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剑与法兰西 / 第四十一章 歉疚

第四十一章 歉疚


                如此忿恨的语气,让夏尔一下子竟然有些害怕,她一改平常温顺的模样,显得既蛮横又暴躁也许这才是温婉的表面下所真实的她吧。

不过即使在这种怒发如狂的时候,她也没有狠下心狠揍一下自己,夏尔倒是对此有些感动。

“别这样别这样”夏尔一直重复这句话小心地安抚着她,“这真是一个意外。”

“什么意外!到了这个时候您还想要骗我吗!谁能把您意外到床上去!”芙兰却完全不接受他的这个解释,依旧怒气冲冲的样子,“您您骗了我那么久,让我在等待当中煎熬,结果结果您私下里却和别人荒唐,还留下了孩子!”

一边说,她脸色也变得越越难看,身体微微摇晃,好像就要晕倒了一样,就连眼睛里面都好像充满了雾气,“您真是您真是太过分了!难道难道我还不如萝拉?难道她还能够有我那样真心对待您?难道难道您真的只喜欢之不易的欲念,而对身边的爱意视而不见吗?我我”

“喂!”一看她激动到似乎要晕眩的样子,夏尔也顾不得其他的考虑了,走到她的身边,抱住了她,“我都说了,听我解释一下!”

“还要什么解释!孩子都有了!”芙兰罕见地剧烈挣扎了起,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您要不是心虚,又何必瞒着我?难道,事到如今您还想哄骗我吗!?不我上您的当已经上够了,我不想再听!”

“不听也要听!”夏尔强行拉住了她,然后强迫她看着自己。

接着,他将自己和萝拉那几次“往”之间的缘由和经过一五一十地说了出。

听着夏尔详细的解释,芙兰终于渐渐地平静了下,她不再剧烈地挣扎,只是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兄长,仿佛是在判断他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一样。

尤其是,听到哥哥和萝拉初次的偷欢居然是因为自己时,那种痛苦让她心头充满了苦涩。

“这样说,您是趁人之危,利用了她有求于您,强暴了她,对吗?”等夏尔说完之后,她做出了一个总结。“而且两次?”

“某种程度上可以这么说。”夏尔也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解,所以干脆承认了事实。

“您您真是个大坏蛋!您说还有什么坏事您是没有做过的?”芙兰忍不住叱骂了他。

“我我想还是有的吧?”夏尔迟疑了一下,最后不太确定地说,“不过确实应该不多了。”

“是啊,您很坏,可是我就是爱着您,也许这说明我和您一样坏吧。”芙兰眼角边的泪水突然滚落了下,“可是既然这样,为什么您不干脆坏到底呢?”

“别这样。”夏尔也对她颇为心疼,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噗嗤”旁边的玛丽禁不住笑了出,仿佛是很为夏尔的窘迫样子而感到好笑一样。

夏尔瞪了她一眼,表示还不是因为你,但是玛丽却好像装作没有看到,依旧笑着。

好不容易夏尔才让芙兰终于从气愤当中恢复了过,当然也少不得再强调一遍过去的承诺。

“这么说,现在您很快就又会有一个孩子了。”终于平静下的芙兰,也不知道是嘲讽还是羡慕,“您倒是为我们家开枝散叶了啊。”

“别这么说了”夏尔大感羞惭,“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也只能向前看,萝拉既然有了这个孩子,而且她的父亲又坚持要生下,那就只好面对事实了。”

“您说您已经跟她父亲承诺,以后一定要做那个孩子的保护人?”芙兰却还是没有放弃寻根究底的意思,“那您对萝拉怎么看,以后也要当她的保护人吗?”

这个问题十分尖锐,夏尔一下子也感到有些为难,如果是过去的话,他肯定不会将萝拉当事,可是自从上次见面之后,他对萝拉倒真是有些难以完全不当事了。可是说实话的话,又未必会得对方的欢心。

“如果她未有求于我的话,我我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帮助她,毕竟她也是我孩子的母亲。”最后,他决定还是直说,“我既然已经做出了承诺,我就不能真的抛下不管。”

“那如果她对我不利呢?或者跟我有什么冲突呢?恐怕您也知道的吧?她跟我有积怨,而且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芙兰问得更加尖锐了。“她有您的孩子,是不是您就得歉疚她了?”

