亮上几分。而他自己也已经接下了裤子。

接着,已经完全被欲念所吞噬了的他,直接抬起了玛蒂尔达脚,然后整个人就压了上去。

玛蒂尔达最初还在哀求他停下,然后最后却变成了自己也说不清在说什么的闷哼,两个人就在这些书籍的包围下,开始了人类最为原始的活动。(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