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五十章 别祖霍夫(6)

第五十章 别祖霍夫(6)


                因为芙兰的答,娜塔莎颇为惊愕,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说话。

在她看,这个看上去娇弱的美丽女子应该是从小备受呵护,所以性格应该是相当软弱天真的,只要她用战争的可怕和惨烈劝说一下,应该就会为之动摇。

可是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反应。

“难道您真的乐意看到这一切都变成真实的景象吗?”片刻之后她诘问起了芙兰,“您的同情心上哪儿去了?想想那些可怜人吧。不管和不和我父亲合作,您一家都可以在法国拥有荣华富贵,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非要再做出这种事呢?难道流这么多的鲜血,对您一家有任何好处吗?”

“您不必这样苛责我了,我也是奉命行事。”芙兰还是一口绝了对方,“我并不想要看到两国之间的流血,但是如果我的哥哥认为这对他有利,那么我会帮他去做的,您不用再劝说我了,在新的指示到之前,我会忠实地按照他之前的交代去做的,您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主意。”

“难道您就没有自己的意志吗?总说什么哥哥的。”娜塔莎更加不悦了,“您面对的是一个事关生死的问题,结果您就想用一句‘我只是听命行事’就想要糊弄过去?难道您就不能面对一下自己的良心吗?”

这种毫不客气的指责,终于让芙兰有些生气,她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然后颇为不悦地打量了一下对方。

“服从他的指派就是我的意志,小姐。不是每个人都跟您一样,不把家族放在心上的,对我说,我必须做这些事情,如果因为我的努力而造成了什么可怕的后果,那也只能是上帝的旨意。”

接着,她不想要再多说了,直接就转身再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等等!”看她这样离开,娜塔莎也有些着急了,不顾礼仪地往前冲了过去,跟到了芙兰的身后。“上帝的意志!您说得真是轻巧啊,可是这能说是上帝的意志吗?这明明是您一家和我父亲为了一己之私而做出这样的事情,结果结果您倒反推给上帝了?!”

“如果只是我们的话,事情又怎么会发展到这种程度呢?难道我们拥有什么神力,可以让世界为之改变吗?”芙兰不得不停下了脚步,然后不怎么客气地看着对方,“您这样义正词严地指责我,那好,我想问一下,难道是我们在两国之间制造纷争和不和吗?难道不正是你们的沙皇想要开疆拓土,并且在整个欧洲鼓动纷争和不和吗?难道您父亲所反对的一切,一点道理也没有吗?”

这一连串的反诘,让娜塔莎顿时就有些语塞。

诚然如芙兰所说,两国之间如今面临这样的处境,俄国政府的扩张主义政策要负有主要的责任,也是沙皇政府自己主动想要挑起和别国的战争的,再者说,别祖霍夫伯爵反对农奴制,想要尽快革新俄国也并非全然没有道理。

“抱歉我刚才的态度有些无礼。”她的口吻放缓了一些,“不过我还是想请您考虑一下,因为现在一切并没有到全然没有挽余地的时候,如果我们去挽救的话,一切可以以不那么激烈的形势改进,巨大的流血牺牲也不会成为现实而这一切,不同样对您和您的哥哥有利吗?”

“这不是我能够判断的问题,小姐。”芙兰斜睨了对方一眼,依旧不为所动。“您不用再浪费唇舌说服我了,我真的不会因为您的话而妥协的。如果您想要改变这一切,那您还是尝试一下说服您的父亲吧。”

“好吧,那我不再恳请您大发善心了,看您就没有这种东西。”在如此斩钉截铁的答面前,娜塔莎终于放弃说服这位特雷维尔小姐改变主意的打算了,她已经看出了,这位小姐心肠远比表面上要厉害很多。“那么,我能不能祈求您,稍稍帮我一个忙呢?看在我们毕竟认识了一场,又同为女孩子的份上”

芙兰稍微有些犹豫了,平心而论她并不觉得对对方有什么同情,也并不想帮她什么忙,但是对方说得如此哀恳,她倒是不太忍心能够拒绝。

“如果如果您的要求是以我今天的使命有关的话,我是怎么也没有办法答应的。”最后,她只能给出了这样一个有保留的答。

“您放心吧,跟今天的事情、跟您的使命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会勉强您做让您这么为难的事情了。”娜塔莎冷冷地笑了一下。“我只是想要请您告诉外界我还没死,我还好好活着而已。”

