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六十一章 和解?

第六十一章 和解?


                在特雷维尔元帅叙述的时候,德-博旺男爵一直都静静地听着,并不表现出任何特别的情绪。但是当元帅说完之后,他却长叹了一口气,仿佛是在触景伤情一样。

“可怜的家系!”

虽然外表平静,但是这句话却蕴含着十足的感叹和悲伤,是啊,他的可怜家系也在一场凶案之后绝嗣了,现在只能依靠女儿延续自己的血脉,最后只能眼看着用着和他不同姓氏的人继承他的家业——到底是特雷维尔还是里卡尼希特抑或是别的名目,又能有多少区别呢?

“所以我想您应该能够理解我的心情了,我极力地想要让我的孙子开枝散叶,所以根本不想关注这支脉是不是源自于他的妻子。”特雷维尔元帅耐心地跟他解释,“既然您的妻子怀了我孙子的孩子,那么我愿意承认这个孩子,并且力所能及地帮助他。”

“嗯,我大概是明白了您的意思了。”男爵点了点头,但是还是十分矜持,“虽然我十分感激您的好意,感激您对我们的平等看待,但是我得说,我的后人我能够照顾地很好,不需要您再破费了……”

“我知道您很有钱,先生,不过我想这世上并不是只有钱才宝贵,我还有我的孙子,还有我的后人们,可以在金钱之外的地方帮助这个孩子……”特雷维尔元帅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颇为奇异的笑容,“先生,作为我们国家最为受人尊敬和恐惧的金融家,作为一个数十年一直都屡战屡胜的交易所统帅,到了这个年纪之后,难道您就没有恐惧过吗?在某个夜里您从噩梦当中醒过,您担心上帝会降罪于您的家庭,会让您一家遭受之前您曾经给过别人的恐惧——您倒不是担心自己遭受这种罪,因为您已经足够坚强,可是难道您不担心在自己离开之后,再也没有人照顾您已经孤立无援的后人们,然后让他们失去自己曾经拥有的一切,然后饮下您曾经让别人饮下的苦酒吗?就我看,在今天这样的情势下,这种事情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男爵的脸色慢慢地变得有些难看了起,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也并不显得很生气,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老人,考虑着他的每句话。

“我想这个道理其实您也是十分清楚的,您的年纪已经很老了,虽然比我年轻但是也没有多少用,到了这个年纪之后,上帝随时都有可能召唤我们,而如果某一天上帝他真的这么做了的话,那么祂会给您留下什么呢?一个女儿,还有她的孩子,拥有无数财富,但是孤零零地活在世上,每个人都对她艳羡无比,对她所拥有的金钱更加是垂涎欲滴,那么如果没有人帮助他们的话,究竟会发生什么呢?我想不会有人比您更清楚这件事了,金融家们总是夺人家产的专家不是吗?你的同行们想必很愿意对您做出同样的事情,因为没有比金融家更加互相痛恨的职业了。”

虽然后面一段话很有些讥讽,很明显的讥讽,但是这种讥刺并不足以触怒德-博旺男爵,而这种近乎于直白的对未的描述,却又足够能打动这个已经开始步入暮年的金融家。

是啊,在他多少年的职业生涯当中,曾经多少次干出了让人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惨事,也不知道送了多少人去了“美洲”,也只有用这种方法,他才能在几十年当中乘风破浪,在一次次的时势变幻当中扩张自己的财富,并且让他超越了自己祖辈所能想象的极限,成为这个国家最有钱的人之一。

这些事当然是无法偿还的罪孽,不过他并不迷信,也不害怕地底下有个炼狱在等着他——反正如果真要有那玩意儿的话,肯定也早就被历朝历代的王侯将相们给塞满了——他真正害怕的,是和他一样的同行们。

他原本想要让儿子给自己接班,结果儿子却死去了,以后只能留下女儿,而以他的年纪,未必能够看到孙辈们成长起了,如果上帝真的不保佑自己的话,也许这个老人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现实。