“如果她对你不利的话,我不会我不会让她得逞的。”夏尔马上承诺,“不管怎么样,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辱你。”

“您就是会骗人!”芙兰小声抱怨,但是原本的怒色却已经缓和了下。“但是我真是蠢,每次都会信。”

“对你我并没有欺骗过什么。”看到对方如此表现,夏尔终于松了口气。

果然无论我做下了什么荒唐事,只要说爱她,她就会原谅我。

他突然感到有些愧疚。

“好啦,事情说清楚不就好了吗?大家何必互相隐瞒呢?”这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玛丽终于发话了,“说清楚了不是好多了,老是闷在心里还不是堵得厉害?先生,您说是吧?”

夏尔感觉哭笑不得,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苦笑。

“我这次去俄国,之前萝拉大概就会结婚了吧。”芙兰低着头,良久之后才说,“她已经达成心愿了,变成了父亲的唯一继承人,现在也很快可以当一个母亲,一个妻子一个女人能有的、能去想要有的东西她都有了,而我而我呢?就连一个小小的愿望都没有办法实现,比起她我可怜极了。”

“抱歉。”夏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不管怎么样,您这次反正是伤透了我的心,”芙兰这时候抬起头看着夏尔,“您您不要再用什么借口糊弄我了,她都能有的,我凭什么不能有!”

仿佛是要为自己的话更加添上几分说服力似的,她猛地又抱住了夏尔的腰。

“今天别走吧,别走吧”她紧紧抱住夏尔,低声呢喃。“求您了。”

看她还是没有从刚才的打击当中恢复过,以至于连之前的约定都忘了,夏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他知道,他是不能留下的,否则恐怕真的会出问题。

他跟玛丽使了个严厉的眼色,示意她收拾这个她一手造成的烂摊子。

“好了,芙兰,先生不是说过吗?现在还不是时候。”玛丽果然哄她了,拉着了她,“先生对你的珍视,大家都看得出,到时候你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是吗?”芙兰看着夏尔。

“是的。”这充满了渴盼的样子,让夏尔不由得尴尬地点了点头,然后马上从怀里掏出了怀表。“到了这个时间,我得走了,抱歉,抱歉!”

他连声道歉,然后慌张地走出了房间,无视了各处奇怪地看着自己的仆人。

而芙兰一直用那种魂不守舍的样子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离开之后,她还是没有收自己的视线,看上去实在让人有些心酸。

“好啦,人都走了,就别这样啦。”等到一切归于寂静之后,玛丽在她的耳边说。“又不是真的现在才知道。话说,你刚才那一番发作,还真是吓人,连我都吓住了!”

“我是真的伤心。”芙兰脸上的迷茫消失了,只剩下了些许平静。“一想到一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事,我就是愤愤不平,我就是生气!”

“别生气了,没什么意义的。”玛丽叹了口气。“刚听说那事的时候,我也很生气,现在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生气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只能面对现实,看看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然后,她看着芙兰,突然笑了起,“你刚才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我都忍不住要哭了,先生也被感动了。你看,我说得没错吧?先生就吃这套,你只要柔情蜜意,就可以把他一点一点地拉到网里他有保护欲,尤其是对你,只要一次次地让他感到歉疚,那他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那不是演的,我是真的真的很生气,哪怕有了心理准备,可是事到临头的时候我还是气炸了,简直失去了理智。为什么为什么他就是不肯知道我有多爱他呢?”芙兰再强调了一遍,低下了头,但是很快就又重新打起了精神。“好吧,现在也别说这个了,我们准备收拾一下东西吧,过几天就要去那么边远的地方了。我听说彼得堡到了秋天就会很冷,我们都准备一些厚实的衣服吧。”

“这个我当然会准备。”玛丽耸了耸肩。

“对了你没事吧?”芙兰突然问,同时扫了她的腹部一眼。

“到现在,还是没有那种迹象。”玛丽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苦笑起,“看我注定是不走运呢。”

哭笑不得。也不知道是该感到高兴还是该为好友抱憾。

“她两次就怀了孕,你这么多次却还一无所获,这世界真是不公平呢。”过了片刻之后,她只好这么说。

在哥哥有染的人当中,只有对玛丽,她能够心平气和。

“可是我们能想办法解决这种不公平。”玛丽笑着答。“走着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