“这是什么意思?”芙兰有些疑惑了。

“难道您从我父亲刚才的话里面还没有看清楚吗?他要把我拘禁在这里,想要叫我屈服,所以我大概是没办法离开这里了。”娜塔莎仍旧冷笑着,“现在,为什么不至于在某天默默无闻地死去,我必须让外界知道我并没有得病,还活得好好的这样我突然消失的时候才会有人注意到。”

“您您把这想得也太糟糕了。”芙兰叹了口气,“我觉得像您的父亲这样的人,不至于做到这个地步。”

“我在他身边活了二十年,而您今天才第一次碰到他,所以我想我更加有资格评判他的行为。”娜塔莎摇了摇头,“我父亲虽然平时十分温和,但是该要狠下心的时候他是什么都做得出的,更何况他还对沙皇一家满怀仇恨,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轻易饶过我现在他还没有使用残酷的手段,是他还没有觉得事情无可挽而已,等到他发现的时候那就完全不同了,我相信他绝对是什么都干得出的!”

“难道您就一点都没有想过要和他妥协吗?别忘了,他是您的父亲啊!为什么您非要同父亲作对呢?”芙兰有些难以理解对方。“况且您自己也看到了,继续和他对抗对您说百害而无一利,甚至可能有遭遇不测的风险。”

“很抱歉,虽然是我的父亲,虽然我尊敬他甚至热爱他,但是我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所坚持的原则,唯独在这些问题上我是没有办法向他做出任何让步的,也没有理由让步。”娜塔莎却一点都不为所动,“您将家族的利益看作高于一切,我父亲将他心目中的俄罗斯看作高于一切,而我我也有自己看作高于一切的东西。”

“好吧既然这是您的想法,那我也不便多说了。”眼见劝说她没有任何意义了,芙兰也就放弃了这种努力。“您可以坚持您的看法。”

“所以,您也看出我面临的险境了吧?”娜塔莎也变得严肃了起,“您既然作为客人到了这里,那么您肯定也会受到彼得堡的欢迎,毕竟您这么漂亮,还是个法国人,更加还是名门!哦,说着说着我都感觉您将会大出风头了您不知道啊,彼得堡到处都是法国的崇拜者,可不仅仅我爸爸一个。”

虽然明知道对方这是在有意恭维自己,芙兰仍然忍不住有些脸色发红。“您您这说到哪里去了?”

“我这是实话,真的,小姐,您有这样的资格。”娜塔莎十分认真地说,“哪怕现在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不好,哪怕您的哥哥是法国的要人,您仍旧可以在我们这里大受欢迎,彼得堡的大门对您是敞开的,您可以任意游览,而且会有很多人对您大献殷勤。”

“好了您别这么说了,怪让人不好意思的。”芙兰有些尴尬。

“我的意思很简单,您既然是我家的客人,而且会得到很多人的招待,所以有些人向您献殷勤的时候,难免就会提到我而那个时候,您就随口说看到了我,而且我的身体看上去还不错,就行了,那样的话我恐怕就不会轻易被消失掉。”娜塔莎看着芙兰,眼中满是期待,“您看,这个要求并不让您为难,也不违背您的原则吧?我只是不想就这样突然消失掉而已。”

芙兰想了想,发现确实对她并没有什么损害。

“您真的就这样的要求吗?”

“是的,就这么点要求。”娜塔莎郑重地重复了一遍。

“那我明白了。”芙兰沉吟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我会顺口说一句的,不过我觉得您还是担心太过头了,就我的观察看,您的父亲并不是那种人”

“您真的肯帮这个忙吗?”娜塔莎还是有些不放心。

“相信我吧”芙兰禁不住笑了出,“我怎么忍心看见您受苦呢?”

“谢谢您的宽慰,不过我想有时候我们还是谨慎一点为好。”也许是因为要求得到了满足的缘故,看着对方的笑容,娜塔莎的脸上也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然后,她退后了几步,重新向芙兰行了个礼。“谢谢您,特雷维尔小姐,我为我刚才的无礼而向您道歉。”

接着,她快步走开了。

“她言不由衷。”等到她离开之后,一直默不作声的玛丽说,“我看她一定是有别的什么图谋。”

“我也这么想。”芙兰点了点头。

“那你为什么答应她呢?”玛丽有些奇怪。

“为了去睡个好觉呀?”芙兰笑着答,“她要是一直追着我,我怎么去休息呢?”

“我想你确实可以在彼得堡大出风头。”看着她这样可爱的笑容,玛丽禁不住也笑了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