而那对他说就是无比的噩梦,他这一生都以积攒财富为人生唯一的价值体现,财富让他拥有权力和影响力,哪怕是死了,他也不愿意自己花费了一辈子所积攒起的财富灰飞烟灭。

“不得不说您所说的一切都十分有道理,这也确实是我所担心的事情。”最后,他终于长叹了口气,表示认同了特雷维尔元帅的话,“所以,您的意思是,如果我让萝拉和夏尔的孩子继承我的财富的话,那么特雷维尔家族会为了保卫这些财富而战?”

“既然这孩子有我的血脉,那么我为什么不去保卫他?当然,这一切的前提也是他愿意承认是我们的孩子。”特雷维尔元帅突然又笑了,“难道您之前这样的安排,不也是这样的用意吗?您为了让这些财富得到坚实的保障,所以坚持要求夏尔承认这个孩子,所以很明显我担心的事情也正是您担心的事情,这一点上我们都是共通的,对于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说,难道还有什么是比后人更加重要的事情吗?”

在老人的笑容的感染之下,男爵也笑了出。他回避了这个问题。

“所以,在我看,既然我们两个都已经想到了一起去,我们就应该为此而努力……努力保住特雷维尔家族的延续,和您的财富的延续,在我看这两件事是可以合为一体的。”特雷维尔元帅继续说了下去,“您说得对,比钱我比不过您,甚至比寿命我也比不过您,不过我可以让几个家庭联结在一起……就像我之前曾经做过的那样。”

“这又该是怎么做呢?”男爵奇怪地看着特雷维尔元帅。“无疑我并不反对您珍视我的孙子或者孙女儿……”

“很高兴您能够在基本的事实上面同意我的意见……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能够极好地沟通了。”特雷维尔元帅点了点头,显得精神更加振奋了,“孩子们的天性虽然不可捉摸,但是他们的兴趣是可以培养的,他们的路也是可以被事前就商量好的——我之前不就是和我的哥哥一起,确定了夏尔和夏洛特的婚事吗?其实这就是一回事。当然,现在这些孩子没办法再一次了,不过我们可以做类似的事情,让这些孩子从小就往,就认识,建立他们的联系和感情,让他们明白他们是一个家庭的孩子……嗯,也就是我这个人的后裔。”

“恐怕……这有点……”德-博旺男爵有些犹豫了,“过激?”

就连夏尔也有些不自在了,他尴尬地看着爷爷,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又不敢说出口。

“这没什么过激的,只不过是让孩子们认识到他们并不是孑然一身,而是有需要互相帮助的人而已……这一点他们应该明白,越早明白越好。”然而,特雷维尔元帅却不为所动,“当您的女儿生下这个孩子之后,我会时常见他的,希望我大概能够给他留下一点童年的回忆,不过即使我做不到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夏尔得这么做——夏尔必须让他的孩子们从小就知道这一点。”

夏尔的脸色变得越发尴尬了。

跟孩子们承认自己是一个四处留情的混蛋……对于他说这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很不错的主意。”然而,德-博旺男爵却并没有体谅他的尴尬,他反倒是颇为嘲弄但是又认真地扫了夏尔一眼,“让这些小孩子从小往,这不是很好吗?他们终究会懂得团结起的人们才会坚不可摧。”

当男爵这么说的时候,夏尔就明白,他已经完全认同了自己爷爷的看法。

这对也许特雷维尔元帅说也许是个胜利,但是对他说,感觉就实在古怪了一点……

可是,爷爷的殷切目光,却让他难以说出拒绝的话。

“好的,我会这么做的。”最后,他只能做出这样的承诺,“我会让孩子们团结在一起,我也会让他们互相帮助。”

“这就太好了。”特雷维尔元帅已经是笑容满面,“夏尔,你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东西了。”

接着,他突然又看向了男爵,“既然您已经同意了我的看法,那么我已经没什么可说的了……现在我只请求您一件事——能不能让您的女儿过见见我呢?”

“当然可以了。”德-博旺男爵欣然同意。

事实上他反倒对此感到很高兴——可不是每一个家长都会和这位老人一样“通情达理”的,很多人都喜欢摆出名门世家的臭架子,对做什么最有利都不懂。

萝拉很快就被仆人带过了。

因为怀孕的时间已经有好几个月了,所以她的肚腹已经高高隆起,再也无法遮盖过去,所以这段时间她早已经停下了手中的一切事务,一直都在家中静养。当她听到特雷维尔侯爵居然会亲自过看望她的时候,她确实感到十分惊讶。

因为怀有身孕,所以她的脸色多了几分红润,不再是过去那种苍白,不过面容看上去还是比实际年龄年轻。她原本盘起的发髻现在已经散落下了,身上则穿着宽松的纱裙,如此朴素的衣装对她说还真是第一次体验。

“哦,多漂亮的姑娘啊!”当一看到萝拉的时候,特雷维尔侯爵就半是恭维半是认真地喊了出。

然后,他又责备地看向了自己的孙子,“你干了件大坏事了!”

“元帅下,见到您很高兴。”萝拉因为行动不太方便,所以只是轻轻地向他点了点头。

“真抱歉我孙子让您陷入到了这样的窘境当中……”特雷维尔元帅以十分歉疚的眼神看着她,“不过,既然这一切已经发生了,那么我们会面对事实,我们是一个负责任的家庭,就算是这样的情况下,我不允许我的孙子逃开。我刚才已经跟您的父亲说清楚了,虽然无法公开承认,但是我会承认您的孩子就是我的后人,并且我会让夏尔无微不至地照顾这个孩子,就像是照顾他的其他孩子一样。”

“是吗?”萝拉先是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平静了下。“谢谢您。”

“我们一直将是您和您孩子的保护人,不管发生了什么。”特雷维尔元帅向她伸出了手,“您尽可以依靠我们的帮助,您的孩子也是一样。”

萝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笑了出,这股笑容有一种莫名地残酷。

“这是真的吗?”

“比真金还真。”特雷维尔元帅昂首挺胸,“我请您相信一个曾经上过战场的老将军的话,他是从不食言的,而且他知道应该如何去行动。”

“那么,为了展现出您的诚意,和您的决心,您可不可以让您的孙子跪地向我致歉呢?”萝拉的笑容更加深了,“他无耻地诱骗了我,让我遭受了这么多的苦痛,那么当面跟我跪地致歉是应该的吧?请吧,先生,您既然是行动派的话,那么就下令吧!”

当发现萝拉竟然如此迅速而且毫不犹豫地利用爷爷的承诺,作为对自己的报复时,夏尔一阵瞠目结舌,然而他的爷爷却并没有那么多顾虑。

“夏尔,跪下,向她道歉!”他几乎就在萝拉说完的同时就下了命令。

“爷爷……”夏尔看着他,想要再说些什么。

然而他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老人严厉的眼神给瞪了回去。这个眼神就像是在说“怎么,你都把人家折腾到这个地步了,难道不应该做点事情补偿吗?”

夏尔犹豫了一下之后,最后只能尊从了爷爷的吩咐。

说到底,他也确实对萝拉做下了太过于荒唐的事情。

他低下了头,努力不去看任何人的视线,然后离开了座位,双膝跪坐到了地上,松软的地毯不会让他痛苦,但是却给他带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对不起,萝拉。”看着萝拉穿着丝袜裹在鞋子里面的秀足,然后咬着牙说。“我请您原谅我之前的荒唐……”

“别这样了,起吧。”男爵中止了这一幕好戏。“一位帝国大臣,居然对我如此,我实在愧不敢当……”

然后,他捂着嘴哈哈大笑了起。(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